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小说《让岁月铭记双眸中闪烁的泪光——十八岁年华本纪》_作者:尚子义

  • 发布时间:2018-01-01 23:37 浏览:加载中

  •   二零一零年,岁末了,我用细小的声音把这一年,诉说给自己听。我轻轻打开记忆的阀门,往事潺潺流水般泻到眼前,仿佛水幕电影一般宁静温柔,却使我的眼眶里盈满泪水。我伸手掀开窗帘往外看,黎明的早晨没有太阳升起,天空阴沉沉的。宿舍只有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享受着没有阳光的早晨。他们,昨夜未归。

      年初的时候,那些日子里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印象,想不起,也不去想。也许是在某个寒冷的夜晚我回到了陕北老家,走在未清积雪的庭院,睡在老屋良久未见烟火的土炕。我一言不发,默默经历着,感触着。那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那天有爸爸妈妈,姐姐姐夫陪着我,十八年前的那天我就出生在那里。我安静的躺回家乡的心脏,放一放纷扰的感情,放一放淫乱的俗世,放一放喧嚣的过往。我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仍然拿着手机,写入一行文字,然后输入一行数字,再然后文字和数字一起在夜晚的空洞中消失。无边的黑暗,带给了我无尽的思念与渴望,躺在被窝里思前想后,很久没有住过人的家微微有些冷,不知什么时候把我带入梦乡。天亮之后,我再也不会想起那行文字的内容和那是属于谁的一行数字了,那一切,就随着那个夜晚地过去过去了。

      当所有人都在为高考大战日夜兼程的时候,我毫不紧张、毫不匆忙、毫不在乎的穿行在家与学校的两点一线之见。我堕落了。我可以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发信息、上QQ、写文章,全然不把老师和一天天迫近的高考当回事,准确的说是不把自己和人生当回事,但那永远称不上游戏人生,我的生活态度一直都是阳光、积极,活力四射的,我喜欢晨露,喜欢晒太阳。我也可以理所应当的把数学考到四五十分,然后理直气壮的说数学(这里的数学指函数等高难数学)没用。或者这也只是一个少年狂傲不羁的标志,或者只是无知少男对青春华年一句无力的自嘲。

      曾经的我是多么喜欢回忆过去,在高考日渐迫近的那段时间,陷入了对往昔的痴迷。我迷恋于过去所有美好的瞬间,那些关于以前的记忆铭刻于心,时时刻刻在我的眼前闪现,我开始幻想,我的生活开始变得虚幻,全然放下了学业,甚至放下了生活,踱步于校园之中,闲行在大街小巷观看世界、观摩人生。至于梦想,坦白相告,从来未曾有过。

      光阴荏苒,渐渐地我开始喜欢上越来越深、越来越静的夜晚,虽然以前也会偶尔喜欢。我越来越多的写诗,或者是写一些像诗但又不是诗的东西。一直在想,哪一个深到尽头的夜晚,我写出了一首好诗被所有人称赞。然后这首诗就成了我的名字,你们都忘记了我以前的名字。我越来越喜欢夜晚的自己,真实、自然,我仿佛成了夜的孩子,有夜的细胞,夜的血液,夜的姓氏。我安睡在夜的怀抱中,好像我的朋友更加的爱我,这个世界更加懂我。

      还记得曾经我也有过海誓山盟,还记得星空下那一对天真无邪的许愿孩童,还记得雪地上相挽相抚双双跌倒的阳光少年……不管以前有多少美好,多少伤心,都已刻骨铭心,我不会忘,你也不会忘,尽管时光把它们一点一点扯远,尽管现实让我们无可奈何望而却步,我们永远游荡在光阴之中守候着曾经的梦。

      作为一个拥有生命和青春的人,我不得不学着万千古人感叹光阴易逝。似水流年总在不经意间带走身边的一切,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我不能再做一个孩子,不能再有孩子的性情,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在生活的大地上信马由缰。

      本以为遥远的高考,说到就到,走过它之后,不管怎样我都要长大。不管成功或者失败(事实上也没有一个可以界定两者的界线),高考对我来说都不会有第二次,也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第二次。作为学生,我是一个不喜欢学习的学生,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现在社会对学生有太多非议,学业或者大学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刺激,我宁愿把安静的自己献给无语的深夜,或许她会听到我内心深处那些承载着过往的伤痛,或许只有它愿意耐心的等我闭上眼睛之后再去休息,或许有一天是她安慰了我的疲惫,而当我有心情回头看她的时候她已没有力气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属于我的夜晚死了。

