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的误导》_李国文美文选

  • 发布时间:2018-04-11 03:25 浏览:加载中

  •   美国一位萨克管的演奏大师Keeny G,对他的崇拜者和这种乐器的爱好者,讲他的成功之道时,说了一句据说是极深刻的话,那就是:“必须不停地练习,成功的大门才会为你打开的。”因为出自名人之口,而且是这一行顶尖人物的话,便有记者和围着名人的捧场者,加以传播,于是成了警世名言,很有一句顶一万句的味道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全世界吹这种萨克管者,岂止Keeny G一个人呢?为什么他能登上王者的高峰,而无数演奏这种乐器的人,却只有仰望的份呢?难道仅仅因为没有“不停的练习”吗?所以,这位名人的话,就不能太信以为真了。

      显然,“不停的练习”,不过是成功的诸多因素中的一个,或者是主要的因素,但绝不是惟一的因素。如果给谁一支萨克管,即使一天到晚,不眠不食不撒手地吹,也不会成为Keeny G的。

      这就是名人的误导了。

      老托尔斯泰指导文学青年,写作成功的奥秘在于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和百分之一的天才,看来这位大师要比Keeny G客观些,至少还承认那九十九以外的一。他之所以作出如此悬殊的比例,其良苦用心,也是勉励后辈不要过多地沉迷于个人的才华秉赋,应该认识到创作是一项艰苦劳动而已。

      所以,名人的诲人不倦精神,是值得敬佩的。但作教诲时,最好一不要偏激,二不要以噎废食,三不要忽略客观世界的现实状况。譬如说古籍的传播吧,这是目前很热门的议题,就不宜断言那种文白对照,或者完全翻成白话文的经史子集,是多么的要不得。1924年,鲁迅先生谈到标点古书时,有过这番言论:“汪原放君已经成了古人了,他的标点和校正小说,虽然不免小谬误,但大体是有功于作者和读者的。”

      我认为这个“大体是有功”的评价,同样适用于时下那些努力普及古籍的人士,恐怕不能因为个别瑕疵,小小谬误,而把这些人的字字钩沉,句句推敲的努力所付出的大量心血,以蔑视的眼光,统统鄙弃。其实,对于古籍的传播,包括标点啦,改译今语啦,历来都有持异议者,尤其那些自以为很有学问,很了不起的人,更不屑一顾。二三十年代,兴起过一阵“标点”风,汪原放先生是其中很出名的一位。我记得小时候就读过亚东版的标点小说。但当时,也是有不少摇头晃脑,振振有词的反对者,抨击不已,以示自己多么高明的。甚至提出“标点古书而古书亡”的口号,这就未免偏激了。结果如何呢?标点犹存,古书未亡,闹了一阵,徒添笑柄耳!

      鲁迅先生都承认:“标点古文,确是一种小小的难事,往往无从下笔;有许多处,我常疑心即使请作者自己来标点,怕也不免于迟疑。”因此,想到在“万马齐喑”的把文化都革了命的十年里,周恩来总理请顾jié刚老先生主持标点《二十五史》和《资治通鉴》等一大批古籍,实在是伟人的真知灼见,文化建设的大工程。对于古籍的普及,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古籍要是永远尘封着,永远是少数人书斋里奇货可居的东西,那才是古籍的末日。只有更多的普通人来读这些古籍,用这些古籍,中国文化的香火,才不至于中断吧!

      试想,我们这个共和国,曾经整整有十年之久,把经史子集,把线装书,把文言文当作四旧,扔进化浆池里沤烂,然后去造擦屁股的手纸,你能指望这些年代里培养出的新文盲,一下子就捧读“之乎者也”的古汉语,而无阅读上的困难么?所以,在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面前,把古典着作译成今文,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绝不是件坏事情。

      中国古代文化,犹如一间大屋子,首先得识其门径,然后方可窥其堂奥。连门牌号码也弄不明白,焉谈其它?但只要走进了这间屋子,慢慢地融会贯通以后,也就有了辨别匡正的能力。其实,名人自己也是从《三字经》、《百家姓》由浅入深而来,不是一上来就读《尚书》、《周易》的。

      所以,碰上像Keeny G这样的名人,他们所说的话,有时恐怕未必就等于是金科玉律,还是要多想一想,然后择善而从吧!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