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家别业上梁文|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集》

  • 发布时间:2018-01-12 22:33 浏览:加载中
  •   外家别业上梁文

      此文写于1237年。这是一篇别具一格的上梁文。上梁文本是为建筑物上梁时所写的吉祥文字,为骈体应用文。内容为祝愿安全、吉祥、幸运、顺利。但这篇文章却借题发挥,主要是为崔立碑事件中自己之被谤沉痛申辩,是有关元好问一生名节的非常重要的文献。文章声明崔立碑文并非自己起草,乃是他人嫁名造;同时也对实际起草碑文又诿过于自己的“太学之名流”,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谅解。既坚持了实事求是原则,又表现了长者的胸怀。骈体的娴熟运用、典故的信手拈来,也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学养。外家,指母家,在山西阳曲县。别业是本宅外另建的居处。

      穷于途者反于家,乃人情之必至;劳以生而佚以老,亦天道之自然。方属风霜偃薄之馀,而有里社浮湛之渐〔1〕。兹焉卜筑,今也落成。遗山道人,蠹书痴〔2〕,鸡虫禄薄。猥以勃?@盘跚之迹〔3〕,仕于危急存亡之秋〔4〕。左曹之斗食未迁〔5〕,东道之戈船已御〔6〕,久矣公私之俱罄,困于春夏之长围。穷甚析骸,死惟束手。人望荆兄之通好,义均纪季之附庸〔7〕。出涕而女于吴〔8〕,莫追于既往;下车而封之杞〔9〕,有觊于将来。谋则佥同,议当孰抗〔10〕。爰自上书宰相〔11〕,所谓试微躯于万仞不测之渊;至于喋血京师,亦当保百族于群盗垂涎之口。皇天后土,实闻存赵之谋〔12〕;枯木死灰,无复哭秦之泪〔13〕。初,一军构乱,群小归功。劫太学之名流,文郑人之逆节〔14〕。命由威制,佞岂愿为?就磨甘露御书之碑,细刻锦溪书叟之笔〔15〕。蜀家降款,具存李昊之世修〔16〕;赵王禅文,何预陆机之手迹〔17〕?伊谁受赏,于我嫁名〔18〕。悼同声同气之间,有无罪无辜之谤。耿孤怀之自信,听众口之合攻。果吮痈舐痔之自甘,虽窜海投山其何恨〔19〕。惟彼证龟而作鳖,始于养虺以成蛇〔20〕。追韩之骑甫还,射羿之弓随彀〔21〕。予北渡之初献书中令君,请以一寺观所费养天下名士。造谤者二三,亦书中枚举之类也〔22〕。以流言之自止,知神理之可凭。复齿平民,仅延残喘。泽畔而湘累已老〔23〕,楼中而楚望奚穷〔24〕。怀先人之敝庐,可怜焦土;眷外家之宅相,更愧前途。岂谓事有幸成,计由私便。东诸侯助竹木之养〔25〕,王录事寄草堂之赀〔26〕。占松声之一丘,东皋子北山赋〔27〕:菊花两岸,松声一丘。近桃花之三洞。予此别业与白子西所居相近〔28〕。东墙西壁,无补坼之劳;上雨旁风,有闭藏之固。已与编户细民而杂处,敢用失侯故将而自名〔29〕。因之挫锐以解纷,且以安常而处顺。老盆浊酒,便当接田父之欢;春韭晚菘,尚愧夺园夫之利。彼扶摇直上,击水三千〔30〕,韦杜城南,去天尺五〔31〕,坐庙堂,佐天子,盖有命焉。使乡里称善人,斯亦足矣。辄取合欢之意,演为助役之谣。

      儿郎伟〔32〕,抛梁东,人笑家山蕙帐空。老大读书无用处,且将耕获教儿童。

      南,羊谷山中好石龛〔33〕。杖履一游无脚力,会稽禹穴更须探。

      西,未要坊名取碧鸡〔34〕。种下五株桃树子,本无心学浣花溪〔35〕。

      北,老怯寒冬思密室。岭头骑马是官人,万里风来沙土黑。

      上,何人落日心犹壮。云间道有少微星〔36〕,两眼眵昏无复望〔37〕。

      下,百尺长松绕茅舍。他年拈出次山诗〔38〕,七十腰镰行时稼。“长松万株绕茅舍。”又云:“老公七十自腰镰,将引儿孙行时稼。”此吾家次山公诗也。

      伏愿上梁之后,里仁为美〔39〕,邻德不孤〔40〕。子期永作知音〔41〕,曹子期,吾友生。季鹰早思命驾〔42〕。张纬文,留滞燕京。起居饮食,身为无事之人;伏腊岁时,家有长生之酿。旁沾亲旧,共乐安闲。

