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毅的故事:第四节 日内瓦会议

  • 发布时间:2015-11-11 15:40 浏览:加载中
  •   1961年5月初,世界各地数百名记者潮水般拥向国际名城日内瓦,这里将要召开一次重要的国际会议——关于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将由陈毅副总理率领。这是陈毅第一次单独负责、率团代表中国出席重要国际会议。

       7年前,在这里举行过一次关于朝鲜问题、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周恩来总理以出色的外交努力,促使会议终于就印支问题达成了一系列协议,通过了《日 内瓦会议最后宣言》。美国代表史密斯拒绝在协议上签字,只表示美国不使用威胁或武力去妨害这些协议和条款。然而后来,正是美国使用各种手段插手印支事务, 破坏协议的执行,一直发展到直接出兵入侵印支。就在1961年5月,美国派出“特种部队”进入南越开展“特种战争”。

      也正是美国,策 动老挝右派两次推翻了中间派富马亲王为首的联合政府,使老挝陷入全面内战,有关协议被破坏殆尽。这次中、苏、美、英、法、越等14国首脑开会,就是为了和 平解决老挝问题。陈毅多次参加了中国最高领导层对印支问题的研究。研究决定全力支持印支三国的抗美斗争。中国是印支的近邻,又是第一次日内瓦会议的参加 国;美国对印支的干涉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安全。同时,支持印支人民。抗美斗争又是中国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就在1961年3月,中国政府同富马亲王领导的老 挝合法政府决定互派经济文化代表团,4月又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倡议召开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以寻求维护日内瓦协议、恢复者挝和平 的途径。

      中国政府迅速复信赞成,并分别致函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予以促进。而美国则因为支持老挝右派向老挝王国政府军和寮国战斗部队的进攻遭到惨败,也不得不同意坐下来讨论老挝问题。

       临行前,代表团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直接关心下,做了周密细致的准备工作。陈毅对与会各国态度作了分析,提出要对美国以外其它西方国家和所有中立国多做工 作,争取同他们一起达成协议,迫使美国接受。中央讨论并同意了参加日内瓦会议的工作方案。中国参加会议的方针是:争取在1954年日内瓦协议的原则基础 上,达成新的保证尊重老挝独立和中立的国际协议。

      陈毅于5月10日一到日内瓦便得知会议延期了,因为美国以未收到国际委员会核实老挝 停火的报告为由,拒绝出席会议。各国代表团足足等候了两天,报告总算送到,证明早在10天前老挝就已实现了有效停火,但美国又横生枝节,说老挝左派力量代 表无权出席会议。陈毅即与中国代表团人员商量,不能任由美国这样刁难设障,应予以揭露驳斥,决定主动进击,在中国领事馆召开记者招待会,谴责美方破坏会议 的行径。

      此举震动了日内瓦。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忙召集记者作辩解,但无济于事。各国记者普遍认为中国代表团一开始便取得了主动,将美国送上被告席。陈毅与腊斯克较量第一个回合的结果是:5月16日,左派力量代表出席,日内瓦会议正式开幕。

      16日下午,陈毅在莱蒙湖畔的国联大厦,潇洒大度地和各国代表握手致意,而腊斯克却为了避免遇见中国代表团,竟由旁门绕入会议厅枯坐等候。

       陈毅在开幕会议上作了18分钟的讲话,阐明中国政府原则立场、观点和主张,指出老挝的内部问题必须而且只能由老挝人民自己解决;老挝问题的国际方面则是 创造必要的国际条件,使老挝人民真正能够在不受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实现自己解决内部事务的愿望。他还提出:“我们希望美国代表能够认真地同大家一起,寻求和 平解决老挝问题的途径。”

      第二天,报纸纷纷发表评论认为,陈毅外长的发言是“积极的”、“得体的”、“和解的”。腊斯克在第二天发言 中打出“中立定义”这张牌,说中立定义“必须超出不结盟的经典的概念”,说穿了就是要实现与美国结盟的老挝右派上台当政的“中立”。陈毅毫不客气,在第二 次发言中即引用杜勒斯过去说过的“中立是不道德”的名言,回敬腊斯克,指出腊斯克的中立定义实质还是干涉侵略,“如果这也叫中立的话,那只能是一种强加于 人的不道德的中立。”腊斯克的“中立定义”销路不好,连英国、法国也不表赞成。腊斯克又输了第二个回合。腊斯克又主张在老挝“发展有效的国际机构”,国际 监督机构可以充分往来老挝全国各地,无需取得老挝任何全国性或地方性文武官员的同意;这种国际监督机构可以裁编者挝的军队。陈毅尖锐指出:美国设想的这种 国际监督机构,是要把老挝置于国际共管之下,而不是在尊重老挝独立的基础上维护老挝的中立。在讨论国际监督机构的职权时,必须尊重老挝的独立和主权。

      腊斯克还主张对老挝的经济技术援助由这一地区的中立国家来管理。陈毅明确指出:首先是者挝行使主权、独立自主地接受外援的问题,应根据主权和平等的原则由老挝王国政府同有关国家进行双边协商,而不应由任何国际机构来管理。

       为了保证老挝的中立并为此进行必要的国际监督,苏联代表团在和中国代表团一再磋商后提出了《关于老挝中立的宣言》等两个草案。陈毅在5月24日的会议上 说:中国赞成苏联的建议,因为它是以1954年日内瓦协议为基础的,是划清了老挝问题的国际方面和国内方面的界限的,是符合老挝人民要求和平、独立和中立 的愿望的。

      然而,会议进展困难重重。从5月末起,由于美国几次三番在老挝战场停火问题上无理取闹,由于老挝左中右三方迟迟未达成协 议,会议时开时断,陷入踏步不前的僵持状态。美、英、苏、法外长都相继将会议工作交给副手,离日内瓦回国了,只有陈毅仍住在市郊“花山别墅”,积极活动, 开展工作。

      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同北京保持联系。陈毅熟悉毛泽东、周恩来夜间工作的习惯,因此他尽可能在每日上午听情况,写报告,以便在 北京时间午夜前后送到中央领导人手里,第二天日内瓦中午之前,便可收到复电。陈毅所筹划设计的一切重要行动,都严守外交纪律,及时报告请示。但在中央授权 的范围之内,他又很撤得开,能抓住机会,迅速反应。会议间歇时,或四处造访,或接见记者,或广邀来客,坦率交谈,结识了不少朋友。英国外交大臣霍姆勋爵与 陈毅多次互访、晤谈,有时融洽,有时也有分歧。一次霍姆就中国向非洲“渗透”问题提出看法说:“为什么你们不能够不管别人,而专心致力于国内繁重的建设任 务呢?”陈毅坦率他说:“你们西方人的毛病,就在于你们总是从个人的一生出发来思考问题,而我们却认为这过于狭窄。”事隔多年,霍姆仍称陈毅为“一个有用 的朋友”(见《霍姆回忆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