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国文评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 卜周易管辂知机 讨汉贼五臣死节

  • 发布时间:2018-04-11 06:52 浏览:加载中

  •   建安十三年春正,许昌的一次未遂政变,自然也是由于曹操称王,而使矛盾激化,引发小型暴动。当然,很快给镇压下去,然后,曹操进行了一次大屠杀、大清洗,重整了他的国家机关。

      曹操称魏王,受到维护汉室的上层人士的抵制,崔yǎn虽然被杀掉,并不等于整个士族阶层从此俯首帖耳。一些在权力层的臣宰官吏,一些仍拥有资望的名家子弟,以及一些名士,结成了反对曹操的神圣同盟,于是就密谋策划了这次复辟行动,以为能够里应外合,拥天子,召刘备,杀曹操,成大业。

      这也是任何一个统治者初握政权时必然会遇到的挑战,甚至很长时间以后,也会有各式各样的复辟行动出现,只不过在形式上、方法上、规模上稍有不同而已。

      只要存在着对立力量,就有反扑的可能。曹操怎会对这些拥有数百家僮的官员,在都城磨刀霍霍了无所闻。看来,凡遭复辟势力暗算者,不是任用非人,便是陶醉于盖世殊荣而麻痹失察了。

      却说当日曹操见黑风中群尸皆起,惊倒于地。须臾风定,群尸皆不见。左右扶操回宫,惊而成疾。后人有诗赞左慈曰:

      飞步凌云遍九州,独凭遁甲自遨游。

      等闲施设神仙术,点悟曹瞒不转头。

      曹操染病,服药无愈。

      小农经济是封建社会数千年来唯一的生产方式。每一个家庭即一个劳动实体,无法形成机械化大生产。所以中国农村的经济状态,始终是靠天吃饭。对于天的敬畏,以及祈求摆脱大自然所发生的灾害,和历代统治者推行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便是中国小农经济所以排斥文明、拒绝科学的原因。像管lù这样未卜先知的半神半仙,载之以史,着之于书,正是农耕社会天神崇拜的一种表现。

      适太史丞许芝自许昌来见操,操令芝卜《易》。芝曰:“大王曾闻神卜管lù否?”操曰:“颇闻其名,未知其术,汝可详言之。”芝曰:管lù字公明,平原人,容貌粗丑,好酒疏狂。其父曾为láng琊郡丘长。lù自幼便喜仰视星辰,夜不能寐,父母不能禁止。常云:‘家鸡野鹄,尚自知时,何况为人在世乎?’与邻儿共戏,辄画地为天文,分布日月星辰。及稍长,即深明《周易》,仰观风角,数学通神,兼善相术。láng琊太守单子春闻其名,召lù相见。时有坐客百余人,皆能言之士。lù谓子春曰:‘lù年少,胆气未坚,先请美酒三升,饮而后言。’子春奇之,遂与酒三升。饮毕,lù问子春:‘今欲与lù为对者,若府君四座之士耶?’子春曰:‘吾自与君旗鼓相当!’于是与lù讲论《易》理。lù亹亹而谈,言言精奥。子春反覆辩难,lù对答如流。从晓至暮,酒食不行。子春及众宾客无不叹服,于是天下号为神童。后有居民郭恩者,兄弟三人,皆得躄疾,请lù卜之。lù曰:‘卦中有君家本墓中女鬼,非君伯母,即叔母也。昔饥荒之年,谋数升米之利,推之落井,以大石压破其头,孤魂痛苦,自诉于天,故君兄弟有此报,不可禳也。’郭恩等涕泣伏罪。安平太守王基,知lù神卜,延lù至家。适信都令妻常患头风,其子又患心痛,因请lù卜之。lù曰:‘此堂之西角有二死尸,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头在壁内,脚在壁外。持矛者主刺头,故头痛;持弓箭者主刺胸腹,故心痛。’乃掘之,入地八尺,果有二棺,一棺中有矛,一棺中有角弓及箭,木俱已朽烂。lù令徙骸骨,去城外十里埋之,妻与子遂无恙。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lù往送行。客言lù能射覆。诸葛原不信,暗取燕卵、蜂窠、蜘蛛三物分置三盒之中,令lù卜之。卦成,各写四句于盒上,其一曰:‘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雌雄以形,羽翼舒张。’此燕卵也。其二曰:‘家室倒悬,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其三曰:‘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满座惊骇。乡中有老妇失牛,求卜之。lù判曰:‘北溪之滨,七人宰烹,急往追寻,皮肉尚存。’老妇果往寻之,见七人于茅舍后煮食,皮肉犹存。妇告本郡太守刘邠,捕七人罪之,因问老妇曰:‘汝何以知之?’妇告以管lù之神卜。刘邠不信,请lù至府,取印囊及山鸡毛藏于盒中,令卜之。lù卜其一曰:‘内方外圆,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此印囊也。其二曰:‘岩岩有鸟,锦体朱衣。羽翼玄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刘邠大惊,遂待为上宾。一日出郊闲行,见一少年耕于田中。lù立道傍,观之良久,问之曰:‘少年高姓贵庚?’答曰:‘姓赵名颜,年十九岁。敢问先生为谁?’lù曰:‘吾管lù也。吾见汝眉间有死气,三日内必死。汝貌美,可惜无寿。’赵颜回家,急告其父。父闻之,赶上管lù,哭拜于地曰:‘请归救吾子。’lù曰:‘此乃天命也,安可禳乎!’父告曰:‘老夫止有此子,望乞垂救。’

