• 黑色密室:反间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1 浏览:加载中
  •   铁幕后的交易

      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后,在各地建立起大大小小的伪政权、维持会、自治政府,日本军国主义者很快就发现, 尽管这种以华制华的办法很奏效,但却不足以与重庆的蒋介石的政府对抗,也构不成对国民党军队的高压态势。日本占领军明白,由他们刺刀扶日本侵略军想出一个 办法,将各地的伪政权整合起来,在华北、华南、西北占领区组建一个政权,这样与重庆的国民党政权形成旗鼓相当的势力,从而各个伪政权不必为争夺势力范围而 互相掣肘了。

      经过日本华北驻军逼迫与利诱,北平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南京的伪维新政府坐在谈判桌上,开始商讨建成统一政府的方案,并且决定组成所谓的“中华民国政府联合会”,实现南北谅解。

       北平站特工获得这个消息,立即拍密电给戴笠,告知此事。戴笠知道又是日本人的阴谋,假如双方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重庆方面,肯定对重庆不利。他不敢怠慢, 立即到蒋介石的公馆,呈上密电。蒋介石看过,脸上掠过不安的表情,“委员长,请您指示,对他们怎么处置?”戴笠毕恭毕敬问。

      蒋介石愤愤地说,必须制裁他们,严厉制裁,决不留情!稍微冷静思考,杀掉一个,又会有一个,会有更多的汉奸出面主持伪政权,杀得了吗!当务之急,就是破坏日本华北驻军的这个险恶的计划!蒋介石说出他的想法。戴笠说,学生明白!

       出于长期占据上海的目的,日军派遣华北特务机关处的楠本实隆针对重庆政府,到上海进行策反。军统局的情报人员,及时掌握了这个情资,戴笠决定将计就计, 派出情报员潘由农化名陈天行,伪装成上海别动队的副司令兼参谋长的身份,向楠本表达出合作的意愿。楠本实隆不断地打探几个重点,第一,蒋介石在什么地方办 公,他对北平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南京的维新政府的态度;第二,中国最高指挥的机关,是军事委员会,还是军政部?除了蒋介石,谁还能代表国民党?戴笠也在 打探楠本实隆的虚实,他策反用意所在?据说楠本实隆给了潘由农很多的钱,让他找能替代蒋介石的主儿建立政权,其实他使用的是反间计,想分化国民党政权。后 来楠本实隆的反间计完全失败了,也让日军损失不少金钱。

      抗战初期,一场对日的秘密谈判,在香港中环汇丰银行频繁地进行着。日本人为了 欺骗蒋介石进行和谈,托人给蒋介石带话,提出的条件很有诱惑力,说只要蒋先生跟日本人谈判,那么就不支持汪精卫先生,而且可以把汪先生干掉,这个消息最早 是日本人传给孔祥熙的。日本想利用蒋介石与汪精卫之间的矛盾,一面进攻中国,一面引诱蒋介石,在和日本交涉的过程中,蒋介石发现这是日本人玩的离间计。孔 祥熙给蒋介石写了一个建议,希望派人去香港跟日本人谈判,蒋介石在孔祥熙的信上做出批语说,如果今后再有人利用汪精卫来劝我跟日本人谈判,以汉奸论罪,杀 无赦。日军看他们的阴谋失败了,于是决定把触角伸向国民党其他大佬,实施新的离间计划。

      大批的潜伏的特工,以各种方式渗透到日伪要害 部门,利用政府小官吏、商人,中下层军官的职位掩护他们的身份,进行情报搜集,开展离间活动。戴笠在华南的潜伏组代号“华南虎”,有七名特工,大多数是江 山籍人,其中有一位叫周若岭的江山凤林镇人,是周洵飞(少将,国民党安全局处长)的堂侄,他大学毕业后,参加了特工班训练后,派往南京潜伏起来。周若岭凭 借他的法律毕业的大学文凭,在汪伪政权下设的特务组织担任特工。他潜伏在汪伪特务组织时,负责人是唐惠民,他有怀才不遇之感,常在周若岭面前发牢骚。

