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元好问]古诗赏析——《昔阳古诗集》

  • 发布时间:2017-12-21 21:58 浏览:加载中

  •   七言古

      马岭[1]

      仙人台高鹤飞度[2],锦绣堂倾去无路[3]。

      人言马岭差可行[4],此似黄榆犹坦步[5]。

      石门木落风飕飕[6],仆夫衣单望南州。

      皋落东南三百里,鬓毛衰飒两年秋[7]。

      【作者介绍】: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世称元遗山。秀容(今山西忻州)人。兴定五年(1221)进士,金代文学家。一生以修史、著述为事,尤以诗冠金、元之际。其诗同情人民,暴露黑暗,表现国破家亡之恨。著有《论诗绝句》、《遗山集》、《中州集》等。

      【注释】:[1]马岭:马岭关。在太行山脉的中段,居山西昔阳县东南的白岩山(昔阳县最高峰)旁。关上原有古晋、赵、隋历代所修长城。系古晋国东下河北之要道,雄关险要,为历代兵家所必争。现今仍有隋代长城、关隘的遗址。[2]仙人台:马岭关上一高台。传说神仙曾经在此居住。[3]锦绣堂:马岭关上另一景致。[4]差可:犹“尚可”。[5]黄榆:地名。不祥。[6]石门:指马岭关上的石门。木落:树木的花叶飘落。[7]衰飒:萧索,衰落。

      【译文】:马岭关上的仙人台,高高地耸立在太行山的峰巅,只有仙鹤才能飞度。邻近的锦绣堂危岩陡峭,倾斜的山坡无路可走,人们说,只有马岭关才勉强可以行走。我来到此处一看,感觉到它和黄榆岭差不多,可以从容走过。马岭关下的石门前,林木花叶渐落,冷风飕飕。衣着单薄的仆夫凄苦地遥望着南面的州城。我向皋落城东南三百里的路上行走,鬓间的头发在这两年也衰落了。

      【赏析】:这首七言古诗。写了诗人路经马岭的见闻感受。一个“倾”字,突现了道路的险峻,“风飕飕”、“衣单”则写出了天气的寒冷。整首诗,表现诗人一路经历的艰辛,也暗示了生活的艰难。

      七言律

      横山寺[1]

      浮屠百尺耸亭亭[2],落日鸦啼野蔓青。

      故国尽消龙虎气,横山犹带凤凰形。

      金根辇路迎禅驾[3],玉树歌台语梵林[4]。

      唯有滹沱河上月[5],年年随雁过寒汀。

      【注释】:[1]横山寺:昔阳县南横山村东山麓,原有“横山古寺”,因河冲山塌而庙毁。清末搬迁于南横山村北,至今寺宇仍存。[2]浮屠:译自梵语。即佛塔。[3]金根:金根又为金根车。《礼礼运》:“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孝经搜神契》:“德至山陵则景云见,泽出神马,山出根车?”皆祥瑞之车。辇路:天子车马常驻之道。禅驾:指对佛教及其僧人的敬称。[4]玉树:用玉石雕刻成的树。歌台:歌舞的楼台和厅堂。语:自言为言,与人谈论为语。梵林:梵,梵语。经。[5]滹沱河:子牙河北源。在河北省西部。源出山西省五台县东北泰戏山。寒汀:寒冷的水边平地。

      【译文】:百尺多高的佛塔,高耸直立。太阳快要落山时,乌鸦在悲啼,荒野中的藤蔓发着青色。我的祖国早已失去豪气干云、威武刚猛的龙虎气势,而这古老的横山村落,却仍然保存着它凤凰般的王者风姿。如今,祥瑞的车子在天子所经之道迎接着外族人的大驾,玉石雕刻的树边和轻歌曼舞的楼台上,人们用的是异域的语言。唯有滹沱河上的明月,年年伴随着南飞的大雁,映照着水边凄苦的生灵。

      【赏析】:这首七言律诗,通过“浮屠”和“落日”,“故国”和“横山”的对比描写,表达了“国气尽失而景物依旧”的思想,抒发了诗人既为“故国尽消龙虎气”而哀伤,又为“横山犹带凤凰形”而欣慰的复杂心情。

      过皋州见聂侯[1]

      涧岗重复并湍流,斜日黄榆岭上头。

      地底宝符临赵国[2],眼中佛屋见黄州[3]。

      云沙浩浩雁良苦[4],木叶萧萧风自秋。

      别后故人应念我,一诗聊与话离忧。

      【注释】:[1]皋州:金兴定四年(1220)升乐平为皋州。[2]宝符:所谓代表天命的符节。《史记?赵世家》:“简子乃告诸子曰:‘吾藏宝符於常山上,先得者赏。’诸子驰之常山上,求无所得。毋?r还曰:‘已得符矣。’简子曰:‘奏之。’毋?r曰:‘从常山上临代,代可取也。’简子於是知毋?r果贤,乃废太子伯鲁,而以毋?r为太子。”[3]佛屋:佛教的屋宇。借指佛教所追崇的乐园。黄州:地名。春秋时为弦子国地。后并于楚。秦属南郡。两汉属江夏郡。元为黄州路,明改为府。州治黄冈县。南朝梁时,崇尚佛教,在国内建有许多庙宇。黄州尤盛。[4]云沙:飘动起来的沙土浮悬在空中象云一样。此处的云沙应指北方异族兴起时,对中原的侵扰。浩浩:盛大的样子。良:很。

