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密室:破译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0 浏览:加载中
  •   诡谲的密电码

      抗日战争时期,在军统局任译电员的江山人王庆莲说,1941年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事件发生前,军统局已经破译出日本将要偷袭珍珠港的密电,并经由中国驻美国使馆武官、军统驻美国工作站的站长肖勃通知了美国,美国以为是中国在离间美日关系,未引起应有的重视。

       所谓电讯,大体分为三个部分:一是收发报,这是正常的通讯手段;二是监听敌方信号;三是破译密码。监听,是通过发报机的某个波段,记下电波讯号,然后通 过排列规则,到密码中去查找相对应的文字,这个过程,就是译电;如果这种排列规则被对方掌握,就叫破译了。在军统电讯破译成果中,人们很愿意把破译日军偷 袭珍珠港事件的密电当成典型,说明军统在当时条件下,破译敌方密电的能力。有“军统电讯第一人”之称的魏大铭,对密电码排序、波长的变化,还有解破分析, 颇有研究。他领导的密电破译部门,每天接收到几千件不明的电讯,如何从中分清敌我友、梳理分类,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如果从中破译出一份有价值的军事情 报,真是了不起的事了,有的军事情报对扭军统局本部设置五十多部电台、近百人的电码破译专家,日夜追踪各个波段的电讯,戴笠功不可没。他是一个工作狂,对 新生事物接受也快,在军统内成立机要部门,专门从事密电破译工作,是他一大发明。为此,在机要室储备了大量的密码资料,从字母、拉丁文、数字排序法,到德 国研制的恩尼格玛密码机,无所不有,给电文破译带来了方便与快捷。姜毅英破译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密电时,当时天空电讯格外多,而且日本的海军、空军调动频 繁,加上海上飞机向南部集结,经过整整一个星期的密电破译与分析,姜毅英断定在太平洋要发生重大的事件。军统总部下令扩大对日军电台讯号的侦测范围,果然 在南海又找到了原驻武汉的日军海军舰队的呼号。

      一切迹象表明,日军的战略重点在转移。

      戴笠从对日军密电破译中获得知日本海军正驶向夏威夷。毛人凤忧心忡忡,说美国太平洋舰队不知道是否知道这个情况。

      戴笠说,我们已经根据双方情报交换协议,向美国政府转交了这个重要情报。至于他们怎么处理,那是他们的事情了!毛人凤说,恐怕他们不会认真对待这份情报的,那时战争打起来,世界真就乱套了!

      “那太好了!只要美国盟友参与这场战争,胜利就会马上实现。”戴笠眉飞色舞。

      戴笠立即向蒋介石汇报了日本海军的动向。蒋介石问,假如美日之间交战,结果会怎么样?“报告校长,日本输定了!”戴笠明确回答。

      “那好,有新的情况立即向我报告。”蒋介石吩咐说。

       接着又是很多的电讯,明白无误地告诉世界,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成功了,二次世界大战到了决战的关键时刻。军统系统接连破译了日军对美英军舰攻击行动密电 的,几乎都是江山籍特工,他们的破译本领让所有参战国敬佩万分。军统局密电破译成功,由此引发中英、中美、中苏建立了情报分析合作关系,密电里的较量

      密码战,实际是挑战人类智商的一种较量。

       从《戴笠传》中可以看到,戴笠对破译密电码十分感兴趣,而且不惜投入巨资。一次,他与美国客人闲聊,得知美国有一位破译密码专家叫亚德利,因为美国实行 “通信保密法”而英雄无用武之地,他马上用年薪一万美金的待遇,聘请他来华工作。请他向军统的密电破译人员讲解破译密码的方法,带领大家破译一个又一个日 军密码电报。亚德利来华工作期间,为军统培训出两百多名破译人员,由此蒋介石批准成立专门针对日本军事行动的密电破译机构,即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并且 比照当年亚利德“美国黑室”之称,代号“中国黑室”,每天处理几千份来自日本军队、政界、商界的密电。

