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密室:策反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0 浏览:加载中
  •   机关算尽总有失

      军统针对地方军阀搞策反,做得非常成功,利用军阀与军阀之间、军阀内部的矛盾,把每一位将领的脾气秉性、与上级长 官的关系,摸得很准,在策反中很容易达到目的。戴笠在江山县开办女子特种训练班的 30名模样娇媚的小女生,为蒋家王朝控制地方军阀做出了贡献。杨森原名 淑泽,又名伯坚,四川广安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杨森与邓锡侯、“巴壁虎”刘湘、“多宝道人”刘文辉、“王灵官”王陵基并称川军五行。他一生追求 洋气和新潮,同时还是袍哥会的舵主。为了控制这个军阀,戴笠投其所好,派女子特种训练班的袁丽当他的机要秘书。袁丽模样俊俏,颇有南国美女的妩媚,杨森虽 然妻妾成群,也笑纳了,袁丽从而控制住这位四川军阀,确保四川的安定。在西北军里,冯玉祥手握重兵,他反蒋呼声最高,而且手下的将领都是他一手提拔的,可 以说西北军如铁桶一样严密,很难策反成功。戴笠偶尔听人说,冯玉祥对他手的高级将领有体罚的行为,他便有了分化西北军阀的谋略。一次西北军事指挥会议上, 冯玉祥与韩复榘因为军事部署有分歧,冯玉祥训斥韩复榘说,小孩子,当时韩复榘已经是河南省主席,居然还被罚跪,对此他十分愤怒。戴笠获取到这个情报后,报 告给蒋介石。蒋介石一个许诺,韩复榘就与石友三联名通电全国,表示“维持和平,拥护中央”,携带三万多军队脱离西北军,加入了中央军,担任了国民党第三路 军总指挥,使冯玉祥在中原大战惨遭失败。

      抗日战争开始后,潜伏在上海的军统工作站开始做策反工作。当时汪伪政权羽翼日渐丰满,蒋介石 要求军统加强肃反,多杀汉奸,鼓舞民众抗日热情。就在这个时候,军统局上海区的王天木也投靠了汪伪政权,听从“76号”特务机关的指挥,并供出了华南、华 北的军统组织,致使大批军统特务相继落网。从 1939年起,先后有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军长何行健在苏南率部投敌、晋绥军副师长蔡雄飞在晋西北率部投敌、苏 鲁战区游击纵队第一纵队总指挥李长江投敌、苏鲁战区游击纵队第二纵队司令顾秀五投敌、苏鲁战区游击纵队第六纵队司令陈才初投敌、苏鲁战区游击纵队第七纵队 司令秦庆霖投敌、新编第 5军副军长刘月亭率所部投敌、国民党第 69军军长毕泽宇率所部投敌、国民党骑兵第 1军第 1师师长赵瑞率所部在晋西投敌……  蒋介石大为震怒,要求戴笠尽快扭转局面,防止其他人被汪伪政权策反,还要求戴笠对汉奸进行策反,揭露汪伪政权投靠日本人、奴役中国人的真正嘴脸,进行绝 地反击,狠狠反击汪伪政权的嚣张气焰。

      戴笠根据蒋介石的手令,立刻着手抓策反。经过努力,1938年,“皇协军”在彰德的西曲沟村检 阅时,军长吴朝翰、副军长徐靖远一声令下,当场击毙了全部日军军官,通电反正。戴笠向蒋介石报告后,任命吴朝翰为河北游击司令,徐靖远、黄宇宙为副司令; 吴朝翰还兼任第一支队司令,黄宇宙兼第二支队司令,隶属第一战区,拨归鹿钟麟主席指挥。

      “皇协军”第一军策动成功,给予日军的打击很 大,以后轻易不敢组织“皇协军”了。同时,戴笠还在上海建立秘密的策反委员会,由当时的忠义救国军后来脱党追随了蒋介石。他从事策反工作驾轻就熟。这个策 反委员会设置在公共租界,汪伪政权仰仗日军在华南地区的军事进展,气焰愈加嚣张,“76号”特工经常到公共租界去抓捕反日分子,租界当局也不敢得罪汪伪汉 奸,加上租界治安环境不好,多次发生谋杀、抢劫案件,令租界当局头疼,所以任凭各种势力公开活动,他们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文强假扮商人到上海租界的时候,正赶上汪精卫召开所谓的“中国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宣布重庆国民政府是非法的。蒋介石气得直骂“娘希匹”,又觉得鞭长莫及,对汪精卫的叛国行为无可奈何。