      高考结束之后,在那一个雨水缠绵的下午,我安静地离开高中校园,好像学习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对我来说没有一丝留恋,整个人淡若平常,整个心情静如止水。身旁的一切似乎与我毫不相关,我走得干净利落,像当初来的时候一样,不喜欢携带一点多余的东西。然而就在我走出大门口的时候,不由得放慢了脚步,频繁的回头。我在寻找什么?我在等候什么?猛然发现,身后的一切都已不属于我,像是一个遥远的神话传说。

      我知道,那时的我告别了中学时代,我作为一个孩子的岁月也随之戛然而止。万千莫名的思绪涌上心头,站在雨地里不知所措。来来往往的人,弄花了我的眼睛,一种想哭的冲动无法抑制,任泪水滑落脸庞……

      今年的六月,像幅水墨画一样铺展开来,漫无边迹。我照旧停留陕北高原那一个偏僻遥远、不为人知的小县城里。我打过工,十天,四百元,只当作是一种经历,或者都无法成为我的记忆写进回忆里。我不会为这些东西心动。与所有走出高考考场的同学一样,我也在等待十几年寒窗生涯公开宣判的那一天。

      524,我知道只能在西安上一个二本,我满足了。或者这对我来说是最圆满的结局,一个教育极度落后的地方,一个学习极度懒惰的孩子。然而在我的身后,一大批朝夕相伴的同龄人名落孙山,我的结果惹红了所有人的眼。我听到了他们的抱怨。或许高考之后,我还可以作为一个优胜者出现,这听起来多多少少有些可笑。过完六月、七月,在八月的头一天,我收到了来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后的四年,我将在西安文理学院学着怎样啃食书本,或许最后我只学会了堕落。之后的四年,我将起居于古老长安的某一个角落,这不正是我曾经日夜期盼的吗!走进都市的喧哗人流,我们不再拥有距离,可是我们又会拥有什么?

      这个难得难过不会再有的假期里,我写了很多诗,开始频繁地登录博客玩弄那些不属于我的文字。我感到这个圈子的广阔,曾经的我何止是一个井底之蛙,我只是散落在黄土高原上一粒小小的尘埃,而且还是落在我家乡的土地上。我先后认识了这些活跃在文坛的90后朋友,由衷的感到快乐,感到自卑。张文胜,潘云贵,张玉学,李柏林,王彦庆,李滕,李达,还有我的尼姑妹……你们一个个先后出现在我的眼前,而后,我们成了朋友,或者有着某种牵引并不单纯的朋友。遇到你们之后,我渐渐感到在青春华年里,或许孤单寂寞的远远不止我一个,或许我并不是孤单寂寞的一个。青春,阳光的我们爽朗的笑,不言说忧伤,满眼的泪花闪动着一颗颗心的迹象……

      九月是我生命中最伤的季节,不经意间,邂逅了十八年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短暂的停留,我们擦肩而过,那个人影走失在茫茫人海,我只是你生命中连回忆都不会进入的过客,而你的经过和停留却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那个时候,我的名字就叫“九月,少年伤”,过完那个让长大的少年流泪的季节,我将永远不谈过往,迎着下一天的朝阳,继续成长。

      日子总是在浅吟低唱中悄悄度过。2010年,前半年我是一名高中生,后半年我是一名大学生。我前前后后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前者偏僻落后,后者繁华开放。我仿佛实现了人生最为华丽的蜕变,我不再是山里的孩子,可陕北高原那片赤红的土地永远温暖滚烫!

      在关中平原这一个千年故都的现代大都市里,我学习、生活、成长,但并不感到陌生,因为我们曾经相逢过。重逢故人,谁不是满心欢喜!

      安安静静,忙忙碌碌度过了之后的日子。在这年最后那一段日子中,过得平淡朴素。往来于宿舍与教室之间,穿梭大街小巷,看尘世浮云,览人生百态,以素有宁静恬淡的心态感悟生命。我在睡梦中会听到灵魂拔节生长的声音,我依然会在深夜独自咀嚼孤寂,往往思前想后,并不会感到寂寞,但总少不了心中隐忍的疼痛。渐渐地我终于知道,那是十八岁在我心底落下深深的沉重……

      不管怎么说,高考、文字、青春或者其他都只是人生路上的一种点缀,短暂的一瞬,认真去做就好,而生活是必须放在心上全心全意去过的。每一秒钟的过去,都会成为记忆,写在这里也只为有一天我能够把它当作回忆记起。

      在宁静还有月光的夜晚,对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深思熟虑。二零一零年,我走的辛苦,举步维艰;二零一零年,我走的随意,无所顾及;二零一零年,我走的圆满,硕果累累;二零一零年,我走的匆忙,丢了青春和梦想……然而生活总是充满鲜花的美丽芳香和阳光的柔软温暖,短暂的2010,不平凡的人生,可爱的人们,被铭记的过往。那些美好的一切,那些一切都是美好的,我说不完,只能让岁月铭记双眸中闪烁的泪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