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名对联集锦:无情妙联大全

  • 发布时间:2018-01-06 14:26 浏览:加载中

  •   容易

      色难

      这可以看作是一副最早的无情对,传为明代才子解缙与永乐皇帝朱棣属对。

      朱棣学识颇丰,是个很有作为的皇帝,曾授命翰林学士解缙为主纂官,编成世界上第一部大百科全书《永乐大典》,计22877卷。

      有一天,朱棣对解缙说:“古书上有句话颇难属对。”解问:“哪句话?”朱曰:“色难。”解即应云:“容易。”朱棣说:“既然容易,爱卿何不对之?”解缙说:“臣已经对上了。”朱棣仔细一想,顿时恍然大悟,不禁开怀大笑,连声赞叹:“妙对!妙对!”

      “色难”一语,出自《论语·为政》:“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意思是说:儿女尽孝道最难做到的,是在父母面前能经常保持喜悦之色。亦可解为:儿女尽孝,难在能让父母常有喜悦之色。

      “容易/色难”,看似互不关联,无法成对;然剖而析之,却字字工对。“容”指容貌,“色”指脸色,合谓人之容颜与面貌,相对极其工整;“易”与“难”则是一对反义词,相对更是天衣无缝。整体不成对,拆开成巧对,这就是无情对的奇妙之处和魅力所在。

      雨果

      冰花

      这是一副由人名和物体组成的无情巧对,作者王白石。

      “雨果”,指维克多·雨果(1802—1885),法国19世纪著名作家。其代表作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曾多次改编成电影,另有小说《悲惨世界》及剧本、诗集等多种著作,影响很大。“冰花”,是指水(包括空气中的水分)遇冷凝结而成的花朵形状的物体,是一种自然现象。这种现象,在冰箱、冷库的玻璃上,北方冬季的水面上、玻璃窗户上,随处可见。

      以上两者一是人名,一是物体,风马牛不相及;但拆开来又各自成对,而且对得十分工整。“雨/冰”,都含有水,一是流动的液体之水,一是静止的固体之水;两者相对,天造地设。“果/花”,同为植物形体的一部分,开花结果,是植物在不同季节分别呈现的物理现象;两者相对,顺理成章。“雨果/冰花”,一人一物,互不相干;但却字字相对,妙趣横生。无情对的巧妙和奇特,于此可见一斑。

      乔国老

      石家庄

      上联“乔国老”是《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即吴国(都建业,今南京)阁老乔玄;下联“石家庄”是城市名,即今河北省省会。一人名、一地名,一南一北,互不相干,无法成对;但拆开来却又字字成对。“乔/石”,姓氏对;“国/家”,社会名词对;“老/庄”,指古代道家学派的老子庄子,属于人名对。更为奇妙的是,人名、地名六个字两两相对,又可组成三个不同的名词:“乔石”(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家”和“老庄”(老、庄并称“道家之祖”)。

      此联是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常江为中央电视台1984年《迎春征联晚会》而作。

      四眼井

      陆耳山

      清代才子纪晓岚与学士陆耳山,二人结伴郊游,走到一个名叫“四眼井”的地方。陆问纪曰:“‘四眼井’当如何对之?”纪略一思索,笑而答曰:“当以阁下姓名对之。”陆思之顿悟,二人会心大笑。

      “四眼井/陆耳山”,一地名,一人名,二者毫无关系,拆开来却字字相对。“四/陆”,数词对(作姓氏的“陆”字,又是数词“六”字的大写);“眼/耳”,形体部位对;“井/山”,名词对。对得如此巧妙,堪称天造地设。

      张之洞

      陶然亭

      清末名人张之洞与友人李文田,一日于陶然亭小酌。张即景生情,以“陶然亭”为出句,向李索对。李思之少顷,笑谓张曰:“欲寻佳对,非阁下姓名莫属也。”张听了会心大笑,连夸:“妙对!妙对!”