       策反行动中,对于尚且有民族气节的汉奸,晓以大义,说明利害关系,汉奸良心发现,有可能弃暗投明;最怕遇到见利忘义的无耻之辈,他们对民族气节统统不去 考虑,只看眼前的利益。这类人又容易出尔反尔,贪生怕死,很难打通他们的思想。好在文强有的是金条、钞票,用金钱赎买他们的灵魂,也有了不菲的成绩。在策 反委员会高官厚禄的许诺下,先后对汪伪政权的和平建国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唐蟒、开封绥靖公署主任刘郁芬、汪伪武汉军委员、武汉绥靖公署参谋长罗子实、驻苏 州的伪军军长徐子达、驻无锡的伪军师长苏晋康、驻浦东的伪军师长丁锡山进行策反,晓以利害,申明大义。这些汉奸也看出日军很快就会垮台,纷纷表示背叛汪伪 政权,归顺国民党。

      文强的策反委员会在上海租界开展策反工作,立即引起汪伪政权与“76号”的警觉,丁默邨派出大量的特务跟踪文强他 们,还通过潜伏在军统内部的特工提供文强在租界的秘密联系站。那年的年底,上海街头飘着冷雨,文强正想出门与约好的策反对象到一间酒吧面谈,不料几个蒙面 大汉闯进屋子,他们给文强戴上面罩,硬行把他劫走。汽车驶进一片僻静的小里弄,文强想,自己必死无疑了,这几个人推开房间门把他押进了屋子里。文强从他们 言谈中,才知道为了报军统处死何行健的仇,绑架他当替死鬼!

      反共救国军第二路军的司令。一天晚上,他走出舞厅,遭到军统局行动组的制裁,当场中弹毙命。

      文强认出绑架自己的主谋是丁锡山,他一番巧舌如簧的说辞,说明何行健被杀与自己无关。文强说他奉戴笠之令,只负责对汪伪政权进行策反工作。丁锡山犹豫的时候,文强眼快手疾,夺过桌子上的手枪,逼住了丁锡山,屋里所有人的枪口也同时对准了文强,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了。

       文强一边用枪顶着丁锡山,一边向他讲抗日的大道理,并对他的手下人进行开导。此时,门外闯进两人,他俩穿着长衫马褂,戴着瓜皮帽,一进屋就说,别误会, 都是自家弟兄,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原来,陪同文强的特工见他被绑架了,马上报告了上司,经查是丁锡山一伙干的,就请龚春圃、高汉声两个人前来搭救。龚先生 是湖南平江人,曾经担任过吴佩孚手下的盐务主管;另一位高先生是湖北人,民国初年的议员。他俩是洪帮的首领,就连汪精卫见了也要退让三舍。他俩的到来,吓 得小喽啰枪都端不住了。龚春圃是丁锡山的师父,他指着丁锡山一阵乱骂,丁锡山唯唯诺诺,跪在地上求师父开恩。

      见脱离了危险,文强把手 枪还给丁锡山,讲了抗日除奸的重要性,还要求丁锡山站在全国人民一边,暗中支持抗日,打击汪伪政权的气焰。丁锡山当场满口答应,并且设宴招待了文强等。文 强返回秘密住处,十分感激他的保镖林跃超,幸亏这个江山籍汉子多留个心眼,否则说不定自己会遇到不测。林跃超只是他的化名,他曾经在毛森组建的别动大队当 过兵,后来被军统特训班抽调上来,经过培训后潜伏在上海租界,担当文强的交通员兼保镖。

