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历史背景经过以及影响

  • 发布时间:2015-12-09 13:11 浏览:加载中
  •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又称“大革命”,是1924年(甲子年)至1927年中国人民在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合作领导下进行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称这段时期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简称“大革命时期”。
     
           革命统一战线建立以后,全国的革命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农运动迅速发展;以五卅运动为核心的反帝国运动日益高涨;经过两次东征,广东革命根据地得到巩固;而这一时期,在帝国主义的指使下,各派军阀之间混战不休,激起了人民的强烈反对。
     
           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与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1924年1月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参加与帮助下,孙中山在广州召开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建立。随后,创办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经过1925年两次东征,统一和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恢复和发展了工农运动。所有这些,都为北伐战争作了准备。

    过程

    共产党开拔

           1926年2月,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明确提出了出兵北伐推翻军阀统治的政治主张。1926年5月,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一部和第四军叶挺独立团等作为先头部队,先行出兵湖南,援助正被吴佩孚部队击败而退守湘南衡阳的第八军唐生智部。

    国民党行动

           7月1日,正是国民政府成 立一周年,广东国民政府发出《北伐宣言》,确定战略部署为“先定三湘,规复武汉,进而与我友军会师,以期统一中国,复兴民族。”7月6日,国民革命军总司 令部在广州成立。7月9日国民革命军的8个军约10万人,兵分三路,从广东正式出师北伐。各军军长为:一军何应钦,二军谭延闿,三军朱培德,四军李济深, 五军李福林,六军程潜,七军李宗仁,八军唐生智。此外,还有由8艘军舰组成的海军和拥有3架飞机的空军。

    共产党部署方针政策

           共产党员李富春、朱克靖、廖乾吾、林伯渠分别担任2、3、4、6军的党代表。参加北伐军各级负责工作的共产党员还有陈毅陈赓、蒋先云、张际春、包惠僧、叶挺、周士第等。7月12日至18日,共产党为了讨论党在北伐战争中的方针政策问题,在上海召开了4届中央第3次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第五次对于时局的主张》,号召全国民众积极推动和响应北伐,迅速扩大民众运动,巩固革命的联合战线,推翻国内军阀与打倒帝国主义。

    战争过程

           北伐战争打击的对象是占据中国广大地区、受帝国主义支持的北洋军阀吴佩孚、张作霖张学良和孙传芳。西路进攻吴佩孚,四军七军和八军气势如虹,8月9日克湘乡,10日得湘潭,击败叶开鑫后,八军李品仙第三师在11日胜利进入长沙;8月22日,占领岳州;随后又攻克汀泗桥、贺胜桥,击溃吴佩孚的主力,直指武汉;9月6日、7日第8军主力占领了汉阳、汉口;10月10日,第4军主力和第8军一部攻克已被围困月余的武昌。至此,两湖战事,大体结束。“先定三湘,规复武汉”已经实现。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叶挺独立团在湖南和湖北战场一些关键性的战役,如汀泗桥、贺胜桥和武昌战役中英勇搏杀,建立了重大功勋,因此,独立团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4军被誉为“铁军”,而第7军则被称为“钢军”。接下来枪口对准了孙传芳。对于进攻江西的部署是,123军为右翼,由蒋介石亲自指挥(蒋为北伐总司令):二军由赣南的吉安北进,三军由萍乡出高安,一军一师和六军为中路,程潜指挥,出修水,武宁,直指德安。七军为左翼,李宗仁任指挥,沿长江南岸东进,直捣九江孙的司令部。9月6日北伐军先发制人,攻下萍乡,控制赣南。19日程潜六军和一军王柏龄师乘南昌没有主力,在市民学生的帮助下,轻易攻入南昌。孙传芳大部队迅速反扑,北伐军无法抵抗,溃不成军。蒋介石得知南昌情况后,驻进高安,亲自指挥南昌方面战事。10月12日,又几批北伐部队入赣,经过近一个月的调兵遣将,北伐各路大军云集南浔一线,并于11月1日在南昌,南浔铁路一 带发动猛烈进攻,7日再得南昌。孙传芳逃入南京,北伐军又取江西。经过修整,扩编,北伐军再成三路,何应钦统领东路,在东路福建战场,原来留驻粤闽边境的 第1军两个师也乘势向福建发动进攻,于12月4日进占福州。又北上攻入浙江,3月18日,得杭州。北伐军一路势如破竹,3月23日攻克南京。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也在苏联顾问团和共产党员刘伯坚、邓小平等的帮助下,于1926年9月17日在五原誓师,绕道甘肃东进,参加北伐。北伐军在不到9个月的时间里,打垮了吴佩孚,消灭了孙传芳主力,进占到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部分地区,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由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以两湖为中心的全国工农运动亦迅猛发展,有力地支援了北伐战争。北伐战争还得到苏联政府的援助,苏联政府不仅以大批武器弹药、军需物资装备北伐军,还派遣了大批军事干部担任顾问,参加作战指挥。