       周若岭不知道唐惠民真实用意,只有好言相劝,时间长了,两个人成了好朋友。此时,周若岭接到戴笠传达的命令,让他想办法破坏南北两个伪政权的统一。汪精 卫想当大一统的儿皇帝,着力排斥北平的王克敏,想由他自己出任南京政府的总统。王克敏曾经在段祺瑞执政时出任过中国银行总裁、财政部长等职务,他的分量显 然不如汪精卫,但他贪婪成性,又认为自己年事已高,经营着华北大片土地,拥有 40多万皇协军,对日本侵略中国贡献很大,不当上总统,以后没有机会了,两 个人矛盾加剧。据此,周若岭决定实施离间计,他向唐惠民汇报说,他在北平的亲友,是王克敏的幕僚,说王克敏不当上大一统的中华民国的总统,他不会与南京方 面谈任何统一,这是先决条件。唐惠民却以为立功机会到了,马上把周若岭提供的假情报报告给汪精卫。一直雄心勃勃想成为华东、华南、华北地区总统的汪精卫听 了唐惠民的汇报,冷冷地问:“你的情报可靠吗?”

      “绝对可靠!”唐惠民说,“您要把‘临时’与‘维持’两个地方政权纳入咱们的政权范围内,王克敏是最大的障碍。他拥有几十万的皇协军,自以为可以与蒋介石较量,根本没有把我们看在眼里!”他加枝添叶说。

       “反了!”汪精卫拍桌子,怒气冲冲,他瞧不起王克敏,对这个旧官吏一直反感。听说他与自己争夺权柄,勃然大怒。陈璧君就在附近的房间里,闻听“那个王克 敏算什么东西!他要与我争权,岂有此理!”汪精卫大喊大叫,有点歇斯底里。自从他从蒋介石那边叛逃后,遭遇军统的一再追杀,一种危机感令他恐惧。他如果不 在新建立的政权担任总统,真就无地自容了。其他政治盟友如果与他分庭抗礼,南京政权更不稳,日本人万一对他失望,彻底抛弃他,将死无葬身之地。他对唐惠民 吩咐说:“一定要注意北平的动态,必要时除掉王克敏!他一个旧式官僚,日本人不会欢迎他的!”

      “是,一定照办。”唐惠民退下去了。

      很快,周若岭从唐惠民那里得知了汪精卫的态度,周若岭是精明人,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在两股伪政权势力中再加把咸盐,让他们“很受伤”,彼此戒备。他给军统总部拍去密电,强调对王克敏实施离间计的必要。接着,戴笠指示另一伙特工,对梁鸿志展开外围工作。

       此刻,梁鸿志也抑郁寡欢,心绪不宁,他本来在日本人策动下,在上海组织了维新政府,管辖江苏、浙江、安徽三个省的日军占领区和南京、上海两个特别市。汪 精卫的出现,打乱了他雄心勃勃的志向,有汪精卫出任总统,日本人只让他担任行政院院长的职务。这且不说,日本人又要南京政权与北平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合 并,那样的话,他的权力空间就会更小了。此时他除了投靠日本人外,没有其他政治资源可利用,如果把汪精卫推上前台,才略过人的汪精卫肯定要安插自己人,他 梁鸿志就更没有位置了!

      梁鸿志心头烦闷的时候,忽然他的小妾快活地说道:“阿姐来啦?快,到客厅坐。小云,来客人了,倒茶。”

      梁鸿志宠爱的小妾叫徐小美,她的阿姐叫方丽珠,其实都是怡红院里的风尘女子。他漫不经心地问,丽珠小姐,这么闲着啊?

      方丽珠瞟他一眼,不无羡慕地说,小美嫁给梁先生,真是掉进福窝窝里了!

