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国文评三国演义》第八十八回 渡泸水再缚番王 识诈降三擒孟获

  • 发布时间:2018-04-11 07:02 浏览:加载中

  •   两军对峙,以实力之强弱来决定胜负,大致是这样一个规律,但并非绝对规律。战争中的未可预卜之数太多太多,变化莫测,因而强者未必凯歌高奏,弱者也不一定束手投降。在战场上,也包括在官场上、商场上,乃至于其他一切领域中的斗争,这种强弱转化、胜负互易的打乱规则的例外,是并不乏见的。

      所以,唯武器论是有一定局限性的。

      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是多方面斗智赛力的较量,不完全取决于枪炮。孔明与孟获之战,固然是双方军事实力的比赛、指挥能力的较量,也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斗争。

      在中国历史上,从黄帝和蚩尤的厮杀开始,到尔后的周边部落扰民寇境,强悍民族入主中华,这类比较进步的一方和相对落后的一方的战争,从来也不曾中断过。文明程度较高的中原地区,由于内部争斗,分崩离析,清谈误国,引狼入室,而沦入进化较慢但战斗力可观的部落、民族、国家手中,必然是一次历史的大倒退。相反,中原处于强盛时期,以力胜之,以智取之,便能起到所向无敌、望风披靡的战果。

      智,就是文明和文化这类精神上的力量,诸葛亮能够使孟获心悦诚服地归顺,确实如马谡所说的那样:“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同样,一切领域的争斗,凡与文明程度、精神力量上不占优势的对手较量,在力取的同时,加强心攻,也是取胜之道。

      却说孔明放了孟获。众将上帐问曰:“孟获乃南蛮渠魁,今幸被擒,南方便定,丞相何故放之?”孔明笑曰:“吾擒此人,如囊中取物耳!直须降伏其心,自然平矣。”诸将闻言,皆未肯信。

      刘禅自223年登基,到263年降晋,统治蜀国达四十年。在此期间,南方少数民族始终与蜀汉睦邻友好,保持相对的和平状态,这应该说是诸葛亮这次南征打下的基础。《资治通鉴》称:“终亮之世,夷不复反。”

      孟获虽是蛮子,但打肿了脸充胖子,倒颇得中华阿Q精神之要义。

      当日孟获行至泸水,正遇手下败残的蛮兵,皆来寻探。众兵见了孟获,且惊且喜,拜问曰:“大王如何能够回来?”获曰:“蜀人监我在帐中,被我杀死十余人,乘夜黑而走。正行间,逢着一哨马军,亦被我杀之,夺了此马,因此得脱。”众皆大喜,拥孟获渡了泸水,下住寨栅,会集各洞酋长,陆续招聚原放回的蛮兵,约有十余万骑。此时董荼那、阿会喃已在洞中,孟获使人去请,二人惧怕,只得也引洞兵来。获传令曰:“吾已知诸葛亮之计矣!不可与战,战则中他诡计。彼川兵远来劳苦,况即日天炎,彼兵岂能久驻?吾等有此泸水之险,将船筏尽拘在南岸一带,皆筑土城,深沟高垒,看诸葛亮如何施谋。”众酋长从其计,尽拘船筏于南岸一带,筑起土城,有依山傍崖之地,高竖敌楼,楼上多设弓弩炮石,准备久处之计。粮草皆是各洞供运。孟获以为万全之策,坦然不忧。