      “张/陶”,姓氏对;“之/然”,虚词对;“洞/亭”,名词对。的确是一副整体不成对而字字成对的无情妙对。

      牛得草

      马拉松

      这是常江先生创作的又一副无情巧对。

      “牛得草”是著名戏曲演员,“马拉松”是体育比赛项目,两者各不相干,但却字字相对。“牛/马”,动物对;“得/拉”,动词对;“草/松”,植物对。上联“平仄仄”,下联“仄平平”,声律十分和谐。真是鬼斧神工,天造地设。

      鸦片烟鬼

      燕窝糖精

      上联“鸦片烟鬼”,是对鸦片烟瘾君子的戏谑之称,指一人;下联“燕窝糖精”,是两种食品,指两物;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拆开来又字字成对:“鸦/燕”,飞禽对;“片/窝”,形状对;“烟/糖”,食物对;“鬼(怪)/精(灵)”,称呼对。

      对仗堪称工巧,惜平仄稍欠谐调。

      此联作者无考。

      三星白兰地

      二月红杏天

      上联“三星白兰地”是一种酒名,是上海某酒家的征联出句;下联“二月红杏天”指时令和天气,是某作者的应征对句。全联整体不成对,分开字字成对:“三/二”,数量对;“星/月”,天体对;“白/红”,颜色对;“兰/杏”,植物对;“地/天”,宇宙对。对仗工稳,平仄谐调,堪称佳构。

      这副巧对的下联,许多联书皆作“五月黄梅天”,可能是最初选定的对句。此对句亦算工巧,可惜关键位置的“兰/梅”平仄失对,“黄梅天”又是三平尾,犯声律之大忌,明显逊于“红杏”句。而“红杏”之对,或为此次征联评选之时沧海遗珠,或为事后续补之作。

      庭前花始放

      阁下李先生

      上联描写花圃景象,下联是对人的称呼,两者意思相差万里,但能字字对仗工稳。“庭/阁”,屋宇名词对;“前/下”,方位对;“花/李”,植树物对;“始/先”,时值状语对;“放/生”,动词对。如此分析,上下联的意思又可别解为:庭院里花朵刚刚开放,阁楼下面李树已经生出来了。全联平仄十分谐调,上联“平平平仄仄”,下联“仄仄仄平平”,完全符合平起式五言联的标准声律格式。

      此联作者无考。

      珍妃苹果脸

      瑞士葡萄牙

      这是一副由中国人名和外国国名组成的无情巧对,作者是“巴渝联苑三老”之首的倪丁一(1912—1999)老先生。

      上联说“珍妃”的“脸”像苹果一样好看。“珍妃”是中国清朝末期光绪皇帝的妃子,为东方女性;下联“瑞士”、“葡萄牙”则是西欧的两个国家。上下联意思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却字字、处处对仗:“珍/瑞”形容词对,“妃/士”人伦类名词对,“苹果/葡萄”草木类名词对,“脸/牙”形体类名词对。内容无关,字词成对,妙趣横生,耐人寻味,这就是无情对的特点和魅力。

      公门桃李争荣日

      法国荷兰比利时

      上联描述某公教书育人的成就,“公门”,指某公之门下;“桃李”,泛指学子,此处借喻某公之门生;“争荣日”,获取功名、争得荣誉之日。典出《资治通鉴》:“或谓荻仁杰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极言荻公门生故旧之多。下联“法国”、“荷兰”、“比利时”,则是欧洲的三个国家。上下联毫无干系,整句无法成联,分开却处处相对。“公门/法国”,偏正式名词对;“桃李/荷兰”,并列式花木对;“争荣/比利”,动宾词组对;“日/时”,时间名词对。对仗十分工稳。整体难相对,拆开成佳对,无情(无法成对)之中又有情,有情之外反无情,取名“无情对”,盖因此也。上联“平平仄仄平平仄”,下联“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十分协调,符合平起式七言联的标准格式。

      此联作者无考。

      杨三已死无苏丑

      李二先生是汉奸

      这是一副脍炙人口的无情巧对。

      上联“杨三”,指昆曲名丑杨鸣玉(1815—?),江苏扬州人,因排行第三,世称杨三。出身科班,常在北京演出,擅长《问探》、《盗甲》、《下山》、《访鼠》等剧目。昆曲起源于苏州昆山县,故又名苏昆,昆曲丑角又称苏丑。“杨三已死无苏丑”,是说杨三死了以后,就没有能与他齐名的苏昆丑角演员了。

      下联“李二先生”,指清末洋务派首领李鸿章(1823—1901),字少荃,安徽合肥人,因排行第二,戏称李二先生。道光进士,曾任江苏巡抚,后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掌管清廷外交、军事、经济大权。在1894年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中避战求和,招致战争失败和北洋海军覆没,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因而被清廷“褫去黄马褂”。说“李二先生是汉奸”,即指此事而言。