      “凭方小姐才貌,不愁找不着有情有义的先生啊!”梁鸿志打哈哈说。

      他们闲谈时,提到“梁先生”了,我就注意听了……“难道提的是我不成吗?”梁鸿志摇着折扇,心里却有些沉不住气了。

      “是啊,听说他们是日本华北派遣军的关系,要把政府建在北平。他们还说,北平那儿风水好,明清的发祥地。唉,他们说的啥我也不明白。全是瞎嘞嘞。”方丽珠显出无知的表情。

       梁鸿志得知并不是暗杀他的特工,心稍许安宁;忽然又有些顾虑。虽然说,日本华中派遣军一直不同意迁都到北平,而冈村宁茨却拥有无上的权力,假如华北的日 本人坚持将统一后的政权建立在北平,岂不像当初的袁世凯吗!他会连这个职位都保不住了!王克敏在北平拥有天时地利之优,自己没有地利,又不占天时,白白戴 着汉奸的恶名,什么好事也捞不着!

      “可恶、可恶!”他踱着步,自言自语。

      方丽珠问:“小美,梁先生这是……”

      “不要理他,神经病。 ”徐小美牵着方丽珠的手,兀自一块儿去了她的闺房。

      梁鸿志怔怔看着她俩翩然而去的背影,摇摇头,说肮脏的地方怎么那样吸引人呢:政坛肮脏,人人去钻营,都想从中享受风风光光的生活;女人那种地方肮脏,又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呢!悲哉苦哉!

      密谋窃国的罪恶

      在梁鸿志的公馆吃完茶,方丽珠才返回怡红院。

       此时,她见那两个客人还在她的房里,心里安稳许多,满面春风地说,唉哟,罗先生、国先生让您俩久等了!那两个人见方丽珠返回,急忙问,方小姐,事情办的 怎么样?方丽珠不紧不慢抽一支烟,徐徐吐出一连串烟圈,说二位先生,事情做了,该说的话全传给梁先生了!罗先生大喜,取出不少钱,给了方丽珠,江山话,引 起方丽珠的注意,她也用标准的江山话问他是哪里人。罗先生小声说,妹也是江山人不成?罗先生话音刚落,方丽珠鼻子酸了,说她是江山县保安乡人。罗先生说, 妹怎么到这种地方混生活?

      方丽珠说,家中贫困,父亲亡故,母亲改嫁,万般无奈才流落风尘。罗先生其实是军统的毛钟新,他也是保安乡 人,两家住的村子相隔不远。保安乡山高林密,青竹颇多,而且当地土话与其他乡镇又有所区别,两个人谈起家乡,聊得投机。国先生是他的随员徐哲,也是江山县 人,他担心夜长梦多,怕出现意外情况,说罗老板,改日再看方小姐如何——我们还有货等着脱手呢!罗先生说不耽搁事儿。方小姐,国难当头,希望你多为国家效 劳。梁鸿志那个狗汉奸有什么举动,多留点神。我会定期看你的!

      方丽珠说,小女晓得。她一直把两位先生送到大门口,才依依惜别。

       此时的北平是另一番景象。曾经由陈恭澍组织一次谋杀王克敏行动失败后,王克敏愈加小心在意了,他轻易不出门,就住在怀仁堂里。院外军警云集,戒备森严。 那天,他接到汪精卫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去了一趟日本,向日本内阁递交了重建政府的计划。王克敏不动声色地问,汪先生,准备定都在哪儿?

      汪精卫说:“还是以南京建都为宜。此地乃是六朝古都,华夏文明的发源地。这且不说,据此为首都,拱卫两准、两江,纵横捭阖,国家昌隆,万民幸事啊!”

