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在辽东统治全面崩溃_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经典战役

  • 发布时间:2018-03-29 09:36 浏览:加载中
  • 萨尔浒之战,是明王朝与当时的后金争夺辽东的关键性一战。在这次战役中,后金军5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成为战争史上集中使用兵力、选择有利的战场和战机,连续作战、速战速决、各个击破,在战略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结果,后金大胜,明军惨败。

    明在辽东统治全面崩溃

    ——萨尔浒之战

    战役背景

    后金是居住在我国长白山一带女真族建州部在明时建立的政权。北宋末期,女真完颜等部建立金朝,从东北进入黄河流域,另一些部落仍留居东北。明朝初年,这些留居东北的部落分为海西、建州、东海三大部。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姓爱新觉罗)是个了不起的女真族的英雄,他的很多亲人在与明朝军队的冲突中被杀了,他对着祖先传下来的十三副铠甲,立誓要给亲人报仇。他首先统一建州各部,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控制了东临大海(今日本海)、西界明朝辽东都司辖区、南到鸭绿江、北至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等广大地区。

    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确立了兼有军事、行政、生产三方面职能的八旗军制。八旗士兵出征打仗时是兵,回到家则是民。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后来又增编了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7500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王朝,年号天命,称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

    明朝的万历皇帝统治时,从鸭绿江到嘉峪关一带边防设置了“九边”,即9个重镇,其中辽东辖今辽宁大部地区。万历后期,明统治者只顾抽调重兵镇压人民起义,对辽东防务置之不顾,等到抚顺等地接连被后金攻陷,万历皇帝才感到事态严重,于是派杨镐为辽东经略,主持辽东防务,并决定出兵辽东,大举进攻后金。

    战役经过

    1619年4月,赴辽的明军都先后到达,再加上胁迫征调的一万三千名朝鲜兵,总共有十万余人,号称四十七万大军,这是明朝自土木堡之变(明英宗亲自出征讨伐瓦剌也先)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杨镐与诸将议定,分四路进攻后金,总兵刘綎率军从东出宽甸;总兵马林率军从北出三岔口;杜松率军从西出抚顺关;李如柏率军从南出鸦鹘关,其中以西路杜松为主力部队,全部进攻方向指向赫图阿拉。此外,王绍勋总管各路粮草,杨镐坐镇沈阳。杨镐非常轻视努尔哈赤,认为自己率领天朝大国的军队讨伐小小的蛮族小国,兵力又相差悬殊,必胜无疑。他竟然在出征前给努尔哈赤写了一封信,把自己的作战计划和行程全部“报告”了对手!殊不知,明朝的军队虽然人数众多,却是各省的兵丁拼凑在一块儿的;而努尔哈赤的队伍虽然人少,却以骑兵为主,身经百战,战斗力极强。

    萨尔浒之战作战经过示意图

    努尔哈赤掌握了明军的战略部署和行动计划,正确地分析了形势,认为明军是采用分兵合击,声东击西的战术,自己的应对是“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只派五百人抵御和阻滞南路的刘綎军,而把全部兵力集中起来,打击从西而来的杜松的明军主力。于是他亲自统率八旗大军迅速开赴西线,阻击明军。两军在萨尔浒一带相遇,揭开了着名的萨尔浒战斗的序幕。

    这次战役,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萨尔浒、吉林崖战斗。四月十三日,杜松率领三万西路军,出抚顺关,十四日到达萨尔浒。得知后金正派兵构筑界凡城,阻挡明军东进。于是杜松留下两万人驻守萨尔浒,自己率领一万人攻打界凡城,把已经分散的兵力再一次分散。此时,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兵已到界凡以东,他迅速地抓住了各个击破的战机,派代善、皇太极带领两旗截击杜松。三月二日,努尔哈赤发动八旗中的六旗,共计四万余人,猛攻明军萨尔浒大营;明军寡不敌众,遭到突然攻击,纷纷逃往萨尔浒河西岸,结果在得力阿哈一带全军覆没。而杜松则在吉林崖下,陷入重围而丧生。

    第二阶段是尚间崖、斐芬山战斗。四月十四日,马林率北路军出三岔口,扎营于富勒哈山的尚间崖,派潘宗颜领一军驻守斐芬山,又派龚念遂率一军守卫斡辉鄂模,互为犄角,彼此声援。努尔哈赤在西线消灭明兵主力以后,乘胜挥戈北上。十五日,后金兵首先击溃了驻守斡辉鄂模的明军,随后又攻打尚间崖,明兵大败,马林只身逃出,逃往开原,斐芬山的明军也被攻灭。

    第三阶段是阿布达里冈、富察战斗。四月十日,刘綎率东路军出宽甸,此路明军虽然出师最早,但由于山道陡峭,大雪封山,又迷了路,进军迟缓,十五日才到达深河。后金的少数守军沿途拦截,且战且退,竭力阻挡明军的前进速度。这时,努尔哈赤已在西北两路获胜,立即派扈尔汉、阿敏、代善、皇太极先后出发,日夜兼程赶赴东线,很快在东线集中了三万多人,“隐伏山谷”,待机而动。之后,努尔哈赤派人假扮杜松的使者,让刘綎到阿布达里冈与杜松军汇合。刘綎率军焚毁后金村寨,毫无戒备地前进,十六日到达阿布达里冈,这里距离赫图阿拉还有五六十里。这时后金军突然冲出,把明军冲断为两节,刘綎英勇战死,明军全军覆没。

    杨镐惊悉三路丧师,急令李如柏撤兵,明朝的四路大军只有这南路军逃脱了败灭的厄运。

    萨尔浒大战就此结束。此战明军大败,死伤将领共计三百一十余人,士兵死伤四万五千八百七十余人,财物损失不计其数。由于战役的失败,李如柏被迫自杀;杨镐入狱,几年后被杀。

    评价

    萨尔浒之战历来被看作是各个击破战术的范例。努尔哈赤在此战中的名言“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更成为后世兵家常常引用的对各个击破战术的标准注解。

    这次战役对双方都是十分关键的一仗,从此,明朝的力量大衰,它阻碍女真各部统一发展的政策彻底失败,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后金的力量大增,它的政治野心和掠夺财富的欲望随之增长,由防御转入了进攻。

    这次战役明朝失败的原因,首先是朝政腐败,而且明政府主要忙于镇压农民起义,无暇顾及辽东防务,疏于防范;在形势严重、迫不得已用兵时,又在准备仓促、粮饷不足的情况下,仓促出兵。其次,在作战指挥上,明军犯了一系列的错误:一、主将对后金军作战能力估计不足,情况不明,料敌不确,筹划不周。主观上企图分进合击,结果却被各个击破;二、主力西路军孤军冒进,给对方以各个击破的良机。西路主将杜松为抢首功,不等南、北两路军进至苏子河和浑河上游预定地区,也不问东路军进展情况,违期单独急进,不仅使自己陷于重围,全军覆没,也使南、北两路军陷入孤立境地。使后金军在兵力对比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得以从容调动兵力,各个击破明军;三、主帅杨镐坐镇沈阳,远离前线,对战况缺乏了解,所掌握的机动部队也因远离前线,既不能及时策应前方部队的行动,又不能组织掩护败退,前方部队也得不到及时的协调指挥。

    萨尔浒战役是集中使用兵力、选择有利的战场和战机,连续作战、速战速决、各个击破、在战略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后金军在五天之内,在三个地点进行了三次大战;战斗前部署周密,战斗中勇敢顽强,战斗结束后迅速脱离战场,立即投入新的战斗,这充分显示了努尔哈赤机动灵活的指挥才能和后金将士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