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胡少海智取宜章_革命历史

  • 发布时间:2017-12-01 01:32 浏览:加载中

  •   井冈山的红军大部分来自工人和农民,但也有不少出生于富豪门弟。

      现在有些年轻人不理解,说他们家里有钱有势,何苦跑到这穷山沟里来活受罪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把胡少海作为一个代表人物进行剖析。我去湖南宜章县的党史办和地方志办公室查找有关资料,还到长沙图书馆查阅老报纸,终于弄清了胡少海所走过的那段人生道路。

      1928年7月15日,《湖南国民日报》刊登一则“悬赏缉暴子”的启事:“孽子占鳌,客岁与共匪朱德等窜入宜城,屠士绅、焚民屋……乞转呈各处上峰通缉在案。如获占鳌一名,自愿花小洋伍佰圆。”出钱登这则启事的,是湖南宜章县有名的豪绅胡泮藻。

      胡泮藻发这个通缉的时候,胡占鳌(后改名胡少海)已担任红四军第二十九团团长,在井冈山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把国民党军队和地主武装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显然,报纸上的这个启事,也就成为“纸船明烛”了。

      胡泮藻为什么用重金悬赏捉拿自己的亲生儿子?事情还得从头讲起。

      胡少海的家在湖南省宜章县。他父亲是县里鼎鼎有名的土豪劣绅,经常与官府豪门来往,相互勾结,欺压民众,剥削穷人。

      “农民一年累到头,吃杂粮,穿烂衫。自己家里不作田,一年收400多担谷,而且都是人家送上门、挑进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问题,胡少海久思不得其解。

      1925年,也就是胡少海27岁的时候,他进入国民革命军广东大本营军政部长程潜在韶关举办的讲武堂。在那里,他聆听了共产党员林伯渠、周恩来等人的演讲,开始懂得了什么是阶级,什么是剥削。从此开始觉悟了,明白自己家里之所以积谷满仓,都是剥削农民的结果,他横下一条心,背叛家庭,投奔革命。

      胡少海在讲武堂毕业后,任程潜部下的营长。北伐时,这支部队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程潜任军长,林伯渠任党代表。胡少海同整个北伐军一道,横扫江南,席卷千里,从广东一直打到武汉。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他的口号是:“宁可枉杀三千人,不放走一个共产党员。”不知有多少人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

      胡少海目睹这一切,心情很沉重,也很矛盾。公开同他们斗吧,势单力薄;跟着他们去屠杀工农,那会丧尽良心,死也不干。一次,他乘外出执行任务之机,联络一部分湖南籍士兵,离开部队,回到湘粤边界的乐昌、乳源一带的山区打游击。

      当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部队转战到乳源县北的杨家寨时,胡少海欣喜万分,马上投奔了这支部队。

      不久,朱德部队进入乳源与宜章交界的莽山洞。中共宜章县委书记胡世俭和委员高静山、毛科文等主动与朱德联系,交流情况。在这里,朱德知道了宜章县没有正规敌军,只有400多人的团防武装,便商议智取宜章的计划。

      “你在家乡暴露过自己的身份没有?”朱德问。

      “没有,豪绅都称呼我五少爷。”胡少海回答。

      “那好,你就来个以假乱真。”朱德非常高兴地说。

      1928年1月21日,一支拥有两个加强连的部队,身穿国民党军队的服装,打着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团的旗号,大摇大摆地开进了宜章城。

      “国军来了!国军来了!”县里的官员和地方上的绅士欣喜若狂地叫喊着。他们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胡少海递交的“团长王楷”的名片,连声称道:“欢迎!欢迎!”

