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毅简历——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

  • 发布时间:2017-11-15 09:36 浏览:加载中
  •   陈毅元帅生长在“耕读传家”的环境中,“米汤练字”的故事被广为传颂。从成都市著名小学“华德高”,到赴法国勤工俭学,再到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最后选定投笔从戎的道路,加入到南昌起义的洪流。陈毅兼资文武,博学多才,尤其擅长诗词。南方3年游击战争时期是陈毅戎马生涯中最艰苦的岁月,在深山野林里,他躲在山洞中写下了气壮山河的《梅岭三章》:“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新中国成立后,陈毅担任第一任上海市长,为上海市的恢复与建设鞠躬尽瘁。1972年陈毅在北京逝世,毛泽东抱病亲自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并无限深情地说:“陈毅是个好同志。”

      简历

      1901年,8月26日出生于四川省乐至县。

      1922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共委员会书记。

      1928年,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党代表。

      1930年,任红六军政委、红三军政委、红二十二军军长兼政委。

      1931年,任中共赣西南特区委书记、赣南特委书记。

      1932年,任江西军区总指挥部总指挥(司令员)兼政委。

      1936年,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南方办事处主任。

      1937年,任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副书记、中共东南分局委员。

      1938年,任新四军第1支队司令员。

      1939年,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

      1941年,任新四军代军长,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

      1945年,任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

      1947年,任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

      1948年,任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

      1949年,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上海市市长。

      1950年,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

      1954年,任国务院副总理。

      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1956年,当选为中共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

      1959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军委常委。

      1961年,兼任外交学院院长。

      1966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

      1972年,1月6日在北京逝世。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陈毅以胜利的姿态迈进上海市政府大楼,国民党代理市长赵祖康将印信交到陈毅手中,从这一刻开始,陈毅正式走马上任,成为上海解放后第一任市长。

    (1)慎重接管大上海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突破长江天险。4月23日,南京宣告解放,结束了蒋家王朝的反动统治,中国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早在大军渡江之前,陈毅就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参照接管济南、徐州等城市的经验,着手准备南京、上海等城市的接管准备工作。

      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是遵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在陈毅和华东局的领导下进行的。渡江战役之前,陈毅就派出一批干部前往沿江一带,开展敌占城市情报搜集工作,重点搜集敌人防御设施、兵力部署等军事情报,还把审讯战俘缴获的档案资料,以及上海工商业和金融情况、党政机构设置、物资储存以及文物古迹等材料,分别整理汇编成册,要求接管干部详细掌握。

      4月30日,邓小平、陈毅以总前委名义致电中央军委:“我党军队未作适当准备草率进入大城市必然陷于非常被动的地位,我们考虑以尽可能推迟半月到一月入上海为好。”中央军委复电同意,并为接管上海确定了“慎重、缓进”的方针。陈毅把接管上海的几千名干部召致丹阳集训,大家情绪高昂,干劲十足,夜以继日地学习文件,研究情况,作好充分准备。集训期间,陈毅亲自给接管干部讲课,对涉及政策的各种问题进行部署,指定专人制定具体措施。比如,如何保护宋庆龄的人身安全、人民政府挂什么牌子、如何颁布政府法令,就连进城后怎样使用抽水马桶、开关电灯、乘坐电梯等,都派专人上课,作出细致安排。

      几千名接管干部,几十万大军,经过20多天的集训和准备,一切就绪。陈毅说:“今天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接管上海了!”

      5月26日晚,陈毅率大批接管干部离开丹阳向上海开进,顺利进入上海市区。27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告成立,陈毅任军管会主任,粟裕为副主任。此后,在陈毅的统一指挥下,军管会开始接管原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机关、学校及大中型企业,着手筹建新政权。

      按照陈毅的统一部署,首先对上海的报纸、刊物和通讯社进行接管,以牢牢掌握舆论阵地。对原国民党政府、军队及党部管理的报刊、电台,全部实行军管;对私人名义经营而有反动政治背景的报刊一律没收,政治背景一时无法弄清者,经过调查慎重处理;对进步的和中间性的民营报刊依法登记,在人民政府指导下允许继续经营。

      与此同时,开始对国民党军事系统进行接管。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后,迅速接管了国民党军队的军事设施,共接收原国民党军队3万多人,以及大量营房、仓库、军事学校、航空单位等,相关武器装备和军事设施也一并接收。同时,上海警备部队在短时间内收容散兵游勇近2万人,排除地雷2.4万个,拆除碉堡1.8万座。