      赵颜亦哭求。lù见其父子情切,乃谓赵颜曰:‘汝可备净酒一瓶,鹿脯一块,来日赍往南山之中大树之下,看盘石上有二人弈棋。一人向南坐,穿白袍,其貌甚恶;一人向北坐,穿红衣,其貌甚美。汝可乘其弈兴浓时,将酒及鹿脯跪进之。待其饮食毕,汝乃哭拜求寿,必得益算矣。但切勿言是吾所教。’老人留lù在家。次日,赵颜携酒脯杯盘入南山之中。约行五六里,果有二人于大松树下盘石上着棋,全然不顾。赵颜跪进酒脯。二人贪着棋,不觉饮酒已尽。赵颜哭拜于地而求寿。二人大惊。穿红袍者曰:‘此必管子之言也。吾二人既受其私,必须怜之。’穿白袍者乃于身边取出簿籍检看,谓赵颜曰:‘汝今年十九岁当死,吾今于十字上添一九字,汝寿可至九十九。回见管lù,教再休泄漏天机。不然,必致天谴。’穿红者出笔添讫,一阵香风过处,二人化作二白鹤,冲天而去。赵颜归问管lù,lù曰:‘穿红者南斗也,穿白者北斗也。’颜曰:‘吾闻北斗九星,何止一人?’lù曰:‘散而为九,合而为一也。北斗注死,南斗注生。今已添注寿算,子复何忧?’父子拜谢。自此管lù恐泄天机,更不轻为人卜。此人见在平原。大王欲知休咎,何不召之?操大喜,即差人往平原召lù。

      这些都是见诸《三国志》的,但陈寿自己也说,所以记下这些,也无非是“广异闻而表奇事也”,多少是有些猎奇心理的。

      这使我们想起曾经泛滥一时的注射公鸡血,培养红茶菌,大站鹤翔桩,全民练气功的荒诞行为,以及耳朵听字,隔墙取物,天眼看病,哑巴说话等等更为匪夷所思的举止。在这块国土上,想提倡一种良好风气,总是很难普及,想推广一种健康行为,总是阻碍重重。而三教九流,左道旁门,妖魔鬼怪,道会功法,就像长了腿似的,不胫而走,不教自会,烧香kòu首,顶礼膜拜,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中国人的这种盲从,从何而来?

      在中国,这种延长寿限的神话,最有听众了。诸如自己的名字不再在阎罗的生死簿里,遇到仙人增加了自己的寿限,吃了什么丸散膏丹获得长生不老,与若干处女发生性关系后延年益寿,不但有深信不疑者,还有身体力行者呢!

