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差点握不住你的手》作者:谢松良

  • 发布时间:2017-12-24 20:51 浏览:加载中

  •   那年冬天,广州多风多雨。

      我沿着马路漫无目地走着,心绪像一团乱麻。父亲的来信让我感到十分内疚:病入膏肓的爷爷竟然惦记长孙没有找到媳妇,他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看上未来的孙媳妇一眼,哪怕只是张小小的照片……这让我很为难,身处异乡的我根本没条件,哪个丫头会看上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不是的我呢?然而,每每想起爷爷未能实现的愿望,我心里便不是滋味。

      走着走着,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我无力地靠在路旁一棵硕大的榕树上,独自想着心事。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穿红色风衣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身旁,撑一把精致的雨伞,为我遮挡住纷飞的细雨。

      我一惊,假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遇到困难。能告诉我吗?”女孩试探性地问。

      “没有”。或许出于掩饰内心的不安,我撒了谎。

      “干嘛死要面子。说出来,也许本小姐可以帮得上忙。”女孩不依不饶。

      我拗不过她,只好实情相告,待我说明原委,她一本正经地问:“是不是为未能了却爷爷的心愿而伤心,为没有女朋友独自伤感?”

      她的话直来直去气得我转身就走。没料到她抢先一步挡住我的去路:“就这样逃跑了吗?”她调皮地做着鬼脸。

      真让人感到气愤,我握紧拳头,大声地吼道:“你想怎地?”

      “帮你。我们现在就去照相馆。难道我做你的朋友还不配么?”女孩不容分说主动向前挽起我的手臂,俨然像对情侣。

      她好心要帮我,原来自己误解了女孩。思前想后,我很快拒绝了这份好意。我觉得虽然没有女朋友也不能气短,怎能拿一个与自己不相关的女孩的合影蒙骗爷爷呢?

      几天以后,由于我们厂货源紧缺,工厂不得不放了假。闲着没事,我出门散散心。哪知冤家路窄,没走几步竟然又碰到了那个女孩,我冲她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见了我,女孩显得很高兴,几步奔跑过来。她说自己一直在这里守候我,想问我有没有改变主意。

      看着女孩一脸真诚的样子,我感动了。心想:反正她自愿的,不管属一次性朋友还是永久性朋友,让爷爷看到照片才是最现实的。

      从照相馆出来,快分手的时候,我感激地说:“你真好,有你这样靓的‘孙媳妇’我爷爷肯定心满意足。”

      “不用客气啦!”她一边说一边摆弄着双手。女孩的纤纤细手小巧玲珑,白里透红的皮肤嫩嫩的光滑而细腻,十根指头像十根长短不一的玉枝,晶莹剔透,十分迷人……那一瞬间,我真想握住这双手,永远永远不松开。

      “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吗?”我忍不住地问。女孩抿嘴一笑,她说帮我并不希望我记住她的名字,她说她能理解老人们的心。我听后有些失望,却不灰心,忽然计上心来,连忙抓住她的手,把工厂电话、自己的名字连同“我爱你”三个字一同写进她的掌心。并且固执地告诉她,自己有耐心和信心等待佳音。

      我做事的那家工厂,工作时间长不说而且待遇不高。那时我刚从家里出来,由于对社会情况不熟悉才误入此门,好在工厂天天招工、天天有人辞工,进出比较宽松,要不是为了等那期盼许久的电话,我早准备走人。

      命运好像跟我赌气似的,转眼几个月过去,车间主任似乎没有传我接电话的意思,只好一天一天盼下去。“女孩是病了,还是发生意外……”想来想去,竟找不到一条合适的根据。或许,她眼里根本没有我,只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当然,这是我最不希望的结局。难道善良的女孩会置我的感情于不顾,从此一去无消息了吗?

