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的“江山帮”:密杀令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18 浏览:加载中
  •   失窃的密杀令

      1943年 5月 1日,上海临安路 135弄一幢不引人注目的陈旧小洋房内,发生了一起莫名其妙的盗窃案。被窃的 皮箱里有一份由戴笠签署并由蒋介石批准的“密杀令”,该“密杀令”的丢失,立刻惊动了远在重庆的戴笠,以及大汉奸周佛海……上海临安路 135弄一栋小洋 房的房客姜惺真,对外身份是瑞士一家公司的职员,真实身份则是军统局驻上海区译电员兼交通员。他与毛人凤私交甚好,大学毕业后被吸引进军统,他经手军统几 百份密电,仅密杀令就有二百余件,他知道密杀令关系重大,从来都小心翼翼,生怕有闪失。姜惺真在洋行上班,有一天接到一个暗语电话,是要他接收一份绝密的 电报,并立即转交到上海行动组。

      姜惺真不敢怠慢,夜间刚开始接收电报,忽然街头警车呼啸,一批汪伪宪兵队把这一带严密封锁起来,“76号”特工挨家挨户搜查逃犯。姜惺真心头紧张,忙问老婆韩慧慧,是不是暴露身份了?韩慧慧也是特工,她是从可靠的下密电译出来。

       姜惺真把密电藏在皮箱夹缝里,两口子吃罢夜宵,才上床入睡。不料半夜时分,韩慧慧被夜间的冷风冻醒了,她看窗子大开,暗叫“不好”!别是盗贼进来过,偷 走什么重要的东西!她唤醒了姜惺真,说窗户怎么开着?姜惺真一个机灵坐起,跳到地上,奔客厅,“哎呀”一声,原来藏有密电的皮箱丢了!

       韩慧慧说皮箱丢了,再买一个吧。姜惺真生气地说,胡扯!皮箱里装着那份密杀令!这份密杀令非同一般,姜惺真知道有多么重要。汪精卫在南京建立汪伪政权 后,周佛海掌握财政、外交、特工、军事大权;当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周佛海积极寻找出路,偷偷通过军统上海站联系戴笠,“请求自首,以便自赎,为重庆方面服 务”。戴笠得知周佛海有自新表现,欣喜若狂,立即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指示戴笠,让周佛海向重庆提供“满洲国”、日本国内和南京汪伪政权军事、政治、经济 状况,以及日军准备攻打贵州等方面情况,戴笠还要求周佛海利用手中权力,往汪伪政权要害部门安插潜伏特工。戴笠为此派出特工30余名,前往上海,通过周佛 海安插到各重要部门。

      能够策反周佛海,掐住“76号”特务的脉搏,搞垮汪精卫,是戴笠当时工作的重点。在锄奸行动中,军统多次策划谋 杀汪精卫。从越南河内到南京,为了谋杀汪精卫牺牲了好几个特工。特工吴赓恕执行谋杀汪精卫的任务,结果走漏消息后,吴赓恕被“76号”逮捕,被汪精卫亲自 批准“死刑”。戴笠一直策划谋杀汪精卫,却屡次失败,此次机会他不想放弃。

      姜惺真译出的密杀令,就是戴笠要求周佛海安排汪精卫到苏北 前线,视察与国民党作战的日伪军,然趁机把他干掉。因为汪精卫要乘坐专机前往,只要周佛海把专机的航线、时间安排提供给军统,就组织谋杀汪精卫的行动。不 料密杀令刚刚收到,却让人窃走,事出突然,姜惺真知道自己犯了大忌,不由绝望起来了。身之祸。齐庆斌答应立即向重庆方面报告,并请示如何处置此事。齐庆斌 于当晚向重庆发出紧急密电,报告了案件发生经过和处置情况。戴笠闻讯后,大为震惊,马上发来回电。内容是:一是立即将姜惺真、韩慧慧安置于临安路 135 弄住所就地圈禁,找人秘密看守,如果胆敢撤离,就地处决!二是由周佛海出面雇请私人侦探侦办此案,费用由军统负责;军统上海区同时派人员全力协助私人侦探 查办该案。周佛海原本打算雇请私人侦探悄悄调查此案,现在有了重庆方面的电令,只得公开侦破。齐庆斌找黄金荣的心腹门徒阿青出面雇请私人侦探,办理此案 件。而汪精卫很快获知军统有对他实施暗杀的计划,不由警觉起来,自此行踪不被外人所知,且下令“76号”特工组织加大对军统潜伏人员打击力度,形势骤然紧 张起来。