      神仙也吃人嘴短了!

      国人最爱听这种灵验的神话,直到科学昌明的今天,上上下下,仍在传诵那些反科学或者是伪科学的神话。

      lù至,参拜讫,操令卜之。lù答曰:“此幻术耳,何必为忧!”操心安,病乃渐可。操令卜天下之事。lù卜曰:“二八纵横,黄猪遇虎。定军之南,伤折一股。”又令卜传祚修短之数。lù卜曰:“狮子宫中,以安神位。王道鼎新,子孙极贵。”操问其详。lù曰:“茫茫天数,不可预知,待后自验。”操欲封lù为太史。lù曰:“命薄相穷,不称此职,不敢受也。”操问其故,答曰:“lù额无主骨,眼无守睛,鼻无梁柱,脚无天根,背无三甲,腹无三壬,只可泰山治鬼,不能治生人也。”操曰:“汝相吾若何?”lù曰:“位极人臣,又何必相!”再三问之,lù但笑而不答。操令遍相文武官僚,lù曰:“皆治世之臣也。”操问休咎,皆不肯尽言。后人有诗赞管lù曰:

      平原神卜管公明,能算南辰北斗星。

      八卦幽微通鬼窍,六爻玄奥究天庭。

      预知相法应无寿,自觉心源极有灵。

      可惜当年奇异术,后人无复授遗经。

      操令卜东吴、西蜀二处。lù设卦云:“东吴主亡一大将,西蜀有兵犯界。”操不信。忽合淝报来:“东吴陆口守将鲁肃身故。”操大惊,便差人往汉中探听消息。不数日,飞报刘玄德遣张飞马超屯兵下辨取关。操大怒,便欲自领大兵,再人汉中,令管lù卜之。lù曰:“大王未可妄动,来春许都必有火灾。”操见lù言累验,故不敢轻动,留居邺郡;使曹洪领兵五万,往助夏侯渊、张郃同守东川;又差夏侯dūn领兵三万于许都,来往巡警,以备不虞;又教长史王必总督御林军马。主簿司马懿曰:“王必嗜酒性宽,恐不堪任此职。”操曰:“王必是孤披荆棘历艰难时相随之人,忠而且勤,心如铁石,最足相当。”遂委王必领御林军马,屯于许昌东华门外。

      司马懿频频出镜,语必中的,但曹操多不用,是很耐人玩味的。据说曹操对司马懿的“狼顾象”,心里总犯嘀咕,认为不可信,不可用。与诸葛亮魏延脑后有“反骨”同出一辙。

      时有一人,姓耿名纪字季行,洛阳人也。旧为丞相府掾,后迁侍中少府,与司直韦晃甚厚。见曹操进封王爵,出入用天子车服,心甚不平。时建安二十三年春正月,耿纪与韦晃密议曰:“操贼奸恶日甚,将来必为篡逆之事。吾等为汉臣,岂可同恶相济?”韦晃曰:“吾有心腹人,姓金名祎,乃汉相金日磾之后,素有讨操之心,更兼与王必甚厚。若得同谋,大事济矣。”耿纪曰:“他既与王必交厚,岂肯与我等同谋乎?”韦晃曰:“且往说之,看是如何。”于是二人同至金祎宅中。

