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禧的故事:幽兰风华叹

  • 发布时间:2015-12-31 13:33 浏览:加载中

  •   锦纱,春女,红帐轩窗。

      月薄云轻,花深柳暗,时辰正是黄昏。

      香尘隐映,遥见翠草红樱,浮暗香。

      夜初晴,玉鞭直捣烟霞路,莺莺语,一望巫山雨。

       幽兰谷香,阵阵芬芳。伊人何处归去兮,叹她一生风华泯落,终散落沉香。纵有万语千言,难叙命运起伏。纵然时光蹉跎,难解一世风情。年少容颜逐渐沧桑,一 如再也寻不回的生命痕迹。过往是车水马龙喧闹之后的宁静,等待往生的阅读。生命脉络清晰如昨,物是人非事事休。曾是时光的美人,曾是岁月的女子,而今青丝 换白发。看不尽她半生荣华,半世流离。几多离愁,几许悲伤。

      她着一身红色绣衣,眼中有淡淡柔情。在时光中轻声歌唱的女子,一颦一笑间 满是温和。时过境迁后,岁月在她清秀的脸庞上增添了些许皱纹,端丽容颜依旧。一生故事,一生记忆,弹指间随风逝去。总是在某个时刻想起一个女子,立于人 间,默然微笑。于是,所有的语言在顷刻间苍白如雪——那女子如诗如画、如歌如梦。

      诉她清欢过往,述她安定年月。她在历史的纸张中翩然起舞,从未停歇。她是绝代女子,小名兰儿。说到此处,便觉时光回溯至清朝末年,岁月转了几个弯,徒留半生空事。

       那一年她十八岁,青春好像突然过去,而她不知要走向何方,又会遇见怎样的人,她与妹妹被同时送入皇宫。人生可以选择很多条路,为何偏偏要远离父母,进入 完全陌生的城池。那时候的她心地善良,只想过平凡生活,可惜上天不遂她愿。她一直忘不了去往京城的路途,第一次感觉世界如此开阔与明朗。命运兜了几个圈, 才到达终点,她虽害怕但知自己须一路向前。她不能回头,也无法回头,尽管不知去往何地,却始终坚信日光的温度。

      那一年,她只是深宫中 的小小宫女,从未奢望富贵显赫的人生。她想,若安身于此,必先学会忍受。她不害怕一个人,不害怕容颜渐去,青春远走。她只是害怕就此度过余生,难逃一劫。 平日里她喜欢哼唱几首小曲,声音纯粹温婉。她来自南方,曲子亦多为南方腔调,字字清晰,曲风柔美。她记得第一次望见他时,那男子全身上下散发着高贵的气 质。

      她素来喜欢在宫中的园子内低声吟唱。那一回,他刚好经过,他心想此为何方女子轻声唱歌,便派遣了身边人去看看。当时的她正在宫内的花园采集花朵,见有人前来,不禁羞红了脸庞。起身看,只见那人器宇轩昂,定不是平凡的男子。只是匆匆一瞥,从此不相忘。

      她尚未知爱情是何种滋味,却在仓惶间成为别人的新娘。她常常在想,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她绝不违背。她知道他不是普通的男子,亦不是将她作为此生唯一的人,伴随着这样的看穿,她只愿安稳度日,如此便可。

      很多年后,她放弃了原本想要安宁生活的意愿,却不知所谓何事。生活本是波澜不惊,乏善可陈,但旁人的一个小小决定却轻易地改变了她的一生。

       她本是温柔的女子,又懂得与咸丰交流琐事,因此讨得他的欢心。而对于咸丰而言,她仍旧是当初与他初相识时歌声曼妙的女子。她为他产下一子,从此便觉人生 有了太多不同。他更是对她体贴入微、无微不至,有时间便常来看她。那些日子,她也觉得若此生这样下去该有多好。她被封为贵妃,或许在他眼中她最为珍贵。她 无暇去想他的心思,只要这一生和这个人相守,便死而无憾。

      他们的幸福终究不过是一场璀璨的烟火,明亮却异常短暂。原本他的身体已经不 太乐观,加上内忧外患更加让他心力交瘁。咸丰自知命不久矣,但他有太多的不舍。即便这样,他的身体状况也未见好转,于是他便暂时将批阅奏章之事交付给她处 理,让她代笔。她从小喜欢书法且颇有研究,咸丰甚是放心,他知此生陪伴她的日子无多,但愿她能够一个人坚强。

      1860年,英法联军攻 入北京。战火弥漫了整个北京城,他一再妥协退让,最终却酿成如此悲剧,一发不可收拾。咸丰只好带着她与他们的儿子载淳逃往热河。那一路,她仿佛看见生命渐 渐消失的痛苦,看到无数人在战火硝烟中失去了亲人。她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也无法坚定生活的信念,于她而言,他和儿子才最为重要。曾是天长地久不愿分离, 曾是日日诉说绵长情意,而今一切都散去。

      一年之后,他终于还是故去,带着遗憾和悲伤,带着对她的思念,走向了另一个世界。她记得那日 自己哭了很久,她不知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不知是否还有明天。只是她无法忘记,他临走前握着她的手,久久不愿放开。所有的记忆翻滚而来,他看着她的眼 神,他牵着她的手,他对她说过的话,他们共有的记忆,好像一刹那全部影印在她的脑海中。

      他走了,这个世界最爱她的男子走了。他带走了 她的心,带走了她所有的不甘和不悦,也带走了生活原本的快乐。她唯一的寄托只剩下了年仅六岁的儿子,她必须辅佐他,必须在他身边。原本脆弱的她在一夜之间 突然变得强大,她知道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她来完成。她所有的希望便是维护大清朝的统治地位,这是宿命,无法抗拒。

      她独揽重压,在逆境中崛起,为的只是让所有人看到,她并不懦弱。同年,她开始“垂帘听政”,年仅六岁的儿子无法管理朝政,无法安定天下。她只好事事亲力亲为,其中艰辛自可不必深究,一介女子,却也操控了整个局面。

      那年,她独当一面,谁人知晓深夜她落寞的背影,谁人知晓她因思念而过度悲伤的面容。他们看到的只有她不断地向列强妥协,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而作出无奈的决定。只是她内心清楚,这一切只是为了保住大清江山。

       她没有想到这一切会适得其反,她没有想到所有事情愈演愈烈。列强的进攻让她措手不及,两次鸦片战争更是让她无法承担。原本这一切应不是她所能控制的范 围,只是她没有办法推卸责任。为保住大清江山,当时的她已经失去了处理事情的理智与冷静。后来的决策一度陷入挣扎中,她也甚感疲惫,生活给予了她历练的机 会同时也让她懂得承担的重要性。

      1872年,同治帝十七岁。这些年她独自一人面对流言,面对这寒冷的世间。她终于明白其实自己想要的 生活不是如此,她要安定平凡的生活,只可惜从一开始便不可能实现。而当时同治帝并不理解她,只一心想摆脱她的束缚。殊不知,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作为一 国君主。她作为母亲怎能不处处替儿子担忧,她不知她的坚持该如何穿透彼此间的阻碍,不知故去的先帝会不会在某个地方庇佑她平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