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理想的社会观

  • 发布时间:2014-11-20 14:04 浏览:加载中
  •   “人类祖先在距今约35000年时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整个进化过程,而转变为人类——‘能进行思维的人类’”。但很长时间,由于生产力十分低下,人类一 直处于原始状态。在部落社会,既没有土地拥有者,也没有无土地的耕种者,人们经济平等,社会地位相同,正如有位美国人类学者说,“在印第安人的村庄里,不 可能村子的一头是饥饿与贫困……而村子的其他地方却生活富裕。”但是随着生产技术的发展,剩余产品的出现,私有制也终于出现了。私有制是一把双刃剑,它一 方面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使人类开始进入文明社会,但另一方面,从此出现了富人与穷人两大阶级,人与人之间有了不平等,社会有了不公正,有了压迫,也有了 剥削,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资本主义时代。“社会主义”思想虽然是作为与资本主义相对立的一种思想体系出现于16世纪的欧洲,但只要我们仔细研究,不难发 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古代文明,都可以发现不少与社会主义思想相通的智慧火花。随着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这些智慧火花逐渐演变成一种思想体系。 因此,社会主义思想的产生实际上是人类长期以来对私有制社会反思的一种结果。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生产的规模、组织不断扩大,财富 的积累不断增加,社会的精神文化水平随着物质生产水平的提高也得到相应的提高。然而,文明时代的社会是在经常发生的错综复杂的矛盾中前进和发展的。西方人 类学研究专家摩尔根认为,这些矛盾和冲突是由于文明时代增长的财富对人民来说变成一种无法控制的力量、人类的智慧在自己的创造物面前变得迷惘而不知所措所 造成的。恩格斯则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论证了任何社会形态都是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文明时代社会的显著 特征是出现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大分裂。他说:“由于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所以它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生产 的每一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的一个退步。对一些人是好事的,对另一些人必然是坏事,一个阶级的任何新的解放,必然是对另一个阶 级的新的压迫。”

      现实社会总是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矛盾、缺陷和弊病,当人们对现实社会的某一现象表示不满或愤慨时,他的头脑里就升腾起 对理想社会的一种向往、一束思想火花。只不过大多数人往往被眼前色彩斑驳、纵横交错的利益、习俗、伦理、观念、人际关系等等紧紧地缠绕在平庸的日常生活之 中,他们的思想往往同当时的社会精神融为一体。他们逃不脱现存社会关系的羁绊,他们不想改变社会的现状,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被捆住了思维的翅膀。然而, 历史上总会不时出现一些杰出的思想家,他们要求扫除当前社会和道德的弊病,摈弃旧的传统和宗教,清除那些阻碍时代前进的政治偏见和思想习俗,他们希望超越 自己所处的时代,创造一个新时代。他们总是扮演社会反对派的角色,人数虽少,但思想激进,态度积极,信仰坚定。列宁说过:“剥削的存在,永远会在被剥削者 本身和某些‘知识分子’代表中间,产生一些对抗这一制度的理想。”这些人的思想和行为虽然与众不同,但从根本上说,是人类社会在矛盾中前进的必然产物。他 们对现存社会弊端的揭露和对未来新社会的设计,尽管往往是无法实现的空想,然而,他们的言行堪称为先知和天才,他们的学说和见解犹如夜空中闪过的一道希望 之光。社会愈是黑暗,这道光芒就愈加明亮。因此,不论古代的西方,还是古代的中国,都曾出现过这样一批怀有崇高理想的思想家。

      一、西方古代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探源

       在西方,早在公元前七、八世纪,就出现过阿莫斯、霍齐亚、艾赛亚、杰里迈亚等著名的思想家、预言家,他们透过奴隶制物质繁荣的背后,看到了社会的不公 正,于是,他们呼唤:“但愿公平如大河奔流,使正义如江滔滚滚”。他们幻想建立一个由正直的国王治理的田园般的城邦国家。在那里,刀剑都铸成犁头,枪械制 成镰刀,人类不再会遭受战乱的苦难;盲人将重见光明,聋子将聆听音乐,瘸子将能跳跃,哑巴将会歌唱;自然也将一片静谧安详,干裂土地将变成池塘,干渴的田 野将水如泉涌,甚至猛兽也变得十分温顺,狮子与毒蛇将成为孩子们的游侣。

      到了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集大成者柏拉图(公元 前427——前347年)提出了“理想国”的设想,柏拉图认为,在理想国里,国家是个人的放大,个人是国家的缩小。他认为人群可分为三个等级,即国家的统 治者、武士、农夫和手工业者,并且要求这三个等级的人都各守其位,各司其职,以达到和谐一致,成为正义的国家。柏拉图的“理想国”,主张统治者和武士不拥 有任何私人财产,整个国家实行财产公有。因为在他看来,国家的分裂和党派之争斗皆是由财产引发的;“理想国”应消灭私有财产,做到没有私人的快乐和痛苦, 以他人的快乐为快乐,以他人的痛苦为痛苦。柏拉图甚至主张取消家庭,实行共产共妻共子。为了他的“理想国”,柏拉图曾三次到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叙拉古,担着 风险进行了实践,尽管一切落空。

      他的弟子,被马克思称为“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的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前322年)在提倡和坚 决维护“城邦”制的基础上,提出“人天生是政治动物,国家高于个人”的思想,他认为,人总是处在一定的家庭、部落、国家之中,每个人与国家的关系犹如机体 的部分与整个有机体一样,个人只有在国家之中,作为国家的一部分,才能发展他的能力,才能实现他自己,国家是本质,是根本。政治是最高的东西,政治政权是 最优越的权力,社会生活是人类生存的目的。一个人如果脱离社会和国家,那就不成其为人,就或者是野兽,或者是神。但另一方面,社会与国家的目的又在于培养 人,使之成为良好的公民,即成为有美德的人,使公民能过有德性的幸福生活。为此,他主张“中等阶级”掌握政权,他认为,“中等阶级”拥有适度的财产,不贪 图别人的东西,不侵害别人的东西,他们能属守“中道”,具有调和最富有的阶级与最贫穷的阶级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他还主张“城邦”国家实行法治,每一个公 民享有自由,法律保障自由。在奴隶制行将崩溃之际,亚里士多德勾勒了一幅不可能实现,但又给人以启示的理想社会的图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