      经过这场风波,文强小心起来。丁默邨又是一个 老奸巨猾的家伙,他的小特务多如牛毛,得知文强在上海租界,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几天后,他接到湖南籍一位叫杨建生的医生打来的电话,说请他去四路湖南餐馆 吃饭。文强与一些老朋友在那家餐馆吃过几顿饭。只是这个杨医生与他没有任何交情,他请吃文强让林跃超装扮拉洋车的车夫,守在那家湖南餐馆,看看有没有可疑 的人。等了好几个钟头,餐馆里出来几个衣着不凡的大汉,边走边骂骂咧咧,说又害得老子白溜达腿了!林跃超见这几个人腰间鼓溜溜,猜出他们是“76号”派来 的特务,便回去向文强作了汇报。

      文强听后,眉头紧锁,从那时开始,文强愈加小心了。“76号”特务组织不甘心,侧重对文强的搜捕。丁默邨了解军统的路数,开始对租界进行搜查,派出大批的特务活动在租界里蹲守,想将文强一伙捉住。

       不久,策反委员会两处秘密交通站遭到丁默邨派出的特务的搜查,幸亏文强见事态不妙,离开的早,否则难逃厄运。接着,他手下两个重要的特工被捕,其余的人 变得异常紧张起来,他们谁也不知道早晨出门,晚上能否平安回来。译电员小程也是江山人,她公开身份是一家舞厅的歌女。那天她从一个秘密联络点取信,发现一 张奇怪的纸条。上边写道:汪伪“76号”总部派万里浪捕杀文先生。信中还说文强手下有人落网,经过严刑拷打下,已经叛变,招出文强的几处落脚点。

      文强猜想写这张情报的人,一定是潜伏在汪伪特务机关的“自己人”。

      这份情报让文强知道了失踪特务的动向,以及汪伪特工总部下一步的行动。文强布置了联系方式和对策,仍然坚持在上海开展策反工作。

      从 1941年开始,汪伪政权开始加紧对军统特工的搜捕,而军统上海站的站长陈恭澍被捕叛变后,把文强的策反委员会推向风口浪尖上,在这种情况下,策反委员会继续留在“孤岛”已经没有意义了,戴笠立即电令文强回到重庆。

      策反汪伪高官

       策反汪伪政权的高官,主要针对那些良知未泯、作恶较少,尚有正义感的奸与日军高官,策反汪伪政权的高官还处于摸索期间,并没有着重进行。戴笠组织特工多 次暗杀汪精卫未遂后,便把工作重点放到分化瓦解汪伪政权的实力派人物上来。高宗武、陶希圣是汪精卫的幕僚,追随汪精卫叛国投敌后,一个任“外交部次长”, 一个任“宣传部长”。两个人感到当汉奸让全国人民辱骂,又没有前途,整天抑郁寡欢。他们对时局的态度,被潜伏的特工了解到了,马上向戴笠发出可以争取二人 的密电。

      原来,在这两个汪伪政权高官的家里,雇有乡下来的女佣,她们来自江山县,女人年纪虽然大一些,却是军统的眼线,除了给主人干家务,平日里与太太闲聊,探听男女主人的政治态度。当得知两个人感到当汉奸没有前途,有弃暗投明的念头后,立即向潜伏的军统特工密报。

      获此情报后,戴笠立刻委托杜月笙,利用这位青洪帮大佬的威望,拜访高宗武、陶希圣,对两个人晓以民族大义,劝说他们弃暗投明,回到中华民族的一边。

      两个人当即表示,愿意早日掉头,投身国民党,可也有顾虑。杜月笙是聪明人,他马上明白他俩的顾虑,打保票说,只要二位脱离汪伪政权,既往不咎,如果愿意从政,安置称职的职务;如果不愿从政,可以出国,经费全部由国家负责。如果两个人将日汪密约偷出来,另有重赏。

      杜月笙与重庆沟通后,获得蒋介石的首肯,他立即向高宗武、陶希圣传达了蒋介石的承诺,并送给他们一笔钱,表示蒋介石对他们的期望。

       1940年初,两个人趁汪精卫赴青岛参加伪南京“维新政府”和伪“华北临时政府”的两个傀儡政府合并事宜会谈之机,携带汪精卫与日本特务机关签订的密 约,乘船潜逃到香港,由在香港的军统人员保护下,将密约专程送到戴笠的手里。戴笠立即委托毛万里把密约带到香港,在《大公报》上公开发表,揭露汪精卫的卖 国嘴脸。这次策反是军统局搞的比较成功的实例,蒋介石对戴笠到全国人民的唾弃,一时反对汪伪政权的呼声高涨,就连追随汪精卫的大小汉奸,都感到颜面扫尽, 抬不起头来。