    战争影响

           北伐军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就从珠江流域打到长江流域,直指黄河流域。北伐战争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在华势力,动摇了北洋军阀的统治,有力的推动了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
    革命势力的猛烈发展,直接威胁到帝国主义的在华利益。1927年3月,帝国主义借口外国领事和外侨生命财产受到损害,命令它们在下关的军舰对南京市内的北伐军和市民开炮轰击,制造了中国军民死伤2000余人的南京惨案。

    国共合作破裂

           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同帝国主义和中国资产阶级右翼勾结起来,加紧反革命阴谋活动。4月12日,蒋介石公开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蒋介石叛变后,4月15日,李济琛、钱大钧、古应芬在广州发动了“四·一五”反革命政变。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政府也加紧反革命活动。6月10日,汪精卫和冯玉祥在郑州举行会议,策划反共。19日,冯玉祥又和蒋介石在徐州会谈,达成反共、反苏、宁汉合作等协议。这时,中国共产党内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投降主义在党的领导机关中占了统治地位,他们放弃革命领导权,压制工农运动,对国民党右派反革命活动采取妥协退让政策,拒绝党内的一切正确意见,对国民党不但不加戒备,反而还命令武汉工人纠察队将武器交给汪精卫的武汉政府。7月15日,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公开宣布与共产党决裂。随即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行大屠杀,还提出了“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的血腥口号。大批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遭到杀害(“七·一五”反革命政变)。至此,蒋汪反革命合流,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到失败,第一次国共合作也破裂了。

    相关内容 

    中国国民党为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宣言

           本党从来主张用和平方法,建设统一政府,盖一则中华民国之政府应由中华人 民自起而建设,一则以凋敝之民生不堪再经内乱之祸。故总理北上之时,即谆谆以开国民会议解决时局号召全国。孰知段贼于国民会议阳诺而阴拒,而帝国主义者, 复煽动军阀益肆凶焰。迄于今日,召集国民会议以谋和平统一之主张,未能实现,而且卖国军阀吴佩孚得英帝国主义者之助,死灰复燃,竟欲效袁贼世凯之故智,大 举外债,用以摧残国民独立自由之运动。帝国主义者复饵以关税增收之利益,与以金钱军械之接济,直接帮助吴贼,压迫中国国民革命,间接即所以谋永久掌握中国关税之权,而使中国经济生命陷于万劫不复之地。吴贼又见国民革命之势力日益扩张,卖国借款之狡计势难得逞,乃一面更倾其全力攻击国民革命根据之地。既勾结匪徒,扰乱广东,又纠集党羽侵入湘省。本党至此,忍无可忍,乃不能不出于出师之一途矣。
     
           本党敢郑重向全国民众宣言曰:中国人民一切困苦之总原因,在帝国主义者之 侵略,及其工具卖国军阀之暴虐;中国人民之唯一需要,在建设一人民的统一政府。而过去数年间之经验,已证明帝国主义者及卖国军阀实为和平统一之障碍,为革 命势力之仇敌。故帝国主义者及卖国军阀之势力不被推翻,则不但统一政府之建设永无希望,而中华民国唯一希望所系之革命根据地,且有被帝国主义者及卖国军阀 联合进攻之虞。本党为实现中国人民之唯一的需要——统一政府之建设,——为巩固国民革命根据地,不能不出师以剿除卖国军阀之势力。本党为民请命,为国除 奸,成败利钝,在所不顾,任何牺牲,在所不惜。本党惟知遵守总理所昭示之方略,尽本党应尽之天职;宗旨一定,死生以之。愿全国民众平日同情于本党之主义及 政纲者,更移其平日同情之心,进而同情于本党之出师,赞助本党之作战,则军阀势力之推倒,将愈加迅速,统一政府之建设,将愈有保障,而国民革命之成功,亦 愈将不远矣。
     
           统一政府建设万岁!
           国民革命成功万岁!
           中国人民自由解放万岁!

    北伐初期国民革命军战斗序列

    司令部
    总司令:蒋介石

     
    总参谋部
     
    总参谋长:李济深
    总参谋次长:白崇禧
    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
    前敌总指挥:唐生智

     
    第一军
     
    第1军军长何应钦,参谋长蒋伯诚。
    第1师师长王柏龄,副师长王俊,参谋长郭俊,辖1团孙元良、2团倪弼、3团薛岳
    第2师师长刘峙,参谋长胡树森,辖4团陈继承、5团蒋鼎文、6团惠东升
    第3师师长谭曙卿,副师长顾祝同,参谋长赵启录,辖7团涂思宗、8团徐庭瑶、9团卫立煌。
    第14师师长冯轶裴,参谋长吴文献,辖40团郑振铨、41团蔡熙盛、42团周址。
    第20师师长钱大钧,参谋长韩德勤,辖58团王文翰、59团赵锦雯、60团李杲及刘秉粹补充团。
    补充团长张贞,炮兵团长蔡忠笏,警卫团长朱毅之。
    第1军合共兵力步兵18个团,炮兵一个团。
    由黄埔军校教导团收编粤军一部发展编成,1925年8月26日改编受番。
     
