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射说|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集》

  • 发布时间:2018-01-12 22:32 浏览:加载中
  •   射说

      “说”是一种文体,叙述议论兼备,而重点在议论。这篇《射说》先叙述了晋侯之婿射箭出丑的事,接写“下座”之客对射箭之道的议论,最后以作者借题发挥、针砭时弊的议论作结。故事出于虚构,是为结尾的议论服务的,因而具有寓言的性质。

      晋侯觞客于柳溪〔1〕,命其子婿驰射。婿,佳少年也,跨蹑柳行中,胜气轩然舞于颜间〔2〕,万首聚观,若果能命中而又搏取之者。已而乐作,一射而矢堕,再而贯马耳之左,马负痛而轶〔3〕,人与弓矢俱坠。左右奔救,虽支体不废〔4〕,而内若有损焉〔5〕。晋侯不乐,谢客〔〔6〕。客有自下座进者曰:“射,技也,而有道焉。不得于心而至焉者,无有也。何谓得之于心?马也,弓矢也,身也,的也,四者相为一。的虽虱之微,将若车轮焉〔7〕。求为不中,不可得也。不得于心则不然,身一,马一,弓矢一,而的又为一。身不暇骑,骑不暇彀〔8〕,彀不暇的,以是求中于奔驶之下,其不碎首折支也幸矣,何中之望哉!走非有得于射也〔9〕,顾尝学焉〔10〕。敢请外厩之下驷,以卒贤主人之欢〔11〕,何如?”晋侯不许。顾谓所私曰:“一马百金,一放足百里,衔策在汝手〔12〕,吾安所追汝!”竟罢酒。元子闻之,曰:“天下事可见矣!为之者无所知,知之者无以为。一以之败,一以之废〔13〕。是可叹也”!作射说。

      〔1〕觞客:摆酒宴客。

      〔2〕舞:这里意为洋溢、跃动。

      〔3〕轶:同“逸”,这里指坐骑失控。

      〔4〕支体:肢体。

      〔5〕内若有损:似乎受了内伤。

      〔6〕谢客:向客人道歉。

      〔7〕的虽虱之微以下两句:《列子?汤问》:“(纪昌)以牦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的”,箭靶子。

      〔8〕彀(gòu):拉满弓。

      〔9〕走:“余”的谦称,“牛马走”的省称。

      〔10〕顾:但。

      〔11〕卒:尽。

      〔12〕衔策:马缰绳和马鞭。

      〔13〕一以之败,一以之废:“为之者”因无知而败,“知之者”因没有机会“为”而废。

      此文可视为一篇针砭时弊的沉痛寓言。其“点睛”处在结尾:“天下事可见矣!为之者无所知,知之者无以为。一以之败,一以之废。是可叹也!”刘祁《归潜志》卷十二《辨亡》篇说:金代贞?v南渡以后,“大臣在位者亦无忘身殉国之人;纵有之,亦不得驰骋。”卷七又说:“南渡后,宣宗奖用胥吏,抑士大夫,凡有敢为、敢言者,多被斥逐。”这正是元好问这篇《射说》的注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