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竹隐:莲花应属似莲人

  • 发布时间:2015-10-26 18:54 浏览:加载中
  •   俗话说:做母亲难,做继母更难。那么,一个初尝情爱的少女就要成为别人的母亲,更是难上加难。

      继母难当,是她们未将无私的爱奉献;继母难为,是她们没有懂得母亲的真意。继母,顾名思义,继承母亲的责任,将情给丈夫的同时,也承载了对孩子满满的爱。

      爱是责任,是无条件的付出,爱在天地间,永无止境。陈竹隐,在最美的年华,以最美的姿态嫁给了朱自清,成为他的第二任妻子。从这一天起,她成为了六个孩子的母亲。

      彼时,她也只是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初尝人世情爱,在还未学会做一个妻子时,就要面临着学做一个母亲。

      爱给人空前绝后的力量,为了爱,她甘愿接受朱自清的一切。他的才华、贫穷、子女……他的一切,无论好与坏,即是陈竹隐的一切。她用一生的心血爱他,守护他的家。

      陈竹隐,一个像竹一样坚韧的女子,以纤弱的身体支撑起一个家庭。她是隐藏在朱自清背后的女人,倾尽半生辛劳。那三生三世的相知相许,只需君一言,便一路相随如细水长流。

      陈竹隐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虽家道中落,却也和谐美满。奈何天意弄人,仅有二八年华的陈竹隐早早失去了父母,兄弟姐妹十二人,日子过得十分清苦。没了父母的依靠,陈竹隐很早就学会了独立。

      陈竹隐的父亲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竹隐继承其父的风范,对世俗不正之风非常厌恶。她原本在北平第二救济医院工作,然而院里一些自私自利的做法让她看了很不习惯,为此,她放弃了安稳的工作,转而做家庭老师。

      竹隐工书画,善度曲,师从齐白石与溥西园两大名家。她是一个极聪慧的女子,却没有在画坛一举成名,她的大好时光,她本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一生,全部献给了朱自清。这个默默无闻的女人,用她无言与包容的爱,温暖了一个庞大的家庭。

      结识朱自清之前,陈竹隐就很喜欢看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背影》……竹隐被朱自清先生细腻温情的文字深深感染,不禁起了爱慕之心。当她沉浸在朱自清的文字之中时,尽管深深钦佩他,却未曾想有一天,真的成为与他一起生活的人。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旧时代的女子的成婚途径无非于此。很多人对此深恶痛绝,拼命抗争,然而别人眼中的厄运在年轻的陈竹隐看来,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早早失去了父母,待到谈婚论嫁的年纪,只有孤身一人,没有人替她张罗婚事。

      缘分不是诗,但它比诗更美。缘分不是酒,但它比酒更浓。

      “他的身材不高,白白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雅正气。脚上却穿着一双老式的双梁子布鞋,又显得有一些土气。”

      陈竹隐初见朱自清时是惊喜的,与这样一位慕名已久的大作家相亲,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可她同时也是诧异的,她从未想过写出那么美好文字的男人竟是这样一个土气的打扮。

      对于这场相亲,没见陈竹隐之前朱自清是不情愿的。他与前妻武钟谦虽是包办婚姻,但是夫妻非常恩爱。“此生应寂寞,随分弄丹铅。”这是他对妻子爱的证明,武钟谦离世之后,他发誓不会再娶。

       而今为了几个可怜的孩子,他被迫前来相亲,不知怎地,向来如同死水的心竟起了一丝波澜。而陈竹隐在这场相亲之后,内心却是矛盾的。心中再没了相见之前的 那份雀跃,她欣赏朱自清的才华,然而自己毕竟是正值妙龄的少女,作为续弦嫁过去,还要照顾原配的孩子,不论是谁,心里也是有抵触的。

      错过,只因彼此不曾把握,流逝的年华留下的只是不曾珍惜的痛。落寞的心因为陈竹隐的出现而重新燃起激情,这份情灼痛了朱自清,也灼痛了陈竹隐。

      尽管陈竹隐心有顾虑,但她是真的佩服朱自清的才华。朱自清的一封封求爱信,让她一颗怯弱的心渐渐融化了。

      这是朱自清第一次恋爱,也是陈竹隐第一次恋爱。陈竹隐是与武钟谦完全不同的女子,武钟谦贤惠温柔,属于那种传统的贤妻良母。陈竹隐不一样,她活泼开朗,独立而有主见,属于新式女性。

