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国文评三国演义》第七十回 猛张飞智取瓦口隘 老黄忠计夺天荡山

  • 发布时间:2018-04-11 06:53 浏览:加载中

  •   《三国志》评价张飞关羽时说:“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诸葛亮对关羽,特别注意分寸,并努力维持一种客客气气的良好关系,因为关羽并不十分买军师的帐。孔明的联吴方针,他执行不力,就是一证。虽然关羽远在荆州,但这个人从来未把自己的地位摆正。马超投蜀以后,为解决益州问题立下功勋,获得殊荣。关羽不服气,要离开荆州到西川来同马超较一高低。诸葛亮连忙给他写信安抚,一顶高帽子,才使此议寝息。刘备为汉中王后,要用黄忠做他的后将军。诸葛亮说:“忠之名望,素非关、马之伦也,而今便令同列。马、张在近,亲见其功,尚可喻指;关遥闻之,恐必不悦,得无不可乎!”这番话,可以看出诸葛亮对他的态度。

      张飞就不是这样了,只要诸葛亮点了他的将,无不悉心为之。而且,多有创造性地发挥,每每创建奇功。对此,诸葛亮和这位莽张飞,往往产生不言而喻的默契。当消息传来,说他所住大寨,逐日间饮酒,酩酊大醉,诸葛亮非但不加怪罪,还派人专程把佳酿给他送去,表明了他们之间心灵上的沟通和以诚相待的友情。

      由此推论开去,这二位和诸葛亮的关系,恐怕也是非知识分子中两种不同的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倒有值得玩味之处的。

      却说张郃部兵三万,向分三寨,各傍山险,一名岩渠寨,一名蒙头寨,一名荡石寨。当日,张郃于三寨中各分军一半,去取巴西,留一半守寨。早有探马报到巴西,说张郃引兵来了。张飞急唤雷同商议。同曰:“阆中地恶山险,可以埋伏。将军引兵出战,我出奇兵相助,郃可擒矣。”张飞拨精兵五千与雷同去讫。飞自引兵一万,离阆中三十里,与张郃兵相遇。两军摆开,张飞出马,单溺张郃。郃挺枪纵马而出。战到二十余合,郃后军忽然喊起,原来望见山背后有蜀兵旗幡,故此扰乱。张郃不敢恋战,拨马回走。张飞从后掩杀。前面雷同又引兵杀出,两下夹攻,郃兵大败。张飞、雷同连夜追袭,直赶到岩渠山。张郃仍旧分兵守住三寨,多置擂木炮石,坚守不战。张飞离岩渠十里下寨。次日,引兵搦战。郃在山上大吹大擂饮酒,并不下山。张飞令军士大骂,郃只不出。飞只得还营。次日,令雷同又去山下搦战。郃又不出。雷同驱军士上山,山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雷同急退。荡石、蒙头两寨兵出,杀败雷同。次日,张飞又去搦战,张郃又不出,飞使军人百般秽骂,郃在山上亦骂。张飞寻思无计可施,相拒五十余日。飞就在山前扎驻大寨,每日饮酒至大醉,坐于山前辱骂。

      《三国志》载:“郃识变数,善处营阵,战势地形,无不如计。”所以夏侯渊被黄忠斩后,“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由此可知,张郃在曹军是不亚于张辽徐晃的名将。但是,曹操对夏侯渊虽早有评价:“将当以勇为本,行之以智计;但知任勇,一匹夫敌耳!”可统帅却是非夏莫属,这种任人唯亲现象,也真是叫英雄气短啊!

      玄德差人犒军,见张飞终日饮酒。使者回报玄德。玄德大惊,忙来问孔明。孔明笑曰:“原来如此!军前恐无好酒,成都佳酿极多,可将五十瓮作三车装,送到军前,与张将军饮。”玄德曰:“吾弟自来饮酒失事,军师何故反送酒与他?”孔明笑曰:“主公与翼德做了许多年兄弟,还不知其为人耶?翼德自来刚强,然前于收川之时,义释严颜,此非勇夫所为也。今与张郃相拒五十余日,酒醉之后,便坐山前辱骂,傍若无人。此非贪杯,乃败张郃之计耳。”玄德曰:“虽然如此,未可托大,可使魏延助之。”孔明令魏延解酒赴军前,车上各插黄旗,大书“军前公用美酒”。魏延领命,解酒到寨中,见张飞,传说主公赐酒。飞拜受讫,分付魏延、雷同各引一枝人马,为左右翼,只看军中红旗起,便各进兵。教将酒排列帐下,令军士大开旗鼓而饮。