      在焦急地等待她的消息时,一位素不相识的警员给我送来封信,他讲受一个女孩委托,费不少周折才找到我。我用颤抖的手打开信,一行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全文如下:

      原谅我当初没有告诉你我的姓名,我漂泊不定,居无定所,就算告诉,又有何用。虽然我不是个好女孩,但对你是一片真心,因为没有人会对一份诚挚的孝心无动于衷。至少我做不到。

      那天和你分手,待你走远,我又绕回了原地,一辆宝马车在我身旁恰好停下,车主人是一个秃顶的老头,他把我带去一家自以为很安全的旅社,正在我俩进行肉体交易的过程中,不幸被前来突击检查的公安当场抓获,双双送押拘留。

      公安问我,广州有没有亲人,可由亲人出面保释,于是借机请求给你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却说压根儿不认识你。别误会,我打电话的目的不是求你保释,而是想告诉你我的名字。你那么真诚,我不想让你失望。

      我有自知之明,等你知道底细后,我不再是你心目中的那位善良、多情、冰清玉洁的女孩,而是一个根本不值得爱和关心的好逸恶劳、不知羞耻的风尘女子;但是不管你怎样认为,我还是鼓足勇气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第一个把‘爱’写在自己掌心的男孩。陈倩倩。

      信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倩倩”,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可惜她连地址都不肯留,可见用心良苦。

      手捧倩倩的信笺,我想,爱需要宽容和理解,自己并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怎么会嫌弃她?真的,不管她以前做过什么都不重要,浪子回头金不换,我只在乎她的以后。拆散我们的罪魁祸首是车间的胖主任。相处了一年有余,怎么会不认识我呢?我越想越气愤。

      车间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我没有耐心等胖主任打完电话,便冲进去抓住他的衣领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脸部挥了一拳又一拳,一阵杀猪般的号叫之后,胖主任的脸青一块、紫一块,面貌全非。他平日的威风一扫而光,跪在地上一个劲地作揖求饶。

      “你认识我吗?”我指着他的鼻梁问他。

      胖主任说话的口吻比起平时亲切了数倍:“大伙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不认识,您见外了。”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为什么有人打电话找我你说不认识?”

      胖主任从地上爬起来,抓了抓头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说两个月前是有个女的打电话找过我。偏不凑巧,他那天正在办公室与几个铁哥们儿“码方城”脱不开身,就随便说了几句。

      这个王八蛋,可把我坑苦了。

      在工厂待下去失去了意义,我决定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真爱只有一次,失去了将是一抹永远弥补不了的遗憾。其实,我好想大哭一场,逃避得了环境,逃避得了牵挂与思念么?我不知道,只有天知道。

      那天本来要赶去火车站的我却鬼使神差般来到当初认识倩倩的地方。沿着树木成荫的马路追忆往事,触景生情。

      “嗨,是你!”熟悉的声音像一支兴奋剂使我精神振奋,眼前一亮,站在面前的不正是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倩倩么?莫非在梦中,我不相信地揉揉眼睛。

      站在我面前的女孩的确是倩倩。原以为我跟她注定只是人群中来往匆匆的过客,再没有相见的机会,只能把她最初的纯真与美丽收藏在心底,留做记忆,没想到我俩又一次不期而遇。这就是“缘”么?我自言自语。

      原来,公安人员调查得知倩倩年龄尚小,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又受坏人诱骗,出于同情只劳教了她半年。她出狱后,公安方面又主动帮她联系到一家专卖灯饰的门市部干销售工作。洗心革面的她对人生有了重新认识,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但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会常来这儿看看,因为这里有她和男孩—我雨天留下的足迹。她忘不了。

      “为什么不找我说明一切?若不是我临时改变主意,来这儿作最后的告别,恐怕即使以后有心也没有机会了。”我激动地说。

      倩倩低下了头,从天边飘来一朵云彩恰好停在她的头顶上空,霞光给她披上了一层五彩缤纷的薄纱。

      “是的,我傻极了,差点儿错过了可托付终身的爱人。直到如今我才明白,怕配不上你,遭你嫌弃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倩倩直扑进我的怀抱,乖得像一只小猫,任我紧紧地握住她的双手。

      此时,周围的空气凝固了两双迷蒙的泪眼。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