      阿青雇请的私人侦探经过侦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最后军统上海站只好对姜惺真等人及时做了疏散处理,由此针对汪精卫的谋杀行动也暂告休眠了。

      魂飞魄散的密杀令

       有人说,战争是政治的最高形式,而密杀行动是残酷的解决方案。刀光剑影,血腥残暴。在中国历史上,密杀令一直以其隐秘、恐怖、无情而令世人震惊。随着一 些历史事件逐步解密,有关军统执行密杀令的真相浮出水面。“七七”事变后,上海形势一日数变,日海军第三舰队云集上海,对海面实施封锁;日军在各要道增加 了兵力,构筑工事,日夜举行演习,日侨开始撤离上海了。上海一时谣言四起,人心浮动,在虹口区的中国人纷纷撤离,有钱的达官贵人坐飞机、火车、轮船或跑到 香港或去内地大城市躲避战火,有的躲进了上海的英法租界,没钱的也要携儿带女逃离虹口。军统上海区特工秘密行动,接连杀掉了陈箓等大汉奸,鼓舞了中国军民 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士气。中国通商银行总经于日本人,投敌当上伪上海市长。蒋介石严令戴笠将傅筱庵暗杀。军统利用傅筱庵的厨师对他当汉奸的不满情绪,经过周 密策划,令厨师将傅筱庵用菜刀砍死,这位厨师杀掉傅筱庵后,在军统上海特工掩护下,逃往重庆,由军统发给奖金。另一位汉奸何缵出任杭州市市长,也被军统特 工击毙。而军统在天津组建锄奸团,多次在沦陷区内开展锄奸行动,给日伪人员震动很大。比如将天津大盐商、商会会长、甘心出任伪职的王竹林击毙于法租界丰泽 园门前,后来锄奸团又在大光明电影院把正看电影的大汉奸程锡庚杀死。天津沦陷后,中原公司生意兴隆,经常有日伪组织各种游艺歌舞,宣扬“大东亚圣战”且粉 饰升平。锄奸团为了打击日伪气焰,于 1940年 8月 27日夜将公司大楼爆破炸毁。爆炸后引起的大火,将大楼烧成灰烬。

      在执行密 杀令时,也存在有争议的行动。据上海潜伏区的情报说,曾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广州护法军政府财政部长、政务总裁的国民党元老唐绍仪与日方专使秘密接触,欲 图主政维持会。戴笠得到蒋介石批准后,下达了对唐绍仪的密杀令。周伟龙根据戴笠的命令,组织两名军统杀手,于 1938年 9月 30日上午在上海租界福 开森路唐绍仪的寓所,以送古玩为名,将唐绍仪用利斧砍死。事出之后,于右任、张继等一批国民党元老,认为唐绍仪投敌卖国证据不足,集体向蒋介石告状,要求 缉凶,但是蒋介石只承认杀害唐绍仪时间过早,就以自己名义,发唁电给唐绍仪遗属、送治丧费等,将这件血案遮掩过去。

      抗日战争爆发后, 戴笠指示各外勤区、站迅速布置潜伏特务,应对沦陷区的情报工作。再就是规定特务处的工作立即转入战时体制,精简机关,充实一线人员,提高办事效能,以适应 战时需要。戴笠同时又发布命令,抗战期间特工严禁结婚,违者处 5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7月中旬,戴笠亲自赶到上海布置对日作战和潜伏工作。一天,在 法租界枫林桥附近的寓所里,戴笠主持召开军统上海区组长以上的骨干特工开会,讨论在吴淞、江湾、虹口和闸北三个住地区,过去只派特务朱松舟在虹口开当铺搞 情报,曾经搜集到一些比较重要的情报,因此戴笠很重视虹口地区的潜伏力量配备,配备了 10名左右的组员和 1部电台,针对日本重要人物实施“密裁行 动”。