      你张郃会骂娘,难道我张飞就不会骂娘么,你张郃会喝酒,难道我张飞就不会喝酒么?同样是骂,同样是喝,张郃不过图一个嘴上痛快,而张飞,却是用计在赚这位袁绍旧部。

      有细作报上山来。张郃自来山顶观望,见张飞坐于帐下饮酒,令二小卒于面前相扑为戏。郃曰:“张飞欺我太甚!”传令今夜下山劫飞寨,令蒙头、荡石二寨,皆出为左右援。当夜,张郃乘着月色微明,引军从山侧而下,径到寨前。遥望张飞大明灯烛,正在帐中饮酒。张郃当先大喊一声,山头擂鼓为助,直杀入中军,但见张飞端坐不动。张郃骤马到面前,一枪刺倒,却是一个草人。急勒马回时,帐后连珠炮起,一将当先,拦住去路,睁圆环眼,声若巨雷,乃张飞也。挺矛跃马,直取张郃。两将在火光中战到三五十合。张郃只盼两寨来救,谁知两寨救兵已被魏延、雷同两将杀退,就势夺了二寨。张郃不见救兵至,正没奈何,又见山上火起,已被张飞后军夺了寨栅。张郃三寨俱失,只得奔瓦口关去了。张飞大获胜捷,报入成都。玄德大喜,方知翼德饮酒是计,只要诱张郃下山。

      有真张飞,有假张飞,现在又弄出一个草张飞来。后来,死孔明吓走生仲达,是不是诸葛亮从张飞处学会的呢?

      却说张郃退守瓦口关,三万军已折了二万,遣人问曹洪求救。洪大怒曰:“汝不听吾言,强要进兵,失了紧要隘口,却又来求救。”遂不肯发兵,使人催督张郃出战。郃心慌,只得定计,分两军去关口前山僻埋伏,分付曰:“我诈败,张飞必然赶来,汝等就截其归路。”当日张郃引军前进,正遇雷同。战不数合,张郃败走。雷同赶来,两军齐出,截断回路。张郃复回,刺雷同于马下。败军回报张飞。飞自来与张郃挑战。郃又诈败,张飞不赶。郃又回战,不数合,又败走。张飞知是计,收军回寨,与魏延商议曰:“张郃用埋伏计杀了雷同,又要赚吾,何不将计就计?”延问曰:“如何?”飞曰:“我明日先引一军前往,汝却引精兵于后。待伏兵出,汝可分兵击之;用车十余乘,各藏柴草,塞住小路,放火烧之。吾乘势擒张郃,与雷同报仇。”魏延领计。次日,张飞引兵前进。张郃兵又至,与张飞交锋。战到十合,郃又诈败,张飞引马步军赶来。郃且战且走,引张飞过山峪口。郃将后军为前,复扎住营,与飞又战,指望两彪伏兵出,要围困张飞。不想伏兵却被魏延精兵到,赶入谷口,将车辆截住山路,放火烧车,山峪草木皆着,烟迷其径,兵不得出。张飞只顾引军冲突。张郃大败,死命杀开条路,走上瓦口关,收聚败兵,坚守不出。

      凡能将计就计者,又比一般用计者高出一筹矣!

      张飞和魏延连日攻打关隘不下。飞见不济事,把军退二十里,却和魏延引数十骑自来两边哨探小路。忽见男女数人各背小包,于山僻路攀藤附葛而走。飞于马上用鞭指与魏延曰:“夺瓦口关,只在这几个百姓身上。”便唤军士分付:“休要惊恐他,好生唤那几个百姓来。”军士连忙唤到马前。飞用好言以安其心,问其何来。百姓告曰:“某等皆汉中居民,今欲还乡,听知大军厮杀,塞闭阆中官道,今过苍溪,从梓潼山guī釿川入汉中,还家去。”飞曰:“这条路取瓦口关,远近若何?”百姓曰:“从梓潼山小路,却是瓦口关背后。”飞大喜,带百姓入寨中,与了酒食,分付魏延引兵扣关攻打,“我亲自引轻骑出梓潼山,攻关后。”便令百姓引路,选轻骑五百,从小路而进。