      却说孔明提兵大进,前军已至泸水。哨马飞报说:“泸水之内并无船筏,又兼水势甚急。隔岸一带,筑起土城,皆有蛮兵守把。”时值五月,天气炎热,南方之地分外炎酷,军马衣甲皆穿不得。孔明自至泸水边观毕,回到本寨,聚诸将至帐中,传令曰:“今孟获兵屯泸水之南,深沟高垒,以拒我兵。吾既提兵至此,如何空回?汝等各各引兵,依山傍树,拣林木茂盛之处与我将息人马。”乃遣吕凯离泸水百里,拣阴凉之地,分作二个寨子,使王平、张嶷、张翼、关索各守一寨,内外皆搭草棚,遮盖马匹将士,乘凉以避暑气。参军蒋wǎn看了,入问孔明曰:“某看吕凯所造之寨甚不好,正犯昔日先帝败于东吴时之地势矣。倘蛮兵偷渡泸水,前来劫寨,若用火攻,如何解救?”孔明笑曰:“公勿多疑,吾自有妙算。”蒋wǎn等皆不晓其意。

      敢示弱者,未必弱,而虚张声势者,倒可能有其软肋。

      忽报:“蜀中差马岱解暑药并粮米到。”孔明令入。岱参拜毕,一面将米药分派四寨。孔明问曰:“汝将带多少军来?”马岱曰:“有三千军。”孔明曰:“吾军累战疲困,欲用汝军,未知肯向前否?”岱曰:“皆是朝廷军马,何分彼我。丞相要用,虽死不辞。”孔明曰:“今孟获拒住泸水,无路可渡。吾欲先断其粮道,令彼军自乱。”岱曰:“如何断得?”孔明曰:“离此一百五十里,泸水下流沙口,此处水慢,可以扎筏而渡。汝提本部三千军渡水,直入蛮洞,先断其粮,然后会合董荼那、阿会喃两个洞主,使为内应,不可有误。”

      马岱欣然去了,领兵前到沙口,驱兵渡水。因见水浅,大半不下筏,只裸衣而过,半渡皆倒,急救傍岸,口鼻出血而死。马岱大惊,连夜回告孔明。孔明唤乡导土人问之。土人曰:“目今炎天,毒聚泸水,日间甚热,毒气正发,有人渡水,必中其毒,或饮此水,其人必死。若要渡时,须待夜静水冷,毒气不起,饱食渡之,方可无事。”孔明遂令土人引路,又选精壮军五六百,随着马岱,来到泸水沙口,扎起木筏,半夜渡水,果然无事。岱领着二千壮军,令土人引路,径取蛮洞运粮总路口夹山峪而来。那夹山峪两下是山,中间一条路,止容一人一马而过。马岱占了夹山峪,分拨军士,立起寨栅。洞蛮不知,正解粮到,被岱前后截住,夺粮百余车。蛮人报入孟获大寨中。

      这就是《出师表》里所说的“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了。

      此时孟获在寨中,终日饮酒取乐,不理军务;谓众酋长曰:“吾若与诸葛亮对敌,必中奸计。今靠此泸水之险,深沟高垒以待之。蜀人受不过酷热,必然退走,那时吾与汝等随后击之,便可擒诸葛亮也!”言讫,呵呵大笑。忽然班内一酋长曰:“沙口水浅,倘蜀兵透漏过来,深为利害。当分军守把。”获笑曰:“汝是本处土人,如何不知?吾正要蜀兵来渡此水,渡则必死于水中矣。”酋长又曰:“倘有土人说与夜渡之法,当复何如?”获曰:“不必多疑。吾境内之人,安肯助敌人耶?”正言之间,忽报蜀兵不知多少,暗渡泸水,绝断了夹山粮道,打着“平北将军马岱”旗号。获笑曰:“量此小辈,何足道哉!”即遣副将忙牙长引三千兵,投夹山峪来。

      对虑少谋短的对手,尤宜智取。

      诸葛亮与孟获战,每次俘获其士兵,必以衣食酒肉优待之。看来,这种攻心术最为有效,倒戈降服者甚众。

      却说马岱望见蛮兵已到,遂将二千军摆在山前。两阵对圆,忙牙长出马,与马岱交锋,只一合,被岱一刀斩于马下。蛮兵大败走回,来见孟获,细言其事。获唤诸将问曰:“谁敢去敌马岱?”言未毕,董荼那出曰:“某愿往。”孟获大喜,遂与三千兵而去。获又恐有人再渡泸水,即遣阿会喃引三千兵去守把沙口。