      中国进入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利用谋杀方式除奸灭害,对防止国内敌对势力的分裂行为,有着极强的震慑作用。戴笠是密杀令的忠 实执行者。利用非常手段制裁手段,打击敌对势力,是军统的重要一项工作。但是,对日伪高层的谋杀,成功率几乎是零。所以陈立夫很是瞧不起戴笠,认为靠打打 杀杀消灭不了日伪政权。只有蒋介石相信利用暗杀等手段可以彻底解决问题。蒋介石对戴笠多次发出密杀令,要求军统尽快处理掉这些民族败类和日本军官。

       戴笠立即向全国各地军统工作站发出“密杀令”,全部是由蒋介石“钦定”,戴笠是忠实的执行者。后世有人评价说戴笠是杀人狂魔,滥杀无辜。其实,他只是组 织、策划与坚决的执行者。蒋介石作为国民党的党首,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把制裁敌对的行动交由戴笠去完成,是最精明不过的了。抗战时期,蒋介石布置给军 统局的暗杀令,大半是清除分裂势力与日本侵略军的高官。1940年至 1941年军统就在上海制裁了二百多人,有日本派遣军的高官、汪伪政权的官吏与特 务,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嚣张气焰。

      密杀令代表权威,也是一道魔咒,军统特工也深受其害。在执行“制裁行动”中,军统特工每年都有几百人葬身其间。抗战八年间,有一万六千多名特务死在对方的枪口下。

      执行密杀令的特工

       戴笠为蒋介石效忠达 15年之久,两个人配合默契,蒋介石每次发出的“密杀令”,戴笠都布置出三套方案应对。他同时派出江山籍的特工当“监军”,员、上 海市党部委员、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副院长、中央研究院总干事,是老牌国民党员。1933年时,出于对蒋介石的施政行为不满,他与宋庆龄、蔡元培鲁迅等人 发起成立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任总干事。他揭露蒋介石的专制,到处发表演讲,惹怒了蒋介石。蒋介石召见戴笠,命令他杀一儆百。起初,戴笠拟定的名单中有蔡元 培、鲁迅等人。经过分析,只有杀杨杏佛可能起到震慑作用,经报批准后,戴笠亲自指挥了这次暗杀活动。

      这次暗杀是政治性秘密暗杀,蒋介 石一再叮嘱绝对不许暴露。因而戴笠除了精心策划之外,还特别规定,所有参加暗杀行动的杀手都要“不成功便成仁”,面临被捕时必须自杀,绝对不得泄露此次行 动的秘密。1933年 6月 18日,他们利用杨杏佛出门锻炼的机会,当场将杨杏佛暗杀。过得诚是其中一个杀手,逃离现场时,跑错了方向,结果被租界的巡 捕围住了,绝望之际只好拔枪自杀,但是子弹打偏了,他只是昏死过去。租界的巡捕急忙把他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希望从他口中掏出事实真相。戴笠闻讯后,担心 过得诚交代罪行,必然使蒋介石的形象受到影响,立即通过内线将过得诚毒死了。戴笠所以采取这样非常手段,也出于他个人声誉的考虑。事后,戴笠不忘过得诚, 立碑纪念,让部下效仿他。

      蒋介石执政时期,他只给特工以特权,却不给高位,防止他们像明朝的东厂、晚清的太监集团,在政治上形成气候。戴笠生前的官衔只是少将、军统局副局长,主管全面工作,可见蒋介石对他还是十分戒备的。

