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近代历史大事详解》第十章 1939年历史大事件 第十节 汪伪国民党六大

  • 发布时间:2017-10-27 22:11 浏览:加载中
  • 第十章 1939年

    第十节 汪伪国民党六大


      汪精卫叛逃至河内后,一方面为自己降日卖国行为进行辩解,一方面派亲信与日本勾结,就组建伪中央政权一事进行磋商。1939年3月3日,汪精卫代表高宗武、周隆庠与日方在东京商定《收拾时局具体办法》。5月28日,汪精卫正式向日本提出《关于收拾时局的具体办法》,主要内容有:由他主持召开伪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并授权他组织中央政治会议,负责改组国民政府;召开中央政治会议,实行改组国民政府;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南北两伪政府宣布取消。6月5日,日本陆军省和参谋部召开联席会议,对《关于收拾时局的具体办法》作出决定;预定伪政权建立时间大体在本年内。这样,日汪勾结筹建伪中央政府的工作有了较大进展。

      1939年5月31日,汪精卫、周佛海、梅思平、高宗武等11人由上海飞东京,洽商成立伪政权事。6月6日,日本五相会议决定《建立中国新中央政府方针》,规定:新中央政府以汪精卫、吴佩孚、临时和维新两政权及改组后的重庆政府等方面组成;新政府根据日华新关系调整原则正式调整国交;新中央政府成立日期由日本决定;新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以分治合作为原则;重庆政府如放弃容共抗日,改变为亲日防共政策,则不妨碍其存在,并在其承认投降、实行人事改组后吸收参加新政府。在日本期间,汪精卫与日本首相平沼骐一郎及军政外交各界要人进行乞降活动。6月16日,日本五相会议通过汪精卫拟定的《关于收拾时局的具体办法》,要求伪中央政府的名称和“首都”由中央政治会议来决定;国旗如采用青天白日旗,须在旗帜的上面附上一块三角形黄布片,上写“反共和平”等字样;临时和维新两政府只取消其名称,两政府与日本签订的协定及其他决定,中央政府必须继承;建立中央政府要特别考虑具有人的要素和基础实力;对于国民政府与外国签订的条约和协定,中央政府应宣布予以废除和修改。6月18日,汪精卫结束在日活动,20日从东京启航归国,周佛海则留在东京听候日方指示。

      汪精卫回到上海后,即成立了以周佛海为首的伪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并在上海、南京、北平、天津等地拉拢、收买国民党要员参加会议。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1939年8月28日,汪精卫在上海极司菲尔路(今万航渡路)76号秘密举行伪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各地代表240余人,汪精卫被推为临时主席,周佛海为主席团主席。汪精卫在会上发表讲话,提出和平反共建国口号,声称不论是抗战或是和平,其目的都是为了建设三民主义的中华民国。为此目的,不得不战则战,可以和则和。汪精卫叫嚣要以和平得到建国,以反共得到和平。会议根据汪精卫的讲话精神,通过了《整理党务案》、《决定以反共为基本国策案》、《根本调整中日关系并尽速恢复邦交案》等议案,规定:(1)自1939年1月1日以后,重庆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的决议、命令全部失效;(2)改组中央及地方机关;(3)修正国民党总章,废除总裁制,实行主席制;选举中央委员会,推汪精卫为中央委员会主席;(4)修改国民党政纲,对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依据《抗战建国纲领》所确定的外交、政治、军事、经济、教育各项内外政策进行全面的修改,废除所有对日抗战和保障其实施的各项规定;废除一党专政,授权汪精卫与党外人士组织中央政治会议,准备还都南京;(5)以反共为基本国策;(6)根本调整中日关系,迅速恢复国交;(7)迅速召集国民大会,实施宪政。会议发表了《中国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宣布以“和平反共建国”为投敌卖国的纲领。汪伪国民党六大的召开,表明汪精卫在政治上以“和平反共建国”为卖国投敌的纲领,在组织上与重庆国民党公开决裂,从而完成了继承国民党“党统”和“法统”的手续。

      9月5日,汪伪国民党在上海召开六届一中全会,正式宣布成立伪中央党部,以汪精卫为伪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陈公博、周佛海、梅思平、林柏生、丁默邨、陶希圣、焦莹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陈璧君、顾忠琛、褚民谊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褚民谊为秘书长,陈春圃、罗君强为副秘书长;梅思平为组织部长,戴英夫、周化人为副部长;陶希圣为宣传部长,林柏生、朱朴为副部长;丁默邨为社会部长,汪曼云、顾继武为副部长;周佛海为财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兼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邮、李士群为特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特务委员会设特211,总指挥部和肃清委员会,丁默邮为特V,总部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肃清委员会由周佛海兼主任,丁默邮、李士群兼副主任。此后,汪精卫便以“国民党中央主席”身份进行一系列组建伪政府的活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