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大林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

  • 发布时间:2014-11-20 14:08 浏览:加载中
  •   1848年2月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社会主义理论从空想变成了科学。1917年11月,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的胜利,俄国苏 维埃政权的建立,是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的重要标志,但是社会主义作为现实的社会制度,应该说是从1936年才在苏联出现,这应归功于斯大林。尽管后来的 社会主义实践证明,斯大林模式是一种失败的社会主义模式,没有实现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初衷。但它毕竟证明,只要把马克思主义同实际相结合,社会主义制度就 一定能在世界上变成一种现实的社会制度。为此,了解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了解斯大林的功与过,对于我们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现代化建设继续推向前进意义重大。

      20世纪20年代中期,西方无产阶级革命已经转入低潮,东方民族民主革命虽然方兴未艾,但也屡受挫 折,苏联一国能否在世界资本主义包围中建成社会主义,成为苏共党内争论的焦点。当时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托洛茨基提出一种极左的“不断革命”的理论, 主张打倒沙皇后建立工人政府,把俄国国内的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毕其功于一役,把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两步并作一步走;在国际上,则主张俄国革命 与世界革命的不间断性,认为如果没有世界革命的爆发,在俄国单独一个国家范围内孤立地建成社会主义只是一种幻想。他认为,建设社会主义最终要消灭私有制, 农民作为个体小私有者,最终也是被消灭的对象,这样势必会造成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和冲突,导致工农联盟的破裂。因此,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都不具备 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条件,苏联的中心任务是要发动欧洲革命和世界革命,建立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另外一位苏共中央政治委员季诺维也夫也认为,不 是在现代化大生产的美国,而是在俄国这样落后的农民国家中最终建成社会主义,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斯大林“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的提出及含义

       关于一国能否建成社会主义这一问题,早在列宁在世时就已经提出了。当年列宁在批判托洛茨基时曾指出:“新经济政策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充分保证我们有可能 建成社会主义的经济的基础。”俄国拥有“建成社会主义社会所必须而且足够的一切”。但是由于当时国内的主要任务是恢复国民经济,因此,党内在这个问题上的 分歧尚未提到议事日程上,列宁逝世后,这一分歧自然成为党内争论的焦点,因为它是关系到社会主义建设成败的关键问题。斯大林坚决反对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 和加米诺夫等人组成的反对派否定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思想,相继发表了《论列宁主义基础》、《托洛茨基主义还是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和俄国共产党人的策 略》、《论反对派》、《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和《论我们党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等文章和讲演,对托洛茨基等人的观点逐一进行了批判,坚决捍卫并系统地 论证和发挥了列宁的思想,明确提出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并对苏联可以建成社会主义进行了具体的论述。

      第一,斯大林从一国无产阶 级革命胜利的国际性和对世界革命意义的角度,论证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可能性。他指出:“在一个国家内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还不等于保证 社会主义完全胜利。革命获得胜利的国家的无产阶级既然已经巩固自己的政权并领导着农民,就能够而且应当建成社会主义社会。但是,这是不是说,它单靠一个国 家的力量就能够最终巩固社会主义并完全保障国家免除外国武力干涉,也就是免除复辟呢?不,不是这个意思。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至少必须有几个国家内革命的胜 利。因此,发展和援助其他国家内的革命是获得胜利的革命的重大任务。”这里,斯大林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作了区分。就后者而言,斯 大林和托洛茨基没有什么分歧,所不同的是,斯大林认为,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应该确定社会主义的发展目标,而不能坐等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到来。无产阶级要经 过革命道路才可以指望国际环境发生某种变化,因而应积极创造条件,推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进程。社会主义建设首先应立足国内。斯大林的这些观点和列宁晚年 的思想是衔接的。

      第二,斯大林基于对国际形势的分析进一步阐发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斯大林坚信,资本主义的稳定是不可能巩固 的,这种稳定产生着资本主义制度失败的条件。相反,苏维埃制度的稳定则不断积累着无产阶级专政巩固、世界革命运动高涨和社会胜利的条件。但是,斯大林也想 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即国际革命来迟了怎么办,“在其他国家于相当长的时期内保存资本主义的条件下,在我们这个技术和经济上落后的国家里,究竟能不能用自身 的力量建成社会主义呢?”这也是和托洛茨基争论的一个焦点。斯大林认为:“由于国际关系方面的新情况,所有这些问题就必然要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不给予准确 而肯定的回答是不行的。”斯大林认为,托洛茨基主张不断革命,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不相信俄国有力量和有本领,不相信俄国无产阶级的力量与本领。然而,这些力 量和本领正是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保证。当然斯大林也认为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并不排除国际合作与支援,更不排除同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相互联系。

       第三,斯大林通过对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关系的分析,论证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阶级基础。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之后与农民的关系问题是斯大林与托洛茨基争论的 又一焦点。斯大林与托洛茨基都承认无产阶级与农民之间的矛盾,但是在能不能用自身的力量去克服这种矛盾的问题上,他们存在严重分歧,这一分歧的根本在于能 否用自己的力量建成社会主义。斯大林认为“农民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经济。农民经济按绝大多数农户来说是小商品生产。小农经济又是什么呢?它是站在资本主义和 社会主义间的十字路口的经济。它既可以向资本主义方面发展,像现在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形那样,也可以向社会主义方面发展,像现在我们的国家里,在无产阶级专 政下,一定要发生的情形这样”。这也就是说,在斯大林看来只要无产阶级与农民利益具有一致性,农民也乐意走社会主义道路,再加上掌握经济命脉的无产阶级专 政,苏维埃政府就能克服无产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就能领导人民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

      撇开论战中夹杂的“政治因素”不谈,就“一国能 不能建成社会主义”争论本身而言,这场争论所反映的实际是对马克思主义关于未来社会主义的预测和列宁晚年思想的不同理解。论战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有分歧,也 有一致之处。将双方的观点机械对立起来或随意贴政治标签的做法是不科学的、不正确的。客观地说,托洛茨基等人主要是按照马克思指出的社会主义理想去思考问 题,即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需建立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行动基础上,否则就不能建立一个消灭了阶级、国家消亡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不能避免旧制度 的复辟。因而对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靠自己的力量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他们显得信心不足,并对这样的“社会主义”深表怀疑。相比之下,斯大林则较注重 现实,并急于为苏维埃政权及人民群众指明一条出路,体现出一种“首先投入战斗,然后便见分晓”的精神。即不管国际形势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为了巩固“十月革 命”的成果,保卫苏维埃政权,总要确定一个近期发展的目标,总是要积极建设社会主义。“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就成了这种理想和信心的理论支柱和决策依据。因 此,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斯大林明确提出了“一国能建成社会主义”的论断,并作为全党的工作目标,对巩固当初的苏维埃政权,对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 发展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尽管有空谈之嫌,但指出了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建成社会主义的艰巨性等问题,也包含着一些关于社会 主义建设的有益思想和见解。然而斯大林本人及其继承者对此则采取了全盘否定的态度,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对一国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也没有认真 加以解决。因而,后来社会主义建设中出现的许多失误不幸被托洛茨基等人言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