      却说董荼那引蛮兵到了夹山峪下寨。马岱引兵来迎。部内军有认得是董荼那,说与马岱,如此如此。岱纵马向前大骂曰:“无义背恩之徒!吾丞相饶汝性命,今又背反,岂不自羞?”董荼那满面羞惭,无言可答,不战而退。马岱掩杀一阵而回。董荼那回见孟获曰:“马岱英雄,抵敌不住。”获大怒曰:“吾知汝原受诸葛亮之恩,今故不战而退,正是卖阵之计。”喝教推出斩了。众酋长再三哀告,方才免死;叱武士将董荼那打了一百大棍,放归本寨。诸多酋长皆来告董荼那曰:“我等虽居蛮方,未尝敢犯中国,中国亦不曾侵我。今因孟获势力相逼,不得已而造反。想孔明神机莫测,曹操孙权尚自惧之,何况我等蛮方乎?况我等皆受其活命之恩,无可为报,今欲舍一死命,杀孟获去投孔明,以免洞中百姓涂炭之苦。”董荼那曰:“未知汝等心下若何?”内有原蒙孔明放回的人,一齐同声应曰:“愿往。”于是董荼那手执钢刀,引百余人,直奔大寨而来。时孟获大醉于帐中。董荼那引众人持刀而入,帐下有两将侍立,董荼那以刀指曰:“汝等亦受诸葛丞相活命之恩,宜当报效。”二将曰:“不须将军下手,某当生擒孟获,去献丞相。”于是一齐入帐,将孟获执缚已定,押到泸水边,驾船直过北岸,先使人报知孔明。

      这个蛮子,要比那些吹牛不脸红,说话不算数,瞪眼敢撒谎,面皮厚如墙的非蛮子,强得多多。

      被打一百大棍,还有精神来造孟获的反,倘非蛮子经打,便是孟获的统治毫无章法可言了。这帮散兵游勇,怎么是诸葛亮的对手呢!纵观孔明一生的军事行为,也就这次南征称得上“所在战捷”,是战果最为卓着的了。

      却说孔明已有细作探知此事,于是密传号令,教各寨将士整顿军器,方教为首酋长解孟获入来,其余皆回本寨听候。董荼那先入中军,见孔明,细说其事。孔明重加赏劳,用好言抚慰,遣董荼那引众酋长去了,然后令刀斧手推孟获入。孔明笑曰:“汝前者有言,但再擒得,便肯降服。今日如何?”获曰:“此非汝之能也,乃吾手下之人自相残害,以致如此,如何肯服?”孔明曰:“吾今再放汝去,若何?”孟获曰:“吾虽蛮人,颇知兵法。若丞相端的放吾回洞中,吾当率兵再决胜负。若丞相这番再擒得我,那时倾心吐胆归降,并不敢改移也。”孔明曰:“这番生擒,如又不服,必无轻恕。”令左右去其绳索,仍前赐以酒食,列坐于帐上。孔明曰:“吾自出茅庐,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汝蛮邦之人,何为不服?”获默然不答。

      孔明酒后,唤孟获同上马出寨,看视诸营寨栅,所屯粮草,所积军器。孔明指谓孟获曰:“汝不降吾,真愚人也!吾有如此之精兵猛将。粮草兵器,汝安能胜吾哉?汝若早降,吾当奏闻天子,令汝不失王位,子子孙孙,永镇蛮邦,意下若何?”获曰:“某虽肯降,怎奈洞中之人未肯心服。若丞相肯再放回去,就当招安本部人马,同心合胆,方可归顺。”孔明忻然又与孟获回到大寨,饮酒至晚。获辞去,孔明亲自送至泸水边,以船送获归寨。