      对国民党警察及特务系统的接收要复杂得多。国民党在上海市的旧政权及警察机构,是维护四大家族反动统治、镇压人民的罪恶工具。机构庞大,人员众多,全市各区设有31个警察分局,两个警察总队和骑警大队、飞行堡垒大队,共有官员、警员、职工、技术人员两万多人,警察的武器装备除长短枪、迫击炮外,还有装甲车、小型坦克。国民党“中统”、“军统”等特务组织,遍及上海市各个角落,无时不在制造恐怖气氛。警察局长毛森,是一个双手沾满革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上海解放前夕,他于5月24日仓皇潜逃,临跑前他对少数亲信作了“应变部署”,以维持残局。

      5月27日,接管干部进入位于福州路的国民党上海警察局,立即召见代理局长陆大公,向他宣布接管命令,随后分别进入警察局所属各单位和各个分局,有条不紊地展开接管工作。

      根据陈毅的命令,公安系统的接管要“接而不乱”,边接管,边工作,不能停顿。对国民党、三青团、青年党、民社党及特务机关等反动组织,立即宣布解散,没收所有公产和档案,严禁其继续进行任何活动。对原警察机构工作人员,除首要战犯及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必须逮捕法办外,一律听候处理和甄别录用。为了打击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的捣乱破坏,坚决及时地打击了一大批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

    (2)恢复建设促生产


      号称“东方冒险家乐园”的大上海解放了。摆在陈毅面前的是一座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烂摊子。当时的上海,有1万2千多家工厂,70%已经倒闭;8万2千多家商店,5千多家关门,工业已是半瘫痪状态,占上海工业总产值74%的轻纺工业,因没有原料和销路,全部瘫痪。全市失业人口剧增,灾民难民有300多万,超过半数的上海市民需要救济,生活物资十分紧缺,库存的大米、面粉,只够全市吃半个月,储存煤仅够烧7天。上海是一个工商业集中的大城市,人口的密集度很高,迅速恢复生产,保障人民生活,已成为解放军入城后的工作重点,也是陈毅需要考虑的头等大事。

      在此之前,上海的地下党组织,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已作了迎接解放后配合接管和迅速恢复生产的工作部署。特别是市中心区的几个地区,地下党组织深入企业成立了“保管委员会”,加强对重点企业生产设施、物资和生产资料的保管,积极宣传党的政策,争取普通职工各安职守,迎接解放。各工厂、企业在中共上海地下市委的领导下,组织了“人民保安队”,进行护厂斗争,这对粉碎敌人在逃离上海前破坏电厂、水厂、市政交通设施的阴谋,起了重大作用。

      在陈毅的领导下,上海市军管会在两个多月时间里,仅市政系统和财政系统就接管数百家单位20余万人,接收国民党政府的银行、工厂等机构共计400多个单位,重要资产共计黄金2.46万两。在短期内稳定了这个中国最大工业城市的形势,为以后城市恢复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由于进入各单位的接管干部大多是军人出身,加之人数少,情况不熟,又缺乏大城市工商企业的生产及管理经验,因而在工作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陈毅要求各级领导及广大干部,坚持走群众路线,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在实践中学习,大胆工作,总结经验,区分不同情况,把控管工商企业和恢复生产的工作落到实处。

      在陈毅的倡导下,各私营企业都成立了“劳资协商会”,市政府成立了“劳资协商委员会”,贯彻执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原则,协调劳资关系,调动各方面恢复生产的积极性。荣毅仁的申新纱厂资金困难,上海市人民银行给予低息贷款,帮助他渡过难关。这对于推动上海市工商业恢复生产和营业,起了重要的示范作用。

      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有的资本家因对共产党的政策缺乏了解,将资金带到香港、美国。留在上海的民族资本家,大多资金短缺,甚至发不出工资,劳资矛盾较大。陈毅指示军管会派出大批干部战士进驻工厂,调查和协助解决困难,直接参加生产劳动,增强了军民团结,有力地促进了生产的恢复和发展。

    (3)煞敌威风震四方


      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解放前曾被人们称为“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陈毅率解放军进驻上海以后,以新的姿态树立起大上海崭新的国际形象。

