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国文评三国演义》第七十四回 庞令名抬榇决死战 关云长放水渰七军

  • 发布时间:2018-04-11 06:55 浏览:加载中

  •   庞德抬榇决战,存不败必胜之念,抱非生即死之心,“吾闻良将不怯死以苟免,烈士不毁节以求生,今日,我死日也”,作为一个将领,能有这种求死的信念与敌决战,当然是极勇的表现了。

      及至短兵交接,水盛船覆,为羽所俘,立而不跪,宁死不降,那份壮烈,也是值得钦敬的。

      庞德原是马超部下,投过张鲁,多次与曹操交手,后被俘获,是较晚投诚曹操麾下的一员降将。在与关羽作战时,故主马超已为西蜀五虎上将之一,其兄庞柔任职汉中,庞德却如此忠诚于曹操,任凭关羽诱降,不为所动,甚至还说出“魏王带甲百万,威震天下,汝刘备庸才耳”的话。值得研究的,倒不是庞德这种矢志效忠的精神,而是应该看到曹操对待降将的态度和他的用人政策,是相当成功的。

      曹操一生,不惮使用降将降卒,甚至连视之为寇的黄巾,他也敢择壮者为兵,弱者屯田,扩大他的队伍。至于文臣谋士,大部来自对手阵营,例如辅佐他们父子两世的贾诩;随他南征北战的武将,除曹姓和夏侯姓外,几乎都非他的嫡系,很多将领曾经是他的敌人,张辽就是吕布旧将,战败投降的。在他征战立业的数十年中,全赖这些人为他开疆辟土,创立功勋。

      他的用人之道:第一,要有大河不择细流的气度,广开人才之路。第二,虽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难免良莠不齐,但不因噎废食,要有凡能为我所用者悉用之的勇气。第三,赏罚分明,恩威并施,小节不拘,驾驭有术,要有使其抵死相随、忠诚效力的领导才能。第四,当然,应具备作为领袖的人格魅力。

      单看曹操与庞德纳下先锋印时的一席话,就可知出现抬榇的由来了。

      却说曹操欲使于禁赴樊城救援,问众将谁敢作先锋,一人应声愿往。操视之,乃庞德也。操大喜曰:“关某威震华夏,未逢对手,今遇令名,真劲敌也。”遂加于禁为征南将军,加庞德为征西都先锋,大起七军,前往樊城。这七军,皆北方强壮之士。两员领军将校,一名董衡,一名董超,当日引各头目参拜于禁。董衡曰:“今将军提七枝重兵,去解樊城之厄,期在必胜。乃用庞德为先锋,岂不误事?”禁惊问其故。衡曰:“庞德原系马超手下副将,不得已而降魏,今其故主在蜀,职居五虎上将,况其亲兄庞柔亦在西川为官;今使他为先锋,是泼油救火也。将军何不启知魏王,别换一人去?”

      我也怀疑,要放在今日,一些爱查别人祖宗三代者,一定会以社会关系复杂为由,实行控制使用。慢说先锋,后卫也没庞德的份儿。

      禁闻此语,遂连夜入府,启知曹操。操省悟,即唤庞德至阶下,令纳下先锋印。德大惊曰:“某正欲与大王出力,何故不肯见用?”操曰:“孤本无猜疑;但今马超现在西川,汝兄庞柔亦在西川,俱佐刘备。孤纵不疑,奈众口何?”庞德闻之,免冠顿首,流血满面而告曰:“某自汉中投降大王,每感厚恩,虽肝脑涂地,不能补报,大王何疑于德也?德昔在故乡时,与兄同居,嫂甚不贤,德乘醉杀之;兄恨德入骨髓,誓不相见,恩已断矣。故主马超,有勇无谋,兵败地亡,孤身入川,今与德各事其主,旧义已绝。德感大王恩遇,安敢萌异志?惟大王察之!”操乃扶起庞德,抚慰曰:“孤素知卿忠义,前言特以安众人之心耳。卿可努力建功,卿不负孤,孤亦必不负卿也!”

