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颜氏家训》终制第二十

  • 发布时间:2017-11-02 12:40 浏览:加载中

  •   本篇在追述自己一生坎坷际遇的同时,对未能将父母的灵柩迁回故土安葬而深感负疚。基于此,作者嘱咐儿子:对自己的丧事要从简,并很具体地一一安排。如:不许为自己招魂,不许用随葬品,不许为自己树碑立传,也不垒坟,不许用酒肉等做祭品,不许亲友前来祭奠,等等。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官吏,颜之推能立下这样的遗嘱,对死亡持有如此达观的态度,确是难能可贵的。

      死者,人之常分[1],不可免也。吾年十九,值梁家丧乱,其间与白刃为伍者,亦常数辈;幸承馀福,得至于今。古人云:“五十不为夭。”吾已六十馀,故心坦然,不以残年为念。先有风气之疾[2],常疑奄然[3],聊书素杯,以为汝诫。

      先君先夫人皆未还建邺旧山,旅葬江陵东郭[4]。承圣末,已启求扬都,欲营迁厝[5]。蒙诏赐银百两,已于扬州小郊北地烧砖,便值本朝沦没,流离如此,数十年间,绝于还望。今虽混一,家道罄穷,何由办此奉营资费?且扬都污毁,无复孑遗,还被下湿,未为得计。自咎自责,贯心刻髓。计吾兄弟,不当仕进;但以门衰,骨肉单弱,五服之内,傍无一人,播越他乡,无复资荫;使汝等沉沦厮役,以为先世之耻;故冒人间[6],不敢坠失。兼以北方政教严切,全无隐退者故也。

      今年老疾侵,傥然奄忽,岂求备礼乎[7]?一日放臂[8],沐浴而已,不劳复魄,殓以常衣。先夫人弃背之时,属世荒馑,家涂空迫,兄弟幼弱,棺器率薄,藏内无砖[9]。吾当松棺二寸,衣帽已外,一不得自随,床上唯施七星板;至如蜡弩牙、玉豚、锡人之属,并须停省,粮罂明器,故不得营,碑志旒,弥在言外。载以鳖甲车,衬土而下,平地无坟;若惧拜扫不知兆域,当筑一堵低墙于左右前后,随为私记耳[10]。灵筵勿设枕几,朔望祥[11],唯下白粥清水干枣,不得有酒肉饼果之祭。亲友来碖酹者[12],一皆拒之。汝曹若违吾心,有加先妣,则陷父不孝,在汝安乎?其内典功德[13],随力所至,勿刳竭生资,使冻馁也。四时祭祀,周、孔所教,欲人勿死其亲,不忘孝道也。求诸内典,则无益焉。杀生为之,翻增罪累。若报罔极之德,霜露之悲,有时斋供,及七月半盂兰盆,望于汝也。

      孔子之葬亲也,云:“古者,墓而不坟。丘东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识也。”于是封之崇四尺[14]。然则君子应世行道,亦有不守坟墓之时,况为事际所逼也[15]!吾今羁旅,身若浮云,竟未知何乡是吾葬地;唯当气绝便埋之耳。汝曹宜以传业扬名为务,不可顾恋朽壤,以取堙没也[16]。

      [1]常分:定分,必然归宿。

      [2]风气:中医一种病名。

      [3]奄然:指突然死去。

      [4]旅葬:葬于他乡,而非故里。

      [5]迁厝(cuò):迁葬。

      [6](tiǎn)冒:惭愧冒昧的样子。

      [7]备礼:周备而隆重的礼仪。

      [8]放臂:指人死之后,手臂自然垂放,这里是“死”的讳称。

      [9]藏:寿藏,坟墓。

      [10]私记:私家的标记。

      [11]祥(dàn):丧祭名。父母死后十三个月的祭叫小祥,二十五个月的祭叫大祥,丧家除丧服之祭叫,与大祥隔一个月。

      [12]酹(chuòlèi):用酒洒地以示祭奠。后泛指祭奠。

      [13]内典:佛经。

      [14]封:堆土成坟。

      [15]事际:人事遭际。

      [16]堙(yān)没:埋没。

      死亡,是每个人的必然归宿,人人不能幸免。我十九岁那年,正赶上梁朝发生战乱,这中间多次在刀光剑影中奔走。幸承祖上的福荫,我才活到今天。古人说:“活到五十岁便不算短命。”现在我已经六十多岁,所以内心十分坦然,并不以风烛残年而忧虑。我早年患过风气的疾病,常常怀疑自己会突然死去,姑且在此记下平时的想法,作为对你们的嘱咐训诫。