      〔1〕里社浮湛:隐居乡里村社。湛,通沉。

      〔2〕(yín)蠹:蛀书虫。

      〔3〕勃?@盘跚:弯腰行走的样子。司马相如《子虚赋》:“盘珊勃?@上乎金堤。”盘跚通蹒跚。

      〔4〕危急存亡之秋:指金哀宗天兴元年(1232),蒙古大将速不台围攻金首都南京(今河南开封),形势危急。

      〔5〕左曹之斗食未迁:元好问在围城期间任金朝左司都事之职,并未迁官。

      〔6〕东道之戈船已御:指金哀宗将离汴京东逃。元好问《南冠录引》:“知舟师有东狩之役”,即指此事。

      〔7〕人望荆兄之通好,义均纪季之附庸:指当时议立皇兄荆王(完颜守纯)监国,以城降蒙,以便保存皇族。春秋时纪国不敌齐,纪季知国必亡,首先臣服,附庸于齐,请齐国允许保存纪之宗庙祭祀和宗族后代,齐国同意了。这两句说仿照纪季之例,请蒙古允许保存金之宗庙和皇族。

      〔8〕出涕而女于吴:春秋时齐景公送女嫁于吴王阖庐,高梦子加以劝阻,景公曰:“余有齐国之固,不能以令诸侯,又不能听,是生乱也。寡人闻之,不能令,则莫若从。”遂嫁之。见《说苑?权谋》。《孟子?离娄上》:“齐景公曰: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绝物也。涕出而女于吴。”

      〔9〕下车而封之杞:《礼记?乐记》:“武王克殷……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后于杞。”言武王行仁政,对前代贤王之后予以封地。这里意为金向蒙献城求和后,有希望得到一块封地。

      〔10〕谋则咸同,议当孰抗:指上述求和建议无人反对。

      〔11〕上书宰相:指向宰相提出上述建议。

      〔12〕存赵之谋:战国时信陵君窃符救赵之事。借以言保存金皇室之谋划。

      〔13〕哭秦之泪:春秋时申包胥哭于秦庭,借兵复楚。以上两句说大势已去,无力回天。

      〔14〕劫太学之名流,文郑人之逆节:强迫太学生刘祁、麻革给崔立起草功德碑文。汴京西面元帅崔立以城降蒙后自称郑王。文:美化。逆节:指崔立叛国的行为。

      〔15〕甘露御书之碑:宋徽宗御书的甘露碑。锦溪书叟之笔:指金代书法家张天锡,号锦溪书叟,崔立碑文是他所书写。这两句说将甘露碑文磨掉,刻上崔立的功德碑文。

      〔16〕蜀家降款,具存李昊之世修:李昊为五代至宋初文人,仕蜀五十年,前蜀降唐,后蜀降宋,均是由李昊起草降表。蜀人潜署其门曰:“世修降表李家。”

      〔17〕赵王禅文,何预陆机之手迹:陆机《谢平原内史表》:“诬臣与众人共作禅文,幽执囹圄,当为诛治。臣之微诚,不负天地……片言只字,不关其间,事踪笔迹,皆可推校。”禅文指西晋赵王伦受禅之文。后赵王伦被诛,陆机因任其中书郎,被牵连下狱。这里元好问以陆机没写禅文喻自己没写崔立功德碑文。

      〔18〕伊谁受赏,于我嫁名:刘祁《归潜志?录崔立碑事》:“立坐朝堂,诸宰执、首领官共献其文以为寿,遂招余、信之等俱诣立第受官。……诸首领赉告身三通以出,付余辈曰:‘特赐进士出身。’因为余辈贺。”这里说的是刘祁、麻革、刘郁三人受赏。嫁名:刘祁《归潜志》中说,崔立碑文由他和麻革起草后,元好问不满意,亲自重写了碑文。