      王克敏接电话的手微微抖动,脸上掠过一丝冷笑,说定都北平,万民幸事,而重庆又鞭长莫及。南京虽然是六朝古都,却不适宜做民国的首都。他讲了六条不妥的条件,无非是人文地理、战祸天灾之类的话。汪精卫愤愤摔掉电话,大骂王克敏这个老狐狸,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

       汪精卫的构想是以南京为首都,建立一个统一的全国性伪政权,与前期国民党南京政府有承续关系。他的计划获得日本平昭内阁支持,并决定由汪精卫组阁。当 然,这个伪政权要满足日本在华的一切利益。此消息传出,担任“中知道日本人这个决定,事实上已经判处他政治上的“死刑”了,因为他无力转移华北人民仇视日 本人心理,又不能号召国民党军政要员归顺日本人,所以日本人对他厌倦了。

      为此,王克敏的幕僚不断提出新的建议,目的就是阻滞日本与汪 精卫合作,保住华北的利益。板垣是日本陆相,他一贯支持汪精卫,王克敏通过北平的日本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向板垣告状,说中国的南北政权合并,对“大日本 皇军”在华利益有种种不利之处。他的幕僚洋洋洒洒写出 10项不利因素。其实,暗中全是军统华北站策划的反间计在操盘。所谓的不利因素,也是国民党军统政 策研究室的“杰作”。日本陆相原以为将华中、华北整合成一个强势的政府与重庆方面对抗,不料却滋生出这些枝节,板恒十分烦恼,他指责汪精卫说,不要只想把 新政权版图做大,日军态度明确,需要战争资源!谁能满足这些条件,就支持谁!结果继续保持“维新”、“临时”两个政府的名义,汪精卫政府实质只是一个空架 子,实权还在原先的汉奸手里。

      汪精卫听板恒说的话,大感失望,细细想,肯定是王克敏等人暗中捣鬼,让他颜面扫地。事已至此,他无可奈 何。他对陈璧君叹道:“当下人各怀鬼胎,哪有人真正救国忧民啊!”陈璧君说:“要不我们辞官不做,出国留洋,当个事外之人,岂不快活?”汪精卫叹气摇头, 说蒋介石是一个小气鬼,他巴不得我身败名裂,再踏上一只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夫妻相视无言,心绪纷乱。此时,有卫士来报,梁鸿志先生到访。汪精卫强打精神,把这位“维新政府”首脑人物迎进堂屋。梁鸿志坐下后,先寒暄几句,接着就切入正题,说王克敏与他通电,要他请汪先生一块儿面谈建国大业。

      汪精卫打起精神,问王克敏又有什么新主张?

      梁鸿志笑着说:“无非权与利罢了!”

      “那个王克敏也太过分了!当今国难当头,他只是一心盘算个人利益,根梁鸿志看了汪精卫的眼神,明白他的意图,说汪先生毕竟是国民党的副总裁,又有日本平昭内阁的支持,担任南京政府总统当之不愧,我双手赞同!只是——“只有王克敏这个老狐狸从中作梗!”汪精卫恨恨说。

      “是呵,他有喜多诚一的支持,很不好办哪!”梁鸿志附声说。

      “梁先生可有原田熊吉当后台,怕他不成吗!”汪精卫言辞锋利。

      梁鸿志胖胖的脸腮浮出苦涩的笑纹,说日本的心思,你我如果不清楚,恐怕是天下最大的傻瓜了!他们要的是在华利益的最大化,谁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扶持谁上台。唉,我们已经背上汉奸的名分,再弄个卖国贼的称号,实在有辱祖宗。

      “梁先生,可恨的还是王克敏,他处处与南京过不去,你看怎么办?”汪精卫问。

      梁鸿志也不傻,他“哈哈”大笑,说区区一个王克敏,无非是跳梁小丑。他只是一介书生,没有吏治经验,除了仰仗日本人,又有何能耐?莫不如依了他,让一些利益,然后慢慢地消费他,您看怎样啊?

