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内容提要与阅读指南

  • 发布时间:2017-11-20 23:27 浏览:加载中
  • 《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


      作者:[美]乔治·埃尔顿·梅奥

      成书时间:1945年

      类别:管理学

    阅读指南


      乔治·埃尔顿·梅奥(1880~1949),美国著名管理学家,行为管理学派的创始人和最主要的代表人物。

      梅奥1880年出生于澳大利亚,1900年在澳大利亚阿福雷德大学取得逻辑学和哲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应聘至昆士兰大学讲授逻辑学和哲学。后赴苏格兰爱丁堡研究精神病理学,对精神上的不正常现象进行分析研究。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下,梅奥移居美国,至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管理学院任教。其间,梅奥曾运用完形心理学的概念解释产业工人的行为,认为影响因素是多重的,没有一个单独的要素能够起决定性作用,这成为他以后将组织归纳为社会系统的理论基础。

      1927年冬,梅奥应邀参加了开始于1924年但中途遇到困难的霍桑试验。从1927年至1936年断断续续进行了为时9年的两阶段试验研究。在霍桑试验的基础上,梅奥分别于1933年和1945年出版了《工业文明的人类问题》和《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两部名著。

      《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一书对现代管理学的发展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他第一次提出:行为和情绪是密切相关的,群体对个人的行为有巨大影响等观点。

      在一定意义上,这本书是作者对《工业文明的人类问题》书中提出的观点的进一步引伸和发展,但这时作者视野更加拓宽了,经验更加丰富了。他在书中提出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工业企业的经营管理问题,实际上涉及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和治理问题,涉及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些根本性问题。因此,虽然此书的内容大部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事情,但仍不失为研究现代资本主义的不可多得的材料,特别是作者对战后世界发展前景所作的一些预测性分析,今天读来仍很有新意。

    内容提要


      在梅奥之前,西方的许多管理工作者和管理学者受以“泰罗制”为核心的科学管理思想的影响很深,管理的着眼点是组织结构和工作程序的标准化、机械化及自动化,人成了物的机械和组织机构上一颗标准化了的“螺丝钉”。

      为了检查不同的照明水平对工人生产率的影响,梅奥于1924年参加了著名的霍桑试验。此项试验一直持续到1932年,最后得出结论,群体的社会准则或标准是决定工人个人行为的关键要素。梅奥在霍桑试验的基础上写作了这本书。

      梅奥在本书第1章“进步的阴暗面”中开宗明义地提出了该书的主题: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世界的物质进步和技术发展是巨大的,但正是这些进步和发展使人类社会失去了原有的平衡。因为国家在重视科学技术发展的同时,忽视了社会和人类自身的发展问题。作者根据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长期考察和研究,得出结论说:如果社会和技术能够得到同步协调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很有可能得以避免。

      梅奥首先简单回顾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史,接着概述了工业文明的发展史。

      梅奥指出,许多世纪以来,“群氓”假设一直是制定法律、组织政府和经济活动的指导性前提,由此升华出“极权国家”的思想。这种国家凭借至高无上的权威,对“群氓”实施强制性的法治和秩序。那个时代形成的许多理论和教条,同当代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言论如出一辙,毫无二致。公众只是“群氓”,社会必须采取强制性的独裁统治,这正是希特勒疯狂思想的基础之一。

      正如本书前言中所指出的,第1章“进步的阴暗面”旨在唤起对系统研究中的失衡现象——过分重视技术和物质方面,忽视人文和社会方面——的注意。而第2章对“群氓”假设的分析则揭示了西方社会在政治思想和经济思想领域中的弱点。如果说梅奥在本书第1部分“科学与社会”中提出了问题,那么他在本书的第2部分则是试图探索解决问题的出路。他想通过毕生从事工业研究的实践和经验,总结出一套求得资本主义社会和谐发展的方法和途径。

      在本书第2部分,梅奥再次详细介绍和深入分析了他参与的两次著名工业心理学试验的结果,在其第一部名著《工业文明的人类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阐发了一些尔后成为组织行为学经典性基本内容的原理。梅奥一再强调,以往的经济学理论在人文方面非常薄弱,非常不充分,甚至达到荒唐的程度。人类被描述为一群自私自利、为了争夺稀缺资源和生存机会而自相残杀的游牧部落群。由于认识到这一理论假设的虚妄和谬误,梅奥及其同事便开始对某些特定的人类活动进行研究。梅奥认为,为了提出新的假设代替所谓抽象的“经济人”,必须先对实际生活中人际关系的复杂性进行深入探讨。这就是他所说的“临床式调研”。只有“临床”研究才能产生出合乎逻辑的治疗方案。

