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近代历史大事详解》第五章 1904年历史大事件 第一节 日俄战争

  • 发布时间:2017-10-27 16:27 浏览:加载中
  • 第五章 1904年

    第一节 日俄战争


      “新政”在本年继续推行。1月,颁布厘定学堂章程,开始递减科举名额,并改管学大臣为学务大臣。3月,户部奏设银行;6月,清廷宣布豁免戊戌案人员,除康有为、梁启超、孙文三人外,其余人员一体开释,官复原职。出使法、俄、英、比大臣等,又先后奏请变更政体,以激励人心,植国根本。

      由于日俄两国在我国东北地区利益日渐冲突,终于导致两国绝交。2月,日本海军突袭旅顺口,日俄战争爆发。腐朽的清政府对这两个帝国主义强盗在我国肆意胡为毫无抵御之心,竟划出交战区和中立区,致使我东北广大人民惨遭战火蹂躏。英国亦趁日俄战争之际,向西藏地区发动了军事侵略,相继占领江孜和拉萨,达赖喇嘛被迫出走。9月,英国强迫西藏签订英藏《拉萨条约》。美国为保护其在华利益不受损害,继续奉行“门户开放”政策,通电各国应尊重中国中立及行政完整。

      3月,孙中山从檀香山赴美,希图联络美洲会党组织“致公堂”共谋革命;国内也出现了一批资产阶级的秘密革命团体。2月,湖南革命志士黄兴、宋教仁、刘揆一、陈天华等人成立了华兴会,提出了“驱除鞑虏,复兴中华”的口号:7月,湖北革命党人刘静庵、胡瑛等人在武昌成立了科学补习所:在浙江,蔡元培、陶成章等人也成立了光复会,提出“光复汉族,还我河山”的主张。这些秘密革命团体的建立为以后同盟会的成立创造了条件。华兴会建立后还曾联合当地会党组织进行武装起义,未获成功。本年,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东方杂志》、山西大学、南开中学等一批社会文化组织相继成立。

      俄国拒不撤兵,且咄咄进逼,勒令清廷不可将东北权益让与他国,日本见俄已抛弃撤兵之意,决定重开日俄谈判,计议东北及朝鲜问题。1903年8月12日,日驻俄公使栗野向俄外部提出开议提案,以承认俄国在东北铁路企业方面的特殊利益来换取俄国承认日本在朝鲜取得的各种特权。但在同日,沙俄已设“远东总督”,将中国东北完全纳入沙俄势力范围,决不限于铁路企业方面的权益。10月3日,俄驻日公使罗森将对日方提案的答复交与日外部,强调日本需承认满洲及其沿岸一带完全在日本利益范围之外。但日本决不会放弃对中国东北权益的日后插足权,遂于10月30日又向俄国提出保证中朝两国独立自主和领土完整的提案,而俄国坚持独占东北,坚决反对日本的提案。11月12日,俄外部通告日使栗野,蛮横声言满洲问题为中俄两国之事,他国不必干预。22日,俄外部又告栗野,俄仅与日谈判朝鲜问题,交还满洲需中国给俄国利益之保障。12月1日,日本态度也突然强硬,日外相电告栗野,请转告俄外部,言日俄交涉当求速结,俄应顾全大局,不可拖延。11日,驻日的俄使罗森向日提出修正案6条,再次拒绝谈判满洲问题。

      日俄谈判不协,均知无法避免一战,故在谈判过程中紧锣密鼓地各做战争准备。12月25日,日本外相小村寿太郎伪装与清友好,密告清驻日公使杨枢,言日已备战,按日、清预定之策,日俄开战,清当保持中立。杨枢得讯,立即电告清廷。

