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郡诗石记》赏析_白居易作品

  • 发布时间:2017-10-30 16:20 浏览:加载中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吴郡诗石记


      【题解】

      吴郡,楚汉之际建,屡有兴废。唐武德四年(621)改名苏州,天宝元年(742)复为吴郡,乾元七年(758)仍为苏州。诗人于宝历元年(825)三月,朝廷下诏,除苏州刺史。五月五日到达苏州上任,投入繁忙的公务。过了两个月,才在郡斋利用假日,举行饷宾客和幕寮的“旬宴”。白居易心情很好,即席写了《郡斋旬假命宴呈座客示郡寮》诗,全诗32句,结6句云:

      无轻一日醉,用犒九日勤。

      微彼九日勤,何以治吾民?

      微此一日醉,何以乐吾身?

      居易很喜欢此首诗,决意将这首诗同韦应物的《君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诗一并刻石纪念。同时,又写了《吴郡诗石记》,以记其事,正如记中所云“传贻将来……偿其初心焉”。

      贞元初,韦应物为苏州牧,房孺复为杭州牧,皆豪人也。韦嗜诗,房嗜酒,每与宾友一醉一咏,其风流雅韵,多播于吴中,或目韦、房为诗酒仙。时予始年十四五、旅二郡,以幼贱不得与游宴。尤觉其才调高而郡守尊。以当时心言,异日苏、杭,苟获一郡,足矣。

      及今自中书舍人,间领二州。去年脱杭印,今年佩苏印;既醉于彼,又吟于此,酣歌狂什,亦往往在人口中。则苏、杭之风景,韦、房之诗酒,兼有之矣;岂始愿及此哉?然二郡之物状人情,与曩时不异,前后相去三十七年,江山是而齿发非,又可嗟矣!韦在此州,歌诗甚多,有《郡宴》诗云:“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最为警策。今刻此篇于石,传贻将来。因以予《旬宴》一章,亦附于后。虽雅俗不类,各咏一时之志;偶书石背,且偿其初心焉。宝历元年,七月二十日,苏州刺史白居易题。

      此文可分两部分。

      “贞元初”至“苟获一郡,足矣”,写自己早就企慕韦应物、房孺复牧苏州、杭州。只因当时年幼,不得与游宴,心想,有一天,苏杭二州,能得到一郡郡守,就心满意足了!

      “贞元”,唐德宗年号(785~804)。韦应物(737~789?)京兆长安人。少年时做过唐玄宗的侍卫。中进士后,曾任江州、苏州诸补刺史。诗多写自然景物与隐遁生活。房孺复(756~797),河南人。宰相房子。幼颇能文,狂纵不法。累拜杭州刺史,终容州刺史。“牧”,州牧之省称。为一州之长。唐雍、洛二州置牧,以亲王领其名,馀州皆置刺史。文中以惯例,称刺史曰牧。“豪人”,豪放之人。“嗜(shì)”,爱好;贪。“风流雅韵”,言其英俊潇洒、洒脱放逸,风雅韵致、超凡脱俗。所谓“衣冠重文物,诗酒足风流”也。“播”,名播、名扬。“吴中”,泛指太湖流域一带。“目”,目之……为,视之……为。“始”,方,才。“旅”,游;旅居。“幼贱”,年幼身份低下。“不得”,不能。“与”,与之。“游宴”,交流宴饮。“才调(diào)”,才气;文才。“尊”,尊贵。“以当时心言”,拿那时的想法说。“异日”,来日;以后。“苟”,假如;如果。“足”,满足,满意。

      “及今自中书舍人”至结尾,写自己领二州如愿以偿,将韦诗及自己的《旬宴》诗刻石在“传贻将来”,“且偿其初心”。

      “中书舍人”,西晋初年始置,七品。唐初为正五品上,系中书省要职,“掌参议表章,草拟诏敕”。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时改西台舍人、凤阁舍人、紫微舍人等,不久又复旧。“二州”,苏州、杭州。“酣歌狂什”,尽兴高歌、狂放赋诗。“在人口中”,犹流布人口。“愿”,《文艺英华》、《唐文粹》均作“望”。“物状”,事物之状态(形状)。“人情”,民情,交情,人与人的情分。“曩(nǎnɡ)时”,往时;以前。“江山是”,意好江山未改。“齿发非”,犹言人牙齿脱落、头发变白,已非昔日。“嗟”,叹息;感叹。“歌诗”,即诗歌。《郡宴》诗,即《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兵卫森画戟,宴寝凝清香。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烦疔正消散,嘉宾复满堂。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神欢体自轻,意欲凌云翔。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警策”,形容文句精炼扼要、含义深切动人。“《旬宴》一章”,指白居易《郡斋旬假命宴呈座客示群寮》诗。参见本文【题解】。“雅俗不类”,文雅与粗俗不相似,不同类。“偿”,实现;满足。“初心”,本意。“宝历”,唐敬宗年号。

      唐时苏州,确系东南巨郡,元和年间即有户十万八百八,即白居易所谓“版图十万户”,一点也不夸张。传说苏州外郭城是吴国吴子胥所筑,周回四十七里。州西姑苏山绵亘四十里。西南五十里即是太湖,太湖东西二百里,南北一百二十里,襟带苏、湖、常三州,东南诸水汇流。湖中有七十二山,最著名的就是洞庭山。湖光山色,风景绝佳,境内名胜古迹遍布,与古城相辉映。尤其是湖水流经多街巷,是著名的水乡。正如诗人文中所称羡的“异日苏、杭,苟获一郡,足矣。”

      诗人夙愿得偿,携友游宴,赋诗饮酒,“酣歌狂什”,刻石树碑,赏心悦目,真是“吴中风景好,八月如三月”。(《吴中好风景二首》之一)所以,诗人上任伊始,即投身繁忙的公务,不敢稍懈,以报效朝廷。所谓“登山敢惜驽骀力,望阙难伸蝼蚁情”(《拣贡橘书情》),为皇帝拣选贡橘,忠心职守,表现出一种浓重的忠君思想,无须厚非!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