      〔19〕以上两句说:假如我甘愿献媚取宠,那么流放到天涯海角也活该。

      〔20〕以上两句说:我缺乏识人之明,遭到恩将仇报。虺(huǐ):毒蛇。意为:历来对刘祁赏识推许,但刘祁却反诬自己。

      〔21〕追韩之骑:指萧何追还韩信,向刘邦荐其为大将事,见《史记?淮阴侯列传》。射羿之弓:《孟子?离娄下》:“逄蒙学射于羿,尽羿之道,思天下惟羿为愈己,于是杀羿。”这两句意为:我向耶律楚材上书请求保护的文士中,就有刘祁、刘郁兄弟二人。然而却遭刘祁的诬谤。

      〔22〕献书中令君:指元好问给蒙古中书令耶律楚材写信,即《寄中书耶律公书》。信中推荐54位著名文人,请求予以保护,其中有刘祁、刘郁兄弟二人。

      〔23〕湘累:指屈原。累,无罪而死。这里以屈原喻己。

      〔24〕楚望:《左传?哀公六年》:“江汉睢漳,楚之望也。”这里指元好问登楼瞻望哀宗出奔之地归德。

      〔25〕东诸侯:指严实,为东平帅。元好问脱离聊城羁管,居严实幕下,多受保护。

      〔26〕王录事:杜甫《王录事许修草堂赀不到聊小诘》:“为嗔王录事,不寄草堂赀。”此处借指王君璋,为严实臣僚,任行台令史。

      〔27〕东皋子:唐诗人王绩。

      〔28〕白子西:宋诗人白?。

      〔29〕失侯故将:《史记?李将军列传》载,李广罢职后,有一次夜归,霸陵尉喝止,李广的随从说:“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乃故也!”

      〔30〕扶摇直上,击水三千:《庄子?逍遥游》:“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31〕韦杜城南,去天尺五:《辛氏三秦记》:“城南韦杜,去天尺五。”唐代韦氏、杜氏世为望族,居长安城南,近于天子。天,指帝王。

      〔32〕伟,象声词,同“喂”。上梁时歌唱以协力。

      〔33〕羊谷山中好石龛:元好问有《避兵阳曲北山之羊谷题石龛》诗,可知羊谷山即阳曲北山。龛:供奉佛像、神位之处。

      〔34〕碧鸡坊:古地名,在四川成都西。杜甫《西郊》:“时出碧鸡坊,西郊向草堂。”

      〔35〕浣花溪:在四川成都市西郊,溪畔有杜甫故居浣花草堂。

      〔36〕少微星:《史记?天官书》:“廷藩西有隋星五,曰少微,士大夫。”张守节正义:“少微四星,在太微南北列:第一星,处士也;第二星,议士也;第三星,博士也;第四星,大夫也。”此句指在朝廷任职。

      〔37〕眵(chī):眼屎。

      〔38〕次山:唐诗人元结,字次山,为元好问先祖。

      〔39〕里仁为美:《论语?里仁》中孔子语,意为选择仁德的人作邻居,是美事。

      〔40〕邻德不孤:《论语?里仁》:“子曰:‘德不孤,必有邻’”,意为有道德的人不会孤单,一定会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41〕子期:《列子?汤问》载:俞伯牙善弹琴,锺子期善听,为伯牙之知音。这里以锺子期比喻曹子期。

      〔42〕季鹰:张翰字季鹰。《晋书》载:张翰因思故乡美味,辞官命驾而归。命驾:令车夫驾车。这里以张翰比喻张纬文,希望他早点归来。

      崔立碑事件是有关元好问一生名节的重要事件,此事在当时即有很大影响,后世更聚讼纷纭。这篇上梁文是元好问正面回答造谤者的唯一文献,十分重要。金叛将崔立以首都投降蒙兵,导致金亡。崔立又命人给自己树功德碑。碑文出自何人之手?对于金朝君臣来讲,自然关系重大。鉴于崔立降蒙事件的突发性和当时的复杂情况,以及不明真相的士议,再加上元好问对刘祁等人的痛惜,所以此文虽抒发十分沉痛的心情,而表达却多用典故,曲折深婉,既明确表白事实,又对造谤者有所谅解甚至回护。体现了长辈学者的风范,很令人感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