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原文翻译赏析《元好问集》

  • 发布时间:2018-01-12 21:34 浏览:加载中
  •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

      金哀宗天兴二年(1233)五月三日,元好问自青城被押往聊城,一路向北渡过黄河。此时金首都汴京(金称南京),已被蒙军占领。沿途中诗人目睹了战乱之后触目惊心的惨象,于是写下了这组诗歌。

      一

      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

      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许多被捆绑着的金国俘虏,横七竖八地躺在道路两旁,有的气息奄奄,有的早已僵死过去了。道路上围着厚厚毡幕的元蒙军车队,流水似的接连不断地向北行驶。这里描述的是元蒙军入侵汴京,金军战败后的景况。“僵卧”一词准确地表现出金军俘虏之凄惨。再加上一个“满”字,更显示出一场大的激战刚刚过去,结果是以金军的惨败而告终。僵卧:卧倒不动,意思指疲乏无力或死亡。累囚:用绳子捆绑着的囚犯。旃车:同毡车。

      红粉哭随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金国的妇女们有的载在车中,有的被捆绑在马后,随着蒙古军向北行进,哭声、喊声和成一片,响彻了整个战地。她们是在为谁而悲痛欲绝地一步一回头呢?诗人在一句哀婉的反诘中,道出了这些妇女们面临的是与故土亲人永远的生离死别。语气极其深沉,情感极其悲痛,没有亲身感受是不会写出这样文辞凄切、情意哀伤的诗句的。红粉:指妇女。回鹘:即回纥,这里指元蒙军。

      全诗没有出现元蒙军人屠杀生灵的具体景象,但他们奴役奴隶、劫掠妇女的暴行已跃然纸上。

      二

      随营木佛贱于柴,大乐编钟满市排。

      掳掠几何君莫问,大船浑载汴京来。

      随营木佛贱于柴,大乐编钟满市排――那些被抢劫到军中的木佛像,蒙古军人随意折毁,看得比柴还不值钱。而金国宫中的编钟等礼乐之器,在集市上也摆得随处都是。大乐:大乐署,金国宫中掌管雅乐的地方。编钟:古代乐器,为朝廷中祭祀、宴乐等所用。这两句暴露了元蒙军野蛮成性的强盗本色。

      掳掠几何君莫问,大船浑载汴京来――元蒙军究竟抢掠了多少东西,这些就不须细问了,他们的一艘艘大船简直要把整个汴京城都载回去了。浑:全、都。这两句写出了元蒙军掠夺财物的疯狂与贪婪。

      三

      白骨纵横似乱麻,几年桑梓变龙沙。

      只知河朔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

      白骨纵横似乱麻,几年桑梓变龙沙――死人的累累白骨像乱麻一样纵横遍野,连年战乱,黄河两岸百姓多年经营的家园,现在变得像塞北沙漠一样,一片荒凉。桑梓:桑树和梓树,常植于村社家宅附近,后来用作故乡的代称。龙沙:白龙堆沙漠,在今甘肃、新疆之间。此诗后有作者自注:“桑梓其剪为龙沙呼?郭璞语。”

      只知河朔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看到如此破败的景象,我还以为黄河以北的黎民百姓都被杀光了,偶然间却看见几家破屋上升起了几缕炊烟。河朔:黄河以北的地区。生灵:百姓。

      这首诗表现的是元蒙军侵略给广大黎民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白骨纵横”、“破屋疏烟”展现出的是一片死寂的世界,令人心碎,让人肝胆欲绝。

      这组诗在质朴、简洁的叙写与描述中渗透着沉痛、悲愤的情感。第一首的前两句以平静的语气展现出累囚僵卧,如水毡车的战后景况,接下来两句便在红粉哭号的凄厉声中,将国破家亡、顾眷无所的悲凉之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第二首以夸张的手法控诉了蒙古军抢掠财物、贪婪成性的强盗本质。木佛如柴、编钟四散,寥寥几笔就展现出乱世中国家沦亡、珍宝四散的现状,后两句则在控诉中见悲愤。第三首用的艺术手法是对比,前两句是今昔对比,即把今日的白骨纵横与昔日的安居乐业进行对比,后两句是眼前景况与内心意念对比,在巧妙的对比抒写中,表现出诗人深广的忧愤。

      元好问的丧乱诗大多是七律的艺术体式,而这组诗却用七绝的体式和组诗的形式,将长镜头切割为一幅幅剪影式的画面,每首选取不同角度,集中抒写一事,最后以组诗的形式集合起来,就可以立体式地纵深展现乱世中的人事沧桑,可谓短小精悍、语短情长。从这里又可以看出元好问多样的艺术才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