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灭南宋的关键一战_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经典战役

  • 发布时间:2018-03-29 09:35 浏览:加载中
  • 襄樊之战是中国历史上宋元封建王朝更迭的关键一战。这次战役从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蒙将阿术进攻襄阳的安阳滩之战开始,历时近6年,以南宋襄樊失陷而告结束。此后,蒙古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江南,统一南北。

    元灭南宋的关键一战

    ——襄樊之战

    战役背景

    忽必烈取得汗位后,灭宋战争的进攻重点改为襄樊,实现了由川蜀战场向荆襄战场的转变。南宋襄樊地处南阳盆地南端,襄阳、樊城隔汉水相对,顺流可直入长江,是南宋的军事重镇,城高池深,粮草充足,驻有重兵防守。咸淳三年(1267年),南宋降将刘整向忽必烈进献攻灭南宋策略,他认为南宋如果守不住襄樊,那么淮河流域就势必守不住,没有了淮河流域,那么长江以南就唾手可得。刘整的建议被忽必烈所采纳,宋元战争进入了元军对南宋战略进攻的新阶段。

    忽必烈根据刘整的建议,针对襄樊设防情况,采取长期围困、待机攻城的战法。首先,建立陆路据点,作为攻宋的根据地。早在1261年夏,忽必烈根据刘整建议,贿赂南宋荆湖制置使吕文德,以防止盗贼、保护货物为名,要求在襄樊外围筑造土墙,目光短浅的吕文德竟然同意了。于是元人在襄樊东南的鹿门山修筑土墙,内建堡垒,建立了包围襄樊的第一个据点。咸淳四年(1268年),蒙将阿术在襄樊东南鹿门堡和东北白河城修筑堡垒,切断了援襄宋军之路。咸淳六年(1270年),蒙将史天泽在襄樊西部的万山堡百丈山筑长围,又在南面的xiàn山、虎头山筑城,连接诸堡,完全切断了襄阳与西北、东南的联系,使襄樊成为一座孤城。

    其次,建立水军,寻求制服南宋的战术优势。咸淳六年(1270年),忽必烈命刘整“造战船,习水军”,以图进取襄阳。刘整于是造船5000艘,日夜操练水军,又得到四川行省所造战舰500艘,建立起一支颇具规模的水军,从而弥补了战术上的劣势,为战略进攻准备了必要条件。从咸淳四年蒙军筑鹿门堡、修白河城到咸淳六年(1270年)完全包围襄阳,蒙古军队已处于战略上的优势。南宋政府为挽救危局,进行了反包围战与援襄之战,从而揭开了襄樊之战的序幕。

    南宋军民保卫襄樊作战经过示意图

    咸淳三年(1267年)冬,南宋任命吕文焕知襄阳府,兼京西安抚副使。次年十一月,为打破蒙军鹿门、白河之围,吕文焕命襄阳守军进攻蒙军,但被蒙古军队打败,宋军伤亡惨重。

    咸淳五年(1269)三月,宋将张世杰率军与包围樊城的蒙军作战,又被打败。七月,沿江制置使夏贵率军救援襄阳,遭到蒙古军与降元汉军的联合伏击,兵败虎尾洲,损失2000余人,战舰50艘。蒙古军在襄、樊四周修城筑围,封锁汉水,控扼水陆要冲;同时造战船,练水军;并屡败南宋援军。襄樊被困三年,但权臣贾似道却一直对宋度宗封锁消息,不做救援。

    咸淳六年(1270年)春,吕文焕出兵襄阳,攻打万山堡。蒙军诱敌深入,乘宋军士气衰退,蒙将张弘范、李庭反击,宋军大败。九月,宋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率水军增援襄阳,蒙军水陆两军迎战,大败宋军,范文虎逃归。咸淳七年(1271年),范文虎再次援襄,蒙将阿术率诸将迎击,宋军战败,损失战舰100余艘。这一时期,宋蒙两军虽然在襄樊外围进行了长达3年的争夺战,但因蒙军包围之势已经形成,不但南宋援襄未能成功,而且襄樊城中宋军反包围的战斗也不可能胜利,宋军只好困守襄阳,败局已定。