      1904年1月14日,日本向俄国提出最后一次议案,仍反对俄国独占东北,要求2月2日答复。1月28日,俄国政府举行会议,决定仍旧拒绝日本这一要求,并向日本提出拒绝这一要求的备忘录。2月4日,日本政府决定对俄开战,并在当天夜里下令日军登陆朝鲜和进攻旅顺俄军舰队。2月6日,日本海军中将东乡平八郎根据日本统帅部的决定。下令海军袭击停泊在旅顺和仁川的俄国军舰。8日午后,日本联合舰队分出两队,第一队10艘开往旅顺,第二队8艘前往大连,舰队主力则驶向里长山岛。下午4时,日本海军袭击驻守仁川的俄舰“高丽人”号和“瓦良格”号(翌日击毁),同时日本陆军开始在仁川登陆。夜,偷偷驶进旅顺港外的日本舰队向俄国舰队发动突袭,炸毁俄舰3艘,逼使俄舰全部退回港内。9日俄对日宣战,10日日对俄宣战。日俄战争爆发。

      日俄战争爆发后,各国先后宣告中立,清廷也于2月12日发布上谕,宣告中立。上谕言:日俄失和用兵,彼此均系友邦,特谕按局外中立之例办理,著各省将军督抚,通饬所属文武,并晓谕军民人等一体钦遵,以重邦交,而重大局。又一谕言:日俄失和,非与中国开衅,京外各处地方均应照常安堵,凡通商口岸及各国侨民财产教堂一体保护,倘有匪徒造谣滋事,即著迅速查拿,从严治罪。外务部也发布通电言:日俄失和,奉旨按照局外中立之例办理,本部已照会各国公使,声明东三省为中国疆土,盛京、兴京为陵寝宫殿所在,责成该将军等敬谨守护,该三省城池衙署民人财产,两国均不得损伤,原有之中国军队,彼此各不相犯。12日,外务部还颁布了中立条规46条,并将辽河以东划为“交战区”,规定日俄两军均不得越出战区交战,胜负见分晓后,交战区仍归中国自主,两国均不得占据。

      2月8日日舰队偷袭旅顺港后,东乡平八郎决定封锁旅顺港,禁锢俄舰自由出人,以保日军海上安全。当月24日,日本舰队决死队79人驾闭塞舰5只,于夜间自沉港口,因方向偏误,未能全部封锁港口,俄舰仍自由出人。3月27日,再以4闭塞舰前往封锁。双方激烈炮战,4舰拼死人港,自爆自沉,仍未全部闭住港口,俄舰每日出港巡弋,严重威胁日军。4月12日夜,日舰队偷偷在港外布水雷无数,次日晨诱俄舰出击。俄舰队司令马加罗夫率巡洋舰出港寻战,回驶归港路经布设水雷之海面,旗舰被炸沉没,马加罗夫及舰员600人皆死。自此俄舰始行退守政策,不再出港游弋。自2月8日至4月底,日舰队前后9次进攻旅顺,均因俄军拼死抵抗,无功受损而退。5月3日,日舰队派出8艘闭塞舰,实行第三次闭塞。俄军以大炮猛轰,日军敢死队元一人生还,但有5艘自沉港内,11艘沉于港口,另2舰一触水雷一损舵机,皆未抵港而沉。经此一役,旅顺港口已被堵塞,吃水较深的俄舰不能出港,解除了俄舰对日军在海上的威胁。

      日俄战争爆发后,俄国鉴于在东北军队只有13万陆军,舰队也分散于波罗的海、黑海、日本海和黄海,难于抵挡日军的集中进攻,决定在后援部队抵达前,避免与日军接仗,待兵力厚集后,再把日军引向奉天或哈尔滨一带决战。日本鉴于国小力微,决定抓住俄国没有作好远东战争准备的机会,孤注一掷地把全部兵力投入战争,一举消灭俄在东方的十几万军队,结束战争。故战争初期俄采取的是消极被动的持久防御战,日采取的是积极主动的速决进攻战。