      有这两句话,庞德即使付出生命代价也不后悔了。知人善任,难能可贵。曹操之善将将,即此一例,可见其他。

      德拜谢回家,令匠人造一木榇;次日请诸友赴席,列榇于堂。众亲友见之,皆惊问曰:“将军出师,何用此不祥之物?”德举杯谓亲友曰:“吾受魏王厚恩,誓以死报。今去樊城,与关某决战。我若不能杀彼,必为彼所杀;即不为彼所杀,我亦当自杀,故先备此榇,以示无空回之理。”众皆嗟叹。德唤其妻李氏与其子庞会出,谓其妻曰:“吾今为先锋,义当效死疆场。我若死,汝好生看养吾儿。吾儿有异相,长大必当与吾报仇也。”妻子痛哭送别。德令扶榇而行。临行,谓部将曰:“吾今去与关某死战,我若被关某所杀,汝等即取吾尸置此榇中;我若杀了关某,吾亦即取其首,置此榇内,回献魏王。”部将五百人皆曰:“将军如此忠勇,某等敢不竭力相助!”于是引军前进。有人将此言报知曹操。操喜曰:“庞德忠勇如此,孤何忧焉!”贾诩曰:“庞德恃血气之勇,欲与关某决死战,臣窃虑之。”操然其言,急令人传旨戒庞德曰:“关某智勇双全,切不可轻敌。可取则取,不可取则宜谨守。”庞德闻命,谓众将曰:“大王何重视关某也!吾料此去,当挫关某三十年之声价。”禁曰:“魏王之言,不可不从。”德奋然zǎn军,前至樊城,耀武扬威,鸣锣击鼓。

      老字号的无形资产,还是很令人敬畏的。

      却说关公正坐帐中。忽探马飞报:“曹操差于禁为将,领七枝精壮兵到来。前部先锋庞德,军前抬一木榇,口出不逊之言,誓欲与将军决一死战。兵离城止三十里矣。”关公闻言,勃然变色,美髯飘动,大怒曰:“天下英雄,闻吾之名,无不畏服。庞德竖子,何敢藐视吾耶。”唤关平:“一面攻打樊城,吾自去斩此匹夫,以雪吾恨。”平曰:“父亲不可以泰山之重与顽石争高下。辱子愿代父去战庞德。”关公曰:“汝试一往,吾随后便来接应。”关平出帐,提刀上马,领兵来迎庞德。两阵对圆。魏营一面皂旗上大书“安南庞德”四个白字,庞德青袍银铠,钢刀白马,立于阵前。背后五百军兵紧随,步卒数人肩抬木榇而出。关平大骂庞德:“背主之贼!”庞德问部卒曰:“此何人也?”或答曰:“此关公义子关平也。”德叫曰:“吾奉魏王旨,来取汝父之首。汝乃疥癞小儿,吾不杀汝,快唤汝父来。”平大怒,纵马舞刀,来取庞德。德横刀来迎,战三十合,不分胜负。两家各歇。

      庞德已经打算死在你的刀下,哪有小看你的道理!

      蚤有人报知关公。公大怒,令廖化去攻樊城,自己亲来迎敌庞德。关平接着,言与庞德交战,不分胜负。关公随即横刀出马,大叫曰:“关云长在此,庞德何不蚤来受死?”鼓声响处,庞德出马曰:“吾奉魏王旨,特来取汝首。恐汝不信,备榇在此。汝若怕死,早下马受降。”关公大骂曰:“量汝一匹夫,亦何能为!可惜我青龙刀斩汝鼠贼。”纵马舞刀,来取庞德。德轮刀来迎。二将战有百余合,精神倍长。两军各看得痴呆了。魏军恐庞德有失,急令鸣金收军。关平恐父年老,亦急鸣金。二将各退。庞德归寨,对众曰:“人言关公英雄,今日方信也!”正言间,于禁至。相见毕,禁曰:“闻将军战关公,百合之上,未得便宜,何不且退军避之?”德奋然曰:“魏王命将军为大将,何太弱也?吾来日与关某共决一死,誓不退避!”禁不敢阻而回。

