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颜氏家训》名实第十

  • 发布时间:2017-11-02 12:38 浏览:加载中

  •   本篇主要讲“名”与“实”之关系。“名”即名誉、名声,是一种社会认同;“实”即本质,自我表现,是自己主观的实际情况。作者认为,“名”是外在的,“实”是根本的,只有抓住根本,才能得到外在的部分。人最可贵的,是名实相符,言行一致,“巧伪不如拙诚”。

      名之与实,犹形之与影也。德艺周厚[1],则名必善焉;容色姝丽,则影必美焉。今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犹貌甚恶而责妍影于镜也。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忘名者,体道合德,享鬼神之福佑,非所以求名也;立名者,修身慎行,惧荣观之不显[2],非所以让名也;窃名者,厚貌深奸,干浮华之虚称[3],非所以得名也。

      人足所履,不过数寸,然而咫尺之途,必颠蹶于崖岸[4];拱把之梁[5],每沉溺于川谷者,何哉?为其傍无馀地故也。君子之立己,抑亦如之。至诚之言,人未能信;至洁之行,物或致疑:皆由言行声名,无馀地也。吾每为人所毁,常以此自责。若能开方轨之路[6],广造舟之航,则仲由之言信,重于登坛之盟;赵熹之降城,贤于折冲之将矣。

      吾见世人,清名登而金贝入[7],信誉显而然诺亏[8],不知后之矛戟,毁前之干橹也。子贱云:“诚于此者行于彼。”人之虚实真伪在乎心,无不见乎迹,但察之未熟耳。一为察之所鉴,巧伪不如拙诚,承之以羞大矣。伯石让卿,王莽辞政,当于尔时,自以巧密;后人书之,留传万代,可为骨寒毛竖也。近有大贵,以孝著声,前后居丧,哀毁逾制[9],亦足以高于人矣。而尝于苫块之中[10],以巴豆涂脸[11],遂使成疮,表哭泣之过。左右童竖,不能掩之,益使外人谓其居处饮食,皆为不信。以一伪丧百诚者,乃贪名不已故也。

      有一士族,读书不过二三百卷,天才钝拙[12],而家世殷厚,雅自矜持,多以酒犊珍玩,交诸名士,甘其饵者,递共吹嘘。朝廷以为文华,亦常出境聘。东莱王韩晋明笃好文学,疑彼制作,多非机杼[13],遂设宴言,面相讨试。竟日欢谐,辞人满席,属音赋韵,命笔为诗,彼造次即成[14],了非向韵。众客各自沉吟,遂无觉者。韩退叹曰:“果如所量!”韩又尝问曰:“玉杼上终葵首[15],当作何形?”乃答云:“头曲圜,势如葵叶耳。”韩既有学,忍笑为吾说之。

      治点子弟文章[16],以为声价,大弊事也。一则不可常继,终露其情;二则学者有凭,益不精励。

      邺下有一少年,出为襄国令,颇自勉笃。公事经怀[17],每加抚恤,以求声誉。凡遣兵役,握手送离,或赍梨枣饼饵[18],人人赠别,云:“上命相烦,情所不忍;道路饥渴,以此见思。”民庶称之,不容于口。及迁为泗州别驾,此费日广,不可常周,一有伪情,触涂难继[19],功绩遂损败矣。

      或问曰:“夫神灭形消,遗声馀价,亦犹蝉壳蛇皮,兽皉鸟迹耳[20],何预于死者,而圣人以为名教乎?”对曰:“劝也,劝其立名,则获其实。且劝一伯夷,而千万人立清风矣;劝一季札,而千万人立仁风矣;劝一柳下惠,而千万人立贞风矣;劝一史鱼,而千万人立直风矣。故圣人欲其鱼鳞凤翼,杂沓参差[21],不绝于世,岂不弘哉?四海悠悠,皆慕名者,盖因其情而致其善耳。抑又论之,祖考之嘉名美誉[22],亦子孙之冕服墙宇也,自古及今,获其庇荫者亦众矣。夫修善立名者,亦犹筑室树果,生则获其利,死则遗其泽。世之汲汲者[23],不达此意,若其与魂爽俱升,松柏偕茂者,惑矣哉!”

      [1]德艺周厚:德行、才艺全面深厚。

      [2]荣观:显赫的声誉。

      [3]干(ɡān):求取。

      [4]颠蹶(jué):跌倒。

      [5]拱把之梁:极小的独木桥。两手合围叫拱,一只手所握叫把。

      [6]方轨之路:宽广的大道。方轨,两车并行。

      [7]金贝:指货币。

      [8]然诺亏:不信守诺言。

      [9]哀毁:因过度悲伤而伤害身体。

      [10]苫(shān)块:古人于居丧期间,在父母坟边搭庐而住,以草垫(苫)为席,以土块为枕,以表怀念之情。

      [11]巴豆:一种植物,产于巴中,形如豆,有毒。

      [12]天才:天生的资质。

      [13]机杼(zhù):织布机,这里比喻诗文的立意构思。

      [14]造次:仓猝之间。

      [15]玉:玉笏,古代天子所持的玉制手板。杼:这里是削刮之意。终葵:齐人叫椎为终葵。句意是说,把玉从下往上削刮到椎头为止。

      [16]治点:修改(文章)。

      [17]经怀:尽心竭力。

      [18]赍(jī):以物赠人。

      [19]触涂难继:处处难以为继。

      [20](hánɡ):兽的踪迹。

      [21]杂沓参差:杂乱,不整齐。

      [22]祖考:祖先。

      [23]汲汲(jí):心情急迫的样子。

      名声与实际的关系,就像形体与影子的关系一样。品德和才能深厚全面的人,名声一定美好;容貌美丽的人,影子也一定好看。现在某些人不注重修养身心,却希求有个好名声传扬于世,就好比是相貌丑陋却希望漂亮的影像出现在镜子里。上等品德的人忘却好名声,中等品德的人树立好名声,下等品德的人竭力窃取好名声。忘却好名声的人,能够体察事物的规律,言行符合道德的规范,因而享受了鬼神的福佑,所以他们不用去求取好名声;树立好名声的人,努力提高自身的品德修养,谨慎行事,时时担心自己的美誉不能显扬,所以对于好名声他们是不会谦让的;窃取好名声的人,貌似忠厚实则大奸,求取浮华的虚名,所以他们得不到好名声。

