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情的“江山帮”:宿命论者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19 浏览:加载中
  •   自信面相有富贵

      有一次,周念行这个老乡忙着抄写公文,戴笠有了雅兴,突然颇生感慨,说人不信命不行,我没有上海那次看相,哪有今 天的荣华富贵?周念行是贺村镇青塘尾村人,在“江山帮”中算个才子。他读小学时,脑后边的辫子还是戴笠替他剪掉的;戴笠那一剪子,也彻底剪掉他内心的自 卑、愚顽,也使他学业上大有长进。多年后,他竟成了戴笠的主任秘书了,未来仕途也一片光明。他的一切都是仰仗戴笠得来的。周念行说,局座,你命相好,终究 会有大作为的!

      戴笠的自豪不由溢于言表,又提起周念行不知听过多次的老话。戴笠说他出生时,有个算命先生拍他后脑勺说,此婴儿将来是 国家栋梁!可是他在 30岁前,仍然四处奔波,一事无成。有两次,在外混得连吃饭都没钱了,可也熬过去了。因为当他面临人生抉择时,总会有“贵人”出面相 助。在上海时,他落难之际,张冠夫这个表妹夫伸出援助之手;在交易所他又认识了戴季陶、蒋介石。正是他们的帮助,自己才会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乌云散尽见晴 天了。自己当时尽管穷困潦倒,对未来仍然怀着希望与自信,缘由就是他在张冠夫家落老先生,戴着老花镜,穿着脏兮兮的马褂,模样很委琐。邻居说,这位老先生 通晓天文地理、八卦风水、麻衣看相,无所不通。自己心一动,上前求卦。算命先生见他的模样,大吃一惊,居然愿意给他免费算卦,经过抽签和测字,说他有大富 大贵之命,只因为尚未到时来运转之机,困在这里,用不上多久,有贵人想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当时,自己只当笑谈,没有想到,算命先生一语成真,自己果然 时来运转,成就了他封侯为相的梦想。

      戴笠笑道:“人的命运无常,真的不可捉摸!”

      周念行点头应酬说:“是啊,我们这些江山人,没有您的帮助,哪能混到这步田地?”他掏心掏肺说的真心话,戴笠轻淡一笑,很满意。

       戴笠所以把家乡众多子弟拉进军统,其实他有多方面情结。其一,江山是一种象征,他正追随蒋介石打江山,此江山变是彼江山,以此江山征服彼江山,最后达到 统一中国的目的,乃是他最大心愿;其二,戴笠面若马相,他坚信“人的脸相肖动物”,具有深刻的寓意。他这个蒋委员长的“马前卒”,之所以有大富大贵气象, 恐怕与他为蒋氏集团甘效犬马之劳有关。戴笠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奔波,终于靠上蒋介石这棵大树,有了锦衣玉食的人生,他坚信蒋介石是他最重要的贵人。而戴笠对 与他共事的人的姓氏也有要求。他认为江山县的“三毛”(即毛人凤、毛万里和毛森)是依附他身上的“三根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他对这几个江山县的 老乡极为关照,处处给予培植,使三个人互为依托,官运亨通。

      “天人贵相”是俗人最喜欢听的卦象。戴笠发达后,他的化名中有“马行健”

      称呼,也蕴含着以“老马”自居,当犬马,甘心为维护蒋总裁权威而尽职尽责。

       毛人凤也十分迷信,他对算命、看相、风水一类特别相信。他认为自己一生的好运是和命相分不开的。保密局办公室主任潘其武投其所好,对命相学进行研究,替 戴笠、毛人凤等人提供命相方面的咨询。而且一旦他发现有名气的计从。毛人凤的五行中缺火,为补此“火”,他特化名“以炎”,而且多年来一直沿用此名,特别 是戴笠的化名被改而死,毛人凤愈加相信命学,对这个化名更是处处使用。

      抗战胜利后,戴笠在南京、上海等地接收了许多高级住房,这些房 屋豪华舒适,而毛人凤宁可住处简陋,宁可自己费力找房,也决不要戴笠生前的住房和办公处。军统新建大厦中最好的办公室,是戴笠生前设计的,毛人凤从来不 用,而是让潘其武去找一位懂“奇门遁甲”的人,推算了一间方位好的房间,虽然房间简陋,他还是挺高兴地使用。

