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芗台商贸来往_《芗城区志》

  • 发布时间:2018-01-30 08:45 浏览:加载中
  •   宋元以来,漳州沿海与台湾之间已有贸易往来。自从元末倭患祸及东南沿海,明政府自洪武至嘉靖间实行海禁政策。漳台“走私”贸易从不间断。
      明隆庆元年(1567年)月港开放,漳州是对外贸易物资集散地。天启三年(1623年)至天启六年,西班牙与荷兰先后占据台湾,以台湾为转口贸易基地。漳州沿海之民视贸易之利,“走死地如鹜”,往台湾与红毛(荷兰)互市,大量瓷器、丝织品和日用品输入台湾,佛郎机(指西班牙与葡萄牙)也到鸡笼(基隆)、淡水(台北)与漳民贸易,葡萄牙与荷兰亦以香料等物资在漳州沿海港口互市,将漳州丝织品、陶瓷器输往台湾,一部分在台湾转口其他各地。官府即使知之,然屡禁不绝。
      顺治十七年(1661年),郑成功东渡海峡,驱逐荷兰殖民者,收复了宝岛台湾,从此郑氏政权仍以台湾为转口贸易基地。两岸当时虽处于对峙状态,郑氏仍采取一系列措施,与漳州等地进行贸易,“凡中国诸货,海外皆仰资郑氏,于是通洋之利惟郑氏独操”。郑氏依靠内地货源转输外国,获取盈利来维持军费。康熙十三年(1674年),三藩起兵反清,郑经乘机渡过台湾海峡,占领福建沿海各地,从此,台湾与漳州的贸易关系更为密切。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统一台湾。翌年九月,解除“海禁”,开海贸易。康熙中叶,闽南与台湾贸易已十分发达,台湾官方为协调两地经贸往来,在厦门设立办事机构台湾公馆(又叫配料馆),并有专供对台运输的码头,厦门与台湾鹿耳门港对渡的商船多达一千多号。
      为协调民间商业与闽南贸易关系,台湾“郊行”组织,这个专事与大陆贸易的“郊行”,统属商行多达数百家。与漳州做生意的有台南南郊金永顺,鹿港厦郊金振顺,台北厦郊金同顺等郊行,他们从漳州输入烟叶、丝线、丝缎等,从漳州运去布帛、砖瓦以及陶瓷、工艺品等。从漳州输往台湾的商品,据《赤嵌笔谈》记载:“海船多漳泉商贾。贸易于漳州则载丝线、漳纱、剪绒、纸料、烟、布、席草、砖、瓦、小杉料、鼎、铛、雨伞、柑、柚、青果、桔饼、柿饼。”从台湾输往漳州的商品则有大米、蔗糖、海产品、花生油等。为保证兵粮的储备,清政府曾实行了有组织的对漳州等地的粮食供应,史称“台运”。清政府规定“凡商船赴台贸易者,须领照,准其梁头,配载米谷”。仅台湾淡水就有4只大船赴厦载米谷售往漳泉(每船载300石),返棹贩买漳泉布帛、烟、茶、器具。
      雍正元年(1723年),经巡台御史黄叔、王敬奏请,禁运台湾米谷于内地,“可是漳泉之民仰食台粮,大形困苦”。雍正元年(1723年)仍有设社船运米谷入内地。雍正四年(1726年),闽浙总督高其倬奏言禁运台米之害。于是台运恢复,且“别以正项购运十万石,分储沿海之外,若台湾年丰则酌情加运”。乾隆八年(1743年)增设社船10只,九至十二月,许来淡水一次,回棹听其带米谷,其余月份,分赴鹿耳门(今台南市安平港)贸易。雍正后至道光间,每年从台湾输往福建的米谷多达80万~90万石。每当大陆“青黄不接,内地米价高昂”之时,台湾各式各样的船只就满载稻米,源源不绝地运贩内地。台湾每年运拨漳州仅兵眷谷至少有16549石。台运及台湾的行郊与漳州贸易,直到道光年间才停止。
      清末,文房珍宝漳州八宝印泥,被海外华人誉为“国货之光”,日据时期也输往台湾,成为书画家、豪绅、官吏和文人雅士的习见珍品。民国24年(1935年),八宝印泥赴台湾办博览会,进行交流。漳州老字号“蔡福美鼓铺”的鼓,如狮鼓、腰鼓、剧鼓、红鼓、龙船鼓等50多种产品,在台湾畅销100多年。到清末还到台湾开设分店,也叫“蔡福美鼓铺”,从事制鼓销售生意(至今仍在经营)。民国时期,闻名中外的漳州土布“半林木仔”,销往及台湾等地。民国33年,台湾与闽南的贸易达7000多万元,未经官方统计的民间贸易不在其数。其中漳台贸易占相当的比重。
      1949年—1978年,海峡两岸贸易关系中断。1984年12月29日,漳州市成立“瀛洲实业公司”,开始同台湾商人直接进行贸易。及至1995年两岸关系日趋明朗化,进入直接贸易的新时期。这一时期的xiāng台贸易多为民间交往,从漳州输往台湾的商品主要有水仙花、八宝印泥、片仔癀、土产品、工艺品及内地名酒等。从台湾输入漳州商品则有大米、手表、电子计算器、摩托车、汽车、家用电器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