      1940年,亚德利与军统特工 合作,破译了日本间谍网的密码,一个遍布中国各地的日本间谍网被破获。这个间谍网的“独臂大盗”,竟是国民党重庆防空部队的军官,他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在一次战斗中他的胳膊被打断了,因此在日本间谍网里有“独臂大盗”的称号。这个人贪图享受,也迷恋女色,被日本人收买后,自甘堕落,卖国求荣,当上了日本 的间谍。对于这个民族败类,很多纪实文学都有过描写。

      这期间,军统局机要室的电台报务员经常抄收到类似符号似的数字密码电报,而且每 次发报后,重庆就会遭受到日军轰炸机的偷袭。当时中国的防空武器落后,高炮群少,只有几处防空阵地有高炮群。日军的空军仿佛早就知道哪儿有防空高炮,经过 高炮阵地的时候,高高地飞起,飞出高炮有效射程外,防空火力丝毫打击不到日本轰炸机。躲过高炮阵地后,日本轰炸机肆意地轰炸重庆市区,酿成了多起毁灭性的 悲剧。类电报出现后不久,日军的轰炸机群必然要“光顾”重庆上空;而且无论采取什么方式,亚德利也无法破译这些密码,他和军统局的人十分着急。看见重庆被 日本轰炸机炸的惨状,大家心理压力很大。

      戴笠限令让亚德利一定要破译这种神秘的密码。因为“独臂大盗”使用的密码属于“无限重复式” 密码,没有一组密码是重复的,侦破工作一时陷进了困境。在一次舞会上,亚德利和假扮成他女朋友的军统特务徐贞在舞会上与“独臂大盗”有了见面机会,有资料 说徐贞是江山人。徐贞与“独臂大盗”用英语交谈时,发现他的语音中有密码的特征。亚德利从中突然有了灵感,断定“独臂大盗”有重大嫌疑。于是,徐贞与“独 臂大盗”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较量。徐贞与“独臂大盗”是老相识,经过一番周折,徐贞终于取得了“独臂大盗”的信任,从他的书橱里发现了美国女作家赛珍珠的长 篇小说《大地》,这本书里有“独臂大盗”借用单词组成的密码。她立即设法找到了一本《大地》送给亚德利,经过紧张的破译工作,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弄清楚 了“独臂大盗”的密码组合方式。

      有了破译密电的方法,也有了打击日寇气焰的方式。重庆的防空指挥部门,很快就能获得日军轰炸机来袭的 确切情报,而且飞机飞行路线、高度、架数均一清二楚。这回主动权掌握在重庆方面了,日军轰炸机来袭,重庆派出战斗机飞到空中等待日本轰炸机,咬住日本轰炸 机后,一阵火炮,日本空军每次都要丢掉几架飞机狼狈逃窜回去。而且,通过“独臂大盗”这条线索,军统一举清除了日本人在重庆的间谍网。

      戴笠在建立“密码破译网络”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他始终坚持“才为我所用”的用人方针,凡是有破译密码能力的专家,他都设法请到。愿意在军统工作的,安排工作,而且待遇丰厚。不想在军统长期工作的,报酬也十分诱人。

       军统鼎盛的时候,有一百多名江山籍从事收发报和密码破译工作的特工,王庆莲就是其中一位。她一岁时父亲死了,住在江山县的外婆家。读了六年小学,日本鬼 子打过来,什么都烧光了。1943年 4月,王庆莲刚满 15岁,家里经济困难,军统局来江山县招特工,妈妈给王庆莲报了名,她一考就考上了。当时江山县 有 10个人分到军统局本部译电科。王庆莲和其他 10人被送到磁器口造纸厂的密本股做打印工作。 1944年 4月,王庆莲调回局本部译电科华南股,担 任译电员。译电科华南股股长王威是王庆莲的舅舅,其他华东股、华北股、密本股的股长也是江山县老乡。江山人具有刻苦钻研、悉心破译、苦苦思考的精神,对不 明电波监测、破译工作中,经常夜以继日,全天候地监测,他们靠这种精神,在抗日战争期间,完成许多重要敌方密电破译工作。

      在戴笠的努 力下,局本部译电科与国民党各大兵团、政府机要部门,建立密码破译的交换平台;对疑点大的重要电讯,共同攻关,先后破译了日本海军、陆军、陆航、外交部的 重要情报,尤其对二战交战各国军事态势,有了清醒的评估,极大地增强了国民党政府抗战必胜的信心。当时,苏联一直担心日本关东军会从东北进攻西伯利亚,不 敢将远东的军队调往西线战场。国民党把日本海军部南下为重点的密电转交给苏联后,坚定了他们把远东大部队调往西线的决心,很快取得了苏德战场的主动权,使 欧洲战场局势迅速得到改变。

