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陈毅豁达大度,周恩来支持朱毛红军_革命历史

  • 发布时间:2017-12-01 01:29 浏览:加载中

  •   有人问,毛泽东落选前委书记,为何陈毅又能当选?芽我认为要从多方面去看。首先,他德、才、资兼备。当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打了败仗之后,不少军事干部逃跑了,而陈毅毫不动摇地辅佐朱德把保留下来的队伍带上了井冈山。这个举动,得到了全军官兵的敬佩。

      其次,他品德高尚,作风正派。当朱毛在建军问题上激烈争论时,他没有简单地支持谁、反对谁,而是在肯定他俩优点的同时,又对各自的缺点提出了批评,维护了党的团结。虽然毛泽东对他这种“折中调和”的作法非常不满并称之为“陈毅主义”,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一点的确难能可贵。

      其三,他同朱毛一样,在全军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正如萧克在《朱毛红军侧记》中写的:“当时在四军上下比较有威信的是朱、毛、陈毅。朱毛对一些问题不一致,大家认为他两人都有不对的地方,陈毅受命筹备‘七大’并主持召开会议。因为自四军成立以来,陈毅同朱毛一样,也曾担任过军委书记、前委书记,尽管也觉得毛陈两人相比,毛应居先,但陈毅亦是领导人之一。所以通过民主选举,陈毅担任了前委书记。”

      陈毅担任前委书记之后,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一方面为毛泽东的落选感到惋惜,现在把他请回来是不可能的,他知道毛泽东的性格十分强硬,而自己要挑起这副千斤重担又的确有点困难。另一方面,朱德赞成刘安恭的一些观点,林彪支持毛泽东的主张,以朱毛为首的领导层出现了意见分歧,刘、林成了争论双方的主要代表,而自己又是朱毛心灵相通的战友。在这种情况下,要站出来支持一方反对一方是不行的,怕会影响党的团结。正如他后来在《回忆录》中说的:“你们朱毛两人,一个晋国、一个楚国,你们两个大国天天在吵架,我这个郑国在中间不好办。跟哪个走?芽站在哪一边?芽我就是怕红军分裂,怕党分裂。我是希望你们两个团结。”于是他在会上的态度是公开指出朱毛各自的长处、短处和应负的责任,以求缩短矛盾差距。

      正因如此,毛泽东对陈毅的这种“折中调和、模棱两可”的态度非常不满,甚至提出要“打倒陈毅主义”。1929年9月下旬在上杭县召开红四军党的“八大”时,在林彪、罗荣桓、蔡协民、伍中豪等纵队领导人的提议下,朱德给毛泽东写了一封“敦请信”,要求他回到前委来主持工作。毛泽东还有一肚子气,立即回信写道:“不打倒陈毅主义,我绝不回来。”

      正在朱德、陈毅处于进退两难的时候,接到党中央的来信,要红四军前委派一位负责人去上海参加军事会议。陈毅是前委书记,当然是要出席的,他也正好乘此机会向党中央汇报红四军的情况。他装扮成南洋商人,经厦门、香港抵达上海。

      8月29日,陈毅向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立三、周恩来、项英、关向应等汇报了红四军的情况,原原本本地报告了红四军党的“七大”的经过。当时,党中央总书记是工人出身的向忠发。因他的文化程度较低,领导能力也较差,党中央的实际工作主要由政治局常委周恩来负责。

      中央政治局十分关心红四军的发展形势和存在的问题,决定由李立三、周恩来、陈毅3人成立一个委员会,由军委书记?穴又叫军事部长?雪周恩来召集,负责起草中央给红四军前委的一封信,以解决红四军党内的分歧。周恩来把起草的任务交给了陈毅。陈毅以中央8月21日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为基础,遵照周恩来多次谈话的精神,代中央起草了一封信。这封信经政治局认真讨论,并由周恩来审定。因写这封信的时间是1929年9月28日,党史界通常称之为“中央九月来信”。

      这封信一开头就说:“陈毅同志来,详谈一切。中央于其口头及书面报告后,决定给前委以下列之指示。”

      信中肯定了“先有农村红军,后有城市政权,这是中国革命的特征,这是中国经济基础的产物”。这几句话是很有分量的,实际上就是肯定了朱德、毛泽东从井冈山开始创建“农村包围城市”这条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同时,高度评价了红四军自井冈山成立以来在政治、军事、经济、群众工作等方面的成绩,赞扬红四军“在全国政治局势中有极大影响”。

