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岛芳子的故事:行为放荡的“东方魔女”诡异多变的一生

  • 发布时间:2017-12-26 22:05 浏览:加载中
  • 1、“男装丽人”的生死之谜


      她出身满清皇族,贵为肃亲王善耆的十四格格,却因为父亲对复辟的痴心妄想,沦为日本间谍的养女;她一生诡异多变,从性情刚烈的“男装丽人”,到行为放荡的“东方魔女”,最后变成臭名昭著的汉奸和女谍。被日本军国主义誉为“东方的玛塔・哈丽”、谍报机关“一枝花”的川岛芳子,最后落得个怎样的下场?是被国民政府执行枪决,还是隐姓埋名终老一生?60多年过去了,关于她的生死之谜又有什么离奇的发现?

    2、死刑判决


      1947年10月8日下午两点,北平地方法院举行了公审大会,对重要战犯川岛芳子进行宣判。作为国内一号女汉奸,这次开庭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政府官员、商界名流、报社记者,还有大批普通民众蜂拥而至,都来一睹这位“末路狂花”的风采。由于看客太多,导致法院的门被挤坏,玻璃也被撞得粉碎,几个法警在维持秩序时受伤,鉴于这种情况,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择日重审。

      一个星期后,对川岛芳子的审判工作继续进行,由于担心再次出现骚乱,这一次,法院只允许证人和一些报刊记者到场。法庭上,川岛芳子态度蛮横,言词犀利,拒不承认证人指定的间谍活动,对公诉人提出的叛国罪名更是坚决反对。

      由于川岛芳子在战争中没有参与指挥屠杀平民的行为,也没有证据说明她为日军侵华出谋划策,所以法庭要想定罪,只能从她错综复杂的身份入手。如果她确为日本人,以日本战犯审判的案例来看,她很可能被引渡回国;如果她被证明是中国人,等待她的只能是死罪一条。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法庭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首先确定了川岛芳子的身份,认为“被告虽有中国和日本双重国籍,但其生身父亲为肃亲王,因此川岛芳子无疑是中国人,应以汉奸罪论处”,同时,她还被指控与日本军政要人来往密切,在上海“1・28”事变中女扮男装进行间谍活动,引发了“上海事变”;参与将溥仪及其家属接出天津,为筹建伪满进行准备工作以及长期和关东军往来,并被任命为“安国军司令”。

      铁一样的事实摆在面前,法官判定川岛芳子叛国罪名成立,处以死刑。川岛芳子表示不服,提请上诉。不久,法院驳回了她的上诉请求,将执行枪决的日期定在1948年3月25日,地点就在德胜门外的第二监狱。

      据时任女监主任的赵爱贞回忆,行刑那天,川岛芳子情绪很不稳定,她穿着灰色囚衣和橄榄色的毛料西装裤,脸部浮肿,目光呆滞,早已没了以往的神采。早六点,执行检察官何承斌、书记官陈继周和检验员宋纯义来到女监,把她提到了刑场,何承斌按照程序,验明她的姓名、籍贯和年龄,又问她是否要留遗嘱。这时,早已精神崩溃的川岛芳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用恳求的语气说:“我想给常年照顾我的养父川岛浪速留封信。”

      随后,她用颤抖的手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父亲大人:终于三月廿五日的早晨执行了,请告诉青年们永远不止地祈祷中国之将来,并请到亡父的墓前告诉中国的事情,我亦将于来世为中国而效力。”

      6点45分,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一个女人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三名执行官很快不知去向,只留下收尸的杂役,他把尸体放到一块门板上,盖上半片破旧的席子。

      遵照川岛浪速的嘱托,日本长老古川大航认领了这具尸体,他在川岛芳子堂姐金幼贞的帮助下,为尸体裹上白毛毯和花布,做完佛事后,运送到朝阳门外的日本人墓地进行火化。她的骨灰被分成两份,一半留在中国,一半捎回日本。后来,古川大航在提起这段往事时,不无感慨地说,当时,在川岛芳子的衣兜里只有几个栗子,依然白皙的手上还攥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一首绝命诗:有家不得归,有泪无处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诉向谁。

    3、诈死疑云


      川岛芳子的死讯传来,街头巷尾的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但是,一种令人惊骇的说法随之席卷了整个北平:川岛芳子并没有死,那具被匆匆火化的尸体只是她的替身。

      传出这种声音的是什么人?他们怎么会这么说,又有什么确凿证据呢?