      2月日军偷袭仁川和旅顺得手后,日海军积极封锁旅顺俄舰队,日本陆军则迅速登陆仁川。4月30日,日本第一军架桥横渡鸭绿江,击败守江俄军,迅速向东北内地推进。5月6日攻战凤凰城后,向辽阳和海城方向追击溃逃的俄军。5月5日,日本第二军在辽东半岛貔子窝登陆,随后日本第三军登陆,负责包抄旅顺。第二军为保障第三军进攻旅顺,疾趋至金州,于5月26日夜,乘暴风雨,以绝对优势兵力,一举攻下金州。金州乃旅顺后路蔽障,金州一陷,旅顺俄军无法得到东北俄军的后援,立时告急。

      日俄战争之初,日本凭借优势兵力,实行速决战,很快击退俄军,但俄军主力未受严重打击,且在欧洲的陆军正昼夜兼程赶往东方,在欧洲的海军舰队也在向东方急驶,战争之胜负殊难预料。

      日俄战争爆发后,俄军抢人为苦力,劫货为军财,拆房毁屋,以备战守。日军很快攻人东北,日俄两军接仗,炮火连天,枪林弹雨,我无辜民众死伤无数。民房或被炸毁,或被占为兵营。禾稻或被踏坏,或被抢割。俄日大军所过之处,民众纷纷如鸟惊散。旅顺以北,纵横千里,几同赤地,凄惨悲凉。烽火所至,村舍为墟。乡民转徙流离,父子兄弟哭于途,夫妇亲朋呼于路,痛心疾首,惨不忍闻。俄日大军为修筑工事转运军需,经常抓捕流民,逼作苦工,稍有不从,便施强暴,鞭击棍打。许多民众不堪战争之祸,组成“马贼”,拆铁路、抢物资、割电线、袭粮库,一则自谋生存,二则骚扰敌军,给日俄军队特别是俄军,造成一定威胁。

      日军全面攻人东北后,于1904年6月24日组成“满洲军总司令部”,任命日本总参谋长大山岩为总司令。为了在俄军得到全面增援之前消灭俄军主力,大山岩决定在辽阳与俄军会战。自7月下旬起,两军先后在石桥和析木城进行接触,俄军均失利。8月23日,日军向辽阳进攻,辽阳大战开始。26日,日军占领安平岭地区。31日,日军继续进攻,俄军后撤。9月1日,日俄两军大战,俄军不支。4日,俄军向沈阳撤退。5日,日军占领辽阳,辽阳大战结束。此后,日俄两军隔沙河对峙,各自备战。

      辽阳大战是日俄双方在东北的主力决战之一,是役双方各损伤两万余人。从10月10日起,日军猛攻沙河,拟渡河而过,攻逼沈阳。沙河会战爆发。

      俄军放弃辽阳后,军队相对集中于沈阳沙河地区,同时沙皇于9月7日曾下令东北俄军“更不得后退”,并要求俄军反攻辽阳,故沙河会战中俄军至死不退,并有乘势反攻之举。此时,在欧洲之俄军正急如星火驰援东北。日军为实现速战速决速胜之目的,不断猛烈进攻。数日中,炮声不断,攻守一日比一日激烈。至10月18日,沙河会战结束。此次会战时间虽短,伤亡却巨,双方各损折4万余人。

      自5月初,日军闭塞了旅顺港口后,俄舰不得出,陷入绝镜。5月末,日军攻战金州和大连,切断了陆路俄军对旅顺俄军的增援。如此,旅顺俄军完全孤立,只有死守一条路。8月9日,日军以伤亡多于俄军两倍的代价占领了大孤山和小孤山两阵地。此后,日军可从陆上炮击旅顺俄军。8月19日,日军向旅顺俄军发动第一次总攻,至24日被俄军击溃,日军伤亡1.5万人。9月19日,日军第二次总攻旅顺。20日,日军经艰苦战斗占领了庙堡、全寺山和水管堡,共伤亡7500人。10月26日,日军第三次总攻旅顺,至11月11日结束,伤亡3800余人,毫无进展。11月26日,日军第四次总攻旅顺。参战日军约5万人,旅顺俄军已不足2万。当日总攻,日军即伤亡4500余人。至12月5日,日军以伤亡1.7万余人的代价攻战尔灵山,然后架起大炮轰击旅顺港内俄国舰队。旅顺俄军见势不可挽,于1905年1月1日投降。