      上海解放仅仅两个月,提篮桥区就发生一起原美国驻沪总领事馆“副领事”威廉姆·欧立夫无视我政府法令,寻衅滋事,向人民政权挑衅的事件。

      1949年7月6日,全市百万军民满怀胜利喜悦举行庆祝上海解放、纪念“七七”抗战大游行。游行队伍从四面八方前往设在四川北路的检阅台,接受华东局和上海市党政军领导人检阅。这是全市规模最大的一次群众集会游行,为了确保游行集会安全顺利进行,根据军管会颁布的交通法令,公安机关抽调大批干警维持秩序,保证游行队伍畅通无阻。

      这天下午4时许,美国驻沪总领事馆“副领事”威廉姆·欧立夫驾驶小轿车驶至溧阳路东长治路口时,故意违反交通规则,冲入游行队伍,阻断队伍前进。执勤民警立即上前阻拦,勒令其后退停驶。欧立夫不仅拒不服从指挥,且出言不逊,猛踩动油门欲强行通过。

      欧立夫的蓄意挑衅行径,引起在场群众的强烈愤慨。为了防止事态扩大,民警果断将欧立夫带至提篮桥分局讯问。欧立夫到了分局值班室,仍摆出一副凶狠蛮横的架势,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住址和职业,嘴里叽哩呱啦,大喊大叫,接着暴跳如雷,掀翻办公桌,砸毁办公用具,对民警拳打脚踢。在场的公安干警为了制止其肆意挑衅的野蛮行为,随即将欧立夫戴上手铐关押起来,并立即打电话向陈毅市长报告。

      这是接管上海后发生的第一起涉外事件,对象又是昔日在上海滩不可一世的美国“驻沪副领事”。虽然进城时陈毅一再告诫:“对涉外事件必须谨慎从事,加强请示报告不得自作主张。”但由于欧立夫事件来得太突然,情况紧急,公安部门来不及事前请示,就“先斩后奏”把他关了起来。

      陈毅市长接到报告后,毫不犹豫地说:“拘留起来再讲,不管美国人、英国人,在中国违反了中国法令,就可以制裁他。”他充分肯定了公安机关开展针锋相对斗争的正确性,要求公安部门沉着冷静地处理这一事件,既要维护祖国尊严,又要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艺术。陈毅还再次强调,对于发生涉外事件,必须向市政府请示报告。

      遵照陈毅的指示,公安机关对处理这一事件定下了4条原则:派专人负责看管,不准打骂和侮辱人格,提供必需的生活用品,及时与美方取得联系。公安机关将欧立夫关进拘留所之后,在生活上给予了适当照顾。

      7月8日,欧立夫表示承认错误,愿意接受处分,并写出了书面道歉书,愿意向被侮辱的警员道歉,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在中国做一个守法外侨。上海《解放日报》刊登了欧立夫的认错道歉书,并配发了题为《警告美帝国主义者》的短评:“在人民政权下,帝国主义任何挑衅行为,均将受到应有的处罚!一切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必须从中国肃清!任何挑衅行为必将自食其果。”

      处理欧立夫事件的情况公之于众后,上海市民感到无比扬眉吐气,有的说:“过去上海市民在洋人面前低人一等,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申,现在美国领事犯法,同样法办,真痛快。”也有人说:“外国人过去将上海作为他们的殖民地,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犯了法,警察局处理时对他们点头哈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现在解放了,人民政府不管你是哪国人,触犯了中国法令,一样依法处理。”

      陈毅指挥公安机关对欧立夫事件依法处理,煞了帝国主义的威风,长了人民的志气,充分说明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帝国主义奴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4)特殊战斗悄打响


      正当上海市人民欢欣鼓舞庆祝解放的时刻,一些金融投机奸商,却明里暗里对抗政府法令,兴风作浪,大肆进行金银、外币的投机倒把活动,严重扰乱金融秩序,导致物价暴涨,影响广大市民安居乐业

      陈毅敏锐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报经党中央批准,主持召开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会议,坚决执行军管会和人民政府命令,配合上海市公安机关,迅速查封全市最大的金融投机活动中枢上海证券大楼,严厉打击不法商人的投机行动,充分显示新生的人民政权改造旧上海、建设新上海的决心和意志。