      作为《北平时报》的记者,许杏林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况。虽然川岛芳子执行枪决的那天,北平政府并没有通知新闻局和诸多报社,但是,他们还是通过特殊渠道知道了这个消息。3月25日,他和其他20多家报刊记者早早守候在监狱门外,希望在第一时间对这一重大事件进行报道。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除了两名美联社记者,其他人都被拒之门外。

      早上7点钟左右,也就是枪响后几分钟,一直紧闭的监狱大门终于开了,许杏林和焦急万分的记者鱼贯而入。地上,摆放着一具刚刚被执行死刑的女尸,令人疑惑的是,女尸的情况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一位报社记者的描述恰如其分:“该尸头南脚北,弹由后脑射入,由鼻梁骨上射出,头发蓬乱,满脸血污,已不能辨认。”

      据许杏林回忆,由于监狱方面限制新闻自由,在场记者都表示非常不满,事后,多家报社向司法部门提出质问,同时把矛头指向北平政府。对此,政府的解释竟然是忘了通知。这更加引起了媒体的愤怒和怀疑,他们认为,把枪决选择在监狱秘密进行,又不让记者观看行刑过程,这本身就令人费解,再加上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根本无法证实那就是川岛芳子本人,怎么能不让人怀疑这里是不是存在阴谋呢?

      《大公报》率先发难,他们对川岛芳子的死作出了大胆猜测,认为那具被枪决的女尸留着长发,这不符合川岛芳子的发型。因为据川岛芳子的秘书小方八郎说,她历来剪的都是男士短发,所以被处决的绝不是川岛芳子本人。

      还有一家报纸声称,是一个叫做刘凤玲的女犯做了川岛芳子的替身。因为刘凤玲得了不治之症,有个神秘人物找到她的母亲,承诺如果她愿意做一个死刑犯的替身,家属就可以得到10根金条;如果不答应,母女性命难保。无奈之下,母亲含泪收下了作为定金的4根金条。等到刘凤玲做了替死鬼后,神秘人物允诺的其他6根金条再没兑现,因为找不到当事人,一家人就哭哭啼啼来到报社,揭露了这件事。

      一时间,关于川岛芳子的死亡谜团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各大报刊也许为了报纸畅销,也许为了向政府泄愤,纷纷加入到这场连篇累牍的报道“战役”中,有的甚至设立了连载和专栏,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川岛芳子没有死,那只是北平政府使的障眼法。

    4、金蝉脱壳


      川岛芳子竟然没死?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和复杂背景,这个消息很快引来外地报刊甚至国外媒体的关注,让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非常难堪。他们马上指派专门调查组,深入北平了解川岛芳子事件的经过,不久,国民政府先后两次发布调查报告,证实川岛芳子确已被枪决。

      由于国民政府一向谎话连篇,老百姓根本不相信他们。更主要的是,确实有很多疑点摆在那里,不由得人们不产生猜疑。

      首先,川岛芳子是有名的大汉奸,处决她是众望所归的事,为什么要在天亮之前秘密执行处决?其次,处决川岛芳子为什么要使用开花弹?这直接导致死者半个脸被炸掉,根本无法辨别身份,又如何能证明死者就是川岛芳子?还有,和刘氏母女接洽的神秘人物一直无法找到,是否已经被警方雪藏?最后一点尤其可疑,监狱在行刑时,为什么将大批中国记者挡在门外,只允许美国记者去刑场拍照,是不是怕中国记者戳穿川岛芳子的身份?

      联想起川岛芳子临刑前的种种表现,也是疑窦丛生。

      日本战败后,川岛芳子明知自己有危险,却没有选择逃亡,而是堂而皇之地留下,这是为什么?被捕后,她在法庭上气焰非常嚣张,公开藐视法官,这种态度又说明了什么?有传言称,之所以出现这些反常现象,是因为川岛芳子根本没把国民政府放在眼里,更没想到自己会受到死刑的惩罚。为此,她一直在通过各种关系为自己开脱,企图推卸罪责。

      据川岛芳子胞兄金宪立透露,川岛芳子曾让他找到田中隆吉和多田骏,由他们出面,向美国驻日本最高军事长官麦克阿瑟将军求情,一面逃脱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一面给国民政府施加压力。同时,她还写信给养父川岛浪速,恳求他证实自己的日本人身份,避免因涉嫌汉奸罪被判处死刑。最后,她亮出了自己的王牌―北平和南京方面的日伪谍报网,请军统局头子戴笠帮助营救她。川岛芳子的活动无疑是奏效的,蒋介石曾经秘密电令北平方面将川岛芳子押送到南京接受审查。

      那么,这究竟会不会是国民政府的瞒天过海之计呢?川岛芳子如果没死,她又会逃往哪里?