      《江表传》载:“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三国志》载:“羽闻马超来降,书与诸葛亮,问超人才可谁比类。”看来,“刚而自矜”的关羽,与“暴而无恩”的张飞,有所不同。关羽看不大起作为军师的诸葛亮,但他内心深处,却有成为一个又红又专的知识分子的情结。所以,张飞打仗也好,行事也好,不按规则出牌。而关羽,事事处处,都端着架子,摆出派头,作文武全才的亚领袖状。因此,对张飞来说,胜负不过是兵家常事,而对只能打赢,不能打输的关羽来说,一走麦城,只能是悲剧下场,一点弯也不能转的。

      却说张郃为救军不到,心中正闷。人报魏延在关下攻打。张郃披挂上马,却待下山,忽报:“关后四五路火起,不知何处兵来。”郃自领兵来迎,旗开处,早见张飞。郃大惊,急往小路而走。马不堪行,后面张飞追赶甚急。郃弃马上山,寻径而逃,方得走脱,随行只有十余人。步行入南郑,见曹洪。洪见张郃只剩下十余人,大怒曰:“吾教汝休去,汝取下文状要去。今日折尽大兵,尚不自死,还来做甚!”喝令左右推出斩之。行军司马郭淮谏曰:“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张郃虽然有罪,乃魏王所深爱者也,不可便诛。可再与五千兵,径取jiǎ萌关,牵动其各处之兵,汉中自安矣。如不成功,二罪俱罚。”曹洪从之,又与兵五千,教张郃取jiǎ萌关。郃领命而去。

      一个曹洪,竟这样对待张郃,不就因为他姓曹么?

      却说jiǎ萌关守将孟达、霍峻知张郃兵来。霍峻只要坚守;孟达定要迎敌,引军下关,与张郃交锋,大败而回。霍峻急申文书到成都,玄德闻知,请军师商议。孔明聚众将于堂上,问曰:“今jiǎ萌关紧急,必须阆中取翼德,方可退张郃也。”法正曰:“今翼德兵屯瓦口,镇守阆中,是亦紧要之地,不可取回!帐中诸将内,选一人去破张郃。”孔明笑曰:“张郃乃魏之名将,非等闲可及,除非翼德,无人可当。”忽一人厉声而出曰:“军师何轻视众人耶?吾虽不才,愿斩张郃首级,献于麾下。”众视之,乃老将黄忠也。孔明曰:“汉升虽勇,争奈年老,恐非张郃对手。”忠听了,白须倒竖而言曰:“某虽老,两臂尚开三石之弓,浑身还有千斤之力,岂不足敌张郃匹夫耶?”孔明曰:“将军年近七十,如何不老?”忠趋步下堂,取架上大刀,轮动如飞,壁上硬弓,连拽折两张。孔明曰:“将军要去,谁为副将?”忠曰:“老将军严颜可同我去。但有疏虞,先纳下这白头。”玄德大喜,即时令严颜、黄忠去与张郃交战。赵云谏曰:“今张郃亲犯jiǎ萌关,军师休为儿戏。若jiǎ萌一失,益州危矣。何故以二老当此大敌乎?”孔明曰:“汝以二人老迈,不能成事,吾料汉中必于此二人手内可得。”赵云等各各哂笑而退。

      何必把赵云写得如此不堪?《三国演义》作者有时为了突出某人,而使他人陪衬屈就,甚至不惜牺牲人物性格的完整,是让人不以为然的。

      却说黄忠、严颜到关上。孟达、霍峻见了,心中亦笑孔明欠调度:“是这般紧要去处,如何只教两个老的来?”黄忠谓严颜曰:“你见诸人动静么?他笑我二人年老。今可建奇功,以服众心。”严颜曰:“愿听将军之令。”两个商议定了。黄忠引军下关,与张郃对阵。张郃出马,见了黄忠,笑曰:“你许大年纪,犹不识羞,尚欲出战耶?”忠怒曰:“竖子欺吾年老,吾手中宝刀却不老。”遂拍马向前,与郃决战。二马相交,约战二十余合,忽然背后喊声起,原来是严颜从小路抄在张郃军后。两军夹攻,张郃大败。连夜赶去,张郃兵退八九十里。黄忠、严颜收兵入寨,俱各按兵不动。曹洪听知张郃输了一阵,又欲见罪。郭淮曰:“张郃被迫,必投西蜀。今可遣将助之,就如监临,使不生外心。”曹洪从之,即遣夏侯dūn之侄夏侯尚、并降将韩玄之弟韩浩二人,引五千兵,前来助战。二将即时起行,到张郃寨中,问及军情。郃言:“老将黄忠甚是英雄,更有严颜相助,不可轻敌。”韩浩曰:“我在长沙知此老贼利害,他和魏延献了城池,害吾亲兄。今既相遇,必当报仇。”遂与夏侯尚引新军,离寨前进。原来黄忠连日哨探,已知路径。严颜曰:“此去有山,名天荡山,山中乃是曹操屯粮积草之地。若取得那个去处,断其粮草,汉中可得也。”忠曰:“将军之言,正合吾意。可与吾如此如此。”严颜依计,自领一枝军去了。

