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兴和吴稚晖:因蒋介石生日而倒霉的民国大佬

  • 发布时间:2019-02-16 10:43 浏览:加载中
  • 因为蒋介石的生日,两位民国大佬倒了血霉,一是黄兴,一是吴稚晖,吴稚晖还因之而提前送命。

    黄兴是伟大的革命先驱,辛亥革命时期革命派的重要领袖,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辛亥元老、国学大师章太炎曾以“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之语高度评价黄兴。不论当时的革命党人,还是后来的历史学者,往往将黄兴和孙中山并称,将他俩尊为领导辛亥革命的“双元领袖”,所谓“孙氏理想,黄氏实行”。

    但在后来的所谓正统史观中,黄兴的历史地位却被抹煞了,“孙黄并称”被“孙陈(陈其美)并称”所取代。

    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都是蒋介石捣的鬼。

    蒋介石之所以要抹煞黄兴的历史地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黄兴逝世日是蒋介石生日。黄兴去世于1916年10月31日,蒋介石生于1887年10月31日。黄兴之忌日不幸与后来的国民党新贵蒋介石的生日撞在了同一天。如果承认黄兴的辛亥“双元领袖”之一的历史地位,那么就要在其忌日大张旗鼓地纪念之,那么蒋介石的生日就无法隆重庆祝了,所以蒋介石绝少提黄兴。

    另一个原因,就是蒋介石之所以要压制黄兴的历史影响,是为了突出自己的盟兄陈其美的地位。为此,蒋介石编造了“孙文--陈其美--蒋介石”的一脉相承的国民党正统史观。蒋介石这般定调后,国民党的宣传机器及御用文人们纷纷出来紧随领袖,不顾史实地阐扬这种“正统史观”。此后,黄兴的地位自然一落千丈,被降为一般的“革命先进”。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国民党执政期间没有建立任何纪念黄兴的设施,仿佛这个人没有存在过,更别提其为国民党的政权之取得曾立下的不朽功勋。国民党此举,确是数典忘祖。

    与张静江、蔡元培、李石被并称为“国民党四大元老”的吴稚晖,也是触霉于蒋介石的生日,其倒霉程度与黄兴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兵败大陆后,吴稚晖随蒋介石团队逃到了台湾。让他难以料到的是,一向对他表面尊敬的蒋介石竟然极其残忍地让他提前结束生命。

    1953年10月,89岁高龄的吴稚晖病情日益恶化,眼看着就不行了。大约在10月中旬,台湾的各机关、团体、学校及军队就接到“总统府”的通知,说10月31日是蒋介石的生日,所有的机关、团体、军队及学校均要举行祝寿活动,并借祝寿掀起一个“热爱领袖”、“效忠领袖”、“服从领袖”的热潮。

    10月29日,“总统府”突然接到吴稚晖亲友的电话,说吴稚晖已生命垂危,而且拖不过31日。“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闻此,感到此事很棘手。他深知蒋介石这个人比较迷信,特别不喜欢在他生日这天有不愉快的事,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他,蒋介石必定会不高兴。王世杰还感到,此事不告诉蒋介石,也不好办。因为吴稚晖要是在31日死了,蒋介石不愿去看,“党国”要人及吴家亲友肯定要说闲话的。

    王世杰与蒋介石的心腹陶希圣以及“总统府”副秘书长黄伯度商量了一番,觉得由黄伯度先带两个人到医院去看一下,要求医院尽量给生命垂危的吴稚晖输氧气,将他拖到11月1日。如果确实不行,再采取其他办法,使之避免与蒋介石的生日相冲突。

    就在这一天的深夜,陶希圣将吴稚晖的病情及“总统府”人员商量的意见报告了蒋介石与蒋经国,蒋氏父子都同意陶希圣的意见。

    第二天下午6点,吴稚晖的主治医师发现吴的病情又有恶化,很可能要在31日断气。他当即将这一情况告知了“总统府”。当日晚上,黄伯度带了一帮人马到医院,找医院主管及吴稚晖的主治医师,直接告诉他们,31日是蒋介石的生日,如果吴拖不到11月1日,就必须在30日夜12点以前,使其停止呼吸,必要时可拔除氧气管,对病人亲属就说再也无法抢救了。

    迫于来自“总统府”的压力,医院不得不停止对吴稚晖的抢救,悍然拔除了氧气管。时间定格在1953年10月30日夜11点28分。吴稚晖终于在蒋介石生日前32分钟去世了,终年89岁。

    第二天,也就是10月31日,台湾各报刊载的都是很肉麻的颂扬蒋介石的文章,吴稚晖去世的消息则只字不提。直到11月1日,《中央日报》等报才向台湾人民作了一个迟来的报道:10月30日,“党国”元老吴稚晖先生因病“抢救无效”在台北逝世。

    吴稚晖的死亡真相,在当时被彻底封锁了,除了蒋介石及“总统府”的有关人员和少数医务人员知晓外,其他人包括吴稚晖的亲友都不知情。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当年参与抢救吴稚晖的一位医务人员将此事说出,台湾人民才得知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去世的惊天内幕。

    好笑的是,吴敬恒死后,蒋介石还假惺惺地“痛失师表”,其虚伪真可谓无以复加了。蒋介石老爱玩阴一套阳一套的伎俩,徒留历史笑柄而已。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