      戴笠召用家乡的妇女,经过简单培训后,通过不同的渠道送进汪伪政权的高官家中当女佣,用来监视汪伪高官行动,打听他们的政治态度,刺探情报,也让军统可能进行有针对性的策反,可以说功不可没。

      军统局针对汉奸中影响大、能起到削弱伪政权实力的文臣武将,开展了一系列的成功策反。伪“华北临时政府”相续有一批皇协军、伪官吏弃暗投明,一时间闹得汪精卫、王克敏等人心烦意乱,六神无主。

       为了策动高层伪官吏脱离汪伪政权,蒋介石令戴笠寻找一个身份高的,与汪精卫关系密切的人打入汪伪政权内,开展策反活动。戴笠经过再三选择,他看中了唐生 明。唐生智是唐生明的兄长,而唐生明在国民党政府任国防部中将部员,他原来在军队里是实权派,后来他的“司令”职位让别人取而代之,无兵可带,只当这么个 闲职,所以报上风传他近来情绪低沉,“偶有怨言”。

      蒋介石同意派唐生明打入汪伪集团,除了策反,再就是通过日伪军队,削弱新四军的力 量,他的策略可谓一箭双雕,十分厉害。唐生明到了重庆后,蒋介石在公馆里接见了他,并请他吃饭,还送他一笔可观的活动经费。戴笠对他进行了短期的培训,从 联络信号到密电码,还有交通员,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唐生明清楚自己从事的任务危险性有多大。作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唐生明还 真把这出戏演得很精彩,他弃家逃往上海,重庆方面的报纸上刊登了唐生智斥责弟弟唐生明叛变投敌的文字,并且发表与唐生明脱离兄弟关系的声明。“76号”的 李士群大喜过望。汪伪政权有一句至理名言:只要全国人民都拥护,你就是合法政府。为此,李士群设宴招待了唐生明,接着调动大批军警护卫唐生明,浩浩荡荡来 到南京,接受汪精卫的欢迎仪式。汪精卫与唐生明过去交情甚好,他以惺惺相惜的热情,拥抱了唐生明并说季澧﹙唐生明的字﹚先危难关头,蒋介石却在培植自己的 党羽,排斥异己,与总理(孙中山)的“天下为公”背道而驰!季澧先生作为能征惯战的将军,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可悲可叹哪!

      “汪先生所 言极是!中国从清末以来,奸雄当道,民不聊生;蒋贼又排斥异己,很多志士离他而去,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啊!”唐生明满脸凄凉。“季澧先生,此次来沪有何打算 啊?”汪精卫试探地问。唐生明满脸的困惑,叹口气说:“忠良无处投靠,国家之不幸!我等事情平静,接来家眷,在上海安度晚年,足矣。对政治,我不感兴趣 了。”“可惜、可惜!唐兄乃是一门虎将,如不嫌弃、在南京政府任职如何啊?”汪精卫明确表态了。“这……恐怕不妥吧?”唐生明说,“家眷尚未安排妥当,唯 恐有所闪失啊!”“请仁兄放心,蒋介石尽管是万人唾骂的窃国大盗,他还不至于难为仁兄的家小!”汪精卫安慰他说。“事已到此,我也只好……”几天后,唐生 明被汪伪政权委任为“军事委员会委员、清乡委员会军务处长”

      等职,唐生明清楚,这些全是虚衔,说明汪精卫对他依旧心存戒备。唐生明并不计较,有了这些虚职,就可以见那些高官了,也就可以交朋友,开展策反工作了。

       唐生明过去与汪精卫、周佛海等人都是好朋友,如今相见,恍如隔世。几天后,唐生明的妻子徐来与孩子也赶到南京,原来是“76号”特工总部暗中接来的。徐 来知道,她不来,容易引起汪伪政权的怀疑。唐生明索性大摆宴席,请汪伪政权的首脑人物大吃一场。家庭安顿下来,唐生明开始与军统潜伏特务接上关系了。那 天,他的秘书周养水领个衣着朴素的年轻姑娘进来,被警卫拦警卫问。

      “俺是乡下姑娘,老总不要吓唬我呀!”徐巧云怯怯地说。

      警卫接过她的居住证,笑了,说巧云姑娘,我们是一家子呀!我叫徐治,你有什么难事,找我这个大哥吧!