      汪精卫觉得他的话言之有理,说只好走一步再看看了。

       其实汪精卫早就看出,日本人对伪政权的建立,已经丧失了信心,开始寻找新的替代人物。他一旦说服不了王克敏,组阁的事一拖再拖,所谓的南京民国政府就泡 了汤,他自己也会陷进困境,最终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为此,汪精卫偕同梁鸿志开展“双边磋商”,表面上答应王克敏一些要求,只要在南京建都,北平政权也保 留。当几个奸雄把国歌、国旗定下来后,梁鸿志提出了“分治合作”的方式,结果政府机构方案也顺利通过了。

      1940年 1月 24日,在日本间谍和日本占领军策划操纵下,汪精卫、王克敏、梁鸿志在青岛召开秘密会议,决定由汪精卫组建伪中华民国政府。此时,军统手无有良机,只好撤离。

       经过讨价还价,当年 4月 1日,大小汉奸宣誓就职。王克敏除了担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还与其他汉奸在南京伪政权里担任要职。王克敏志得意满,以为 他左右逢源,时来运转了。汪精卫更是棋高一筹,他在华北地区招兵买马,建立自己的军队。人多势众,他才有实权,否则不是被架空吗!渐渐地,汪精卫在华北拥 有五个整编旅的实力,他有了敢与王克敏叫板的资本了。

      一次,王克敏去南京洽谈币制统一问题。汪精卫出于尽地主之谊,请各位内阁成员吃 饭。席间,王克敏倚老卖老,不客气地对汪精卫说:“汪先生,你是国民党的元老,可在国民党那边有谁真正是你的人呢?日本人很难打交道,有时谈判桌讲好的条 款,过两天他们就不认账了,他们从不讲信誉,你可真的要注意呀!”

      也许喝多了,王克敏拉着周佛海的手,走到休息室里,他对周佛海说,你从共党那边反水过来,真是明智呀!当今是英雄创造历史的时候,怎样对得起祖宗,管他什么汉奸不汉奸的?你看汪先生,自己下水也就罢了,还拖累一些年轻人下水,跟他一样挨国人骂。他做的可真缺德啊!

       王克敏此时表现出民族正义感的样子,痛斥汪精卫是大汉奸。汪精卫最忌恨别人骂他汉奸,何况他主持的政府又是地地道道卖国政府。当周佛海把王克敏的话传给 汪精卫后,气得这个“青年才俊”脸色蜡黄,他传来南京的特工,要把王克敏干掉。周佛海说不可!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王克敏有日本华北派遣军撑着,惹出事,有 杀身大祸!

      “哼,他把华北当成自己的独立王国,不许政府介入,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汪精卫下决心要搞垮王克敏。

       南京伪政权组阁时的矛盾,被军统掌控得十分精准。华北的伪政权有裂痕,汉奸们又各揣自己的心腹事,拨拉自己的小算盘。华北、华南的军统特工,开展分化瓦 解工作,收买小汉奸,打进汪伪政权内部,搜集情报,将汪精卫设计好的南京伪政权搞得一团糟。周同荣原本是江山县张村乡人,他加入军统后,按照戴笠的指示, 秘密潜伏在南京,给周佛海当司机。那周佛海有意无意间,把汪伪政权里钩心斗角的事讲给他听。周同荣说,周先生,他们的事儿不要去管,全是意气用事!

      “哼,争权夺势,贪得无厌!”周佛海气哼哼说。

      “远离开他们,免除受牵累。”周同荣说。

       “只要上了这条贼船就下不来了!”周佛海说。他把同姓的周同荣当成亲信,他告诉周同荣说不久前,汪精卫在南京召开中央政治会议。排座次按照官职大小排位 子。汪精卫居首位,第二把交椅,汪精卫特意安排追随他很紧的梁鸿志。王克敏认为自己独撑华北,无论功劳与资格,他都应该排在二把的位置上。汪精卫偏偏没有 买他的账,把他的座位排在梁鸿志的后边,给王克敏一个难堪。王克敏气鼓鼓的,说什么也不想坐下去,闹得会议无法开下去了。

      周同荣说,周先生,坐在三把椅子又有何妨?

