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近代历史大事详解》第一章 1900年历史大事件 第十六节 八国联军攻占天津

  • 发布时间:2017-10-27 16:17 浏览:加载中
  • 第一章 1900年

    第十六节 八国联军攻占天津


      1900年6月17日八国联军攻占大沽口炮台后,八国联军以俄、日为主,源源不断登陆。同时,大沽口炮台的八国联军不断派出援军,冲破清军和义和团的封锁,增援紫竹林租界。到6月底,紫竹林租界联军已有1万多人,致使防御力量大增,数万清军和义和团奋战半月,也未攻下。到6月底,在大沽登陆的八国联军总数已达1.4万人,装备有50多门野炮,30多挺机枪。6月29日,原由领事团决定的战守事宜,已移交联军决定,领事团不再过问。联军遂决定尽快攻占天津城,然后进军北京。6月30日,沙俄关东军司令官阿列克谢耶夫从旅顺赶到天津,指挥八国联军进攻天津的军事行动。

      7月9日,紫竹林租界内的联军分路进攻天津城。一路以日军为主力,从租界冲向天津南郊纪家庄,企图包抄那里的义和团及清军,打开八国联军从南路攻打天津城的通道。义和团在韩以礼率领下顽强坚守,击毙日军中队长一名,但终因寡不敌众而失利。侵略军攻占纪家庄后,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上千名义和团和老百姓死于敌人的屠刀之下,整个村庄毁于帝国主义强盗之手。直到第二年春天,纪家庄仍白骨盈野,惨不忍睹。

      在进攻纪家庄的同时,另一路八国联军6000人从租界扑向小营门、马场道,向聂士成部武卫前军发起进攻。清军不敌,沿马场道撤至八里台一带。联军狂追不舍,这时,占领纪家庄的日军又从背后冲来。清军腹背受敌,局势危急。但广大官兵仍奋勇抵抗,与敌苦战两个多小时。直隶提督聂士成在枪林弹雨中身先士卒,身上负伤多处,“腹破肠出,犹挥军向前”,最后头部、胸部相继中弹,英勇牺牲。聂士成牺牲后,清军败溃,阵亡350多人,几乎全军覆没。

      同一天,侵略军还占领了天津城南海光寺西机器局。此地距天津城南门仅一二里之遥,失守之后,八国联军兵临天津城下,局势万分危急。

      在大敌压境的紧要关头,帮办北洋大臣宋庆却秉承慈禧太后旨意,伙同马玉昆部清军在天津城内大杀义和团,为清政府乞和投降做准备。当天晚间,义和团与清军合力围攻紫竹林租界,清兵责令义和团充当先锋。义和团冒着猛烈炮火向敌人进攻,清军却在背后突然向义和团开枪射击。直至天明,义和团当场牺牲2000多人。

      7月12日,八国联军会商进攻天津计划,决定由阿列克谢耶夫担任围攻天津的联军总指挥。7月13日凌晨,在阿列克谢耶夫指挥下,八国联军分两路总攻天津城。一路以俄军为主力的5000多联军,进犯天津城东北角三叉河口及黑炮台一带;一路由英、日、美、法等国军队组成的5000多人联军,从海光寺向天津城南门发起进攻。清军“闻之”,却“皆以击拳匪为忙”,在城内大肆屠杀义和团,仅半天时间,城内义和团坛场全遭破坏。而后,宋庆、马玉昆率军临阵脱逃,仓皇退往北仓、杨村。天津城内留守兵力只有少数义和团、清朝练军、水师营和打雁猎户,总共不足一万人,防守力量大为削弱。

      坚守天津城南门的是义和团和清军何永盛部练军。此处城墙由于年久失修,多处坍塌,无法坚守。义和团和练军决河水淹灌,南门外顿时变成一片汪洋。联军抵达南门,踩着齐腰深的河水向前攻击。义和团民和何永盛练军及附近的打雁猎户,利用城外壕沟、坟丘及房屋作掩护,顽强灵活地阻击敌人。猎户凭借准确枪法在船上和芦苇丛中向敌人射击。5000多侵略军被四处射来的子弹打得晕头转向,进退两难,美军上校里斯库姆被当场击毙。战斗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敌人的数次进攻都被击退。无耻汉奸郑殿芳向侵略军报告了城内守备情况,一队日军扮作义和团民,在郑殿芳的引导下,赚开城门,用炸药炸开最不坚固的那段城墙,攻人城中。敌人攻进南门,义和团、清军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张德成、杨寿臣等义和团首领身负重伤,练军守备宋春华英勇牺牲。下午,义和团及清军渐不能支,被迫撤出天津。南门保卫战,中国军民共击毙敌军750多人,其中击毙美军上校、日本少佐各一名,是中国人民抗击八国联军战斗中歼敌最多的一仗。