    第二军
     
    第2军军长谭延闿,副军长鲁涤平,参谋长岳森。
    第4师师长张辉瓒,副师长王捷俊,参谋长粟晃扬,辖10团谢毅伯、11团周卫黄、12团邓赫绩。
    第5师师长谭道源,副师长成光耀,参谋长李家白,辖13团罗寿颐、14团彭璋、15团朱刚伟。
    第6师师长戴岳,副师长朱耀华,参谋长萧文铎,辖16团黄友鹄、17团廖新甲、18团刘风。
    教导师师长陈嘉祐,参谋长梁广谦,辖余泽篯、李蕴珩两个团。
    炮兵团长谢慕韩。
    第2军合共兵力步兵11个团,炮兵一个团。
    由湘军第三混成旅和第六混成旅发展编成,1925年8月26日改编受番。
     
    第三军
     
    第3军军长朱培德,参谋长黄实。
    第7师师长王均,副师长张近德,参谋长历式鼎,辖19团曾万钟、20团万人敌、21团彭武扬。
    第8师师长朱世贵,副师长杨育涵,参谋长刘发良,辖22团韦杵、23团祝膏如、24团李思愬 。
    第9师师长朱培德兼,副师长顾德恒,参谋长李明扬,辖25团顾德恒、26团李明扬两个团。
    宪兵营长武宣国。炮兵营长张言传。
    第3军合共兵力步兵8个团,炮兵、宪兵各一营。
    由滇军一部发展而成,1925年8月26日改编受番。
     
    第四军
     
    第4军军长李济琛,副军长陈可钰,参谋长邓演存。
    第10师师长陈铭枢,副师长蒋交鼐,参谋长朱绍良,辖28团蔡廷楷、29团范汉杰、30团戴戟。
    第11师师长陈济棠,副师长邓世增,参谋长李扬敬,辖31团香翰屏、32团余汉谋、33团黄震球。
    第12师师长张发奎,副师长朱晖日,参谋长吴奇伟,辖36团缪培南、35团黄琪翔、34团许志锐。
    第13师师长徐景唐,副师长陈章甫,参谋长李务滋,辖37团云瀛桥、38团陆兰培、39团陈章甫 。
    独立团团长叶挺。炮兵营长郭思演、薛仰忠。
    第4军合共兵力步兵13个团,炮兵两个营。
    由粤军第一师发展而成,1925年8月26日改编受番。
     
    第五军
     
    第5军军长李福林,参谋长刘敏。
    第15师师长李群,副师长林驹,参谋长何家瑞,辖第43团黄相、第44团周定宽、第45团黄炳琨
    第16师师长陈炳章,副师长王若周, 辖第46团陆满、第47团李林、第48团陈伟图
    独立第1团长梁林,第2团团长林驹。
    第5军军长李台琼,合共兵力步兵8个团,炮兵一个营。
    由粤军序列的福军发展而成,1925年8月26日改编受番。
     
    第六军
     
    第6军军长程潜,参谋长唐蟒。
    第17师师长邓彦华,参谋长曾则生,辖第49团傅良弼、第50团文鸿恩、第51团钟韶
    第18师师长胡谦,副师长苏世安,辖第52团苏世安、第53团宋世科、第54团李明灏
    第19师师长杨源浚,副师长王邦若,辖第55团王尹西、第56团张轸、第57团王茂泉
    炮兵营营长莫希德、罗心源。
    第6军合共兵力步兵9个团,炮兵两个营。
    由广州国民政府警卫军为基础,并在北伐中收编起义投诚部队发展而成,在1926年1月编成。
     
    第七军
     
    第7军军长李宗仁。
    第1旅旅长夏威,参谋长毛炳文,辖第1团陶钧、第2团吕演新
    第2旅旅长李明瑞,参谋长吕其彬,辖第3团李明瑞、第4团李朝芳
    第3旅旅长伍廷扬,参谋长林世嘉,辖第5团张国柱、第6团龚寿仪
    第4旅旅长黄旭初,参谋长黄莘,辖第7团许崇武、第8团林畅茂
    第5旅旅长刘日福,参谋长刘克初,辖第9团陆受祺、第10团梁朝玑
    第6旅旅长韦云淞,参谋长徐启明,辖第11团韦云淞、第12团叶丛华
    第7旅旅长胡宗铎,参谋长李石樵,辖第13团李孟庸、第14四团杨腾辉
    第8旅旅长钟祖培,参谋长以定邦,辖第15团尹承纲、第16团周祖晃
    第9旅旅长吕焕炎,参谋长董南,辖第17团杨义、第18团蒙志
    独立第1团陈济桓 独立第2团罗浩忠入伍生团吕竞存
    第7军合共兵力步兵18个团,炮兵两个营。
    两广统一后的新桂系李宗仁、黄绍竑所部改编而成,1926年3月改编受番。
     