      当旅顺俄国舰队被围时,俄国海参崴舰队不断出没海上,避实就虚,给日军造成很大威胁。日本舰队屡次寻找决战,均无功而返,且自身受创。1904年9月23日,两国舰队相遇,双方展开激战,结果俄国海参崴舰队4艘军舰被击毁。从此,海参崴舰队不能出海巡戈,日本舰队纵横海上,畅行无阻。

      俄国旅顺舰队和海参崴舰队覆灭,沙皇下令波罗的海舰队为第二太平洋舰队,另组第三太平洋舰队,东来与日本决战。1905年5月29日,沙俄上述两支舰队,计8艘战舰、5艘巡洋舰、3艘海防舰、9艘驱逐舰、1艘装甲巡洋舰,以及特务船等,横穿对马海峡。埋伏在此的日本舰队,计有5艘战舰、18艘巡洋舰、1艘海防舰、20艘驱逐舰、67艘鱼雷艇,进行迎面拦击。经过激战,俄国舰队被打乱,日本舰队越战越勇,沙俄舰队大败,舰队司令率舰队投降。对马一战,沙俄战舰沉者五,被俘者二,巡洋舰沉者四,遁者五,海防舰沉者五,被俘者一,驱逐舰沉者五,被俘及遁者三,而日本舰队仅失鱼雷艇三。经此一战,再加上奉天陆军会战失利,沙俄军心大动,已无力再战,遂寻找时机议和。

      就在对马海战结束的第二天,美国总统罗斯福召见各中立国驻华盛顿使节,征询调停日俄战争意见,各国一致赞成调停。随后,在罗斯福的主持下,各中立国开始调停日俄战争。

      打的精疲力竭的俄、日两国,就坡下马,接受美国调停,经反复会谈和不断讨价还价,于9月5日在美国签订了《朴茨茅斯条约》,规定:俄国承认日本对朝鲜之一切权益,旅顺大连转租与日本,长春旅顺间铁路及其一切支线并连同所属地方一切权利、特权、财产与煤矿,均无条件让与日本,另俄国割库页岛南半部给日本。至此,日俄战争结束。

      日俄战争,一是日本俄国在中国境内开战,中国人民惨遭屠戮,土地财产惨遭蹂躏;二是无论谁胜谁败,最后都以牺牲中国权益为结局。腐朽昏庸的清政府不但不阻止日俄战争,反而在自己的国土上给日俄划出交战区,真是滑天下之稽。华兴会成立华兴会是1904年2月黄兴等人在湖南长沙建立的资产阶级革命团体。《辛丑条约》订立后,由于民族危机的加深和阶级矛盾的尖锐化,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群的涌现,民主革命思想的广泛传播,资产阶级革命派队伍的扩大等等因素,有力地促进了各地革命组织的建立。以黄兴为首的湖南志士筹建的华兴会就是其中影响较大的一个组织。

      黄兴,原名轸,字廑武、竟武,号杞园,从事革命后改名兴,字克强,湖南善化(长沙)龙喜乡凉塘人。少时受儒家传统教育,1898年人武昌两湖书院,受到变法维新思想影响。1902年春由张之洞选派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班学习。在这里黄兴受到民主革命思想影响,坚定地走上了反清革命的道路,先后参与创办了《湖南游学译编》、《湖北学生界》以及“湖南编译社”等宣传民主革命的刊物和阵地。为了团结同志,他在学院内选择一些坚贞可靠的湘籍同学,秘密组织“土曜会”,每逢周日,会员即开秘密会议,黄兴经常“登台演说,痛诋满人之罪状,声泪俱下,成为之动容”;课余他又请日本军官讲授军略,参加射击比赛,做好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1903年沙俄违约,拒不从东北撤兵。消息传来,黄兴“焦急万状,咯血斗余”,积极投入拒俄运动,后被军国民教育会委派为“运动员”,于5月31日离日归国开展革命活动。在上海停留期间他广泛接触各省旅沪人士,并人圣彼得教堂受洗;该堂牧师吴国光把他介绍给长沙圣公会牧师黄吉亭,以便他利用教堂掩护革命活动。