      “谢谢徐大哥!”徐巧云随周养水进了院。

       唐生明住的是叶蓬的一栋花园别墅。叶蓬是从抗日先锋沦落为大汉奸的军事长官,他担任汪伪陆军部长后,常年住在南京,把上海这处花园别墅让给唐生明一家居 住了。别墅里很美,院里花木疏落,甬道通幽,小洋楼造型也十分别致,充满童话般的意境。徐巧云被安排住在楼上后侧的一个房间,因为那里有一个阁楼,女报务 员徐巧云可以方便地使用电报,与军统总部联络。

      徐巧云只是化名,她是江山县峡口镇人,周养水是江山县贺村镇人,他俩都是军统上海潜伏 的特工,早就确定恋爱关系了,唐生明知道后,让他俩住在一块儿。周养水说,戴老板不准我们结婚。唐生明奇怪地问,为什么啊?徐巧云小声说,现在是抗战时 期,要求我们报效国家,一律不准分散精力,更不准结婚。唐生明笑道,这个戴老板,真的是个伪君子!享受人生与抗日有什么关系!想当初我……唐生明的妻子徐 来在旁边敲边鼓地说,别提你这个花花太岁的丑事了!当初你哥看都看不住你,尽跑花街柳巷去找乐园。当初我要是知道你是那种人,说什么也不该嫁给你!唐生明 开怀大笑,说幸亏我找了你这么个美人儿,才痛改前非,当个安分守己的军人。

      徐巧云只是偷偷笑,唐生明的大度让她敬佩。

      徐治是“76号”特务机关的一名少校特工,他名为保护唐生明一家的安全,实际上是监视唐生明的行动的。凡与唐生来往的客人,徐治都要向丁默邨、李士群汇报。他发现当女佣的徐巧云在唐家颇受尊重,很少干粗笨的杂活,而且费猜度。

       这期间,唐生明与伪军各军的总司令交上朋友,唐生明与他们闲聊中,摸清了他们的政治立场,对有爱国忧民心的人加强交往,并在言谈中忠告大家,做事要对得 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将来政权改变可以得到宽恕……在战事不明朗的时刻,谁不想留条后路呢?唐生明的策反收到了明显效果。就连一些顽固不化的铁杆汉奸,也 纷纷投奔他的门下,与他饮酒作乐,畅谈天下,发泄苦闷。唐生明便巧妙地开导他们,让他们认清形势,站稳立场,做到心中有数,伺机报国。

       通过唐生明,戴笠与周佛海建立联系后,在周佛海的策动下,汪伪集团军政首脑人物纷纷与戴笠建立联系。表示愿意立功赎罪,提供情报,作为内应。这些人几乎 遍布汪伪集团各个要害部门:伪司法行政部长兼安徽省省长罗军强、伪浙江省省长傅式锐、伪考试院副院长缪斌、伪军委会参谋总长鲍文樾、伪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孙 良诚、伪第三方面军总司令吴化文、伪第四方面军总司令张岚峰、伪第五方面军总司令庞炳勋等人,他们受唐生明的鼓动,全部倒向重庆方面。

       唐生明的策反行动,当然逃不出徐治的眼睛,他马上将唐生明的所作所为汇报到“76号”总部。丁默邨的脸色阴沉,半晌不语。终于他恨恨地说,这是引狼入 室!唐生明是重庆方面派来的“狼”,而“76号”只能看着他四处活动而无法治他的罪。李士群说,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唐生明是汪精卫的老朋友,与周佛海关系 更不一般。依我看,咱们先把此情况向汪先生汇报了,让他去做个了断。丁默邨说,那也得把情报砸实,只要证据充分,我们就申请捕人。

      “丁主任,他唐生明的罪证还少吗!毛森被捕,他出面担保,还到汪先生那里去疏通!有两个军统那边的人被我们捉住,又是他疏通的人。他是啥人,秃脑门上的虱子,明摆着呢!”李士群又提出一大堆的证据。

       统特工,有十几个是来自江山县的人,而且证据确凿,“76号”准备杀掉几个,以震慑军统特务。就在这时,唐生明亲自到汪精卫那里去求情,要求把所有羁押 的军统特工释放。汪精卫说军统特务实在太可恶了!数次想暗杀我,把我的随员都杀了!现在他们犯在我手里,不能轻饶了他们!唐生明说,他们也是为了执行上锋 的命令,迫不得已呀。汪先生,就算我求您了!