      宜章的统治者早就渴望有一支正规军来守城。如今“五少爷”带来了正规军,那真是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所以这个求见,那个拜访,企图把保护万贯家财的希望寄托在胡少海身上。

      其实,胡少海早就参加了朱德的起义部队,而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军呢,原来是朱德用过的国民党军长范石生部队的番号,完全是用来迷惑敌人的。所有这些,县官豪绅们当然一无所知,所以胡少海一回到家乡,他们仍旧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为“五少爷”(因胡少海在七兄弟中排行第五)。

      第二天下午(农历除夕),朱德部队进城,以布防设营的名义悄悄地包围了县政府、警察局和团防局,做好了战斗的充分准备。

      “县长杨孝斌坚持由他设宴为长官接风、洗尘。”胡少海前来司令部报告这个新情况。按原定计划是由胡少海宴请县官豪绅,以便一网打尽。

      “好,我们就来个‘就汤下面’‘顺水推舟’。”朱德随机应变。

      当晚,豪华的明伦堂——县参议会所在地张灯结彩、五光十色。敌县长杨孝斌在这里大摆宴席,款待朱德、胡少海等“国军”长官,并共商“防匪”事宜。

      宴会开始,朱德、胡少海率领14名卫士,登上了县参议会大楼。县长杨孝斌请朱德、胡少海坐在首席,他和前任县长黄得珍等20多个官绅依次坐在陪席。席间,他们频频举杯,向朱德、胡少海敬酒。

      “有五少爷在,我们就可以化凶为吉啦!”杨孝斌端起酒杯,心安理得地对胡少海说。

      “哪里,哪里,这是县太爷和满堂诸位的福分。”

      宴会的气氛正浓,县官和豪绅们兴高采烈。突然,朱德站起来,将酒杯往地下一摔,随来的卫士如猛虎扑羊,缴了县政府哨兵的枪支。这时,中共宜章县委负责人高静山、杨子达等带领的一班人也闯进宴会厅。官绅们见了,个个瞠目结舌,面如土色。战士们一拥而上,把杨孝斌、黄得珍等全部捆绑起来

      杨孝斌吓得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们是什么人?”朱德把桌子一拍,大声告诉他:“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你们横行霸道的日子到头了,宜章解放了。”这伙县官和豪绅做梦也没有料到会祸从天降。

      城里的牢门被砸开了,被关押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获得了解救。

      打开土豪的粮仓分谷,农民挑着一担担的箩筐往地主家奔跑。

      宜章县一片欢腾,大街小巷贴满了红绿标语。群众兴高采烈,奔走欢呼:“暴动了!”“胜利了!”绣有镰刀、斧头的鲜艳红旗,在县政府和城楼上徐徐升起,高高飘扬,宣告了宜章暴动的胜利,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

      第二天,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在这里成立。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蔡协民任政治部主任。参加暴动的工人、农民和游击队员编为独立第三团,胡少海任团长。

      坚决镇压反革命,这是工农革命军成立后的头一件大事。首先杀谁?根据全县工农群众的要求,首先枪毙了作恶多端的敌县长杨孝斌、黄得珍和挨户团副团长刘秉钧、大土豪肖心若。

      宜章暴动的烈火很快燃烧到郴州、资兴、耒阳等十多个县,几乎震动了整个湘南。

      蒋介石对宜章暴动的兴起和发展十分焦急,急令许克祥率第二十四师6个团的兵力,由韶关直扑宜章。

      一提起许克祥,湖南人民就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因为正是这个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解散了共产党的组织和工农青妇等群众团体,逮捕和屠杀共产党与革命群众一万多人。他还嫌不够,今天又来充当镇压宜章暴动的刽子手。

      “在游击战中消灭敌人。”这是朱德在滇军中所积累的成功经验,这次在与许克祥的交战中又用上了。

      胡少海率领的第三团,起初用鸟枪、土铳袭击敌人,用铜锣、鞭炮迷惑敌人,然后集中兵力,袭击许克祥师部。仅在长冈岭一仗,就击溃敌军两个团。同时,朱德部队在宜章等地打垮了敌军3个团。

      这次战斗,共歼敌1000多人,缴获各种火炮。许克祥成了宜章军民讥笑的“许送枪”。

      许克祥被打跑了,宜章县苏维埃政府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成立,胡少海率领的宜章农军升编为工农革命军独立第三师,他担任师长。

      许克祥吃了败仗,使蒋介石大伤脑筋,于是调集7个师的兵力,分三路进逼湘南。敌人大兵压境,工农革命军只能实行战略退却,退到峰峦起伏的井冈山。

      朱、毛会师后,胡少海担任红四军军委委员和第二十九团团长,在五斗江、七溪岭和长岭寨战斗中屡建奇功。1930年7月,他担任红一军团第二十一军军长,在闽西漳平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32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