      凡事祈求神灵保佑

       1925年 10月至 11月,正值广州国民政府为彻底消灭广东省的军阀势力,决定进行第二次东征的时候,时任黄埔军校校长、东征军总指挥的蒋介石因为 第二次东征来到惠州。其实,蒋介石也相信巫术。也许是因为处在人生的关键时期,蒋介石特意来到罗浮山休息和拜神。一次蒋介石来冲虚古观求卦,冲虚观的道长 看过蒋介石后,表情含蓄地说:“我们道家讲究人与灵的配合,跟冲虚观相比,酥醪观的灵气更适合你。”经道长的介绍,蒋介石又来到酥醪观,跟那里的道长促膝 长谈了整整一个晚上,颇有相识恨晚之意。最后蒋介石抽了一支签,道长看罢,解签说道“道亦道,非常道也。胜不离川,败不离台。”蒋介石请求道长解释一下, 道长只说:“天机不可泄露。”而现在看来,意思已经很明了:如果蒋介石胜利了,要定都四川为宜,如果失败了,则应该退守台湾

      与蒋介石同出一辙,戴笠对占卜自封也十分迷信。

      1926年夏天,戴笠求取功名时,同学柴万喜不仅替他出主意,还帮他扛行当仕途得意之际,他让柴万喜做重庆杨家山戴公馆的总管,还把柴万喜改为“柴鹿鸣”,以表示他是喜报吉祥的贵人。

       戴笠喜欢结交术士,尤其具有神秘气象的术士,他必然要去拜访,以求获得指教。军统局迁往重庆后,他闻听缙云山有名士隐居,就动了探访的念头。缙云山是北 碚嘉陵江的一处山脉,山里古柏参天,翠竹成林,环境清幽,景致优美。山里有众多的历史遗迹,古庙古塔、太虚台、石牌坊、缙云寺,颇有仙境一样虚幻之美。

       在重庆期间,戴笠多次到缙云山,拜见声望颇高的太虚法师谈经论道,求教玄学,还请太虚法师赐予法号。他常常到缙云寺进香许愿,超度亡灵,借法事活动来安 抚自己不安的心。太虚法师摸透他的心理,开导他说,人之命,天注定,你也不必多顾虑……戴笠心里稍许安宁,并让手下的大特务多次在重庆著名的素菜馆办席招 待缙云寺的和尚,花费颇巨。CC系的中统特务为此曾向蒋介石说戴笠利用经费,招待出家人,有损国民党形象。

      从事特工活动,没有奇人异 士相助,戴笠认为很难做得圆满。他在重庆期间,听说有一位叫佟元的方士有异术,经过多次探访,认为佟元果然有非同一般的能力,他就把佟元吸收进军统里,当 他的“编外”参谋,凡有重大行动,戴笠都要请教佟元。后来,戴笠发觉佟元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他所掐算的事一件没有变成现实,很失望,又把这个方士赶出去 了。

      每逢有重大的行动,戴笠都要默默祝祷告苍天保佑,让他的部下顺利得手,完成任务。所以,戴笠在决定重大制裁行动时,不忘请来有异 术的方士作法,以保证任务顺利执行。戴笠的嗜好也影响了部下。他的贴身警卫员刘国英、警卫组长徐绵城等,为他遍访异术之士,推荐有影响的大师级的术士有几 十个人。汪伪政权的上海伪市长傅筱庵被刺案,就是他手下异士出面买通傅筱庵家“两代义仆”朱升,趁傅筱庵毫无防备之际,用菜刀将他脑袋砍掉。事后有消息 说,种观点,认为朱升是爱国志士,平日最恨汉奸,主动杀掉傅筱庵这个汪伪集团的上海市长是在情理之中。戴笠一生迷信命相和风水。因此,军统开办的许多基本 特务训练班内,都要讲授命相之类的课程,他们把曾国藩用以作为取舍部属标准的《冰鉴》和麻衣、柳庄一类相法改编成教材,对特务们进行灌输,以测定命运。有 一次,军统在歌乐山北麓罗家湾修建房屋。戴笠特地找阴阳先生看风水,画了图,标明哪些地方属“龙脉”,哪些地方不宜建“阳宅”,以避“雷公”和“地神”。 一个主管工程的人没有领会他所意图,竟按自己的设计方案施工。戴笠回来后,见乱了“八卦方寸”,一怒之下,命人狠狠打了这个人一顿。当时很多小特务受戴笠 的影响,出去执行任务前,都会找个看相先生,给自己算一下行程命象,或占卜流年运气。江山籍特务姜超岳有一次遇到难处,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潘其武请来曾给 蒋介石看过命相的太虚法师掐算,才解了心疑。