      【译文】:山涧和冈峦重复,并流着湍急的河流,已经偏西的太阳,挂在黄榆岭上,它地底藏有代表天命的符节并频临赵国。眼中的寺庙,仿佛是到了南朝的黄州。漫天沙尘流动,大雁都感到凄苦,树木凋零,寒风萧萧,自然就到了秋天。分别之后,老友您应该怀念我,留下一首诗,姑且用来表达我们的离别之忧愁。

      【赏析】:这是一首抒情诗。抒发了作者对朋友的深厚情意。诗中前六句写秋天萧瑟凄凉的景象,烘托出作者不曾与朋友见面的悲苦心情,含蓄的表达了见朋友的愿望。诗中不曾写见面的情景,后两句用直抒胸臆的手法,由推测写起,说“我”料想分别后,朋友一定会思念“我”,因而作诗一首,以此来表达离别的忧愁。本是作者思念朋友,作者却说朋友思念“我”,非常巧妙。诗中还隐喻了作者对外族入侵的忧患。这在元好问的诗中经常出现。

      五言绝

      读书山居 六首

      ?C竹藤斜挂,丛花草乱生[1]。

      林高风有态[2],苔滑水无声。

      石润云先动,桥平水渐过。

      野阴添晚重[3],山意向秋多[4]。

      树合秋声满[5],村荒暮景闲[6]。

      虹深仍白雨[7],云动忽青山。

      川回枫林散[8],山深竹港幽[9]。

      疏烟沉去鸟[10],落日送归牛。

      涨落沙痕出[11],堤摧岸口斜[12]。

      断桥堆聚沫[13],高树阁浮槎[14]。

      鹭影兼秋静[15],蝉声带晚凉。

      陂长留积水[16],川阔尽斜阳[17]。

      【注释】:[1]丛花:众多的花草。[2]态:状态,容貌。[3]晚重:傍晚浓重的色彩。[4]山意:山的意向。向:归向。[5]合:闭;收拢。满:充盈,充实。[6]闲:大貌。[7]虹:彩虹。仍:因,就。白雨:暴雨。[8]川:平地,平野。回:环绕。散:分散,散布。引申为纷乱。[9]竹港:长有竹子的港湾。[10]疏烟:稀疏的云雾。沉:潜伏,或隐没。[11]沙痕:水落后岸边留下的痕迹。[12]岸口:岸边冲决的口子。斜:倾斜。[13]断桥:桥名。在浙江杭州市孤山边。本名宝?v桥,又名段家桥。以孤山之路,至此而断,故自唐以来皆呼为断桥。聚沫:水流到桥下,打成旋窝,聚集起杂质和水沫。[14]阁:同“搁”。浮槎:传说一个坐在海边的人,每年八月总会在海边看到有浮槎(一种小竹筏)来去。有一年,此人备足食物,乘槎而去。走了十几天,到了一处,见到了织女和牛郎,就问他们这是哪里。织女和牛郎让他回去问卖卜先生严君平。此人返回后,严君平说某年某月某日有客犯牵牛星,计算时间,正是此人见到牛郎和织女的日期。后以“浮槎”或“浮槎银汉”,指登天遨游。或登天的工具。[15]鹭影:白鹭的模糊形象。兼:同时具有或得到。秋静:寂静的秋天。[16]陂:积蓄水的池塘。[17]尽:全,全部。

      【译文】:纤细的竹子上,斜缠着几根藤蔓;丛集在一起的花卉中,杂草乱生。树木高了,大风刮来,就会显出各种姿态;苔藓光滑了,水在上边流过,就不会发出响声。

      石头若要潮湿了,云层就会事先涌动;桥下边若要平整,河水就能缓缓而过。郊野之外的背坡,增添了夜间的浓重色彩,山的景象就更多地归向秋天。

      树木凋零了,秋天的声音就会充盈;山村荒凉了,傍晚的景色就显得更加广远。彩虹颜色浓重,是因为连续下了暴雨;云层拥动,就会突然闪现出青山。

      河流环绕,枫林纷乱,山谷深邃,长满竹子的港湾更加幽静。稀疏的云雾中,隐藏着飞进去的翠鸟;落日的余晖下,农民正赶着归家的耕牛。

      大水落下后,岸边就留下涨水时的痕迹;挡水的堤坝摧垮后,堤岸冲决的口子就会倾斜。断桥下堆积着旋涡打转后的水沫;高大的树顶上放置着登天的浮槎。

      白鹭在秋季失去了踪迹,寒蝉的鸣叫声已带来晚间的凉爽。蓄水的池塘大了,就能多留下积水;河川广阔了,就会全部被斜阳笼罩。

      【赏析】:这六首小诗,描绘了六幅秋日晚景图。语言清新,意境优雅,景物有别,情趣一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