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之谜:“黄金隧道”之谜

  • 发布时间:2018-02-25 14:11 浏览:加载中

  •   据古代传说,在南美洲的地下,有一条长达千里的“黄金隧道”。沿着这条隧道向前迈进,就可以到达“黄金国”。“黄金国”里埋藏着大量黄金,国王和贵族所戴的帽子和衣服上,都装饰着黄金,许多宏大的公共建筑物用巨大的金块砌成拱门,装饰着精美的浮雕,显得极为豪华,甚至连国王的马鞍、拴马桩、狗项圈等,也都是用大块的黄金做的。“黄金国”究竟在哪里?众说纷纭,有的说它在迤丽的安第斯山中,四周山岭绵延,层峦叠峰,全国臣民把太阳当做最早神灵而顶礼膜拜,每当旭日初升,晨曦普照,或在夕阳西下,红霞染映,“黄金国”显得分外妖娆;也有人说,“黄金国”是在海拔2700米、由死火山口形成的“哥亚达比达”湖畔,每年定期举行祭祖“黄金神”的仪式,国王与贵族把许多黄金饰物作为供奉神灵的礼物而投入湖中,宗教的狂热使他们如痴似醉,有时抬着骆马投入湖中,作为敬献给神灵的活祭品;有人说,“黄金国”在一个名字叫巴里马的“黄金湖”畔;有的却认为,“黄金国”隐藏在里里诺斯河与亚马逊河之间的某一地区……关于“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传说还有许许多多,在民间广泛流传,越传越神奇,但谁也无法准确地说出它的具体地点和真实情况。

      从公元15世纪以来,由于西欧各国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关系的萌芽,金属货币成为普遍的支付手段,这就引起欧洲的商人和封建主对于黄金的强烈渴求。关于南美洲有“黄金隧道”和“黄金国”的传说在欧洲广泛传播后,西欧社会上自国王、僧侣、大贵族,下至中小贵族,尤其是商人和海盗,都渴望到南美洲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于是掀起了一股“黄金热”的狂潮。恩格斯在《论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国家的产生》中指出:“黄金一词是驱使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语;黄金是白人刚踏上一个新发现的海岸时所要的第一件东西。”

      公元1536年,西班牙总督授命凯萨率领一支由九百多人组成的探险队,在南美洲的西北部进行考察达三年多之久,他们曾经深入到科迪勒拉山脉和马格达雷那河一带的深山密林中探索黄金,结果只剩下凯萨一人返回,没有发现“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一丝一毫踪迹。凯萨不死心,27年后,他又重新组织一支二千八百多人的庞大探险队,从海拔2645米的波哥大出发,在荒山野岭度过了三年多,最后仍然一无所获。

      公元1539年,西班牙探险家率领一支庞大的探险队在南美洲北端进行考察,他们曾经深入到梅里达山脉和马拉开波湖区周围的沼泽地,他们宣称他们所到达的“马卡多亚”就是传说中的“黄金国”。可是,事实的真相是:马卡多亚,只是一个古老部族的聚居地,根本不是“黄金国”。

      公元1541年,一支由310名西班牙人和4000名印第安人组成的探险队,深入原始森林地区。从此以后,许多支探险队在从安第斯高地至委内瑞拉和巴林的广大森林地区大规模地开展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活动,结果都毫无所获,失败而归。

      公元1595年,英格兰探险家洛津率领一支探险队,以东南部圭亚那高原作为探索“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中心地带,他们深入到奥里诺科河谷和热带草原,考察过埃塞奎博河、德梅拉拉河、伯比斯河和著名的鲁普努尼草原。探险结束后,他在他所撰写的《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宣称:他曾经发现过一个名叫“马洛亚”的“黄金国”,他描述这个“黄金国”的情景:“圭亚那帝国比秘鲁更靠近海,而在正东的赤道上出产黄金比秘鲁的任何地点都要丰富,具有与秘鲁最繁荣时相同数目或更多的大城市。那个帝国根据同秘鲁同样的法律来统治,皇帝和臣下一起信仰同一种宗教。定名为马洛亚的黄金国,亦即是圭亚那国的首都,我确信那个帝都的雄伟、富裕,皇宫的壮丽为世界之冠。都城建在与加勒比海相等长度(约一千公里)的咸水湖畔……皇帝的用具包括桌、厨具等全是金银制品,就是最下等的物件也为了获得强度和耐久性而用银、铜制作。在皇帝的寝宫内,有巨大的黄金人像,以及模拟地球上生长的一切飞禽走兽、游鱼潜鲸、花草树木等同样大小的黄金模型。此外,还有黄金制的绳束、笔箱子以及用类似树木的黄金棒束架起来作成的篝火……但是后人大都认为这些描述纯属凭空捏造,没有史实根据,不可相信。因此,洛律在《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所描写的“黄金国”,也根本不是古代传说中的“黄金国”。但在公元16、17、18世纪时,欧洲一些人却对洛律《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所描写的“黄金国”——马洛亚帝都,深信不疑。公元1599年,绘制的“黄金圭亚那的新地图”上,竟然画着巴里马“黄金湖”,在湖畔标明了“马洛亚帝都”。后来,甚至把巴里马湖标在赤道上,西面是“黄金国”及其帝都马洛亚,而把圭亚那却画在北面。再后来,把巴里马湖错写成“黄金的海”。从当时绘制地图上所表现出来的前后矛盾、混乱和荒唐的情况,可见当时人们根本弄不清“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究竟在哪里。

      直至现代,还有很多人依然在兴致勃勃地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在西班牙政府的大力支持和资助下,西班牙探险家曾率领大批民工,由色布卢贝特负责指挥,凿通了巴里马湖,排出了约五米多深的水,在湖底污泥中找到了一些有卵石大的绿宝石和黄金制成的精美工艺品。公元1912年,戈德拿泰兹公司花费了15万美元的巨额经费,雇用大批民工,运用新式排水机器,把位于海拔2700米高原的“哥亚达比达湖”汲干了,从湖底污泥里捞出了一些黄金以及用黄金制成的工艺品和贵族的酬神金俑。公元1969年,有两个农场工人无意中在一个小山洞里发现了几件纯金的制品:金木筏一件,小金人像一件,金王座一件。这些偶然发现,更加激起了许多人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浓厚兴趣。他们认为,这些偶然发现为进一步探寻“黄金隧道”与“黄金国”之谜提供了重要线索和依据。

      从1976年以来,考古学家在南美洲曾发现许多重要的远古文化遗址和文物,对今后深入揭开“黄金隧道”和“黄金国”之谜很有参考价值。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