      军统在全国各地都有办公场所,每处建筑物样式都要请风水先生测,一旦出现差错,不符合阳 宅的规制,宁可拆除重建。戴笠手下人深知他有这方面的要求,对房舍建筑机制,从不敢擅做主张。大门的方位、房舍的样式,附近的标志物,都必须由戴笠亲自敲 定。据资料,军统在歌乐山北麓磁器口螺丝厂的办事处,懂风水的人告诉戴笠,说大门出口处太大,有将吉运之气放跑之虞。戴笠为此下令在上面修一道影墙,以防 止运气外泄,令人啼笑皆非。戴笠临死前,文强占了西安市玄桥 13号的房舍,那是一座花园式的住宅,文强心想戴笠见到一定高兴,谁知戴笠见了这座建筑物满 脸不高兴,狠狠地痛骂西安市警察局局长肖绍文,骂他“蠢蛋”!

      戴笠骂完,气冲冲指着门外的门牌说,门牌怎么会定这么个号码?原来,戴笠认为“13”数字不吉利,偏偏这幢花园别墅是 13号。肖绍文哭笑不得,回到警察局,重新补办了个门牌号,由“13号”改成“甲 14号”,戴笠才满意。

       戴笠迷信风水、八字,更注重自己的姓氏、代号的出处。原先他报考黄博军校的时候,他叫戴春风,当他钱用光困在旅店时,幸亏已经考上黄埔六期的徐亮慷慨解 囊,帮他渡过难关。出于对徐亮资助的感激,他改名叫戴笠,当然内中也有迷信的因素。军统内部开设的特工训练班内,他规定开设命相一类课程,请相命大师授 课。军统系统的大特务受他影响,非常相信命相这类东西。在重庆的时候,一位相面大师,在给戴笠批八字时,说他命中缺水忌土,所以戴笠在抗战期间使用的代 号,总是用与水有关的名字来弥补他命中的不足,如江汉清、汪涛等。戴笠用得最久的是沈沛霖,自从他用上这个代号后,事业风顺,军统局格外受蒋介石的关注, 给予很多支持。他为此几年都没有换这个代号。

      戴笠曾经得到一个命相大师的忠告,从他的生辰八字中推断,在未来几年可能遭遇“横祸”而 亡,但是只要注意点,过了那个坎儿,以后便可以青云直入,身居国家权力核心。所以戴笠对他每天安排的日程,充满了迷信色彩。就连他的办公室里的气场、位 置、形态都有讲究,也都要由术士看看,测一测阴阳方位,以免流年不顺。有一次,戴笠和他的美国顾问梅乐斯饮酒作乐。席间梅乐斯问起他名字的出处,戴笠得意 洋洋,叫人从书架上翻出一本线装书,高声念道:

      “君乘车,吾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古代有柄的笠,类似现在的伞),吾跨马, 他日相逢为君下。”其实,算命先生说他缺水,他是用戴笠这个名字弥补他的命相中的缺憾。戴笠在军统局本部用过许多含水分的化名,原皆出自他“缺水忌土”的 命相。这些化名有:汉清、汪涛、涂清波、海涛源、沈沛霖等。他用得最多的化名是“沈沛霖”,因为自取了此名后,凡事都顺利。1944年春节过后,戴笠的秘 书觉得“沈沛霖”用得过滥过久,有失密之虞,出于讨好主子,建议更名为“洪淼”。戴笠一听,觉得此名确实比“沈沛霖”含水分更足,不但立即采纳,还奖赏了 秘书一支德国造的左轮手枪。本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戴笠忙着组织各地军统特工接收日伪财产,忙得很,所以很少在重庆。秘书室的袁寄滨对占卜卦相等一直很反 感,他不相信这一套,故意拟一个缺水而又多山石的代号“高崇岳”,毛人凤也马马虎虎地批准了。结果戴笠所乘的飞机一头撞到一座叫岱山的山顶,而山下有座戴 家庙,山腰上有一条小水沟叫困雨沟。所以,有人说,戴笠命相离不开这里,必须在这里终结。有好事的方士占卜说,戴笠的八字是“丁酉、乙已、丙戌、丁西”, 他“火建禄而旺,土承载而强”。八字取用,无非是求禄求福求寿,所以戴笠缺水而命星衰弱,难免遇“横祸而亡”了。

      从迷信风水起步,青云直入,成为军统“大佬”;到以风水流转,水火相克,终于犯忌,惹出杀身大祸,戴笠笠忌讳十三,而他死时却与十三又有种神秘联系,他是农历二月十三日死的,死亡人数又是十三,一连串诡异的“十三”出奇地纠结在了一起,似乎也应了天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