      庞德相信关公英雄,关羽也承认庞德真吾对手,只要真刀真枪地较量,人就实事求是了。那些豪言壮语、空话大话制造者,十之九都是些坐而论道者。

      却说关公回寨,谓关平曰:“庞德刀法惯熟,真吾敌手。”平曰:“俗云:初生之犊不惧虎。父亲纵然斩了此人,只是西羌一小卒耳;倘有疏虞,非所以重伯父之托也。”关公曰:“吾不杀此人,何以雪恨!吾意已决,再勿多言。”次日,上马引兵前进。庞德亦引兵来迎。两阵对圆,二将齐出,更不打话,出马交锋。斗至五十余合,庞德拨回马,拖刀而走。关公从后追赶,关平恐有疏失,亦随后赶去。关公口中大骂:“庞贼,欲使拖刀计,吾岂惧汝!”原来庞德虚作拖刀势,却把刀就鞍鞒挂住,偷拽雕弓,搭上箭射将来。关平眼快,见庞德拽弓,大叫:“贼将休放冷箭!”关公急睁眼看时,弓弦响处,箭早到来,躲闪不及,正中左臂。关平马到,救父回营。庞德勒回马,轮刀赶来,忽听得本营锣声大震。德恐后军有失,急勒马回。原来于禁见庞德射中关公,恐他成了大功,灭禁威风,故鸣金收军。庞德回马,问:“何故鸣金?”于禁曰:“魏王有戒,关公智勇双全,他虽中箭,只恐有诈,故鸣金收军。”德曰:“若不收军,吾已斩了此人也。”禁曰:“紧行无好步,当缓图之。”庞德不知于禁之意,只懊悔不已。

      于禁在曹操手下,是以不徇私情、坚持原则、执法守纪、治军严整着称的将领,作者把他写成一个嫉贤妒能,生怕庞德立了大功,而处处设障的人,肯定是考虑到他后被俘投降这一节,才如此安排。这就是习见的绝对化观点,一错则百错,无一是处了。酒,坏了,尚且可以做醋,人,要坏了,前后都不是人了,一点也不讲历史唯物主义。这种绝对化,害人误国,更可怕的是,坚持这样的观点的人,还振振有词呢!

      却说关公回营,拔了箭头,幸得箭射不深,用金疮药敷之。关痛恨庞德,谓众将曰:“吾誓报此一箭之仇!”众将对曰:“将军且待安息几日,然后与战未迟。”次日,人报:“庞德引兵搦战。”关公就要出战。众将劝住。庞德令小军毁骂。关平把住隘口,分付众将休报知关公。庞德搦战十余日,无人出迎,乃与于禁商议曰:“眼见关公箭疮举发,不能动作,不若乘此机会,统七军一拥杀入寨中,可救樊城之围。”于禁恐庞德成功,只把魏王戒旨相推,不肯动兵。庞德累欲动兵。于禁只不允,乃移七军,转过山口,离樊城北十里,依山下寨。禁自领兵,截断大路,令庞德屯兵于谷后,使德不能进兵成功。

      却说关平见关公箭疮已合,甚是喜悦,忽听得于禁移七军于樊城之北下寨,未知其谋,即报知关公。公遂上马,引数骑上高阜处望之,见樊城城上旗号不整,军士慌乱;城北十里山谷之内,屯着军马;又见襄江水势甚急。看了半晌,唤乡导官问曰:“樊城北十里山谷,是何地?”对曰:“zēng口川也。”关公大喜曰:“于禁必为我擒矣!”将士问曰:“将军何以知之?”关公曰:“于人zēng口,岂能久乎?”诸将未信。公回本寨。时值八月秋天,骤雨数日,公令人预备船筏,收拾水具。关平问曰:“陆地相持,何用水具?”公曰:“非汝所知也。于禁七军不屯于广易之地,而聚于zēng口川险隘之处。方今秋雨连绵,襄江之水必然泛涨。吾已差人堰住各处水口,待水发时,乘高就船,放水一淹,樊城zēng口川之兵皆为鱼鳖矣。”关平拜服。