      梅奥先介绍了他的第一次调查的过程和结果。按照作者本人的说法,这次调查“彻底否定了认为只有私利才是激励和推动人工作的全部动力的假设”。

      梅奥的试验把人们的认识向前推进了一步。以往,只重视效率的专家们从“群氓”假设出发,认为工人们关心的只是自身的物质利益;他们不同工人对话,把工人的抱怨看做是夸大其辞或误解而置之不理。结果,他们提出来的刺激工人积极性的办法总是不能奏效。另一方面,梅奥小组把细致入微地考虑和分析工人工作和思想状况作为“临床”观察和诊断的重要部分,得出了许多令人惊讶的结论,其中有一些在当时甚至是难以解释的。

      接着,梅奥进一步分析了霍桑试验的结果,但他声明这种分析并不能概括哈佛大学工业研究系的全部工作,只不过是个例子而已。

      梅奥提出,现代大工业的管理必须解决的3个主要问题或基本任务是:

      第一,将科学和技术应用于物质资料的生产;

      第二,系统化地建立生产经营活动的秩序;

      第三,组织工作,其实质是在工作集体中实现持久的合作与协调。

      在一个适应型的社会里,由于经营环境条件在不断改变,组织本身也要不断重构。

      上述3条,前两条历来受到重视,人们已经进行了大量研究和实践;第3条却几乎完全被忽视了。但事实证明,如果这3条失去平衡,任何组织都无法获得总体上的成功。对于一个结构复杂的大型组织来说,成功有赖于全体成员的齐心协力。事实说明,生产的增加不能一一归因于工作条件的逐步改变;与物质环境要素变化的同时还发生了某种更重要的变化。

      梅奥认为,有两个因素最值得研究:如何形成工作集体和如何形成参与感。但是在霍桑试验第一阶段刚结束的时候,人们尚未认识到这一点。那时候,试验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试验室内的环境与工厂其他部分到底有什么不同,至今仍是个谜。

      在霍桑试验之后,梅奥又进行了10多年的研究并且有了许多新的发现。从本书第1章开始,梅奥一再强调科学研究的方法论问题。他认为存在着两种研究方法,可以用医药方面的语言作比拟:“临床”式研究和“实验室”式研究。“临床”式研究目的在于对事物的本质形成正确的认识并学会分析处理实际材料的技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区分哪些方面可以继续进行更详细的“实验室”式研究。如果随后的“实验室”方法由于排除了某些未知的重要因素而失败,研究人员应当回到“临床”式研究,以便弄清自己忽略了哪些因素。

      当然,研究工作不能停留在这样粗浅的阶段。因为梅奥研究组的任务并不是试验精神分析或心理疗法,而是进行工业研究。开始的一个时期里,访谈内容过于强调个人问题,没有充分的代表性和典型性——既不能反映工作集体的情况,也不能反映访谈主持人的态度。因此,这一时期的访谈结果没有包括在后来的研究报告里。据估计,在霍桑试验第二阶段进行的约2万次访谈中,这一时期的访谈只占不到2%,即400次左右。尽管如此,梅奥本人仍认为这一时期的访谈是必要和有益的,因为它证实了访谈的巨大作用,同时使研究人员学会了如何处理这类个人问题。

      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发展,研究组逐步把重点从单纯注意个人问题扩展到同时注意个人和群体研究。

      对于梅奥研究组来说,更重要的是认识和研究群体的存在及其影响,即人与人之间每日每时的相互关系。通常情况下,工人们总是既谈个人问题也谈他们所在群体的问题。

      梅奥还引述了当时刚刚出版的《中国进入了机器时代》一书。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许多工业由上海及沿海其他地区内迁到昆明等地,大批技术工人也由东部来到内陆地区。他们很清楚内迁的工厂离不开他们的技术,而且他们实际上也享受到不少特权。可是他们却仍然牢骚满腹,十分不满。他们抱怨伙食不好,不断用故意打碎食堂的餐具表示抗议。然而在私下里这些工人承认,其实工厂给他们提供的伙食已经相当不错了。不满的真正原因何在?原来是工人与职员、经理和监工的关系十分紧张。