      军统为了更有效地掌握对日电讯的搜寻,在很多地方都设有电台,仅在上海地带就拥有几十部电台,由华南股的 股长王威负责管理。他们通过不同的波长搜索日伪方面的电波信号。打进汪伪政权的军统特工,买通汪伪谍报人员,掌握了汪伪政权与日军联络的讯号、密码,无论 他们怎么变换密码,军统都能及时掌握他们发出情报内容。汪伪政权始终也没弄清楚他们与日本签订的一些密约是如何泄密的,致使他们在政治上十分被动。

       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次年,英国国防部请求中国军方派遣电讯专家与英国驻印军部合作破译日军情报工作。双方成立了技研室加尔各答工作队,戴笠从江报人员侦测 缅甸、马来西亚、香港、新加坡等方位的日军海上目标,以帮助英军驻印度武装力量的布防,从而提升了中国战区在反法西斯战争的地位。

      靠破译电波截取情报

      与苏联、英国、美国的电讯侦测与破译合作,取得成果的同时,军统侧重对国内的抗日战场进行情报搜集与破译。

       一天,军统的电台收到华北日伪军的密电,经破译是日本的华北派遣军纠集上万兵力,要对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此次扫荡的方式就是采取多个方向, 向八路军根据地实施合围,后向中心地带压缩,试图将围困的八路军和游击队压缩在陕北的地域歼灭。这是一个险恶的计划。按照破译的日军密电内容,日军以驻兖 州的三十二师团、驻邯郸、新乡的三十五师团为主力,配备驻开封的骑兵第四旅团、驻聊城的骑兵联队,出动坦克 80余辆、两个野战炮大队、汽车 400余 辆、飞机 10余架,另外还由周围 17个县的伪军 5万余人,对濮县、范县、观城等根据地进行秋季大扫荡,采取“铁壁合围”的战术,企图摧毁八路军创建 的冀鲁豫抗日根据地,消灭八路军的主力。

      这个情报太重要了!如果八路军不能及时掌握这次大扫荡的情报,驻扎那里的八路军主力,将会在日军的铁壁合围战中被消灭,根据地的粮食将全部被日军抢走。当机要室把破译的情报送到戴笠面前时,他看了又看,把情报压在杯下。

       戴笠知道,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为争夺天下要打一场内战。现在借日本军队的力量,剿灭八路军,正是他所期望的。可是,根据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协 定,国民党获得到的重要情报,必须要向中共通报。国难当头,一致对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地方武装,在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很多压力,取 得了一些战役的胜利。戴笠决定把这份情报送达委座,请蒋介石定夺。戴笠请求约见,蒋介石知道他有着急的事情,连忙说,雨农来了,快让他见我!

      戴笠进了屋,呈上情报破译原件,说这是机要室刚收到的一件密电,请校长指示。

       “哦,很重要吗?”蒋介石在上边扫一眼,又仔细地看看,心里十分矛盾。这份情报实在太重要了!如果当初戴笠把这份密电压下去,也就算了。偏偏戴笠好不晓 事,把情报呈上来,让他决断。蒋介石暗自不高兴,又说不出什么,假如他压下了情报,秘而不宣,事情一旦败露,自己岂不是成了误国害民的奸雄吗!蒋介石想到 这时,把情报又递给戴笠,说雨农啊,由你去办吧。

      蒋介石这句话,让戴笠揣摸了几个小时,他终于弄明白了他的意图,又拖了两天,才把破译的日军情报,转给八路军总司令部。

      朱德收到了国民党方面的电报后,说幸亏我们早两天前就获得日军扫荡的情报,靠国民党迟来的情报,一切都来不及了!也罢,算他们为抗日立下一功。朱德与其他将领研究一一五师从日寇的“铁壁合围”中突围出来的方案,直到很晚才休息。

      几天之后,被围困的八路军部队从黄河故道突围成功,朱德脸上才有了笑容。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