      乍看两联无法成对,分开却能处处成对:“杨三/李二”,人名对;“已死/先生”,偏正动词对;“无/是”,副词定语对;“苏丑/汉奸”偏正名词对。上联歌颂,下联贬斥,对比鲜明。上联“平平仄仄平平仄”,下联“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极其和谐。的确是一副绝妙的无情巧对。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联书谈到这副巧对时,都夹带着一段有趣的故事。说是清朝末年,北京某戏院上演昆曲《白蛇传·水漫金山》,杨三饰龟丞相,命穿黄马褂的团鱼(鳖精)大将军当先,喝令道:“娘娘有旨,攻打金山寺,如有退缩,定将黄马褂褫去不贷!”观众心领神会,奋起鼓掌叫好。暗中有爪牙密报李鸿章,杨三即被抓去坐牢,不久死于狱中。时人哀其不幸,撰此联以挽之。

      故事说得活灵活现,若果系史实,则如已故联家王钟磷先生所说,此联当是一副高明的挽联,而不是无情对了。可惜《中国戏曲曲艺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版)348页“杨鸣玉”条目下,并无上述故事的记载。同书316页记有京剧演员刘赶三的情况,倒与这段故事比较接近:

      刘赶三(1817—1894),清·京剧演员。名宝山,字韵卿,号芝轩,天津人。票友出身,初学老生,后改演丑角。曾任“精忠庙”会首。以擅演彩旦戏著名。演《探亲家》时,辄骑真驴上台。常在剧中借题发挥,大胆嘲笑封建统治阶级。传因讽刺李鸿章丧权辱国受杖责,郁愤而死。

      《清稗类抄》(清人笔记集,近人徐珂编)中更有此事的详细记载:

      刘赶三赴湖广会馆堂会,所演为《探亲相骂》。赶三每演剧,辄乘来其所豢黑卫(注:文言称驴日“卫”),以博欢笑。是日登场,又牵卫而出,以鞭指之曰:“尔勿动,否则即剥尔之黄马褂,拔尔之三眼花翎!”一堂为之轰动,盖指李文忠也。李方督两广。其时李之长子伯行兄俱在座,闻之怒不可遏,因属家丁数十人,伺于湖广馆门首。须臾,赶三演出毕,及门,李之家人蜂拥而上,拳足交加,几毙;众和解之,始释。其徒舁之归,比至家,已不省人事,一夕而死。

      以上两书关于刘赶三讽刺李鸿章的记载,前者过于笼统,缺少具体细节,且所记刘赶三死于1894年,即甲午战争爆发的当年。而因甲午战败,“议者交咎,鸿章褫其职(注:即褫去黄马褂),以王文韶代督直隶”(见《清史稿·李鸿章传》),是在1895年。后者所记故事较详,惜无年月,只说“刘赶三赴湖广会馆堂会”演出,是时“李方督两广”。据《李鸿章传》,李曾两次督湖广,第一次是光绪“六年(1880)正月授湖广总督”,第二次是光绪二十四年(1898)“十月出督两广”。若指第一次,则戏词“剥尔之黄马褂,拔尔之三眼花翎”云云,无从说起。因为直到光绪二十年,李鸿章才幸得“赏戴三眼花翎”。如指第二次,此时刘赶三已经不在人世了。由此可见《清稗类抄》所记或为演义之作,不可信为史实。

      总之,杨三也好,刘赶三也好,如果找不出他们因戏说“褫去黄马褂”而被李鸿章害死的历史依据,这副对联就不能算是挽联。说它是讽刺联也未尝不可,但就其特点看,算作无情对则更为合适。

      细羽家禽砖后死

      粗毛野兽石先生

      传说清代大文豪纪昀,幼年十分顽皮,踢死蛤蟆弄死猴,隔三差五地总要惹出点儿是非来。有一天,他与同学追逐嬉戏,踩死了塾师石先生家的一只小鸡,把小鸡藏在一摞砖头后面,结果还是被塾师发现了。塾师猜想这必是纪昀所为,便出一上联“细羽家禽砖后死”,命纪昀对下联。纪昀想了想,脱口对以“粗毛野兽石……”,“石”字刚出口,突然停住了。塾师催他:“对下去!”纪昀说:“学生不敢往下对了。”“怕什么?”“怕石先生您生气。”

      塾师听他前五个字对得十分工整,很想知道后两个字是什么,便说:“先生今天不生气。放心对下去,石……什么?”纪昀说:“学生已经对过了。”没等塾师再问,又补充说:“先生您自己也说出来了。”塾师这才恍然大悟:下联全句是“粗毛野兽石先生”。

      这位塾师非常爱才。他本想借对对子来难倒纪昀,以示惩戒,但见纪昀对得如此巧妙,心里的气儿早已消了。尽管对句把他比作“粗毛野兽”(当然纪昀并非有意),可他从中看出了纪昀的才气,所以还是笑着夸奖:“对得巧,对得妙!”

