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戴笠、毛人凤统治军统内幕:爱江山更爱美人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19 浏览:加载中
  •   情海里的爱与恨

      1914年戴笠 18岁,在母亲安排下娶了亲。妻子毛秀丛是当地的地主家里的女儿,比他大两岁。戴笠娶上她,完全 看重她家的嫁妆。毛秀丛为人低调,具有中国女性“三从四德”的美德。结婚那天,春宵一夜,戴笠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间的欢愉。毛秀丛虽然不识字,但她相夫教 子,孝敬婆婆,是邻里少有的贤惠女人。戴笠有了妻儿,多了责任心,暂时也拴住了他。下田劳作,上山砍柴,少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辛苦。其实,戴笠 的心一直漂泊游荡,不甘心苦心经营这个家,总想出门闯荡江湖。婚后夫妻二人感情尚好,生有一个儿子,就是他们的独子戴藏宜。然而戴笠常年在外,不是出去念 书就是出去找事做,夫妇两人聚少离多,毛秀丛还要侍弄田地,很是辛苦。所幸娘家有钱有粮,经常周济,日子总算过得去。1926年,戴笠已经三十岁了,还是 一事无成。家里劝他,安心务农,过个安稳日子,总比在外边瞎闯好,他不甘心。他听说黄埔军校在招生,下定决心到广州去。台湾由良雄所著的《戴笠传》里说, 当时戴笠为了去广州,东挪西借,终于筹足了一百元钱。这次他南下不想让老毛秀丛承认自己拿了钱,并拒绝还给他。毛氏抱怨说:“我自从嫁到你家,你十有九天 在外,婆母责怪我,说我连丈夫都管不住。我没有一天不是以泪洗面,我容易吗!这回无论如何,希望你为了婆母,也为了我和孩子,不要再出门了。 ”戴笠对妻 子说了一通男儿报国的大道理,还讲到自己的不容易,说到伤心处,还流下几滴眼泪。

      经过他一番诉说,毛秀丛心里颇受感动,并决定支持丈 夫,不但把一百元还给了他,还把自己仅剩的一根金簪,送给了戴笠当盘缠。夫妇二人挥泪而别。后来戴笠东奔西走,闯荡江湖,独留毛秀丛孝敬婆婆,拉扯独子, 还要耕田种地,吃尽了苦头。乡里人说,老戴家讨个好媳妇,没有毛秀丛照顾这个家,哪有戴先生的好前程?

      旧时代官场讲究“糟糠之妻不下堂”,表示夫唱妇随,共享荣华富贵。戴笠也不例外,他把母亲妻儿都接到上海住。

      抗战初期,毛氏因患子宫癌,病死在上海。死讯传来,良雄所著的《戴笠传》里说,戴笠当时心情十分沉痛,毕竟是几十年的夫妻了,昔日的恩爱,总不可以轻易忘怀,何况毛秀丛还是一位贤妻良母式女人。每逢毛秀丛忌日,他总是要烧些纸,算作祭奠了。

      陈华是军统局里十分风骚的女特务,戴笠称她“华妹”,关系可见不一般了。陈华是戴笠最得力的干将。戴笠都不得不承认,他的天下是“华妹”帮助打下来的。很多关于戴笠的传记中,陈华都被传记作家浓墨重彩描绘过。

       戴笠与陈华有共同的悲苦经历,他们很快就好在了一起,陈华成为戴笠一生中重要的红颜知己,因为她懂得摆正位置,以至于戴笠把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 的任务都要交给陈华去执行。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与非凡的能力,周旋于汪精卫、孙科这些高官中间,与他们家眷交成朋友,对他们的思想动态了如指掌,控制的 得心应手。陈华在上海间谍战中,大胆心细,巧妙截获汪伪叶霞翟是胡宗南的夫人,留美博士,是大学教授,但她始终摆脱不了“戴笠情妇”的头衔。叶霞翟与胡宗 南结成秦晋之好,还是戴笠当的媒人。沈醉在他的回忆录里坦然说,戴笠与胡宗南私交极好,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戴笠送给胡宗南最好的“礼物”要算是胡宗南的 老婆叶霞弟了!叶女士无论当初去美国镀金,还是学成回国后进大学当教授,都是戴笠全力栽培的结果,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 “日后政治上帮助胡宗南”。就连 叶霞翟这个名字,还是戴笠帮她改的。戴笠见叶霞弟模样清纯,只是 “弟”字有点土气,给她把“弟”字改为“翟”,音近似,而写出来又文雅得多。胡宗南在男 女关系上的观念还是非常传统的,不可能乐意接受别人的“情妇”为自己的妻子。而且戴笠在认识叶霞翟时,还在办浙江警校时期,那时他刚刚发迹。为了巴结地位 比他高得多的胡宗南,把叶霞翟介绍给胡宗南,是为了对自己的仕途有所帮助。所以说戴笠与叶霞翟有那种关系后,玩腻味了甩给胡宗南,是不可能的事儿,无非杜 撰而已。