      一些更加离奇的说法随之出现,有人说她在侥幸逃命后潜返东瀛,与养父川岛浪速会合,从此不问政事。也有人说某位国民党高官因为迷恋她,花费重金将她救出,秘密纳为外室。直到1972年,一位研究川岛芳子的日本专家、东京大学的渡边龙策教授还在书中论述了“替身说”的可能性。他提到,胞兄金宪立说她早已到了蒙古,之后北去苏联……

    5、魅影突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川岛芳子的下落变得不再重要,谁会在意一个汉奸的生死呢?不曾想,2004年,一个惊人的消息从长春传出:川岛芳子,这位昔日的“东方魔女”逃过死劫,几经辗转后,来到了长春,隐姓埋名生活了30年后,于1978年去世。

      一石激起千重浪,把早已遗忘了川岛芳子的人们重新拉回到历史的迷雾中,这是怎么回事?谁又能证明这件事的真伪呢?

      据长春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张钰说,2004年12月24日,家住四平的姥爷段连祥病逝,去世前,他向自己透露了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当年的川岛芳子并没有死,她用“替身”逃脱死刑后,在段连祥等人的保护下,来到长春市郊新立城齐家村隐居下来,张钰小时候,那个教她诗歌、绘画,给她讲日本故事的“方姥”,就是川岛芳子!

      当时,段连祥让张钰打开一个铁制保险箱,那里面放着“方姥”的遗物。其中有一幅“方姥”画的“日本女子风情浴嬉图”,一架望远镜,一个景泰蓝的小坐狮,一张李香兰(日本女间谍,战后被遣返日本)的唱片《苏州之夜》,另外,还有一些书籍和画册。

      段连祥神色凝重地嘱咐外孙女,一定要小心保管这些物品,同时,他又嘱咐张钰帮自己办几件事。

      张钰说,姥爷让她有机会联系日本长崎的小方八郎,把小坐狮送给他,这是“方姥”临终时的嘱托,因为小方八郎曾经是她的秘书。还有那张日本制造的唱片《苏州之夜》,姥爷让她设法转送川岛芳子的生前老友李香兰女士,那里面是李香兰主演的影片《苏州之夜》的主题歌。

      段连祥的这番举动,让张钰在震惊之余还有隐隐的疑惑。难道姥爷真和那个声名狼藉的女间谍有关系?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姥爷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一个千夫所指的卖国贼呢?

      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段连祥说出了自己多年前的经历。原来,段连祥母亲出身满族正黄旗,舅舅于德海与肃亲王善耆交往甚密,与川岛芳子的养父川岛浪速也有几面之交。段连祥两岁的时候,就被于德海收为养子并带往英国,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受到不少“亲日”思想的影响。成年后,他更加仰慕当时已是“安国军女司令”的川岛芳子,曾经在1938年千里迢迢从东北赶到天津东兴楼饭庄,只为一睹川岛芳子的芳容。后来,段连祥还托小方八郎转交给川岛芳子一封信。不久,他就收到了回信,两个人算是相识了。

      1948年冬,段连祥在虎石台警察日语学校时的同学于景泰突然找上门来,说去见个老朋友。在一个秘密场所,他看到了熟悉的教官秀竹,还有化过装的川岛芳子。当时,他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出于对川岛芳子的怜爱,他不惜肩负风险,把她接到长春市郊的齐家村,在精心的照顾和接济中,川岛芳子在这里生活了30年。

    6、苦心求证


      那个神秘莫测的“方姥”,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川岛芳子吗?姥爷退休前只是四平卷烟厂的普通工人,他真的会与这个历史上的传奇人物有过近距离接触吗?张钰在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突然有了一种探究真相的渴望,她要解开这个谜。

      为了进一步求证,她又翻看了“方姥”的遗物,想从这里打开缺口。果然,在那架望远镜上,发现了重重的“HK”划痕,这是什么意思呢?她求教了日籍学者,结果令人惊喜。川岛芳子的中文名字是金璧辉,“HK”很可能是日语发音的英文缩写。另外,保险箱里还有6页纸色发黄的伪满关东军司令部文件,包括1944年绘制的满洲国地图、“七三一”部队要图等等,这些事关日本关东军的军事机密,绝不会出现在普通老百姓家里。联想起前面提到的小坐狮和唱片,“方姥”的遗物的确让人怀疑。

      不久,又一位“重量级”人物的出现,更坚定了张钰寻找真相的信心。

      2008年6月,“第二届溥仪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在天津召开,“川岛芳子生死之谜”成了会上热议的课题。当时,身为辽宁省民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一世孙的爱新觉罗・德崇说了这样一句话:“川岛芳子这个事,我们家人早就知道了。”

