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娘墓|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集》

  • 发布时间:2018-01-12 22:33 浏览:加载中
  •   京娘墓

      这是元好问的志怪小说集《续夷坚志》中写爱情的唯一篇章,也是故事性较强的篇章之一。《续夷坚志》收文言短篇小说207篇,是今知金代唯一的小说集。

      都转运使王寂元老之父础〔1〕,任平山令。元老年二十许,初就举选,肄业县廨之后园〔2〕。一日晚,步花石间,与一女子遇。问其姓名,云:“我前任杨令女。”元老悦其稚秀,微言挑之,女不怒而笑,因与之合。他日寒食,元老为友招,击丸于园西隙地。仆有指京娘墓窝场者。元老因问京娘为谁,同辈言前令杨公幼女,字曰京娘,方笄而死〔3〕,葬此。元老闻杨令之女,心始疑之。归坐书舍,少顷女至。娇啼宛转,将进复止。谓元老曰:“君已知我,复何言也!幽明异路,亦难久处。今试期在迩,君必登科。中间小有龃龉〔4〕,至如有疾,亦当力疾而往。当见君辽阳道中。”言讫而去。元老寻病,父因不欲令就举。月馀小愈,元老锐意请行,以车载之。途次辽河淀,霖雨泥淖,车不能进,同行者鞭马就道。车独行数里而轴折,元老忧,不知所为。忽有田夫腰斤斧、负轴而来。问之,匠者也。元老叹曰:“此地前后二百里无民居,今与匠者值,非阴相耶?”治轴讫,将行,俄见一车,车中人即京娘也。元老惊喜曰:“尔亦至此乎?”京娘曰:“君不记辽阳道中相见之语乎?知君有难,故来相慰耳!”元老问:“我前途所至,可得知否?”京娘即登车,第言“尚书珍重”而已。元老不数日达上京〔5〕,擢第。明昌中为运使〔6〕,车驾享太室,摄礼部尚书。数日而薨。

      〔1〕王寂:蓟州玉田(今河北玉田县)人,天德三年进士,终于中都路转运使,谥文肃。有《拙轩集》传世。《中州集》卷二有传。父础,仕至归德府判官。

      〔2〕廨(xiè):官署,旧时官吏办公处的通称。

      〔3〕笄(jì):本指簪子,这里指女子可以盘头插笄的年龄,即十五岁。

      〔4〕龃龉(jǔyǔ):上下齿不相配合,比喻意见不合,不融洽。这里指不顺利、挫折。

      〔5〕上京:金首都,在今黑龙江阿城南白城。

      〔6〕明昌:金章宗完颜?Z年号,公元1190―1196年。

      这篇小说以寥寥五百字,写了一个离奇曲折的爱情故事的全过程――从开端直至馀波。人物生动,情节感人,层次井然,语言条畅。

      衡量爱情真假深浅的标志之一,是先为对方着想还是先为自己着想。小说中男主人公王寂,先是色欲冲动,继而怀疑对方,分手时毫无惜别之意。当他陷入困境时,京娘出面解救,而他唯一关心的只是:“我前途所至,可得知否?”竟无片言叙情,何“爱”之有?而京娘的表现恰恰相反。这是又一出“始乱终弃”的爱情悲剧。

      元好问《中州集》卷二有王寂传,但于此事一字不提,亦可见元氏立传的严谨态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