       “官场上却不同了!差一个交椅,就差半格呢!让梁鸿志排在王克敏的前边,他受得了吗!”周佛海老成的表情多了几分不屑,“官场上就是脏啊!汪先生这么一 来,与王克敏结下仇怨,早晚有人受到伤害!不过,汪先生正在风头上,日本人暂时还不能拿他开刀。王克敏哪,就不好说了!”

      周同荣听到周佛海的话,立刻将这一情况告诉军统总部。次日,关于汪精卫与王克敏的座位之争,在北平的大小报纸上刊登出来。王克敏受到羞辱,咬牙切齿说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汪精卫在捉弄他!他还说,要动员 30万皇协军,与南京方面宣战,以雪耻辱。喜多诚一对他严厉地训斥一番,说当前局势紧张,不可以轻举妄动。王克敏仍然 不服气,并且中断了与南京伪政府的联系。一时间,南北方关系紧张起来。其实,此时华北地区的皇协军,早就被汪伪政权买通了,王克敏指挥不动,没有谁肯为王 克敏卖命了。

      接着,汪精卫棋布错峙,串通手下人,不动声色地策划好了将王克敏赶下台的计划。开会期间,趁着王克敏生闷气的时候,提出 “沦陷区各省市办理移转管辖”的提案,王克敏还没有听清楚表决的内容,大家就表决鼓掌通过了。这次在会议上通过的“移转管理办法”,实质是各地方政府的官 员,必须由汪伪政府直接任命,王克敏对这些程序,根本不了解。等王克敏回到北平,汪精卫已经派出考试院院长王揖唐到北平,住进了中南海,让他办理移转管辖 手续。王克敏这时才明白,中了汪精卫的圈套,必须要交出权柄,他想用缓兵之计,达到东山再起的目的为时已经晚了。

      汪精卫再也不给他机会了,以政府的名义准许王克敏辞掉他的各项职务,同时任命王揖唐兼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

      王克敏办好移交,迁出北平寓所。他把搜刮的古玩字画、金银财宝、各式明清红木家具,装了几十个大木箱子,挂了三节专用火车的车厢,用几十个警卫押车,带着他几个心爱的小妾,离开北平去了青岛,住进他的一栋豪华宅院里。

       王克敏并不是省油的灯,他虽然在青岛当寓公,却时刻关注政局,准备东山再起。与汪精卫结下怨后,王克敏百般诋毁南京伪政权,简直帮了军统的大忙。华北与 华南的傀儡政权始终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无形中也加大日本占领军的压力。日寇一边要在正面对付国共双方的军队,一边要对华北华南的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疲 于奔命。

      踢掉一个政敌,汪精卫心里踏实一些,可是面临的内外交困的局面,仍然让王克敏出山,用他来收拾华北的烂摊子。此时,王克敏与 他曾经的助手王荫泰的矛盾也弄到僵化状态。王荫泰专程到南京与周佛海谈华北的自治,有意想取代王克敏,独揽政权。只是,在四面楚歌中,无论谁也没有回天之 力挽救伪政权。

      日本投降后,华北、南京伪政权相继垮台。待在家里,心头忐忑不安的王克敏,在 1945年 10月 5日突然接到了戴 笠的请柬,要求他次日到兵马胡同 1号的戴笠家里赴宴。同时接到请柬的,还有北平伪政权的大小汉奸 50多人。王克敏拿着请柬发了会儿呆,他的妾小凤说, 戴笠发请柬宴请你,肯定福星高照,又有进身的机会了!

      王克敏说,你不了解戴笠,他是我们的活阎王啊!