      防将生变,只好派人监军。后来,唐、宋、明还索性制度化了,所以一遇强敌,处处掣肘,便只好吃败仗了。

      却说黄忠听知夏侯尚、韩浩来,遂引军马出营。韩浩在阵前大骂黄忠:“无义老贼!”拍马挺枪,来取黄忠。夏侯尚便出夹攻。黄忠力战二将,各斗十余合,黄忠败走。二将赶二十余里,夺了黄忠营寨。忠又草创一营。次日,夏侯尚、韩浩赶来。忠又出阵,战数合,又败走。二将又赶二十余里,夺了黄忠营寨,唤张郃守后寨。郃来前寨谏曰:“黄忠连退二日,于中必有诡计。”夏侯尚叱张郃曰:“你如此胆怯,可知屡次战败。今再休多言,看吾二人建功。”张郃羞赧而退。次日,二将又战,黄忠又败退二十里。二将迤逦赶上。次日,二将兵出,黄忠望风而走,连败数阵,直退在关上。二将扣关下寨,黄忠坚守不出。

      孟达暗暗发书,申报玄德,说黄忠连输数阵,现今退在关上。玄德慌问孔明,孔明曰:“此乃老将骄兵之计也。”赵云等不信。玄德差刘封来关上,接应黄忠。忠与封相见,问刘封曰:“小将军来助战何意?”封曰:“父亲得知将军数败,故差某来。”忠笑曰:“此老夫骄兵之计也。看今夜一阵,可尽复诸营,夺其粮食马匹,此是借寨与彼屯辎重耳。今夜留霍峻守关,孟将军可与我搬粮草、夺马匹,小将军看我破敌。”是夜二更,忠引五千军开关直下。原来夏侯尚、韩浩二将,连日见关上不出,尽皆懈怠,被黄忠破寨直入,人不及甲,马不及鞍,二将各自逃命而走。军马自相践踏,死者无数。比及天明,连夺三寨,寨中丢下军器鞍马无数,尽教孟达搬运入关。黄忠催军马随后而进。刘封曰:“军士力困,可以暂歇。”忠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策马先进。士卒皆努力向前。张郃军兵反被自家败兵冲动,都屯扎不住,望后而走,尽弃了许多栅寨,直奔至汉水傍。

      刘备到是犯傻呢,还是装傻?无论如何,也是戎马生涯数十年的人了,怎么会如此沉不住气呢?

      张郃寻见夏侯尚、韩浩,议曰:“此天荡山,乃粮草之所,更接米仓山,亦屯粮之地,是汉中军士养命之源。倘若疏失,是无汉中也,当思所以保之。”夏侯尚曰:“米仓山有吾叔夏侯渊分兵守护,那里正接定军山,不必忧虑。天荡山有吾兄夏侯德镇守,我等宜往投之,就保此山。”于是张郃与二将连夜投天荡山来,见夏侯德,具言前事。夏侯德曰:“吾此处屯十万兵,你可引去,复取原寨。”郃曰:“只宜坚守,不可妄动。”忽听山前金鼓大震,人报黄忠兵到。夏侯德大笑曰:“老贼不谙兵法,只恃勇耳。”郃曰:“黄忠有谋,非止勇也。”德曰:“川兵远涉而来,连日疲困,更兼深入战境,此无谋也。”郃曰:“亦不可轻敌,且宜坚守。”韩浩曰:“愿借精兵三千击之,当无不克。”德遂分兵与浩下山。