      祎接入后堂。坐定,晃曰:“德伟与王长史甚厚,吾二人特来告求。”祎曰:“所求何事?”晃曰:“吾闻魏王早晚受禅,将登大宝,公与王长史必高迁,望不相弃,曲赐提携,感德非浅。”祎拂袖而起。适从者奉茶至,便将茶泼于地上。晃佯惊曰:“德伟故人,何薄情也?”祎曰:“吾与汝交厚,为汝等是汉朝臣宰之后。今不思报本,欲辅造反之人,吾有何面目与汝为友?”耿纪曰:“奈天数如此,不得不为耳。”祎大怒。耿纪、韦晃见祎果有忠义之心,乃以实情相告曰:“吾等本欲讨贼,来求足下。前言特相试耳!”祎曰:“吾累世汉臣,安能从贼!公等欲扶汉室,有何高见?”晃曰:“虽有报国之心,未有讨贼之计。”祎曰:“吾欲里应外合,杀了王必,夺其兵权,扶助銮舆,更结刘皇叔为外援,操贼可灭矣。”二人闻之,抚掌称善。祎曰:“我有心腹二人,与操贼有杀父之仇,见居城外,可用为羽翼。”耿纪问是何人,祎曰:“太医吉平之子,长名吉邈字文然,次名吉穆字思然。操昔日为董承衣带诏事,曾杀其父,二子逃窜远乡,得免于难,今已潜归许都。若使相助讨贼,无有不从。”耿纪、韦晃大喜。

      许都这场内部动乱的发生,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曹操对于士族上层人物的镇压,逼得他们起而反抗;一是曹操面临政权交班,而曹丕、曹植各树己党,统治集团出现分裂征兆;一是关羽在荆州势力强大,以为可作外援。加之各府邸均养有私兵,便有可能乘机起事了。

      金祎即使人密唤二吉。须臾二人至,祎具言其事,二人感愤流泪,怨气冲天,誓杀国贼。金祎曰:“正月十五日夜间,城中大张灯火,庆赏元宵,耿少府、韦司直,你二人各领家僮,杀到王必营前,只看营中火起,分两路杀入。杀了王必,径跟我入内请天子登五凤楼,召百官面谕讨贼。吉文然兄弟于城外杀入,放火为号,各要扬声,叫百姓诛杀国贼,截住城内救军。待天子降诏,招安已定,便进兵杀投邺郡擒曹操,即发使赍诏召刘皇叔。今日约定,至期二更举事,勿似董承自取其祸。”五人对天设誓,歃血为盟。各自归家,整顿军马器械,临期而行。

      同声共气,如此相投,可见士族阶层普遍的反曹情绪。

      且说耿纪、韦晃二人各有家僮三四百,预备器械。吉邈兄弟亦聚三百人口,只推围猎,安排已定。金祎先期来见王必,言:“方今海宇稍安,魏王威震天下。今值元宵令节,不可不放灯火,以示太平气象。”王必然其言,告谕城内居民,尽张灯结彩,庆赏佳节。至正月十五夜,天色晴霁,星月交辉,六街三市,竞放花灯,真个金吾不禁,玉漏无催。王必与御林诸将在营中饮宴。二更以后,忽闻营中呐喊。人报:“营后火起。”王必慌忙出帐看时,只见火光乱滚,又闻喊杀连天,知是营中有变,急上马出南门。正遇耿纪,一箭射中肩膊,几乎坠马,遂望西门而走。背后有军赶来,王必着忙弃马步行,至金祎门首,慌kòu其门。原来金祎一面使人于营中放火,一面亲领家僮随后助战,只留妇女在家。时家中闻王必kòu门之声,只道金祎归来。祎妻从隔门便问曰:“王必那厮杀了么?”王必大惊,方悟金祎同谋,径投曹休家,报知金祎、耿纪等同谋反。休急披挂上马,引千余人在城中拒敌。城内四下火起,烧着五凤楼,帝避于深宫。曹氏心腹爪牙死据宫门。城中但闻人叫:“杀尽曹贼,以扶汉室!”

