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实就是注重细节_成功故事

  • 发布时间:2017-11-18 16:27 浏览:加载中

  •   张大千与齐白石相识,是在20世纪30年代。地点是北平。

      张大干对齐白石的艺术成就十分钦敬。他曾经说:“吴昌硕与齐自石两家的画,若一定要比较。我认为还是齐的更好。”张大千对于齐白石的观察细微和格物致知的踏实作风,更是佩服、赞美。

      早先在北平时,一次,张大干画了一幅《绿柳鸣蝉图》,送给号称“吉林三杰之一”的名收藏家徐鼐霖。该画画了一只大蝉卧在柳枝上,蝉头朝下,作欲飞状,写出了蝉的神气与柳枝的飘摇,十分生动可爱。徐鼐霖得到此画后,很是珍爱,特意拿去找齐白石,欲请他在画上题首诗,以将此画作为徐家的家传之宝,子孙永远藏之。

      谁知齐自石细瞧了一番此画后,却说:“大干此画谬矣!蝉在柳枝上,其头永远应当是朝上的,绝对不能朝下。”

      自然,这诗是题不成了。徐鼐霖把画拿了回来,并把齐白石的意见给张大千讲了。

      张大干当时听了,心中并不服气,但这事他仍一直记在心底。后来,抗战中他回到四川,住在青城山上时。有一年夏天中午,居处附近的蝉声聒噪得甚是厉害,张大千等人一块儿跑出去察看。只见几棵大树上。密密麻麻趴满蝉。绝大多数蝉都是头朝上,只有少数的蝉头朝下,而附近几株柳条上的蝉,却均是千篇一律的头朝上。张大千这时想起白石老人的话,大为钦佩,却还未完全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抗战胜利后,张大干回到故都,遂去向齐白石请教这个问题。齐白石说:“画鸟虫,看似貌不起眼,但更必须要有依据,多观察。方能不致闹出笑话。拿蝉来说,因其头大身小,趴在树上。绝多是头在上身在下,这样可以站得牢。如果是在树干上,或者是在粗的树枝上,如槐树枝、梨树枝、枣树枝之类,蝉偶尔有头朝下者,也不足奇,因为这些树枝较粗,蝉即使是头朝下,也还可以抓得牢。但是,柳树枝就不同了,因其又细又飘柔,蝉攀附在上面,如果是头朝下身在上,它就会待不稳了。所以,我们画一张画,无论是山水、人物、花鸟、虫兽,都必须要有深刻的观察体会,然后再动笔。这样,才能充分表现出所画对象的真实姿态,和它们的栩栩如生的气韵风格。否则,画出来的必然不像,与现实的不合,这就叫欺世不负责!大干先生,你说是不是这样呢?”

      张大千听了齐白石的这一席话,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觉得自石的这种认真细致的敬业精神与踏实作风,正是自石的画能得到雅俗共赏。老幼喜爱的“奥秘”之一,自己要好好学习。

      不久之后,徐悲鸿有一次在家里设宴,专门招待齐白石、张大千二人。那一天,由廖静文夫人亲自下厨,热情款待,菜做得很对老人口味,齐白石吃得很高兴。于是饭后,齐白石乘兴挥毫,就用墨画了三片荷叶,另又用赭红画了两朵荷花,送给廖静文。以示答谢。张大干随之也应廖请,欲在此图上补画几只小虾,在荷下水中嬉戏。但张大干画着画着,忽觉得有人在暗暗拉他衣袖,回头一看,见是齐自石。齐白石将张大千拉至一边,轻声说道:“大千先生,虾子只有六节哟!不论大小,其身子只有六节,不能多画,也不能少画。”

      张大千仔细一看,原来自己刚才画得忘情,只顾追求美了,丽忽略了生活的真实,虾子的节数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尽管他这时还搞不清楚虾子究竟有多少节,但他相信齐白石说得没有错,于是在画上又多画了些水纹与水草,把节数不准确的虾身遮盖了起来。

      回到旅馆,张大干立即请人买来活虾,倒在盆中仔细观察,并亲手将虾捉起来详细数节,果然是不论大小,虾身通通只有六节。张大千这一下真服了。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禁是又惭愧,又感激。从此之后,张大千更把“格物致知”奉为圭臬,非对作画的事物和对象有了透彻的了解,就绝不轻率落笔。他曾说:“作画要明白物理,体会物情,观察物态,这才算到了微妙的境界。譬如画山,要了解南北气候的不同,土质的各异,于是所生的树木,也就迥然不同……如画花卉,有向阳的,有喜阴的,向阳的必定要有挺拔的姿势,喜阴的则必定要有荏弱的意态。挺拔与荏弱。它们的姿态自是不同,由理生情,由情生态,由态传情,这是自然的道理。再如,鹤与鹭是蜷一足而睡的,倘若只了解鹤与鹭,就拿它们的姿态来画别的鸟,岂不是成了笑话!”张大干还曾反复告诫他的学生们:注重细微之处,“求真”的精神,比起什么都重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