      我亡父亡母的灵柩还没有回到建业祖坟,他们被暂时埋葬在江陵的东郊。承圣末年,我已向朝廷启奏,请求迁葬事宜。承蒙朝廷下诏赏赐一百两银子,我已经在扬州近郊北边烧制墓砖,不料正碰上梁朝的覆没,这样流离失所过了几十年,断绝了返回故乡的希望。现在虽然是国家统一了,我们的家境却一贫如洗,到哪里去筹借迁葬的经费?况且扬都已被毁弃,什么也没有留下,回到那潮湿低下的江南地区,也不是办法。我自悔自责,痛苦刻骨铭心。想来我们的几个兄弟,都不应走入仕途。只因为家族衰落,骨肉至亲孤单弱小,五服之内的亲属,没有一个可以依托的。而且流落他乡,失去了祖上门第的庇佑。如果让你们陷入奴仆的地步,就会成为祖上的耻辱。所以我只能含羞忍辱活在世上,不敢随便辞去官职。加上北方政教十分严厉,完全没有退隐的人,这也是我至今仍然居官的一个原因。

      我现在已是年纪老迈且疾病缠身,倘若突然死去,哪里能够要求你们为我准备礼仪周全的丧礼呢?哪一天我去了,只要求为我沐浴遗体就行了,不要劳神行招魂之礼,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就行。你们的祖母去世时,正碰上闹饥荒,家境窘迫,我们几个兄弟年幼单弱,你们祖母的棺木简朴单薄,墓内都没有用砖砌。我也只应当备办二寸厚的松木棺材,除了衣服帽子外,其它东西一律不得随葬,棺材底部只要垫上七星板就可以了。至于像蜡弩弓、玉猪、锡人一类的东西,都应裁减不用;粮罂明器,原本不必去料理,更不必说墓志铭和魂幡等了。灵柩用鳖甲车运载,灵柩下垫上土就可以下葬。墓的上面是平地不要垒坟。如果你们担心在祭拜扫坟时找不到墓地,就在墓地周围修筑一堵低墙,顺便在上面做一个标志就行了。灵床上不要设置枕几,每逢朔日望日祥等祭祀日,只须用白粥清水干枣等物,不许用酒肉饼果作祭品。亲友们来祭奠,应一概拒绝。如果你们违背了我的心愿,把我丧礼的规模超过你们的祖母,那就把我陷于不孝的境地了,那么你们怎么能安心呢?至于念佛诵经等事,你们只须量力而行,不可过分耗费资财,使你们遭受冻馁之苦。一年四季对先人行祭祀之礼,这是周公、孔子所倡导的,是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他们死去的亲人,不要忘记孝道。如果要到佛经中去寻找根据,就没有什么好处了。用杀生来进行祭祀活动,反而会增加罪过。如果你们要报答父母的恩德,抒发思念亲人的悲伤之情,那么除了有时候供奉斋品外,到每年七月十五的盂兰节,我也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斋供。

      孔子安葬亲人时,说:“古时候,只筑墓而不垒坟。我孔丘是东南西北奔走不定的人,墓上不能没有标志。”于是就在墓上垒起了四尺高的坟。然而,君子应付世事,推行自己的主张,也有不能守着祖上坟墓的时候,更何况被一些意料不到的情势所逼呢!我现在流离他乡,自身像浮云一样飘泊不定,不知何处是葬身之地。我断气后就地埋葬就可以了。你们应以传承家业、弘扬美名为己任,不要因为顾念我的坟墓而埋没了自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