      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上海证券大楼位于上海市最繁华的南京东路南侧汉口路上,国民党统治时期,由于时局变化,证券失去信誉,设在上海证券大楼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已逐步转向金银外币的投机活动,人民解放军逼近上海时,证券交易基本已自动停止。

      5月28日,也就是上海解放的第二天,一些证券字号又悄悄复业,故伎重演,打着经营证券的幌子,非法进行金银外币投机买卖,哄抬价格,从中浑水摸鱼,扰乱经济秩序。人民币与银元的黑市比价迅速攀升,10天内上涨了20倍。金银价格暴涨直接刺激了物价直线上升,大米、面粉、食油等生活必需品价格相继上涨2至3倍,引起市民恐慌。全市街头巷尾,到处可见银元贩子的叫卖活动。证券大楼聚集着一批奸商、掮客,他们错估形势,兴风作浪,操纵着上海的金融市场,还四处煽风点火:“共产党打仗有本领,管理城市不行,搞经济更是外行。”于是,成千个银元贩子聚集在南京路等繁华地带,沿街叫卖,欺诈百姓,扰乱治安。一些反动分子狂妄地叫嚷:“解放军可以打进上海,人民币进不了上海。”不法分子的捣乱破坏,损害着人民币的权威,危及新生的人民政权,形势十分严峻。

      陈毅市长果断出手,5月28日,他批准以市军管会主任名义颁布第1号布告,规定人民币为全市统一的合法流通货币,严禁伪金圆券及外币在市场上流通。然而,投机捣乱分子气焰嚣张,竟然置若罔闻,活动毫无收敛,仍以证券大楼为大本营,变本加厉地非法买卖金银外币,肆意哄抬价格。

      陈毅打出了组合拳,在制止金银外币投机活动的同时,从老解放区调进大批“二白一黑”(指大米、棉布和煤炭)投放市场,迅速平抑物价,又命令人民银行抛出银元1万枚,稳定金融市场。但是,这些措施未能收到预期效果。金融投机分子对抗军管会命令,肆无忌惮地进行金融投机,扰乱金融秩序的情况愈加严重。有些投机分子甚至叫嚣“不出一个月,就要把人民币挤出上海!”

      陈毅决定重拳出击,他召集会议讨论决定:迅速查封上海证券大楼,捣毁这个投机活动的大本营,惩办严重违法犯罪分子。

      像指挥重大战役行动一样,陈毅对这场特殊战斗作了具体部署,以华东财委金融管理处为主,市公安局抽调力量具体执行,需要拘押处理的犯罪分子,由华东财委金融管理处提出名单交公安局依法拘捕,行动时,由华东警卫旅负责对证券大楼实行武装包围。陈毅告诫大家“一定要把这次行动当做经济战线上的淮海战役来打,不打则已,打就要一网打尽。”

      会议结束时,陈毅将行动计划迅速报告华东局和党中央,并要求与会人员严格保密,充分准备,确保万无一失。

      陈毅的决定得到党中央、毛泽东以及华东局的批准。6月10日上午,陈毅以军管会主任名义下达命令:“查封上海证券大楼。”

      上午8时,证券大楼像往常一样,在嘈杂声中开始营业。上海市公安机关及华东警卫旅400余名干警身着便衣,化装进入证券大楼,迅速控制了各活动场所和进出通道,并有一部分兵力从外部对证券大楼实行武装包围,对大楼底层和各个楼层实施警戒。按照统一的行动指令,公安干警亮出身份,命令所有人员立即停止活动,就地接受检查。平时神气活现、巧舌如簧的投机奸商,个个呆若木鸡,像泄了气的皮球,有的久久忘记放下手里拿着的电话,有的将桌上的全部财物丢至角落,企图藏匿。检查过程中,还从一个商号搜出两支美制手枪。

      公安干警分头搜查了各个投机商号,查获了大量黄金、银元和外币,对钱财、物资进行登记后,由金融管理干部清点接收。按照“惩办极少数,教育大多数”的处理原则,经过审查并按照金融部门提供的犯罪分子名单逐一核实,公安部门拘捕200余人,其余人员经教育后均陆续释放。对证券大楼采取行动的同时,黄浦、老闸、静安等繁华地区的公安机关,也组织力量捣毁了百乐门、新世界、曹家渡、江苏路等小型金银黑市、窝点,取缔了这些地区的金银投机活动。