      却说魏军屯于zēng口川,连日大雨不止。督将成何来见于禁曰:“大军屯于川口,地势甚低,虽有土山,离营稍远。即今秋雨连绵,军士艰辛。近有人报说荆州兵移于高阜处,又于汉水口预备战筏。倘江水泛涨,我军危矣,宜蚤为计。”于禁叱曰:“匹夫惑吾军心耶?再有多言者斩之。”成何羞惭而退,却来见庞德,说此事。德曰:“汝所见甚当。于将军不肯移兵,吾明日自移军屯于他处。”计议方定。是夜风雨大作。庞德坐于帐中,只听得万马争奔,征鼙震地。德大惊,急出帐,上马看时,四面八方,大水骤至。七军乱窜,随波逐浪者,不计其数。平地水深丈余。于禁、庞德与诸将各登小山避水。比及平明,关公及众将皆摇旗鼓噪,乘大船而来。于禁见四下无路,左右止有五六十人,料不能逃,口称“愿降”。关公令尽去衣甲,拘收入船,然后来擒庞德。

      这是兵家最起码的军事常识,把于禁写得也太不堪了。

      时庞德并二董及成何,与步卒五百人皆无衣甲,立在堤上。见关公来,庞德全无惧怯,奋然前来接战。关公将船四面围定,军士一齐放箭,射死魏兵大半。董衡、董超见势已危,乃告庞德曰:“军士折伤大半,四下无路,不如投降。”庞德大怒曰:“吾受魏王厚恩,岂肯屈节于人?”遂亲斩董超、董衡于前,厉声曰:“再说降者,以此二人为例。”于是众皆奋力御敌,自平明战至日中,勇力倍增。关公催四面急攻,矢石如雨。德令军士用短兵接战。德回顾成何曰:“吾闻勇将不怯死以苟免,壮士不毁节而求生。今日乃我死日也!汝可努力死战!”成何依令向前,被关公一箭射落水中。众军皆降,止有庞德一人力战。正遇荆州数十人驾小舟近堤来。德提刀,飞身一跃,早上小船,立杀十余人,余皆弃船赴水逃命。庞德一手提刀,一手使短棹,欲向樊城而走。只见上流头一将撑大筏而至,将小船撞翻,庞德落于水中。船上那将跳下水去,生擒庞德上船,众视之,擒庞德者乃周仓也。仓素知水性,又在荆州住了数年,愈加惯熟;更兼力大,因此擒了庞德。于禁所领七军皆死于水中,其会水者,料无去路,亦俱投降。后人有诗曰:

      打小报告倒死在被谗者刀下!这也真是太偶然了。通常,总是这类在头儿耳边嚼舌头根子者,蘸人血馒头吃的。这一回,他倒先喂了鱼鳖。

      夜半征鼙响震天,襄樊平地作深渊。

      关公神算谁能及,华夏威名万古传。

      关公回到高阜去处,升帐而坐。群刀手押过于禁来。禁拜伏于地,乞哀请命。关公曰:“汝怎敢抗吾?”禁曰:“上命差遣,身不由己;望君侯怜悯,誓以死报。”公绰髯笑曰:“我杀汝,犹杀狗彘耳,空污刀斧。”令人:“缚送荆州大牢内监候。待我回,别作区处。”发落去讫。关公又令押过庞德。德睁眉怒目,立而不跪。关公曰:“汝兄现在汉中,汝故主马超亦在蜀中为大将,汝如何不蚤降?”德大怒曰:“吾宁死于刀下,岂降汝耶?”骂不绝口。公大怒,喝令刀斧手推出斩之。德引颈受刑。关公怜而葬之。于是乘水势未退,复上战船,引大小将校来攻樊城。