      这一场爱,似乎总是朱自清主动得多一些,陈竹隐顾虑现实,相对于朱自清的热情而言,她显得冷静许多。

      爱与现实将她缠绕,一场心事不知从何诉起。陈竹隐知晓,朱自清已经做出了决定,她的进退决定着这场爱情的存亡。

      当陈竹隐将自己的照片当作定情信物送给朱自清时,便是意味着她已决心接受他的爱,包括身后的一切。

      七十一封情书,见证了朱自清与陈竹隐的恋爱过程:“隐,十六那晚是很可纪念的,我们决定了一件大事,谢谢你。想送你一个戒指,下星期六可以一同去看。”

      他们在甜蜜中订婚,在祝福声中结成连理。

      恋爱是有声有色的,婚姻却是平淡无味的。婚后的两个人,很快便显出矛盾。习惯了贤妻良母的朱自清,对于独立而新潮的陈竹隐,心中产生了隔阂。为此,他在新婚三月之际为亡妻写下了一篇《给亡妇》,字里行间显现出对亡妻的深爱与思念。

      与婚前的恩爱缠绵相比,婚后的朱自清冷淡了许多。陈竹隐在花季年华嫁给了六个孩子的父亲,婚后任劳任怨,为家庭奔波忙碌。丈夫思念前妻,自己也失去了快乐,陈竹隐开始觉得,这一场婚姻是不是错误。

      陈竹隐是善良负有责任感的女子,她将武仲谦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为了照顾他们,她不得不辞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她从未当过母亲,这份艰辛与无奈要比常人体会得更深。

      “我与他的感情已经很深了,像他这样专心做学问又很有才华的人,应该有人帮助他,与他在一起是会和睦和幸福的。”

      她是令朱自清患得患失的女子,看似淡漠的爱却是情深义重。在爱面前,她放弃了自己,成为他所希望的家庭主妇,这其中的喜悲与得失只有她自己一人懂得。但是,她甘愿。朱自清在世时,她为了家庭和孩子,卖血筹钱。朱自清离世后,她又用自己的积蓄支持儿女们的生活。

      她陪伴朱自清走完一生,无怨无悔。

      十七年患难夫妻,何期中道崩颓,撒手人寰成永诀。

      八九岁可怜儿女,岂意髫龄失怙,伤心此日恨长流。

      陈竹隐的一生似乎是为了还朱自清的情而生,在他面前,自己的一切都不重要。自由可以放弃,事业可以放弃,甚至连独属于自己子女的母爱,也甘愿给予他人。为了爱,她本该精彩绝伦的一生平淡无奇,然而正是这平淡无奇的一生,为她谱写了一曲爱的颂歌。

      爱情心语

      不是所有女人都有大度之心,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懂得人间真爱。女人可以现实,但不能因现实而扭曲自己。

      有一种女人,她有一颗博爱之心,有着可以为他人献身的大爱。这种感情根植在自我之爱和敬畏之爱之上。它坦诚、无私,对人生充满爱心。她的爱情有的不仅仅是对爱人的情感,更怀着一颗悲悯恻隐之心,对生命有着无比的尊重之情。

      爱是一杯茶,品茗之后让人回味无穷。婚姻不如恋爱,平淡如水,却淡而有味。

      婚姻不比爱情,它太脆弱,太易碎。爱情的目的是婚姻,婚姻的目的则是生活。爱情的长河里,需要彼此小心翼翼地经营与呵护,而不是冷淡与漠视。婚姻是爱的真正的开始,需要相互磨合,达成生活上的默契。

      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爱情与婚姻往往相差太多,不要做爱情的批评家,我们本是凡夫俗子,冷若冰霜的言语只会毁灭存在的幸福。

      在生活中要有一份容纳天空的胸怀,每一段婚姻都是一朵待放的鲜花,开出什么样的花取决于怎样的付出。婚姻中多付出一份爱,善待他人便是善待自己,人间有爱,给自己的精神世界带来一份升华。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