       军统除了定点清除大汉奸外,主要将锄奸目标锁定危及自身安全的“76号”特务组织。1939年秋,军统在戴笠亲自布置下,将上海青帮“道”字辈老大季云 卿等 13名汉奸处死。季云卿不仅在青帮是辈分较高,而且与“76号”关系密切,对“76号”的成立起了重要的作用。“76号”的吴世宝、警卫大队长张鲁 等都是季云卿介绍下加入这个特务组织的。而“76号”首脑人物丁默邨、副主任惶恐不安,起到了威慑作用。杀手詹森的父亲是汪伪政权的高官。詹森击毙季云卿 后被“76号”逮捕,并被公开枪决,这是汪伪“76号”公开枪决的第一人。他的父亲后来才知道被执行死刑的人竟是自己的儿子。

      高规格的密杀令

       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参政会议长汪精卫是挨枪手刺杀最多的高官。1935年11月 1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四届六中全会,开幕式后中央委员合影,秩序混 乱。多疑的蒋介石临时决定不参加照相,也劝汪精卫不要出席照相场面了。汪精卫觉得一、二把手都不出席说不过去,便参加了。合影刚完,一位摄影记者突然拔出 手枪,近距离向正转过身的汪精卫连发三枪,一颗子弹射进汪的左眼外角下颧骨,一颗子弹贯通左臂,一颗子弹从后背射向第六胸脊柱骨,第三颗子弹从此留在汪精 卫身上,时时发炎,是最终导致汪精卫死亡的原因。枪声一响,众人慌忙躲避,只有国民党元老张继冲上去抱住刺客,张学良则一脚踢掉刺客的手枪。汪精卫的妻子 陈璧君当时担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她对闻讯赶来的蒋介石斥责道:“蒋先生,你不叫兆铭(汪的本名)干就讲明好了,何必下此毒手?”蒋介石涨红了脸有口难 辩。经查明,刺客名叫孙凤鸣,是王亚樵派出的杀手,由于对国民党丧权失地的激愤,便与几个伙伴密谋杀掉“卖国祸首”蒋介石。没想到蒋介石没露面,他们便对 汪精卫开了火。1938年 12月,汪精卫夫妇带着汪文惺、何孟恒等人,从战时陪都重庆出发,经昆明到越南河内,发表“艳电”,公开投日,成为中国历史上 最大的汉奸。蒋介石让戴笠派出陈恭澍率人,前往河内执行最高规格的“密杀令”。那天深夜,三四名刺客从后院越墙进入,一名卫士闻声出来看,遭到枪击;另一 个随从躲在汽车后面,也遭枪击;刺客上了二楼,用手电照到有人出房门关电灯,立即扫来一排子弹;前房,锁上房门。刺客用利斧将门扇劈开一个洞,把枪伸进去 扫射。朱执信的女儿蜷在门侧死角,逃过一劫,子弹都打在了曾仲鸣夫妇身上。刺客按原路撤离,丢下胶鞋、手套和两排未用过的子弹。但最后打死的并非汪精卫, 而是与他情同手足的秘书曾仲鸣,其妻方君璧是方君瑛的十一妹。曾仲鸣替汪精卫而死,这件事对汪精卫的震撼很大,也促使汪精卫痛下决心,投入日本人怀抱。

       这次军统海外行刺,国内有过很多报道,行动组长陈恭澍也发表过长篇回忆录。国民党一号人物派人出国暗杀国民党二号人物,非同小可。而且派来的是阵容强大 的杀手,跟踪、监视多日。陈恭澍说行动组只向汪精卫开了三枪,有史料说:“自动枪猛烈扫射,曾仲鸣身上中弹累累,连方君璧都中了四枪。”尽管对经过说法不 一,但是因为曾仲鸣夫妇当了替死鬼,汪精卫夫妇才逃出此劫。汪精卫气急败坏,他与周佛海、梅思平、陶希圣、高宗武、褚民谊等密谋,最终决定依靠日本军国主 义扶持、建立与重庆相对抗的伪政权。

      日本为了灭亡中国,制定出“以华制华”与“分而治之”的方针,侵略一个地方,扶植起一个傀儡政 权,华北各地“维持会”遍地开花。以王克敏为首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南京以梁鸿志为首的伪维新政权,成为蒋介石眼中钉、肉中刺,欲想杀掉这两个民族败类 而后快。他几次让戴笠派特工,潜入南京或北平,去制裁这些铁杆汉奸,结果因阴错阳差而功亏一篑。