      人脚所踩踏的地方,不过几寸大小。然而在尺把宽的山路上行走,一定会从山崖上摔下去;在碗口粗的独木桥上过河,也往往会淹死在河中。为什么呢?是因为脚旁边没有馀地的缘故。君子要在社会上立足,也是这个道理。最真实的言语,别人不会相信;最高洁的行为,别人往往有所怀疑。都是因为这类言论、行为的名声太好,没有可回旋的馀地。我每当被人诋毁之时,就常以此自责。你们如果能开辟宽阔的大道,加宽渡河的浮桥,那么就会像子路一样,说话真实可信,胜过诸侯登坛结盟的誓约;像赵熹那样,招降敌军占据的城池,胜过克敌致胜的将军。

      我看世上有些人,清名播扬而金钱暗入,信誉昭著却不守诺言,不知道自己的言行是前后矛盾的。宓子贱说:“诚于此而行于彼。”人的虚实真伪在于内心,但又无不反映在他的言行之中,只是人们没有深入考察罢了。一旦考察真切,巧于作伪的人就不如拙而诚实的人,他们招来的羞辱就大了。春秋时代的伯石多次推却卿的册封,汉朝的王莽也再三推辞大司马的任命,在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事情机巧周密。后人记载了他们的言行,留传万代,让后人为他们的伪诈感到毛骨竦然。最近有位大贵人,以孝著称,在居丧期间,哀伤过度,超过了丧礼的要求,他的孝心显得超乎常人了。可是他在居丧期间,用巴豆涂抹脸颊,使脸上长出了许多疮疤,以此表示他痛哭流涕是多么厉害。可是他身边的僮仆,却未能替他掩盖此事,事情传扬出去,更使得外人对他饮食起居诸多方面表露的孝心,都不相信了。由于一件事作了假而使一百件诚实的事情也失去了别人的信任,这是贪求名声、不知满足的结果呀!

      有一个士族子弟,读的书不过二三百卷,天资迟钝笨拙,只是家世殷实富有,他很有些骄矜自负。他经常带酒肉珍宝去结交名士,得到好处的人,争相吹捧他。朝廷以为他才华出众,曾经派他作为使节出国访问。东莱王韩晋明热爱文学,怀疑这个人所写的东西大多数不是出自本人的命意构思,就设宴叙谈,想当面试试他。整日气氛欢乐和谐,才士聚集一堂,赋诗唱和,挥毫弄墨。这个士族拿起笔来一挥而就,可是全然不合音韵。众人各自低头沉思吟咏,没有发觉这个士族所作异乎平常。韩晋明退席后感叹道:“果然和我估量的一样!”韩晋明又曾问过他:“‘玉珽杼上终葵首’,该是什么样子?”他却回答说:“玉珽头部弯曲圆转,形状就像葵叶一样。”韩晋明是有学问的人,忍着笑给我说了这件事。

      帮助子弟修改润色文章,以此抬高他们的声价,这是最糟糕的事了。一是不能永远地替他们修改润色,终究要露出真实情形;二是正在学习的人有了依靠,就更不肯勤奋钻研了。

      邺下有个年轻人,出任襄国县令,他十分勤勉踏实,办理公事特别尽心,常常抚恤下属,希望以此博取好名声。每派遣兵差,都要握手相送,有时把梨、枣、糕饼等食品送给去服役的人,并且一个一个地临别赠言:“上级的命令,有劳各位了,心中实在不忍,你们一路饥渴,送这些聊表思念。”百姓因此称赞他,对他赞不绝口。等到他升迁为泗州别驾,这种费用一天天地增多,他不可能事事都做得那么周到。一旦流露出一点假意虚情,就处处难以继续下去,过去的功绩也随之被抹杀。

      有人问道:“人死之后,形体灵魂都消失,他留下的名声,也不过是像蝉蜕下的壳、蛇蜕掉的皮以及鸟兽留下的足迹一样,那名声与死者有什么关系,圣人却要把它作为教化的内容?”我回答说:“那是为了勉励大家啊,勉励一个人去树立某种好名声,就是希望他的实际行为能与名声相符。何况我们勉励人们向伯夷学习,成千上万的人就可以树立起清白的风气;勉励人们向季札学习,成千上万的人就可以树立起仁爱的风气;勉励人们向柳下惠学习,成千上万的人就可以树立起坚贞的风气;勉励人们向史鱼学习,成千上万的人就可以树立起正直的风气。所以,圣人希望世人不论其天资禀赋有多么大的差异,都纷纷起而效仿伯夷等人,使这种好的风气绵延不绝,这难道不是一件大事吗?这世上的芸芸众生,都是爱慕名声的,应该根据这种感情而引导他们达到美好的境界。也可以这么说,祖辈父辈的美好声誉,就好比是子孙们的礼冠服饰和高楼华厦,从古到今,得到这种荫庇的人够多了。那些广行善事以树立名声的人,就好比是建筑房屋、栽培果树,活着时能得到好处,死后能遗惠后代。那些急急忙忙追求利益的人,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死后,如果名声与魂魄一起升天,能够像松柏一样万古长青,那就是怪事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