      孟获来到本寨,先伏刀斧手于帐下,差心腹人到董荼那、阿会喃寨中,只推孔明有使命至,将二人赚到大寨帐下,尽皆杀之,弃尸于涧。孟获随即遣亲信之人守把隘口,自引军出了夹山峪,要与马岱交战,却并不见一人。及问土人,皆言昨夜尽搬粮草,复渡泸水,归大寨去了。获再回洞中,与亲弟孟优商议曰:“如今诸葛亮之虚实,吾已尽知。汝可去如此如此。”孟优领了兄计,引百余蛮兵,搬载金珠宝贝象牙犀角之类,渡了泸水,径投孔明大寨而来。方才过了河时,前面鼓角齐鸣,一彪军摆开,为首大将乃马岱也。孟优大惊。岱问了来情,令在外厢,差人来报孔明。

      凡欺软怕硬之人,在硬的那儿吃了苦头回来,就要在软的这儿宣泄满腔怨气和怒火了。

      孔明正在帐中与马谡、吕凯、蒋wǎn、费祎等共议平蛮之事,忽帐下一人报称:“孟获差弟孟优来进宝贝。”孔明回顾马谡曰:“汝知其来意否?”谡曰:“不敢明言,容某暗写于纸上,呈与丞相,看合钧意否。”孔明从之。马谡写讫,呈与孔明。孔明看毕,抚掌大笑曰:“擒孟获之计,吾已差派下也。汝之所见,正与吾同。”遂唤赵云入,向耳畔分付如此如此;又唤魏延入,亦低言分付;又唤王平、马忠、关索入,亦密密地分付。各人受了计策,皆依令而去。方召孟优入帐。优再拜于帐下曰:“家兄孟获感丞相活命之恩,无可奉献,辄具金珠宝贝若干,权为赏军之资,续后别有进贡天子礼物。”孔明曰:“汝兄今在何处?”优曰:“为感丞相天恩,径往银坑山中,收拾宝物去了,少时便回来也。”孔明曰:“汝带多少人来?”优曰:“不敢多带,只是随行百余人,皆运货物者。”孔明尽教入帐,看时,皆是青眼黑面、黄发紫须、耳带金环,鬅头跣足、身长力大之士。孔明就令随席而坐,教诸将劝酒,殷勤相待。

      杀鸡焉用牛刀?诸葛亮也未免小题大做了。

      却说孟获在帐中专望回音,忽报有二人回了,唤入问之,具说:“诸葛亮受了礼物,大喜,将随行之人皆唤入帐中,杀牛宰马,设宴相待。二大王令其密报大王,今夜二更,里应外合,以成大事。”孟获听知,甚喜,即点起三万蛮兵,分三队,获唤各洞酋长,分付曰:“各军尽带火具,今晚到了蜀寨时,放火为号。吾当自取中军,以擒诸葛亮。”诸多蛮将受了计策,黄昏左侧,各渡泸水而来。孟获带领心腹蛮将百余人,径投孔明大寨,于路并无一军阻当。前至寨门,获率众将骤马而入,乃是空寨,并不见一人。获撞入中军,只见帐中灯烛荧煌,孟优并番兵尽皆醉倒。原来孟优被孔明教马谡、吕凯二人管待,令乐人搬做杂剧,殷勤劝酒。酒内下药,尽皆昏倒,浑如醉死之人。孟获入帐问之,内有醒者,但指口而已。获知中计,急救了孟优等一干人,却待奔回中队,前面喊声大震,火光骤起,蛮兵各自逃窜。一彪军杀到,乃是蜀将王平。获大惊,急奔左队时,火光冲天,一彪军杀到,为首蜀将乃是魏延。获慌忙望右队而来,只见火光又起,又一彪军杀到,为首蜀将乃是赵云。三路军夹将攻来。四下无路,孟获弃了军士,匹马望泸水而逃。正见泸水上数十个蛮兵,驾一小舟,获慌令近岸。人马方才下船,一声号起,将孟获缚住。原来马岱受了计策,引本部兵扮作蛮兵,撑船在此,诱擒孟获。于是孔明招安蛮兵,降者无数。孔明一一抚慰,并不加害。就教救灭了余火。纯粹系恶作剧了。