      指示信对红四军党的七大及前委扩大会的缺点提出了严肃的批评:“红军是生长在与敌人肉搏中的,它的精神主要的应是对付敌人。前委对于朱、毛两同志问题,没有引导群众注意对外斗争,自己不先提办法,而交下级自由讨论,客观上有放任内部斗争关门闹纠纷的精神,前委自己铸成这个错误,这是第一点。第二,没有从政治上指出正确路线,使同志们得到一个政治领导来判别谁是谁非,只是在组织上回答一些个人问题,这是第二个缺点。第三,这次扩大会及代表大会的办法是削弱了前委的权力,客观上助长极端民主化的发展。第四,对朱、毛问题没有顾及他们在政治上的责任之重要,公开提到群众中没有指导的任意批评,使朱、毛两同志在群众中的信仰发生影响。再则一般同志对朱、毛的批评大半是一些唯心的推测,没有从政治上去检查他们的错误,这样不但不能解决纠纷而且只能使纠纷加重。”

      最后,指示信明确指出:“前委应立即负责挽回上面的一些错误:第一,应该团结全体同志努力向敌人斗争,实现红军所负的任务;第二,前委要加强指导机关的威信与一切非无产阶级意识作坚决的斗争;第三,前委应纠正朱、毛两同志的错误,要恢复朱、毛两同志在群众中的信仰;第四,朱、毛两同志仍留前委工作。经过前委会议,朱、毛两同志诚恳接受中央指示后,毛同志应仍为前委书记,并须使红军全体同志了解而接受。”

      信中的两个“四点”,点点都是一针见血,掷地有声。此信距今80多年啦,现在读来依然是那么亲近、感人。这充分说明周恩来在处理红四军领导人的团结问题上的态度是谨慎的。他没改组或是更换负责人,而是一再强调加强前委的领导,维护朱毛的威信。尽管他是朱德的入党介绍人,与朱德的关系更亲近些,但在对待朱毛团结问题上,他“一碗水端平”,从不偏袒任何一方。

      陈毅在10月1日离开上海之前,周恩来再三嘱咐他:回去后,要请毛泽东复职,并召开一次党的会议,统一思想,分清是非,作出决议,维护毛泽东和朱德的领导。陈毅表示一定完成任务,请中央放心。就这样,他肩负重任,经香港、汕头迂回到闽西苏区。

      11月18日,陈毅会同朱德在上杭县的官庄村召开了前委扩大会,传达中央来信和周恩来的口头指示,并派专人将中央指示信送给毛泽东,同时附上自己的一封信,促请他回前委工作。陈毅在信中写道:“中央认为你的领导是正确的,此间红四军同志也盼望你回队。希望你见信后,坐担架赶快回来,就任四军前委书记。这是中央的意思,也是我和玉阶以及前委的希冀。”

      陈毅为人豁达大度,光明磊落,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十分突出。第一,他向中央作的书面报告和口头汇报,都是秉笔直书,实事求是。特别是对红四军党的“七大”在建军问题上的争论,不夹杂任何个人偏见,为党中央和周恩来的准确决断提供了可靠依据。第二,他代中央起草、经中央讨论和周恩来审定的那封指示信,完全出于公心。要是他在笔下稍微塞进一点“私货”,那历史就不是本来的那个样子。第三,他是红四军党的“七大”选出来的前委书记,却丝毫不计较个人的名誉地位,坚决执行中央指示,真心实意地请毛泽东回来“官复原职”,自己主动让位,甘当“配角”。这充分体现了陈毅的党性原则。

      “毛泽东‘官复原职’,那陈毅又干什么去了呢?芽”常常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1929年9月党中央决定毛泽东继任红四军前委书记时,就打算安排陈毅去鄂豫皖或左右江根据地工作,并征求他的意见。陈毅认为“七大”没开好,自己有责任,应回红四军去挽回影响,并把毛泽东请回来。至于自己的去留,以后再说。

      红四军党的“九大”结束不久,即1930年1月下旬,前委决定把江西独立红二、四团和福建独立红三团,还有罗炳辉的独立红五团,再加上永新、宁冈、莲花游击队共3000多人组建红六军。由原红五军副军长黄公略任红六军军长,陈毅任政委兼军委书记,毛泽覃任政治部主任。从此,陈毅就离开了红四军,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