      汪精卫对唐生明怒也怒不起来,恨又恨不起来,考虑再三,除了主要人,如王天木、陈恭澍等人继续扣押,其他人一概释放,并驱逐出境。汪精卫怒气冲冲地发话说,再发现他们在华南一带活动,严惩不贷。

      唐生明从而救得一批军统特工,戴笠庆幸选他去上海做策反工作,保护了这批军统特务的生命。

       由此,唐生明被日伪特务机关盯住了。尤其徐巧云这个女佣,她很少做女佣的事,除了陪同徐来逛街,再就是在花圃里看书,像个大家闺秀,与她身份明显不符, 引起徐治的注意。经过他的跟踪,发现这个江山籍的姑娘经常出去送信,行踪蹊跷,断定她是军统特务。李士群指示徐治,抓捕徐巧云,从她嘴里掏出确凿的证据。

       徐治布置抓捕人员后,徐巧云突然不再出门了。见没有抓捕机会,徐治急得抓耳挠腮,无计可施。有一天,徐治发现唐生明进了徐巧云住的屋子,甚觉可疑,他悄 然走到门前,想偷偷看里面的情况。可是钥匙孔太小,他看不清楚,一不小心碰到了门板,发出响声。里边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徐巧云衣衫不整,披头散 发跑了出去。唐生明也显得很狼狈,推门见到了徐治,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坏了我的好事儿!

      徐治赔着笑脸,说唐先生,实在对不起! 我找徐妹儿,请她帮我缝缝衣服,瞧,裤裆开线了。他叉开了双腿,果然裤裆开线了。唐生明不痛快地说,今天的事儿千万别对我太太说!徐治正色说:“是!”他 转身而去。唐生明注视徐衣衫也整理过了。唐生明握住她的手,歉疚地说:“巧云,对不起了!刚才……”“不要紧,只要不被那条狗发现破绽,怎么也不过分。” 她坦然地说。“千万别让周养水知道。他堂兄周养浩是我的老朋友,误会了多不好……”

      唐生明小声说。“你呀,那么大的将军怕什么?今晚,我会把真相告诉养水的。”她理理额前散发,“唐先生,咱们开始工作吧。”

      唐生明把从汪伪高层获取的情报,让徐巧云用密电发出去。她的电台也已经进入了“76号”特工的视野里,因为汪伪政权对唐生明没有明确处理的指示,听到电波的滴嗒声,丁默邨也无法动手。

       汪精卫收到了“76号”揭发唐生明是重庆方面卧底的密函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唐生明也是军统潜伏的特工?简直不可思议!荒唐吗?汪精卫细细 一想,觉得其中有奥秘。唐生明叛逃后,唐生智在重庆登报声明,指责弟弟背叛校长,与汪伪政权沆瀣一气,真是假戏真做吗?再有,重庆方面对唐生明叛逃反应迅 速,不仅利用报纸刊登通缉令,还在电台上广播唐生明的“罪行”,激励全国人民反对汪伪政权,打击汉奸。从表面看,唐生明像是真心投奔汪精卫;细细想,确实 有很多可疑之处。正像丁默邨发的密函中提到的那样,他与南京方面的高官频繁交往,有点过格;再说,他家有一部私人电台,差不多天天夜间对外联络;还有唐生 明多次找他保释军统特工,行为令人不可理解。原以为他是菩萨心肠,现在看并不那么简单!汪精卫十分矛盾。他与唐生明过去私交甚笃。原以为他投奔明主,岂知 是在拆自己的台!汪精卫心情格外的沮丧。