      王克敏与日本的渊源较深,日本间谍山本荣治动员王克敏出面组织伪政权,他满口答应,1937年 12月 14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怀仁堂成立。

       军统天津站站长陈恭澍接到密杀王克敏的命令后,化装成天津盛大钱庄的老板,经过侦察,发现王克敏每周的星期二的下午,要与日军联络部长喜多诚一见面。陈 恭澍眉头一皱,有了刺杀方案。王克敏的专车驶进胡同之际,陈恭澍指挥杀手行动,刹间枪声大作,子弹射向王克敏。出乎陈恭澍意料的是,乱枪中的王克敏仅受轻 伤,陪他一块儿前往的日本人山本荣治由于挡住了王克敏,在抗日时期,蒋介石向戴笠发出上千次“密杀令”,主要针对日伪高层。后来针对中共领导人也多起来。 1938年 8月 1日,戴笠接受蒋介石的“密杀令”,暗杀了抗日著名将领宣侠父。戴笠本与宣侠父私交很好,两个人同为黄埔生,深受蒋介石的器重。蒋曾经 任命宣侠父担任军委会少将参议。当年,宣侠父极力反对国民党军队围剿红军,并愤而投身革命。宣侠父投向革命根据地后,担任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常驻代表。宣 侠父与西安国民党各方面负责人经常来往,引起戴笠注意,向蒋介石密报了宣侠父的情况,从而坚定了蒋介石杀掉宣侠父的决心。在蒋介石正式下达“密裁令”之 后,戴笠指挥军统西北区执行暗杀任务,由蒋鼎文将宣侠父引诱走出八路军办事处,然后特务在途中绑架了他,并用绳索把他勒死后投入枯井之内,一代名将宣侠父 由此毙命。

      解放初,国民党保密局针对我党高级领导人的谋杀,一刻也没有停止。1949年 5月 27日,中央任命陈毅兼任解放后的第 一任上海市市长。流散在上海的近 2万名国民党军散兵游勇,还有国民党特务机构潜伏的 8个特务组织的3百多人,利用暗杀、恫吓、勒索,搅得上海社会秩序 动荡不安。一天,陈毅正在案头批阅文件,秘书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陈毅看到信封上面写着“新任上海市长陈毅先生收”的字样,沉甸甸的,拆开一抖,一颗子弹 落在桌子上。恐吓信!陈毅淡淡一笑:“哦,寄给我的礼物不轻嘛!”几天后,陈毅在对旧人员讲话的时候说:“几天前,我收到了装有子弹的恐吓信,他们是想要 我的脑袋。我陈毅千军万马都过来了,还会被一颗小小的子弹吓住?”由此引起蒋介石极大的仇恨,他向“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暗杀 陈毅!在他们的暗杀名单中,陈毅排在第一位。第一批执行暗杀陈毅任务的 28名特务,分批潜入上海。他们携有美制无声手枪、轻机枪和长短枪数十支,还配有 全套电台设备。但是这批特务立足未稳,即被我公安人员一网打尽。紧接着,又来了朱山猿率领的第二批国民党特务。这次他们除了枪支和电台外,消息传到台湾, 蒋介石将毛人凤召去大骂一顿。后来又派来密杀陈毅的特务,也是有来无回,全部落网。朝鲜战争爆发后,蒋介石认为反攻时机已到,加紧向大陆派遣间谍特务。有 空投的,有从海上偷渡的,还有从边境潜入的,并以“杀死一名部长,奖励十根黄金”为诱饵,使一批亡命之徒铤而走险,把暗杀目标盯在一些中共高级干部和重要 民主人士身上。