      很多工厂职员是从美国留学归来的,他们当初学到的正是“群氓”假设等理论,认为凡是给了物质刺激还不好好干活的工人都是些制造麻烦的坏蛋。而工人对这种侮辱性的偏见进行报复,故意打碎盘子。显然,如果接受工人们对伙食的抱怨和谈判如何解决伙食问题是不会有什么用处的。然而许多企业正是这样做的,其范围绝不只限于中国。

      由经济学家的言行来看,他们大部分都相信“群氓”假设及其合乎逻辑的推理:物质刺激是促使人们努力工作的惟一有效的手段。但是,这种假设和逻辑推理并未反映生活的实际,因而也就没有多少实际价值。

      另一方面,梅奥研究组由访谈中得出的结论也不能简单化地表述为主张用非理性代替理性,用情绪代替逻辑。相反,他们的试验和观察说明必须研究实际状况而不是迷信已经过时了的理论。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些满脑子旧时经济理论、思想僵化的企业家批判霍桑试验是脱离实际的“纯理论”。这完全颠倒了事实:霍桑试验不带任何偏见地重新检验了实践;倒是提出批评的人关于“经济人”的理论,只在19世纪风行过一阵子,现在早已过时了。

      梅奥在本书第5章“缺勤与工人流动率”中首先提到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研究组在1933年至1943年间继续进行了性质大不相同的许多项调查。他们发现,很多小企业在战时扩大了规模,由数百人膨胀到数千人,原先的家庭作坊式管理已经不能满足需要。生产经营的指挥出了问题,尽管认识到组织工作很重要——哪个企业的人际关系处理得好,哪个企业的生产就搞得好——但在实际上,人际关系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协调人际关系仍然是工业企业管理方面的薄弱环节。1943年初,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依然正在激烈地进行之中,美国社会上却出现了普遍的缺勤现象,大批工人随意旷工,脱离劳动生产岗位,给战时生产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通过对这一不寻常的社会现象的周密调查,梅奥获得了几点极为重要的结论,主要有以下3点:

      首先,在工业企业里,如同在任何其他存在人际关系的组织里一样,经营管理人员每天与之打交道的不应该是作为“群氓”的个人,而应该是组织紧密的群体(劳动组合)。如果由于内外各种原因,企业内部没有能形成这样的组织,就会出现一系列不正常现象,诸如旷工、工人流动率高等等。应该认识到,作为“社会人”,其本性或特点之一是在劳动中同其他人进行交往,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经营管理者忽视人际关系的调整,必然造成生产中的重大问题。

      其次,认为单靠雇用时进行的一系列测验和面试,就能预测一个工人进厂后的工作表现,这种想法如果不是错误的话,至少是片面的,靠不住的。调查表明,一个工人进厂以后,他同班组其他人的关系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这个工人的工作表现,并直接影响到他全部才能的发挥。

      最后,经营管理人员一旦抛弃视工人群众为“群氓”的错误观念,重视企业内部人际关系的不断调整,就能获得惊人的效果。

      当然,这些发现并没有消除从固定型社会向适应型社会过渡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尖锐的社会矛盾和问题。但是,只要敢于面对现实,认真调查研究,不回避矛盾,重视企业人际关系的协调,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如何协调好适应性社会中的人际关系仍然是文明世界面临的一项重大问题。

      本书的第6章“仅仅有爱国主义是不够的,我们绝不能对任何人抱有怨和恨”是全书的核心,也可以说是梅奥思想的核心。他大声疾呼,要求资本主义社会重视社会技能和技术技能的同步发展。换句话说,就是要高度重视生产关系的调整,一味追求生产力的发展,忽视生产关系的调整,将带来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尽管梅奥并未开出解决资本主义社会各种矛盾的药方,但还是应该客观地看到,他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分析不乏精辟之处,至今仍给人以启迪。例如,他在上面提到的社会技能和技术技能同步发展的思想,就很有光彩。