      陈毅亲自坐镇指挥的这次重大行动,有力遏制了投机捣乱分子的猖狂进攻,维护了人民币的信誉和权威。查封证券大楼的第二天,银元和人民币的比价便开始下跌,大米、食用油及其他日用品也纷纷跌价,全市人民拍手称快,由衷拥护人民政府惩办投机奸商,惩治银元贩子,肃清金银投机的行动。

    (5)斩断魔爪斗敌特


      陈毅走马上任,成为解放后第一任上海市市长。他采取的各项接管、建设与恢复生产的措施,得到上海市民及社会各阶层的衷心拥护,退踞台湾作困兽斗的蒋介石,却向他的特务们下达了对上海党政军负责人的暗杀任务,指令“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制订刺杀计划,市长陈毅名列他们的暗杀名单之首。

      毛人凤精心挑选28名特务,由“保密局苏浙特别工作站”具体组织,分批从舟山潜入上海。我公安机关事先已得到可靠情报,这批特务立足未稳,即被我公安人员一网打尽。

      蒋介石不甘心失败,命令毛人凤迅速组织第二批国民党特务,欲对陈毅继续下毒手。在毛人凤的精心策划下,这次刺杀陈毅的行动由“保密局上海特别行动组”负责执行。“保密局”除了给特务们配备枪支和电台外,还提供了美制雷管、高能炸药、手榴弹和剧毒氰化物。敌特“行动小组”携带武器直接潜入上海,见无机可乘,便分散隐藏,伺机而动。我公安机关派侦查员打入“行动小组”内部,经过缜密侦查,在弄清特务藏身地点、活动规律之后,在风高月黑之夜,果断行动,彻底肃清了这伙匪徒。

      为了向蒋介石“交差”,毛人凤于1949年8月再次选定刘全德执行暗杀陈毅的计划,得到蒋介石的首肯。刘全德曾于1929年参加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被国民党当局逮捕,随即叛变。蒋介石得知毛人凤选定刘全德后说:“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

      毛人凤指令刘全德必须在半年时间内完成任务,务必除掉陈毅。为使行动万无一失,毛人凤指令“保密局”的技术专家,向刘全德传授世界上最先进的爆炸和电台联络技术,为其选配6名助手,将其提升为上校组长,并重金允诺:“任务完成后,奖黄金千两,晋升少将军衔。”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刘全德刺杀陈毅的行动计划,早已被国家公安机关全盘掌握。公安部指示上海市公安局:“刘全德将带领杀手、携带电台和特务经费,到上海执行暗杀陈毅市长的任务,希即注意提防。”

      1949年11月1日,刘全德和行动组成员分头行动,他自己化装成“糖商”,途经杭州绕了一个大圈子后,辗转数日悄悄潜入上海。此时,上海市公安机关已经严阵以待。

      11月9日晚,酒后的刘全德躺下没多久,突然响起敲门声。房门打开的一刹那,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来到了刘全德面前,他来不及反抗便束手就擒。

      刘全德落网后,公安机关对他进行连夜突审,根据刘全德提供的线索,他的两名手下也很快被抓获,蒋介石指令毛人凤制订的刺杀陈毅计划彻底破产。1950年12月,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依法判处刘全德死刑。

      小资料:

      开国历任上海市市长

      1949年5月至1958年11月:陈毅(市长)

      1958年11月至1965年4月:柯庆施(市长)

      1965年4月至1967年1月:曹荻秋(市长)

      1967年1月至1968年6月:张春桥、姚文元(革委会负责人)

      1968年6月至1976年10月:张春桥(革委会主任)

      1976年10月至1979年1月:苏振华(革委会主任)

      1979年12月至1980年10月:彭冲(市长)

      1980年10月至1985年7月:汪道涵(市长)

      1985年7月至1988年4月:江泽民(市长)

      1988年4月至1991年4月:朱镕基(市长)

      1991年4月至1995年2月:黄菊(市长)

      1995年2月至2001年12月:徐匡迪(市长)

      2001年12月至2002年2月:陈良宇(代市长)

      2002年2月至2003年2月:陈良宇(市长)

      2003年2月至2012年12月:韩正(市长)

      2012年12月至2013年2月:杨雄(代市长)

      2013年2月-:杨雄(市长)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上一篇:陈毅怎么评价毛泽东?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