      想来想去,汪精卫决定与他面谈,探个究竟。他们经常见面,几句话后,汪精卫问唐生明,愚兄对 你如何啊?“当然好了!我住在上海,吃穿不愁,快乐无比。真的感谢老兄啊!”汪精卫比唐生明大 20岁,本来就是老大哥,汪精卫的话似乎言不及义。唐生明 汪精卫脸色阴沉,把“76号”特工的密函递给唐生明,说你自己看吧。

      唐生明看罢,半晌未语。

      “我们是好兄弟,老弟,我不能难为你,可你也该让我过得去啊!”汪精卫一字一顿说,“全国人都在声讨我,说我是卖国求荣的大汉奸,谁又懂我的心呢!当今国破家亡,国力衰竭,实在不能再与日本人斗下去了。有人说,我‘曲线救国’,还是比较准确……”

      “那好吧,只要你的人不伤害我的人,你让我怎么办都行。”唐生明答复很明确。

      “老老实实当你的寓公,不要再与那些官僚接触,谁也不会拿你和你手下人怎么着。”汪精卫的话十分干脆。

      接着,汪精卫派出自己的警卫人员,组成了护卫队,保护唐生明的安全。从此,唐生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娱乐场合又多了他的身影。他很少再与政界官宦迎来送往,可他仍然默默地与军统地下组织保持着联系,一直到抗战胜利后他才重新回到重庆。

      策反中的诡秘人物

       在策反中,戴笠依照蒋介石的意见,把伪军的军官策反后,立即把部队拉向戴笠控制的忠义救国军那边,建立根据地,与汪伪政权的军事力量进行较量。由军统系 统组建的忠义救国军虽然号称 10万之众,但实际上大半是乌合之众,很多是帮会成员,而且遍布在华北、华中、华南广大地区,很难形成战斗力。况且,戴笠上 报的数目,水分极大,存在吃空饷、虚报,有哄骗蒋介石的成分。有的伪军部队打算投诚,但是忠义救国军并没有接应能力。

      为此,戴笠在给蒋介石的密函中,公开表明自己的观点:放水养鱼。让那有素的部队充实国民革命军。

      正是戴笠的策略,让蒋介石在南京伪政府垮台后,获得上百万精兵,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造成巨大压力。解放战争后期,又有大批的国民党特务潜伏在西南、东南各省,给剿匪带来一定难度。

       这且不说,戴笠的军统局对根据地的八路军、新四军进行策反,颇费心机。1943年,戴笠利用中共延安整风之机,秘密策反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主任袁晓轩公 开叛变,造成先后有 80余名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被出卖的恶性事件。对军统关押的中共高级干部叶挺、廖承志等人,戴笠也一直进行诱降策反工作。另外,戴笠 还组建了延安军统站,并成功打进中共要害部门,但最终被中共情报部门侦破,先后有数十名军统特工被捕。张国焘逃到国统区后,蒋介石大喜,立即把他派往军统 局,协助戴笠开展对中共高级干部的策反工作。张国焘出身于红四方面军,对八路军的战略战术,还有思想工作十分熟悉,他当上戴笠的师爷,指手画脚地指导特工 如何做八路军上层的策反工作。张国焘还领导国民党特种政治问题研究室,专门训练对付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他很快成为军统最受关注的“热门人物”,客人不断, 宴会不断,走到哪里,都会簇拥着一大堆人,其中不乏因好奇而想一睹“共产党领袖”尊容的人。张国焘当惯了领导人,实际工作就不行了。有一天,他向戴笠提出 要“策反八路军一二九师”。戴笠持怀疑态度,他对八路军干部、战士坚定意志领教过。张国焘胸有成竹地说,一二九师主要是由红四方面军改编的,而红四方面军 是“我的队伍”,他自信对老部下有感召力。经过一番运作,他与一二九师建立了联系,戴笠派去两个江山籍的特务携带着小型电台,还有金条美元潜伏在一二九师 驻地附近进行联络,没想到他俩很快被捕,成了八路军开展宣传战的活靶子,令国民党丢人现眼。策反失败后,戴笠把张国焘好一番训斥,张国焘立时变成了“霜打 的茄子”,垂头丧气,备受冷落,再也无人理睬了,后来他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军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