      须臾,马岱擒孟获至,赵云擒孟优至,魏延、马忠、王平、关索擒诸洞酋长至。孔明指孟获而笑曰:“汝先令汝弟以礼诈降,如何瞒得吾过?今番又被我擒,汝可服否?”获曰:“此乃吾弟贪口腹之故,误中汝毒,因此失了大事。吾若自来,弟以兵应之,必然成功。此乃天败,非吾之不能也,如何肯服?”孔明曰:“今已三次,如何不服?”孟获低头无语。孔明笑曰:“吾再放汝回去。”孟获曰:“丞相若肯放我弟兄回去,收拾家下亲丁,和丞相大战一场,那时擒得,方才死心塌地而降。”孔明曰:“再若擒住,必不轻恕。汝可小心在意,勤攻韬略之书,再整亲信之士,早用良策,勿生后悔。”遂令武士去其绳索,放起孟获并孟优及各洞酋长,一齐都放。孟获等拜谢去了。此时蜀兵已渡泸水。孟获等过了泸水,只见岸口陈兵列将,旗帜纷纷。获到营前,马岱高坐,以剑指之曰:“这番拿住,必无轻放!”孟获到了自己寨时,赵云早已袭了此寨,布列马兵。云坐于大旗下,按剑而言曰:“丞相如此相待,休忘大恩!”获喏喏连声而去。将出界口山坡,魏延引一千精兵,摆在坡上,勒马厉声而言曰:“吾今已深入巢穴,夺汝险要。汝尚自愚迷,抗拒大军。这回拿住,碎尸万段,决不轻饶!”孟获等抱头鼠窜,望本洞而去。后人有诗赞曰:

      诸葛亮劝孟获读书,可见国人之诲人不倦到何等地步!至今,那些好为人师的长辈,情不自禁要指导别人的热心,有时候也真是让人受不了的。

      五月驱兵入不毛,月明泸水瘴烟高。

      誓将雄略酬三顾,岂惮征蛮七纵劳。

      却说孔明渡了泸水,下寨已毕,大赏三军;聚诸将于帐下曰:“孟获第二番擒来,吾令遍观各营虚实,正欲令其来劫营也。吾知孟获颇晓兵法,吾已将兵马粮草炫耀,实令孟获看吾破绽,必用火攻。彼令其弟诈降,欲为内应耳。吾三番擒之而不杀,诚欲服其心,不欲灭其类也。吾今明告汝等,勿得辞劳,可用心报国。”众将拜服曰:“丞相智仁勇三者足备,虽子牙、张良,不能及也!”孔明曰:“吾今安敢望古人耶?皆赖汝等之力,共成功业耳!”帐下诸将听得孔明之言,尽皆喜悦。

      却说孟获受了三擒之气,忿忿归到银坑洞中,即差心腹人赍金珠宝贝,往八番九十三甸等处,并蛮方部落,借使牌刀獠丁军健数十万,克日齐备。各队人马,云堆雾拥,俱听孟获调用。伏路军探知其事,来报孔明。孔明笑曰:“吾正欲令蛮兵皆至,见吾之能也。”遂上小车而行。正是:

      若非洞主威风猛,怎显军师手段高。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在西蜀兴兵、抚平西南之际,东吴也在向南拓展,统治区域远达海南、合浦、交趾,并“进讨九真,斩获以万计,又遣从事南宣威命,及徽外扶南、林邑、堂明诸王,各遣使入贡于吴。”由此可见魏蜀吴之间此时处于半休战状态,所以蜀国有工夫来整理内部事务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