      《苏报》案发生后,他与《苏报》主笔章士钊一起离上海回湖南,路经湖北时,结识武昌文普通学堂湘籍进步学生宋教仁,相约一同归湘进行革命。至长沙后,黄兴任教于胡元俊创立的明德学堂,主持师范班,并教授中学的历史、体操和小学的地理、博物等课程。在此期间,他不仅在课内外向学生灌输革命学说,物色了进步学生胡瑛等人,并与长沙的革命者建立了密切的联系。11月4日是黄兴生日。黄兴与章士钊、宋教仁、刘揆一,长沙高等学堂教务周震霖、民立第一中学监督柳聘农、教员彭渊恂、柳刚、实业学堂监督福建人翁巩、长沙学堂教员徐佛苏、明德学堂教员江苏人秦毓鎏及胡瑛等12人,齐集长沙(西区)保甲局巷彭渊恂家,以祝寿为名举行秘密会议,决定成立革命组织“华兴会”,推黄兴为会长,宋教仁、刘揆一为副会长。为避免清政府的注意,华兴会对外采用“华兴公司”的名义,打着集股“兴办矿业”的旗号,实际以“矿业”二字代“革命”,股票即是会员证。华兴会以“同心扑满,当面算清”为口号,隐寓“扑灭满清”的意思。1904年2月15日,华兴会在长沙召开正式成立大会,参加者百余人;黄兴建议各方面应联合起来,共同发难;提出了“驱除鞑虏,复兴中华”的革命口号,确定了雄踞一省与各省纷起响应以推翻清政府的战略方针。

      鉴于华兴会是一个以归国留学生和在国内新式学堂毕业或肄业的知识分子为主体的革命组织,在学界有较好的基础,而当时湖南新军力量较弱,会党力量却相当雄厚的客观形势,黄兴等人确定除了在省城积极进行起义的准备工作外,另设“同仇会”,大力发动会党。当时湖南会党中力量最为强大的是以马福益为龙头(即老大,亦即山堂之最高首领)的澧陵、湘潭、浏阳一带的哥老会,会众达2万多人。刘揆一同马福益颇有深交,黄兴通过刘的关系与马福益达成共同发动反清起义的协议。他们商定:预埋炸弹于省城玉皇殿下,趁1904年11月7日西太后70寿辰,全省城文武官吏在玉皇殿行礼时,进行爆炸,宣布起义;省城以武备学堂学生为主,联络新军和巡防营以为策应,会党群众予以协助,在军、学界党人指挥下,以马福益能调动的会党群众为主力,于岳州、常德、浏阳、宝庆、衡州五路响应,然后进攻北京。起义以黄兴为主帅,刘揆一、马福益为正副总指挥。为了促成“各省纷起”,华兴会又派宋教仁、胡瑛联络湖北科学补习所,派人同浙江党人、四川会党、江西防营等取得联系,俟长沙枪声一响,各省立即配合起义。结果风声泄漏,10月24日,长沙清军出动捕人,搜查华兴会机关。黄兴在圣公会黄吉亭牧师的掩护下化装出走,经汉口转赴上海,不久再次东渡日本。马福益先是逃往广西,后退湘准备再次发动起义,不幸被清军截捕,于1905年4月20日遇害。就在这一年,华兴会主要成员均集于日本,与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等团体联合建立了中国同盟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