      他知道这是“鸿门宴”,因为他是华北伪政府的主要官吏,逃不出如来佛手心,但还得硬着头皮去了。

       进了大院,里边军警林立,戒备森严,他有一种不祥之感,腿抖颤起来。院里,没有酒宴,等待的是戴笠在卫兵簇拥下出现了。他宣布逮捕的汉奸名单时,首恶分 子就是王克敏,他腿肚子一软,马上瘫倒在地,一群如狼似虎的军统特务上前,把他上了五花大绑,还上了手铐子。此次,共逮捕 40多个汉奸,一块儿押进北城 炮局监狱。在监狱里,王克敏深感罪孽深重,不吃不喝,还没有审判,精神崩溃的他偷偷服毒自杀,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军统利用反间计,在日伪中间制造猜疑、戒备、拆台事件,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尤其在汪伪政权与华北政权的反间计实施中,充满了诡谲的谋略,令他们之间互不信任,互相掣肘,耗尽了精力,致使南北政府联合形成虚设,最后导致了日伪政权迅速垮台。

       保密局在工作上除继承了军统的全盘业务外,还特别学会了美国一套造谣、宣传的办法。在第二处设立了一个心理作战科,专门用来实施造谣中伤的心理战。属于 这个部门领导的外围机构和组织,主要的是南京大同新闻社。大同新闻社是由军统老特务刘启瑞任社长,军统息烽特训班毕业的特务丁匡华任编辑主任,专门针对中 共、苏联及社会主义国家制造诬蔑材料。这个社的外勤记者到各处去活动时,并不是采访什么新闻,而是假借记者身份从事特务活动。稿件来源是由心理作战科供 给,通过大同新闻社发出去。心理作战科从接近解放区的特务们发回的情报中,摘出一点儿半点儿内容加以颠倒黑白,编造出一套东西。如接近解放区的特务获得了 某天在某地开过什么会的消息,他们便根据这一点来编造一套开会的内容,进行诬蔑宣传。当时在武汉还有一个汉潮通讯社,也是搞这些把戏的。另外在上海、东 北、重庆、贵州以及昆明等许多地方,都先后办过这类通讯社和报刊,并替保密局特务胡文虎在香港、南洋等地区主办星系报纸如星岛、星洲等报刊提供造谣中伤的 新闻稿。其中极尽调拨离间之事的要算在重庆军统谋划下所办的《新华时报》了。当时中共在重庆发行的《新华日报》深得各方面人士的赞扬,政治影响太大了,军 纺特务一直想方设法扼杀该报的发行,采用过砸报馆、殴打报童、拒绝传送、邮局查扣等等手段。越是这样,爱看的人越多,越是相信该报。在无可奈何之下,重庆 警察局刑警大队长谈荣章(军统特务)自告奋勇,向保密局建议应以报纸对报纸的办法来和中共做宣传上的斗争。毛人凤批准了这个建议,并给予财力、物力、人力 的支持和稿件的供应。为了报纸的名称问题,特务们曾经绞尽脑汁,最后才决定取名为《新华时报》,一则可混淆视听,一则是要与《新华日报》相竞争。为此,军 统拉拢一些无聊文人和漫画家来撰稿作画,在上边刊登一些调拨离间、无中生有的事件。军统除了先后拨给《新华时报》房屋外,还把原来“四有公司”庆压倒《新 华日报》了。《新华时报》发行时除了在各报大吹大擂一番之外,并由警察分别到各商家去强迫商人、市民订阅。谈荣章为了达到诬蔑中共的目的,特派人到川西红 军长征时经过的地方去搜集材料,把过去国民党军队追击红军时集体屠杀的大批无辜人民、连死掉的小孩的坟墓也掘开,将一堆堆的白骨摄成照片,颠倒黑白地指为 红军屠杀人民的证据。但不管怎样费尽心机,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诽谤目的,反而引起人们的反感。渐渐地,看这张报的人越来越少了,被迫订了这份报的人,很多 人根本就不去看。这样下来,《新华时报》不但未达到与《新华日报》分庭抗礼的目的,反而暴露了自身的丑恶嘴脸,成为历史笑柄,最后只好关门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