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社会主义的具体设想(2)

  • 发布时间:2014-11-20 14:07 浏览:加载中


  •   第二,跨越“卡夫丁峡谷”的可能性与前提条件。马克思、恩格斯虽然认为社会主义应首先在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胜利,但他们根 据历史的辩证法,从实事求是的态度,特别是从对俄国农村公社的具体研究中,得出了落后国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一定走西欧国家的老路的结论,并提出了东方 社会可以跨越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的著名论断。但他们认为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

      一是必须为农村公社的进化和发展 创造正常的条件。马克思认为,俄国当时的历史环境,资本主义生产的存在和资本主义制度正在经历的危机,既有利又不利于农村公社的发展。马克思主张通过农村 公社的进一步发展来保存农业公社,那么,如何来发展俄国的农村公社呢?马克思认为,用英国式的资本主义农业发展模式是徒劳无功的。因为,英国的资本主义农 业发展模式和俄国的特殊条件是相抵触的。俄国农民习惯于劳动组合关系,这便于从小土地经济过渡到集体经济。

      二是必须有俄国革命。马克 思说:“威胁着俄国公社生命的不是历史的必然性,不是理论而是国家的压迫,以及渗入公社内部的、也是由国家靠牺牲农民培养起来的资本家的剥削”。因此,马 克思认为:“要挽救俄国公社,就必须有俄国革命”。这说明,在马克思看来,如果俄国革命在适当的时候发生,如果它能把自己的一切力量集中起来以保证农村公 社的自由发展,那么,农村公社就会很快地变为俄国社会复兴的因素,变为俄国比其他还处在资本主义制度压迫下的国家优越的因素,而且“假如俄国革命能成为西 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今的俄国土地公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

      三是要有发达国家无产阶级胜利的 保证。正如前面我们所讨论的,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一贯的思想,即使是晚年的恩格斯,他仍然坚持这一思想,如恩格斯在其晚年所写的《论〈俄国的社会问题〉 跋》中写道:“当西欧人民的无产阶级取得胜利和生产资料转归公有之后,那些刚刚踏上资本主义生产道路而仍然保全了氏族制度或氏族制残余的国家,可以利用这 些公社所有制的残余和与之相适应的人民风尚作为强大的手段,来大大缩短自己向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过程,并可以避免我们在西欧开辟道路时所不得不经历的大部 分苦难和斗争。”因为,只有西欧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才能使这些国家从实例中看到“这是怎么回事”,也才使这些落后国家的成功“是有保证的”。

      三、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两种方式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实现社会主义的前提是必须进行无产阶级革命,而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般规律,同时,马克思、恩格斯也曾设想革命和平发展的可能性。

      (一)关于暴力革命的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一向非常注重暴力革命的作用,认为“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无产阶级不通过暴力革命就不可能夺取自己的政治统 治”。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专政来代替,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通过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将伴随着整个资本主义的彻底崩溃和社会主义社 会的诞生。

      为什么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般规律呢?

      第一,这是由无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和特点决定的。无产阶级 革命同历史上的一切革命不同点在于:历史上的革命都是以一种剥削制度代替另一种剥削制度,国家的政权的转移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也只是从一个剥削阶级 手中转移到了另一个剥削阶级手中,掌握政权的无非还是那些在经济上、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并不需要彻底打碎旧的国家机器,而只是对原有的国家机器作某 些调整,使其更加完善,更好地适应自己的阶级统治和新的经济形式。而无产阶级革命是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消灭一切阶级和阶级差别,用公有制来取代私有制, 用社会主义来战胜资本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是用来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无产阶级根本不可能运用客观存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有彻底 打碎它,用代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新型的无产阶级国家机器代替它,才能建立以公有制经济为基础的社会,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最终完成解放全 人类这一历史使命。

      第二,这是由国家的性质,特别是资产阶级国家的性质决定的。国家本身就是一种暴力,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 力工具,资产阶级国家是资产阶级用来维护自己的统治的工具,资产阶级和历史上的一切反动阶级一样,决不会自动交出政权,退出历史舞台,总会利用其国家机器 来镇压革命运动。因此无产阶级只有拿起武器,用革命的暴力,反抗反革命的暴力,才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夺取政权,获得解放。

      第三,这 也是国际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充分证明了的。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爆发,法国巴黎的工人阶级只所以能取得一度的胜利,就是通过了武装起义,通过暴力革 命夺取了政权,而公社很快失败了,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暴力手段运用的很不够,没有直捣凡尔赛反革命的老巢,致使反革命军队卷土重来

      (二)关于革命和平发展的问题

       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非常强调暴力革命的重大意义,但他们并没有否定无产阶级用和平方式夺取政权的可能。19世纪70年代马克思曾经认为英国、美国等国家 有和平发展到社会主义的可能性。1872年,他在《关于海牙代表大会的演说》中,在谈到工人总有一天必须夺取政权时说:“我们从来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 目的,到处都应采取同样的手段。”他认为像英国、美国,加上荷兰,“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1886年,恩格斯也说过,“至少在欧洲,英国 是唯一可以完全通过和平的和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因此,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在把暴力革命看作无产阶级革命一般规律的同时, 也并不反对和排斥采取和平发展的方式,并认为,一旦出现了这样的历史机会,就应当抓住它,尽最大可能争取实现革命的和平发展,但必须随时准备用革命的两手 去反对反革命的两手,各国无产阶级应根据各国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传统选择自己的道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