      1950年 5月 31日晚 9时,广州市解放北路迎宾馆里,叶剑英正举行欢迎第四野战军解放海南岛凯旋的宴会。院内 突然“轰”的一声猛烈爆炸,庆功宴被打断了,原来潜伏特务从北围墙外将一枚自制罐头炸弹扔进院内引起爆炸。又过两天,特务分子在省政府围墙内又引爆一个自 制罐头炸弹。这两起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特务攻击的矛头明显是针对叶剑英的。还有一次,叶剑英外出开会乘车返回住所途中,藏在卡车里的特务向 叶剑英开枪行刺。由于司机机智躲避,叶剑英所幸未受伤,但汽车被击坏了。爆炸和枪杀案件发生后,广州市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侦察。通过侦察,证实两起爆炸案 件是台湾潜伏在广州的特务组织“华南办事处”兼“广东三角洲反共救国军自卫军第九独立支队”干的。6月 23日,市公安局一举破获这一特务组织,逮捕主犯 陈正、吴棠等特务 23名,缴获电台 1部、长短枪 6支和自制炸弹等一批。陈正、冯启凌、吴棠等 15名首恶分子后来被广州市人民法院处以极刑。至于蒋 介石针对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下达的“密杀令”,也全都在执行中流产,成为历史的笑柄。

      被篡改的“密杀令”

      1949年 9月,云南即将解放前夕,云南有 90多名进步人士,公开上书,要求云南走和平解放的道路,结果他们全部被保密局云南工作站的特务逮捕了。

      押起的进步人士怎么处理?请他速做决定。

      在台湾的毛人凤立刻向蒋介石请示,请示处置意见。蒋介石因为下野正在气头上,立即批准“统统杀戮”!毛人凤按照蒋介石的意思给云南工作站回电,上边只有八个字:情有可原,罪不可逭。

       正好密电发到云南省主席卢汉手里。抗日战争期间,卢汉任第六十军军长,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颇著战功。后来担任第一集团军副总司令、总司令、第一方面军 司令官等职。1945年日本投降后,奉命率部去越南受降。同年 12月,卢汉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密电先发到卢汉手里,显然也在考验他的立场。卢汉早就怀有 异志,一心结束战争,想为人民多做点好事。收到这封密电,他心里明白,毛人凤是在指示沈醉“大开杀戒”,残害进步人士。

      情况十万火急,因为这个电报最终要转给沈醉,怎么对付沈醉?免除无辜的生命惨遭涂炭,卢汉焦急万分。

      卢汉正束手无策时,猛然想起曾与蔡锷将军一起举办云南讲武堂,还当过朱德老师的李根源,他协助卢汉正策划云南起义,并担任他的顾问。卢汉把电报给李根源看后,问如何才能保护这 90多位进步人士的生命。

      李根源是一个老学究,他看了看电文,思索顷刻,在电文中打个交换符号,将密杀的电文变成:罪不可逭,情有可原。卢汉大喜,他让译电员去重新处理一下,然后送给沈醉去看。

      经过顺序改变,密杀令变成了大赦令。脱离国民党阵营的人虽然“罪不可逭”,但在此刻“情有可原”,不要再滥杀无辜了!

      改了电文顺序,也不能万事大吉。军统特务有着独特的联络方式,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事实真相。

      当时人民解放军距离云南还很远,需要 30多天才能赶过来。虽然说暂时能保住这些关押大牢里的进步人士,但夜长梦多,仍然存在着危险。再说,毛而且沈醉一旦明白密杀令被篡改了,卢汉也将面临危险!

      正在这个时候,代总统李宗仁来昆明视察,李根源给卢汉出主意,用迎接总统规格,高调迎接李宗仁,保证台湾的蒋介石、毛人凤猜忌李宗仁,不敢轻易插手云南的事务。

       卢汉果然照李根源的主意办了。李宗仁见卢汉那么排场地接待他这个代总统,十分高兴。席间,卢汉诉苦说,当前民怨四起,云南社会矛盾重重。接着取出民众团 体的请愿书,说出被关押的 90名进步人士面临遭受迫害之事。李宗仁素来与蒋介石不和,大笔一挥,关押的政治犯全部赦免!

      卢汉有了李宗仁撑腰,如愿以偿地做出决定,释放这批关押人员,为云南和平解放做了一件大好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