      梅奥始终认为,现代科学技术是极大地进步了,但现代社会的人际关系并未改善,反而恶化了。这两者之间的不协调发展潜伏着巨大的危险;正如梅奥在本章中指出的,近两个世纪以来,工业文明在促进社会人际关系方面,几乎是毫无作为,相反,为了保证科学和物质文明的进步,有意无意地阻碍了社会协调和合作的发展。换句话说,西方世界在建立适应型社会——这个社会将为每个公民提供高水平的物质享受——的过程中,完全忽视了人际关系的调整——保证每个公民积极地自发地参与建设这样一个社会的实践,其后果是众所周知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创造了高度的物质文明,同时也造成普遍的愤世嫉俗情绪,相互猜忌、敌对和仇恨。正是这种社会情势,为希特勒在德国上台创造了条件。

      梅奥强调指出,近年来,教育和政府工作的缺陷已构成了对文明世界的威胁。现代文明迫切需要新型的政府领导人,这些人公正而客观,能够超脱于社会的纷争之外。他们充分了解社会人际关系的现状。这样一种素质只有通过严格、系统的训练和教育才能够获得。这种训练和教育必须包括3项主要内容:掌握科技知识、系统化的指挥能力,以及组织社会合作和协调的本领。梅奥在本书中始终强调:就目前和不久的将来而言,这第3点——组织社会合作和协调,是最为重要的。而今天的大学、企业、政府机构,却缺少这一方面的教育和训练。当然,把这些缺陷归咎于一个人或一些人,这是最容易不过的事,而要对形成这种缺陷的社会现实进行认真的考察,求得彻底的了解,就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了。但是,必须做到这后一点,才能使我们摆脱目前的困境,为我们引以自豪的文明世界找出前进的方向。在全书的末尾,梅奥再次重申了他的一个重要观点:如果社会关系和科学技术、生产力等因素得到同步发展,欧洲战争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最后,他以第6章的标题作为全书的结束语:“仅仅有爱国主义是不够的,我们绝不能对任何人抱有怨和恨。”

    重点篇章


      1、第1章  进步的阴暗面  提出了本书要研究的问题,也为以后的内容定了基调。梅奥旨在唤起对系统研究中的失衡现象——过分重视技术和物质方面,忽视人文和社会方面——的注意。

      2、第5章  缺勤与工人流动率  梅奥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战争的严酷环境下,美国社会却出现了普遍的缺勤现象。并通过对这一现象的分析,得出了本书非常重要的结论。

      3、第6章“  仅仅有爱国主义是不够的,我们绝不能对任何人抱有怨和恨”本章是全书的核心,也可以说是梅奥思想的核心。他大声疾呼,要求资本主义社会重视社会技能和技术技能的同步发展。换句话说,就是要高度重视生产关系的调整,一味追求生产力的发展,忽视生产关系的调整,将带来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精彩语录


      1、世界正从战前的“固定型(成熟型)社会”向战后的“适应型社会”过渡,而适应型社会需要适应型的人才进行治理,方能获得成功。

      2、民主国家的政治和工业领袖重视科学技术,忽视社会行政工作的职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3、往往一两句赞扬的话就会让员工体会到成功的喜悦;迎接新的挑战,开头是个关键。

      4、刺激员工的最好办法是对他们进行表扬并且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准。

      5、不能在你需要对方做某件事情时,才偶尔提一下,那会成为一种诡计。

      6、西方各国的民主政治制度并不完善,所谓定期选举只不过是一幅勾画出权力转移轨迹的原始而粗糙的素描,政界领袖辜负了人民的期望。

      7、正式组织和非正式组织,恰如一把剪刀的两半叶片,缺一不可。

      8、对工作满意程度是由个人对工作的期望和工作的实际情况之间的差异所决定的。

      9、单靠雇用时进行的一系列测验和面试,就能预测一个工人进厂后的工作表现,这种想法如果不是错误的话,至少是片面的,靠不住的。

    知识链接


      1、梅奥认为,现代文明要求工业化的水平越高,社会的组织程度也越高。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在现代社会里,不断增加的生活不幸的个人人数和十分低下的社会组织水平构成了社会不稳定的两大因素,劳资关系对立,社会集团矛盾尖锐,导致了大规模的社会对抗。

      2、梅奥强调说,任何集团的社会组织必须能在两个方面满足其成员的愿望,一是满足他们的物质要求,二是在完成多种社会职能中实现积极的合作和协调。两者缺一不可。

      3、梅奥指出,一个工业家很容易轻视工人们积极地参加这种努力的需要。但是事实却是,工业组织越是庞大,越是不仅要依赖技术上的前进,而且也要依赖这个团体每一个最小的成员自发地在任何人的关系上进行合作。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