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石调〕骤雨打新荷|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集》

  • 发布时间:2018-01-12 21:55 浏览:加载中
  •   〔小石调〕骤雨打新荷

      此曲又名“小圣乐”,是元好问的“自度曲”。据《词征》卷一记载:“《小圣乐》九十五字,元遗山所制,俗以为《骤雨打新荷》是也。”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九“万柳堂”条载:“《小圣乐》乃‘小石调’曲,元遗山先生好问所制,而名姬多歌之。”又据夏庭芝《青楼集》记载:“解语花,姓刘氏,尤长于慢词。廉野云招卢疏斋、赵松雪,饮于京师外之万柳堂,刘左手持荷花,右手举杯,歌《骤雨打新荷》曲,诸公甚喜,赵即席赋诗云:‘万柳堂前数亩池,平铺云锦盖涟漪。主人自有沧洲趣,游女仍歌白雪词。手把荷花来劝酒,步随芳草去寻诗。谁知咫尺京城外,便有无穷万里思。’”廉野云即元初名臣廉希宪(1231―1280),《元史》卷一百二十六有传。他是元代著名散曲家贯云石的外祖父廉希闵之弟。“万柳堂”即廉氏宅第“廉园”所在地,其地一说在今北京“丰台左右”;一说在“京师广渠门外”,即今日北京西三环、莲花池东路西口“莲花池”所在地。元初许多著名学者、文人、达官贵人如许衡、杨果、王恽、刘因、卢挚、赵孟?v、姚燧、程文海等,都是廉氏“万柳堂”的常客。上述廉希宪饮宴、赵孟?v赋诗事,发生在元世祖中统初年(1260年左右),时廉希宪方“定陇、蜀还,进拜中书平章政事”,而元遗山已在此前的元宪宗七年(1257)逝世,可见此曲乃是元遗山晚年与元初名公显贵们饮宴酬酢时所作。

      绿叶荫浓,遍地塘水阁,偏趁凉多。梅榴初绽,妖艳喷香罗。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绿叶荫浓,遍地塘水阁,偏趁凉多――句意为:绿树成荫,池塘遍地,大家都在避暑乘凉。

      梅榴初绽,妖艳喷香罗――香罗:又轻又薄、散发香气的透明纱巾。句意为:梅花、石榴花刚刚绽开,身着鲜艳罗衣的侍姬满身香气。

      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句意为:燕语呢喃,夏蝉高鸣,争相唱和。

      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糁(sàn):破碎的米粒。此句写大大小小的雨珠如米粒破碎、迸裂纷散之状。

      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句意为:人生短暂,犹如梦境。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穷通:穷,穷困;通:富贵、通达。《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古代读书人的立身行事原则。句意为:穷困和富贵,早已命定,何必费尽心机、苦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句意为:倒不如邀集好友,浅酌低唱,任由日月交替,穿梭而过。

      此曲的前半首描写夏日荷园的美景,后半首描写人生短暂,犹如梦境。作品表现出曲家开阔的胸襟和旷达豪放的感情。读来给人以旷放的熏陶和优美的感受。所以朱彝尊《曝书亭集》说此曲“风流儒雅,百世之下犹想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