      看样子,他是被张飞、黄忠打怕了。

      黄忠整兵来迎。刘封谏曰:“日已西沉矣,军皆远来困,且宜暂息。”忠笑曰:“不然。此天赐奇功,不取是逆天也。”言毕,鼓噪大进。韩浩引兵来战。黄忠挥刀直取浩,只一合,斩浩于马下。蜀兵大喊,杀上山来。张郃、夏侯尚急引军来迎。忽听山后大喊,火光冲天而起,上下通红。夏侯德提兵来救火时,正遇老将严颜,手起刀落,斩夏侯德于马下。原来黄忠预先使严颜引军伏埋于山僻去处,只等黄忠军到,却来放火,柴草堆上一齐点着,烈焰飞腾,照耀山峪。严颜既斩夏侯德,从山后杀来。张郃、夏侯尚前后不能相顾,只得弃天荡山,望定军山投奔夏侯渊去了。

      黄忠、严颜守住天荡山,捷音飞报成都。玄德闻之,聚众将庆喜。法正曰:“昔曹操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乃留夏侯渊、张郃二将屯守,而自引大军北还,此失计也。今张郃新败,天荡失守,主公若乘此时举大兵,亲往征之,汉中可定也。既定汉中,然后练兵积粟,观衅伺隙,进可讨贼,退可自守。此天与之时,不可失也。”玄德、孔明皆深然之;遂传令赵云、张飞为先锋,玄德与孔明亲自引兵十万,择日围汉中;传檄各处,严加提备。

      这年,曹操六十四岁,已经到了生命的晚期。无论如何,人老了,总有他的不逮之处。所以,年初元宵节许都的一场动乱发生以后,他在处置反对派时,只有大开杀戒这唯一的办法,早年的从容,一点也看不到了。而且,拥有数百家僮的官员在都城磨刀霍霍之举,竟了无所闻,以致应急不及。这样的讯息,传到刘备、诸葛亮的耳朵里,能不利用这样一个可乘之机么?

      时建安二十三年秋七月吉日,玄德大军出jiǎ萌关下营,召黄忠、严颜到寨,厚赏之。玄德曰:“人皆言将军老矣,惟军师独知将军之能,今果立奇功。但今汉中定军山乃南郑保障,粮草积聚之所。若得定军山,阳平一路无足忧矣。将军还敢取定军山否?”黄忠慨然应诺,便要领兵前去。孔明急止之曰:“老将军虽然英勇,然夏侯渊非张郃之比也。渊深通韬略,善晓兵机,曹操倚之为西凉藩蔽,先曾屯兵长安,拒马孟起,今又屯兵汉中。操不托他人而独托渊者,以渊有将才也。今将军虽胜张郃,未卜能胜夏侯渊。吾欲酌量着一人去荆州,替回关将军来,方可敌之。”忠奋然答曰:“昔廉颇年八十,尚食斗米、肉十斤,诸侯畏其勇,不敢侵犯赵界,何况黄忠未及七十乎?军师言吾老,吾今并不用副将,只将本部兵三千人去,立斩夏侯渊首级,纳于麾下。”孔明再三不容,黄忠只是要去。孔明曰:“既将军要去,吾使一人为监军,同去若何?”正是:

      请将须行激将法,少年不若老年人。

      未知其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老将出马,余勇可嘉,但也从此看出西蜀后继无人的隐忧。

      极写张飞之智,黄忠之计,其实也烘托出张郃之志不可摧,之勇猛顽强,之任劳任怨,之毁誉不计。而写这员大将,更是于不写中写出来枭雄曹操。因为张郃与张辽、徐晃、臧霸、文聘、庞德等辈,都是降将。原属敌方吕布、袁绍的将领,或被俘,或诱降,一旦归顺,无不膺服曹操,为曹操效命。

      由此,我们既看到曹操在镇压异己分子时,杀人之无情;也看到曹操在招降纳叛时,用人之魅力。他杀人,是为了巩固政权,他用人,同样也是为了壮大政权。从他建安十九年的《敕有司取士毋废偏短令》,建安二十二年的《举贤勿拘品行令》,目标明确,就是要为新兴阶层提供更多的入仕为官的途径,以扩大他的骨干队伍,以加强他的统治团队,来逐步占领士族高门的世袭领地。

      尽管他重用姓曹,姓夏侯的近支族亲,但对于这些降将,也是封侯授爵,重金酬庸,引为心膂,不遗余力的。所以,那个庞德抬着棺材去为曹操卖命。他的人才政策,体现出他的胸怀,他的远见,也是他得以成为三国霸主的重大战略行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