    第八军
     
    第8军军长唐生智,参谋长龚浩。
    教导师师长周斓。辖3个团,团长分别为罗霖、鲁扬开、刘克豪。
    第2师师长何键,参谋长胡达。辖4个团,团长分别为陶广、刘建绪、危宿钟、张辅。
    第3师师长李品仙。辖4个团,团长分别为张国威、熊震、李云杰、吴尚。
    第4师师长刘兴,参谋长王德光。辖4个团,团长分别为廖磊、唐哲明、周维寅、颜仁毅。
    第5师师长叶琪。辖3个团,团长分别为何宣、周磐、刘运乾。
    鄂军第1师师长夏斗寅,副师长周斓,参谋长廖汝钧/万耀煌。辖3个团,团长分别是万耀煌、卢本棠、张森。
    教导团团长周荣光。炮兵团团长王锡焘。
    第8军合共兵力步兵22个团,炮兵一个团。
    由湖南陆军第四师并收编起义投诚部队发展而成,1926年6月2日改编受番。
     
    警备区
     
    北伐军出师时,后方之巩固布置分为7个警备区,直隶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其配置如下:
    潮梅警备司令由第1军军长何应钦兼,驻军汕头。
    韶属警备司令由第2军教导师师长陈嘉祐兼,驻军韶关。
    钦廉警备司令由第11师师长陈济棠兼,驻军北海。
    肇属警备司令由第13师师长徐景唐兼,驻军肇庆。
    惠属警备司令由第18师师长胡谦兼,驻军惠州。
    广属警备司令由第20师师长钱大钧兼,驻军广州。
    琼崖警备司令由第12师第34团团长许志锐兼,驻军琼州海口。
     
    其他
     
           海军及空军编制资料暂缺。

    苏联空军参加中国北伐

           早在1923年3月,苏联就向孙中山提供了200万墨西哥银元的经济援助,并支援了武器,派遣了政治和军事顾问。

      1923年夏,苏联第一批5人顾问组来到广州。孙中山对他们下达的主要任务是:“按苏联模式组建军队,建立北伐桥头堡。”不久,苏联内战英雄、“红旗勋章”和一级“红星勋章”的获得者帕维尔·帕夫洛夫(化名戈沃罗夫),出任驻中国总军事顾问。

      到1924年夏,已有25位苏联军事顾问来到中国。而到 1927年3月,人数增至37人。与此同时,苏联向中国增加了武器和给养供应。从1924年10月到1927年6月,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苏联向中国总共 支援了价值约为1600万卢布的物资。通常,这些物资都是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运到中国,苏联的军事专家、教官和空军飞行员也是随船而来的。

      当时,国民党虽已建立了自己的“空军”,但只有四架飞机和两架德国1916年造的水上飞机。

      苏联飞行员、领航员和机械师与飞机同期抵达后,立即积极投入了战斗。因作战英勇,1926年-1927年在中国作战的全体苏联飞行员,被苏联授予“红旗勋章”。

      1924年7月18日,驻中国的总军事顾问帕维尔·帕夫洛夫 在横渡东江时不幸溺水身亡。于是另一位苏联内战中的英雄瓦西里·布柳赫尔(化名佐伊·加林,即加伦),继任总军事顾问。布柳赫尔指挥了国民革命军几次最大 的军事行动,如两次东征和两次北伐,表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
     
           为支持国民党在华北地区对军阀作战,苏联在1925年-1927年派出过约60人的军事顾问团,其中有三名志愿飞行员。

    闽系海军正式宣布易帜通电归附国民革命军

            1926年3月14日闽系海军正式宣布“易帜”,通电归附国民革命军。 1926年6月,北伐号角吹响,大革命浪潮汹涌澎湃。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深知海军之重要作用,先后派与其关系密切的原同盟会会员林知渊(闽侯人,毕业 于保定军校,民国首届福建省府委员)和王充恭(福州人,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到厦门和上海,策动闽系海军倒戈易帜。在闽系海军与蒋介石达成“统一全国海 军;确定海军军费和军舰建造费;闽人治闽”等项条件后,闽系海军即派舰助蒋作战,先后参加了驱逐孙传芳、1927年8月龙潭战役、1927年10月一次西 征、1929年3月二次西征等重大作战,对确保南京安全以及打败孙传芳、打败唐生智、李宗仁奠定蒋在国民军内的统治地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