      原来夏侯dūn奉曹操命,巡警许昌,领三万军离城五里屯扎。是夜遥望见城中火起,便领大军前来,围住许都,使一枝军入城接应,曹休直混杀至天明。耿纪、韦晃等无人相助。人报金祎二吉皆被杀死。耿纪、韦晃夺路杀出城门,正遇夏侯dūn大军围住,活捉去了。手下百余人皆被杀。夏侯dūn入城,救灭遗火,尽收五家老小宗族,使人飞报曹操。操传令教将耿、韦二人,及五家宗族老小皆斩于市,并将在朝大小百官,尽行拿解邺郡,听候发落。夏侯dūn押耿、韦二人至市曹。耿纪厉声大叫曰:“曹阿瞒,吾生不能杀汝,死当作厉鬼以击贼!”刽子以刀搠其口,流血满地,大骂不绝而死。韦晃以面颊顿地曰:“可恨!可恨!”咬牙皆碎而死。后人有诗赞曰:

      看来,英明如曹操者,只是敏感那些公开或半公开地与他唱反调的名士,必置之死地而后快;但对于表面恭顺,心怀不满,伪作谦谨,地下串联的人士,也难免千虑一失。第一,陶醉于盖世殊荣;第二,满足于大唱赞歌;第三,因表面的平静而麻痹失察,第四,因任用非人而造成疏漏,于是,一场火在他脚下燃起来了。

      耿纪精忠韦晃贤,各持空手欲扶天。

      谁知汉祚相将尽,恨满心胸丧九泉。

      夏侯dūn尽斩五家老小宗族,将百官解赴邺郡。曹操于教场立红旗于左、白旗于右,下令曰:“耿纪、韦晃等造反,放火焚许都。汝等亦有出救火者,亦有闭门不出者。如曾救火者,可立于红旗下;如不曾救火者,可立于白旗下。”众官自思:“救火者必无罪。”于是多奔红旗之下,三停内,只有一停立于白旗之下。操教尽拿立于红旗下者。众官各言无罪。操曰:“汝当时之心,非是救火,实欲助贼耳!”尽命牵出漳河边斩之,死者三百余员。其立于白旗下者,尽皆赏赐,仍令还许都。时王必已被箭疮发而死,操命厚葬之。令曹休总督御林军马,钟繇为相国,华歆为御史大夫;遂定侯爵六等十八级,关西侯爵十七级,皆金印紫绶;又置关内外侯十六级,银印龟组墨绶;五大夫十五级,铜印镮组绶;定爵封官,朝廷又换一班人物。曹操方悟管lù火灾之说,遂重赏lù。lù不受。

      自作聪明者戒!

      曹操至此,才明白重建政体的重要。正是这种官制的改革,削弱了士族阶层的影响,也使得汉皇室的影响愈来愈小,以至于无,遂奠定了几年后曹丕受禅称帝时,几乎没什么反对派的政治基础。

      却说曹洪领兵到汉中,令张郃、夏侯渊各据险要,曹洪亲自进兵拒敌。时张飞自与雷同守把巴西。马超兵至下辨,令吴兰为先锋,领军哨出,正与曹洪军相遇。吴兰欲退。牙将任夔曰:“贼兵初至,若不先挫其锐气,何颜见孟起乎?”于是骤马挺枪,搦曹洪战。洪自提刀跃马而出,交锋三合,斩夔于马下,乘势掩杀。吴兰大败,回见马超。超责之曰:“汝不得吾令,何故轻敌致败?”吴兰曰:“任夔不听吾言,故有此败。”马超曰:“可紧守隘口,勿与交锋。”一面申报成都,听候行止。

      曹洪见马超连日不出,恐有诈谋,引军退回南郑。张郃来见曹洪,问曰:“将军既已斩将,如何退兵?”洪曰:“吾见马超不出,恐有别谋。且我在邺郡问神卜管lù,有言当于此地折一员大将。吾疑此言,故不敢轻进。”张郃大笑曰:“将军行兵半生,今奈何信卜者之言,而惑其心哉?郃虽不才,愿以本部兵取巴西;若得巴西,蜀郡易耳。”洪曰:“巴西守将张飞非比等闲,不可轻敌。”张郃曰:“人皆怕张飞,吾视之如小儿耳,此去必擒之。”洪曰:“倘有疏失,若何?”郃曰:“甘当军令。”洪勒了文状,张郃进兵。正是:

      张郃自官渡之战归曹,身经百战,想不到老而弥坚,竟有这等豪气!

      自古骄兵多致败,从来轻敌少成功。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