    咸淳七年(1271年)十一月,蒙古建国号为元,加紧对襄、樊的进攻,襄樊之战正式开始。

    战役经过

    1272年3月,阿术、刘整、阿里海牙率蒙汉军队进攻樊城,攻破城郭,增筑重围,进一步缩小了包围圈,宋军只好退到内城坚守。4月,南宋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移驻郢州(今湖北钟祥),招募襄阳府(今湖北襄樊市)、郢州(今湖北钟祥县)等地民兵3000余人,在襄阳西北清泥河修寨造船,募民兵,并利用襄阳西北的清泥河用轻舟百艘装满兵甲物资,派总管张顺、路分钤辖张贵率领都统制救援襄阳。5月,救援战斗开始,二张率舟师在高头港集结船队,把船连成方阵,每只船都安装火枪、火炮,准备强弓劲弩;张贵在前,张顺在后,突入元军重围。船队到达磨洪滩,被布满江面的蒙军船舰阻住,无法通过。张贵率军强攻,将士一鼓作气,先用强弩射向敌舰,然后用大斧短兵相接,冲破重重封锁,元军被杀溺而死者不计其数。张军又转战一百二十余里,于五月二十五日抵达襄阳,这时襄阳被困已有5年之久。激战中,张顺牺牲。几天以后,襄阳军民在水中找到他的尸体;襄阳军民怀着沉痛敬佩的心情安葬了张顺,并立庙祭祀。

    忽必烈灭南宋之战要图

    外援船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襄、樊军民。张贵入援虽然给襄阳守军带来希望,但在元军严密封锁下,形势仍很严峻。张贵入襄后,派人潜回郢州,联络郢州的殿帅范文虎,约定南北夹击,打通襄阳外围交通线,计划范文虎率精兵5000驻龙尾洲接应,张贵率军和范文虎会师。但范文虎却于会师前两天退屯三十里,而元军得知消息后,迅速占领龙尾洲,以逸待劳。张贵按约定日期辞别吕文焕,率兵3000顺汉水而下。在检点士兵时,发现少了一名因犯军令而被鞭笞的亲兵,张贵大惊,对士兵们说:“我们的计划已经泄露,只有迅速出击,敌人或许还来不及得到消息。”他们果断地改变了秘密行动,乘夜放炮开船,杀出了重围。元军阿术、刘整得知张贵突围,派数万人阻截,把江面堵死。张贵边战边行,接近龙尾洲,在灯火中远远望见龙尾洲方向战舰如云,旌旗招展,以为是范文虎接应部队,举火指示,对方船只见灯火便迎面驶来。等到近前,才发现来船上面全是元军,宋元两军在龙尾洲展开一场遭遇战。宋军因极其疲惫,战斗中伤亡过大,张贵力不能支,被元军俘获,不屈被害。元军派4名南宋降卒抬着张贵尸体晓示襄阳城中,迫使吕文焕投降;吕文焕杀掉降卒,把张贵与张顺合葬,立双庙祭祀。从此,襄、樊与外界中断联系。

    咸淳九年(1273年)正月,为切断襄阳的援助,元军对樊城发起总攻。咸淳九年(1273年)初,元军分别从东北、西南方向进攻樊城,忽必烈又派遣回回炮匠至前线,造炮攻城。元军烧毁了樊城与襄阳之间的江上浮桥,使襄阳城中援兵无法救援,樊城完全孤立了。刘整率战舰抵达樊城下面,用回回炮打开樊城西南角,进入城内。南宋守将牛富率军巷战,终因寡不敌众,牛富投火殉职;偏将王福赴火自焚,樊城陷落。

    樊城失陷以后,襄阳形势更加危急。吕文焕多次派人到南宋朝廷告急,但终无援兵。襄阳城中军民拆屋作柴烧,陷入既无力固守,又没有援兵的绝境。咸淳九年(1273年)二月,阿里海牙由樊城攻打襄阳,炮轰襄阳城楼,城中军民人心动摇,将领纷纷出城投降。元军在攻城的同时,又对吕文焕劝降;吕文焕感到孤立无援,于是投降元朝,襄樊战役宣告结束。

    襄、樊这一军事重镇的陷落,决定了南宋灭亡的命运。

    评价

    此战是元灭南宋关键性的一战。宋元襄樊之战,经历了5年之久,不仅破坏了南宋的战略防御,而且使之丧失了苟安江南的屏障。元宋30余年对峙僵局即被打破,从而使元宋战局发生根本性变化。再者,元军在长达5年多的襄樊之战中,“造战舰,习水军”,针锋相对地实施“夺彼以长”的方针,终于打破了宋军在水军和坚守城池方面的战术优势,取得了水上作战和城池攻坚战的经验,从而完全实现了对南宋全面进攻的战略转变。

    元军取胜的主要原因是作战方略正确,指挥得当,适时克服了缺乏水军的弱点,加强了作战能力,战略上处于主动地位。特别是从这一战役开始,蒙古统治者倚重投降的汉将来攻打城池,加速了灭宋的步伐。而南宋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朝廷腐败,救援无力,将帅软弱无能。吕文德见利忘义,使蒙古军队占据了襄阳有利地位;在反包围战过程中,因将帅不和,步调不一等原因犯了一系列战术错误,战斗中基本上执行了消极防御策略,导致了被元军围困5年之久的不利地位,最后归于失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