      戴笠经常和自己的女特务上床是不争事实,不过只是逢场作戏,以满足一时的生理需求而已。自从毛氏死后,曾经与戴有染的几个女 特务,都想当“老板娘”,周志英就是其中的一个。周志英与戴笠上床后,以为戴笠真的相中了她,喜不自胜,常常来找戴笠。那天戴笠又与周志英同床,一番云雨 后,他说一个老友离婚了,原因是女人水性杨花,靠不住。周志英早就成了痴心女子,她马上表白:“戴先生,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啊!”“那也很难说!”戴笠暗示 她说,他无意成家,更不想与她生活在一块儿。周志英误以为戴笠挺看重他们的露水之欢,就频繁找戴笠。一次,戴笠告诉她他有事儿,结果周志英来他住处,发现 戴笠与别的女人在一块儿,醋劲儿大发,闹了起来,令戴笠十分难堪,戴笠一气之下,把她囚禁到息烽监狱,一直关了两年后才想起她,令人把她放出来。

      周志英返回重庆后,又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见戴笠。刚到戴公馆门口,嘴里就喊:“戴先生,戴先生!我来了!”警卫见是周志英,赶紧把她拦在门外,随后又说:

       “不!他在这里,我看见他的背影啦!让我进去……”她哭着闹着。这时,戴笠正好送客人出来,问道:“谁在这里哭闹?”周志英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紧紧地 抓住戴笠的手说:“戴先生,我是志英啊!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你,我爱你,我爱你,你跟我结婚吧……”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死死地抓着戴笠的手。戴笠气得脸色 青一块紫一块,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真不要脸!关了这么久,还不明白事儿?” 他命令警卫把她拖走。警卫连打带踢,终于把她拉走了。周志英边走边喊:“你 们打吧,打死我,我也要跟戴先生,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结果戴笠又把她关起来,直到他死时也没释放她出来。

      此时,戴笠正与 向影心打得火热,成为军统系统秘而不宣的一段感情。向影心是一个风骚十足的少妇,有着天生的勾魂摄魄的亮眸,还有性感十足的嘴唇,风姿绰约,放浪无比。戴 笠被她掳走那颗心,忘掉所有女人。他将向影心招为自己部下,作为“肉蛋”去攻破男人统治的权力堡垒。戴笠给她起了一个别名,叫做“裙带花”。

      戴笠第一次见到佘淑恒是在唐生明家里。唐生明是 1926年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生,戴笠与唐生明私交甚好。

       佘淑恒家是书香门第,她又是南京中央大学外语系的高材生,人长得很标致,明眸皓齿,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亭亭玉立的,十分可爱。而戴笠此时正缺外语人 才,见到佘淑恒,动了心思。很快,佘小姐就成了戴笠的女秘书。佘淑恒并不喜欢戴笠,她有自己所爱。当戴笠向她表达爱意时,她心十分矛盾,她只要能博得戴笠 的欢心,日后一定有出国深造的机会。这样一来,她淡漠了相恋多年的表哥,投进戴笠的怀抱里。余淑恒有了双重身份:白天是戴笠的随从秘书,夜晚是戴笠的秘密 情人。为了讨余小姐的欢心,戴笠使出平生一切手段,给余小姐买来贵重礼品。为了使她断绝与心上人的缘分,戴笠颇费一番工夫。戴笠不仅对余淑恒体贴备至,还 特地把余淑恒的母亲、妹妹和弟弟从湖南戴笠对她不同于对待周志英,横竖不同意。戴笠对她表示,他要娶她为妻。有一天,戴笠却忽然同意余淑恒赴美留学,并主 动替她办好了护照、签证,订好了机票,余淑恒甚觉意外。余淑恒问道:“你怎么又同意我赴美留学?怎么舍得我离开?不想与我结婚?”戴笠说:“淑恒,你将来 喝了洋墨水回来,可别瞧不起我这个土包子哟!”然而,出国不到一年,佘淑恒就在美国另有新欢了。有特务把这个消息告诉戴笠,他竟毫无反应,依然发给她生活 费。原来戴笠此时另有新欢,对佘淑恒那种感情也已经淡漠了。