      德崇先生这么说,里面一定大有文章,后张钰等人专程到沈阳登门拜访。据德崇回忆,1955年冬,10岁的他刚刚从北京回到沈阳,就看见一个穿棉袄、系头巾的女人来到自己家,家人都亲切地叫她“璧辉”。当时,他还认为这个女人的穿着很好笑,没想到,一旁大他十岁的姐姐(溥贤)却说:“她可不简单,有学问,有能耐,能文能武,多才多艺,连死都有人替。”

    7、秘境追踪


      种种迹象表明,“方姥”和川岛芳子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们真是同一个人吗?为了彻底弄清事实的始末,张钰等人成立了研究小组,在日本方面的协助下,决定从DNA鉴定、指纹鉴定和字迹鉴定上寻找突破,还历史一个真相。

      2009年3月1日,研究小组拿着从浙江国清寺找到的方觉香(方姥)的骨灰赶赴东京,对其进行DNA检测。和它进行比对的是川岛芳子的亲弟弟爱新觉罗・宪东的四根头发。但是,这种最权威的鉴定方法最终没有成功。由于“方姥”的骨灰已经深度火化,无法提取出DNA元素。后来,日本鉴定专家还希望从“方姥”接触过的物品,如密码箱、望远镜中找到DNA元素,但也因为时间太久而失败。

      只有从字迹鉴定上寻求突破了。由于“方姥”行事小心,很多书信都被她亲手烧毁了,留在世间的只有一幅墨版肖像画,那是张钰5岁时“方姥”送给她的赠品,在画的左下角,隐隐可见“姥留念”三个字。

      让人不解的是,就是这三个字,还被刻意涂上了墨水,只有“念”字清晰一些,那么,从这个硕果仅存的字中,日本鉴定专家能否找到破解悬案的线索呢?

      在日本专家进行鉴定前,张钰曾让吉林省知名古董鉴定家郭相武鉴定过这个笔迹,他的比照对象是川岛芳子在狱中写给养父的信。经过反复比对,郭相武认为字的基本笔画和书写习惯一致,可以确认为一人所写。但是,日方在对两者笔迹进行鉴定后,却没有给出定论。

      难道这次千里迢迢的验证就要无功而返了吗?事实证明,虽然在这三项鉴定中研究小组没有任何突破,但是,从其他方面,还是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果。

      为了证明川岛芳子没有死于刑场,研究小组成员曾将川岛芳子被押期间的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进行比较,得出结论:两张照片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方进行了再次鉴定,他们把川岛芳子行刑后的照片中的女人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后进行骨骼分解。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该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从盆骨来看,有过生育史。这和当时养尊处优,而且从未生养过孩子的川岛芳子根本不符。中日双方由此得出了相同结论:当年被处决的不是川岛芳子,而是另有其人。

      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取证,研究小组在掌握了一些最新证据后,作出了这样的推断:首先,川岛芳子没有死在刑场上,那具尸体只是她的替身;其次,段连祥确实认识川岛芳子;第三,中方专家认定,“方姥”与川岛芳子笔迹相同。再加之此前对历史、社会和人文方面的考证,研究小组认为,“方姥”就是川岛芳子!

      对此,日本权威专家的态度显得更加谨慎,他们认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缺少直接的科学证据,如果没有这一点,即使有99%的可能性,也不能下最后的定论。

      研究小组的结论一经公布,在国内引起了较大反响。一些人对此深信不疑,认为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方姥”就是川岛芳子,也有不少人觉得这种说法过于荒唐。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苏智良就认为,像川岛芳子这样有着广泛国际影响的人物,如果当时的国民政府最高领导人蒋介石不手下留情,她是不可能逃脱死刑的。那么,在风雨飘摇的时候,蒋介石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特赦这个民愤极大的女汉奸吗?如果说川岛芳子真的逃脱了死刑的惩罚,又是谁一手实施了这个计划?即便“方姥”就是川岛芳子,她为什么选择在长春落脚?又怎么会由一个阴险狡诈的间谍,突然变身为吃斋念佛的居士呢?很多谜团还等待着揭秘和解答。

    8、人鬼莫辨


      一个曾经聪慧美丽的清朝公主,就这样在日本义父的“教诲”下,荒芜了善良和纯真,泯灭了良知和灵魂。当她蜕变成疯狂的侵略工具,在生养过自己的土地上为虎作伥时,不知是否想过,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人,在她的血脉里,也打着中华子孙的烙印。

      不管“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随着一声枪响,那个鬼魅一般的身影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凭心而论,她琴棋书画、骑马射猎、开车驾机无所不通,的确才能过人,但在清室复辟迷梦和日本侵略妄想的交织下,她最终堕落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度过了丑陋而悲哀的一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