      坚守天津城东北角的是义和团和清军水师营。攻打此地的联军沿路不断遭到义和团和清军的阻击,联军且战且进,直到14日凌晨,仍未攻到水师营附近。早已来到水师营附近,等待援军总攻的日军听说天津南门已被攻破,不待援军到来,即出击水师营的黑炮台,遭到义和团和清军的顽强抗击。不久,俄、德、法军数千人开到,联军合力猛攻。义和团及清军水师营顽强阻击,一连打退敌人的数次进攻。给敌人以很大杀伤,其中俄军就伤亡150多人。下午南门失守后,攻进南门的联军从背后向义和团和水师营袭击。守军和义和团腹背受敌,伤亡惨重,义和团被打散,清军也被迫撤出战斗。至此,天津城失陷。

      八国联军攻占天津后,进行了野蛮的屠杀。当时天津城中大乱,逃难的人群纷纷涌向北门。侵略军在市中心鼓楼上架起大炮,对准稠密的人群“连放排炮,每一排必倒数十人;又连放开花炮,其弹于人丛中冲出城门外,死者益众”。以致“自城内鼓楼迄北门外水阁,积尸数里,高数尺”;天津西门也是“死尸山积”,海河内死尸漂溢,“阻塞河流”。积存在河堤上的血迹“从上到下,宽尺许,厚将及寸”。整个天津城内,死尸遍地,臭气熏天,饿犬争食。惨不忍睹。

      在城乡,八国联军以搜捕义和团为名,肆意屠杀乡民。凡稍有可疑者,立即就地枪毙,甚至河东一对正在结婚拜天地的新婚夫妇,也因身着红衣,被侵略军疑为红灯照和义和团,“用枪一并轰毙”。

      八国联军还一连数日纵火焚烧房屋,整个城市一片火海。河东“化为平地”,西郊烧成“废墟”。所有官署,除督署和海关道署外,全被焚毁。大多数商业区被付之一炬。天津城内,房屋无存。天津城外,到处碎砖破瓦,狼籍满地。成千上万的天津人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八国联军还大肆抢劫。在长芦盐务处,日军抢走白银200多万两;俄军将造币厂几百万两存银一劫而空;美军抢来的白银可堆成一座高、宽各30英尺的银山。各国士兵更是带枪结伙,游街串巷,挨家挨户进行搜刮。金银、珠宝、古玩、钟表等财物被洗劫一空。

      八国联军在灭绝人性的烧杀淫掠的同时,还对天津分区占领,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7月30日,帝国主义各国在天津设立“暂行管理津郡城厢内外地方事务都统衙门”(简称都统衙门),下设巡捕、卫生、财务、粮食及中国私人财产管理等部门,开始对天津、静海、宁河一带进行殖民统治。帝国主义各国为扩大在天津的侵略势力,还拼命争夺地盘,扩大租界。俄国将老龙头车站附近大片土地划为“租界”,面积多达5917亩,并声称这是俄国部队通过战争行动而取得的财产,是“征服者的权利”。同年12月30日,沙俄逼迫清政府签订《天津俄租界条约》。将霸占的“租界”合法化。英、法、日等国纷纷仿效,将租界外沿领土划归界内。意大利、比利时和奥地利也各自独占一块地方,竖起界碑,作为自己的统治地盘。1901年9月7日《辛丑条约》签订后,帝国主义各国本应从天津迅速撤兵,但它们一再推托,迟迟不把天津地区交还中国政府。直至1902年8月15日,各国才以不许中国军队在天津四周20里内驻扎等为条件,撤销都统衙门,向直隶总督袁世凯举行移交天津地区的仪式,勉强从天津撤出驻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