      灵魂的安慰者

      中国军队在淞沪战场抗日日寇时,那些天 戴笠白天坚持在上海前线,一边忙于组织对日情报战,一边忙着建立军统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后来的忠义救国军),协助正规军作战。每天晚上还要坐车从上海 到南京,向蒋介石汇报战况并进行情报分析。那时,南京到上海铁路已经不通,汽车也只能灭灯行驶,因为日军飞机不断轰炸扫射,时刻如临鬼门关,戴笠却不惧危 险。戴笠好色是有名的,而他的好色居然能够帮助他保持充沛的精力就很少有人知道了。那时,他白天奔忙一天,坐车去南京的时候,必须要带上两个女特务和他坐 在后排,一左一右,要求女特务漂亮,风趣,开朗,善于说笑。戴笠一路从上海到南京和女特务说笑解闷,有时候让女特务给他做按摩,也不睡觉,顶多靠在女特务 身上打个盹,去见了蒋介石,谈话后又一起回上海,一路上又是说又是笑,彻夜不眠,第二天居然又精力充沛,生龙活虎。后来,当胡蝶出现他面前时,戴笠的好色 行为稍有收敛。

      胡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红极一时,她脸上招牌式的酒窝,成了美女的重要标志,而她身上穿的旗袍,戴的首饰,也成 为大众模仿的对象。1928年,郑正秋、张石川、洪深等著名艺术家的指导,演艺有了很大的提高。她先是与著名影星阮玲玉合拍《白云塔》,也是阮玲玉与胡蝶 唯一的一次合作。最使胡蝶声名鹊起的是由她主演的《火烧红莲寺》,侠女红姑潇洒飘逸的身影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那时的胡蝶除了拍 电影,还是海报的模特儿,做肥皂香烟的广告时,画里的样子非常美。她与阮玲玉当年都是上海滩的红星,阮玲玉感性,胡蝶理性。阮玲玉对事业也肯吃苦,却没有 像胡蝶那样刻意去追求。胡蝶为了拍好戏曾拜梅兰芳学京剧,讲普通话,演戏配音的时候,她在录音室里一待就是七个小时。

      胡蝶当时不到  40岁,是成熟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妩媚动人,丰腴端庄。戴笠是胡蝶的忠实影迷,他爱看胡主演的《啼笑姻缘》、《空谷幽兰》、《火烧红莲寺》、《姊妹花》 等影片。上海沦陷后,胡蝶就同丈夫潘有声和女儿莉莉迁到了香港。香港沦陷后,胡蝶全家又返回到广东东江,途中遭遇土匪抢劫,当时正值战乱之际,谁也顾不上 去追查她的财产。胡蝶急火攻心,大病一场。

      戴笠闻知后,去函请胡蝶夫妇来重庆,把自己在重庆中四路 151号的公馆腾出来,让胡蝶一 家居住。1943年的除夕,他邀胡蝶一家三口来吃年夜饭,还请了来从美国回来述职的肖勃,以及曾任法国领事的黄天迈夫妇。酒席宴上,胡蝶表现出雍容华贵、 娇美风雅的气质,令戴笠对这位电影皇后垂涎三尺,他费尽心机,最后终于将她弄到自己的床上。自从得到胡蝶后,戴笠不再处追逐女人,同时对叶霞翟、余淑恒的 感情也淡漠了。

      新年过后,戴笠将潘有声推荐到昆明担任财政部广东区货运处专员。为取悦胡蝶,让肖勃在美国按胡蝶的失物清单,照样购回 胡蝶喜欢的物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真皮装等东西,亲自送到胡蝶的住所。戴笠决定抗战胜利后,自己正式迎娶她。抗战胜利后,戴笠把胡蝶送到了上海。本打算 “肃奸”告一段落后,与胡蝶结婚。岂料,重庆一别竟然成了永别。

      有以他名字命名的雨农路、雨农小学等等。台湾出版的一本《戴笠传》, 作者是良雄。这本书也有一节讲戴笠的私生活,并为他的传闻进行辩解,说戴笠平时生活很简朴,吃饭很随便,不像人家说的那样奢侈。至于说他好色,大多是捕风 捉影等等。并说戴笠与元配妻子毛秀丛感情很好,妻子去世后,戴笠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与女性交往是正常的,没什么好奇怪的,绝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不堪。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