      放下武器,打出白旗,但人格不能投降,精神不能投降,于禁“乞哀请命”,就被人唾弃了。

      却说樊城周围白浪滔天,水势益甚,城垣渐渐浸塌。男女担土搬砖,填塞不住。曹军众将无不丧胆,慌忙来告曹仁。仁曰:“今日之危,非力可救。可趁敌军未至,乘舟夜走,虽然失城,尚可全身。”正商议,方欲备船出走,满宠谏曰:“不可。山水骤至,岂能长存?不旬日即当自退。关公虽未攻城,已遣别将在郏下,其所以不敢轻进者,虑吾军袭其后也。今若弃城而去,黄河以南非国家之有矣。愿将军固守此城,以为保障。”仁拱手称谢曰:“非伯宁之教,几误大事!”乃骑白马上城,聚众将发誓曰:“吾受魏王命,保守此城。但有言弃城而去者斩。”诸将皆曰:“某等愿以死据守。”仁大喜,就城上设弓弩数百,军士昼夜防护,不敢懈怠。老幼居民担土石填塞城垣。旬日之内,水势渐退。

      关公自擒魏将于禁等,威震天下,无不惊骇。忽次子关兴来寨内省亲。公就令兴赍诸官立功文书,去成都见汉中王,各求升迁。兴拜辞父亲,径投成都去讫。

      却说关公分兵一半,直抵郏下。公自领兵四面攻打樊城。当日关公自到北门,立马扬鞭,指而问曰:“汝等鼠辈,不蚤来降,更待何时!”正言间,曹仁在敌楼上见关公身上止披掩心甲,斜袒绿袍,乃急招五百弓弩手,一齐放箭。公急勒马回时,右臂上中一弩箭,翻身落马。正是:

      水里七军方丧胆,城中一箭忽伤身。

      未知关公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邀功,是关羽此次樊襄战役的一项主要目标。为了部下求升迁的同时,也等于是为自己大树特树了。这回要让西川的诸位看看,他关云长是能同赵、马、黄并列的吗?

      关帝崇拜,在中国根深蒂固。据说清代未入关前,就将《三国演义》一书译成满文,以为从政规范。乾隆四十七年十一月上谕:“关帝当时力扶炎汉,志节凛然,乃史臣所谥,并非佳名。陈寿又与蜀汉有嫌,所撰《三国志》,多有私见,遂亦不为论定,岂得为公?从前世祖章皇帝,曾经降旨,封为忠义神武大帝,而正史犹存旧谥,阴寓讥评,非所以传信万世。今当抄录四库全书,不可相沿旧习。所有志中关帝之谥,应改为忠义。第本传相沿已久,民间所行必广,自属难以更易。着交武英殿,将此旨刊载卷末,用垂久远。其官板及内府陈列书籍,俱作改刊,将此旨一例刊入。”(《东华录》)

      且不说清朝统治者这种文化专制主义令人喷饭,也让我们看到《三国演义》这部文学读物之神化关羽,实在厉害。其实,在陈寿的《三国志》里,“后主景耀三年,追谥羽为壮缪侯”,当有所本,定非妄撰。而乾隆皇帝突然来劲,还包括他的老子雍正,给关羽正名,除了统治者的意识形态政策,使文化服务于政治需要,也是觉得这个“缪”字,怎么看也不顺眼。因为武功不成曰“缪”,事理不明曰“缪”,谬种流传的“谬”,也与“缪”通,有给关老爷脸上抹黑之嫌,遂跳出来动用行政手段干预。

      综其一生,关羽之壮,毫无疑义,关羽之缪,不可原谅。所以这个褒中有贬的谥,对他而言,应该说是相当准确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