      这副对联的确非常巧妙。“细羽”对“粗毛”,“家禽”对“野兽”,“砖”对“石”,“后”对“先”,“死”对“生”,字字工对,无懈可击。上联“仄仄平平平仄仄”,下联“平平仄仄仄平平”,完全符合仄起式七言联的标准声律格式。

      关于这副对联的故事,有各种不同说法,有说是学童讽刺乡绅的,有说是学童讽刺学究的,也有说是学童讽刺塾师的。因为总不离“讽刺”二字,故不少联书都把它归人讽刺联类。本篇所说纪昀与塾师应对,也是不见经传的演义之说。其有无讽刺意义且不说,单从“砖后死”与“石先生”无法成对而又字字工对的特点来看,理当归属无情对。

      树已半寻休纵斧

      果然一点不相干

      上联“寻”字指长度,古以八尺为寻。整句意思是:这棵树已经四尺高,眼看着就长成大树了,请不要纵斧砍伐它。下联是个分析判断句,是说两个人或两件事物之间“一点不相干”(没有一点关系)。正巧,这副对联上下联之间,也是“一点不相干”,根本无法成对;但若仔细分析,却又字字成对。“树/果”,草木对;“已/然”,虚词对;“半寻/一点”,数量对;“休纵/不相”,动词对;“斧(工具)/干(兵器)”,名词对;对得十分工巧。

      有的联书把上联“半寻”写作“半枯”或“半残”,意思是:“这棵树快要死了,请别纵斧砍伐它吧!”意思虽然差不多,但相对下联的“一点”,就不如“半寻”工稳了。

      据说这副对联是张之洞巧对前人句。

      三径渐荒鸿印雪

      两江总督鹿传霖

      上联“三径”,旧称归隐之居所曰三径。典见《三辅决录》:“蒋诩,字元卿,舍中竹下开三径,唯求仲、羊仲从之游。”陶潜《归去来辞》:“三径就荒,松菊犹存。”下联“鹿传霖”,河北定兴人(1836—1910),字滋轩,号迂叟。清同治进士,历任知县、知府、巡抚,1899年调任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

      上联意为:归隐者门前罕有人至,雪地上只有鸿雁留下的足迹。下联意为:时任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者,鹿传霖。上联言景,下联说人,风马牛不相及,根本无法成对,然而分开解析,却又字字成对。“三/两”,数词对;“径(陆路)/江(水路)”,名词对;“渐/总”,副词状语对;“荒/督”,动词对;“鸿/鹿”,禽兽对;“印/传”,动词对;“雪/霖”,含水名词对;对得工巧无比。由此妙趣横生,别具一格。

      此联作者无考。

      黑白难分,教我怎知南北

      青黄不接,向君借点东西

      过去有一位先生,半夜出门小解。是夜恰逢朔日,又加乌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因而迷失方向,一头撞到树上。摸索回屋后,不禁叹息曰:“黑白难分,教我怎知南此?”忽然想到,这是一比不错的上联。但下联该对什么呢?他辗转反侧,直到天明也没对上来。

      次日晨起,本村一位穷秀才来访。仗着是挚友,秀才开口便说:“青黄不接,向君借点东西。”先生说:“我昨夜偶得一上联,苦无下联;你若能对上,立马借给你。”遂即念出上联,秀才听了说:“方才我已经对上了!”“方才……?”先生恍然大悟:“噢——对对对!”二人哈哈大笑。

      此联平白如话,一看就懂。上下联说的两件事互不相干,但却字字相对:“黑白/青黄”,颜色对;“难分/不接”,偏正词组对;“教我/向君”,动宾词组对;“怎知/借点”,动词对;“南北/东西”,方向对;对得非常巧妙。

      先生黑夜迷向,偶得上联,想了一夜对不出下联;秀才上门求借,直言不讳,无意之中对出了下联。由此看来,成其巧对者,机遇也。

      此联作者不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