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泉亭记》赏析_白居易作品

  • 发布时间:2017-10-30 16:19 浏览:加载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冷泉亭记


      【题解】

      冷泉,在杭州灵隐飞来峰下。唐朝时,冷泉流过的灵隐浦(又名石门涧)水很深,曾经通船航行。冷泉亭筑在水中,供人观赏风景。入明,由于水道阻塞,亭已靠着涧边,同本文所记已不可同日而语,大不相同了。当时,泉水从深潭底岩缝中喷涌而出,在山脚之下环绕奔流,是西湖胜景。后来曾经湮没,五十年代被重新发掘出来,冷泉亭也修葺一新。

      白居易从唐穆宗长庆二年(822)起,任杭州刺史三年,任内兴修湖堤,引水溉灌,千顷田地得到灌溉。后来历经沧桑,已经坍塌,人们为了纪念他,将湖上原来的白沙堤改称白堤。

      东南山水,馀杭郡为最。就郡言,灵隐寺为尤。由寺观言,冷泉亭为甲。亭在山下,水中央,寺西南隅。高不倍寻,广不累丈,而撮奇得要,地搜胜概,物无遁形。春之日,吾爱其草薰薰,木欣欣,可以导和纳粹,畅人血气。夏之夜,吾爱其泉,风泠泠,可以蠲烦析酲,起人心情。山树为盖,石为屏,云从栋生,水与阶平。坐而玩之者,可濯足于床下;卧而狎之者,可垂钓于枕上。矧又潺洁沏,粹冷柔滑。若谷士,若道人,眼耳之尘,心舌之垢,不待盥涤,见辄除去。潜利阴益,可胜言哉?斯所以最馀杭而甲灵隐也。

      杭自郡城抵四封,丛山复湖,易为形胜。先是,领郡者,有相里君造作虚白亭,有韩仆射皋作候仙亭,有裴庶子棠棣作观风亭,有卢给事元辅作见山亭,及右司郎中河南元最后作此亭。于是五亭相望,如指之列,可谓佳境殚矣,能事毕矣。後来者,虽有敏心巧目,无所加焉。故吾继之,述而不作。长庆三年,八月十三日记。

      “馀杭郡”,杭州。“灵隐寺”,杭州名佛寺,位于灵隐山旁,故名。晋成帝司马衍咸和元年(326)创建。“尤”突出。“山”,灵隐山。“水”,石门涧。“寺”,灵隐寺。“隅(yú)”,角也。“高不倍寻”,高不足两寻。寻,古长度单位,一寻约八尺。“累丈”两丈。“撮(cuō)奇得要”,抓住了事物的要领。“地搜胜概”,地形包罗了优美的景致。“物无遁形”,景物的形状一点没有遗漏。“薰薰”,花?芳香。“欣欣”,草木茂盛貌。“导和纳粹”,引人心情和畅,纳入新鲜空气。“畅”,顺畅,通畅。“(tínɡ)”,泉流轻盈徐缓的样子。“泠泠”,清爽的样子。“蠲(juān)烦析酲”,除去烦恼,免掉困乏。“盖”,伞。“屏”,屏风。“云从栋生”,云雾低飘,似从房屋的梁栋上生出。“濯(zhuó)”,洗。“床”,一种坐具。“狎(xiá)”,亲昵,亲近。“矧(shěn)”,何况,况且。“潺盢(chányuán)”,水缓慢流动貌。“粹冷柔滑”,涧水清洁和缓貌。“尘”,红尘。“垢”,污秽,污浊。“盥(ɡuàn)涤”,洗漱。“辄”立即。

      “东南山水”至“斯所以最馀杭而甲灵隐也”,这一段以“东南山水”,以“馀杭郡为最”起笔。就郡、寺观、亭、水罗列冷泉亭周遍布胜迹美景,以及不同季节、不同情境的景致,得出“最馀杭”、“甲灵隐”的结论。

      “杭自郡城抵四封”至篇终为第二段。诗人指出杭州从郡城到四郊,丛山复湖,五亭相望,如指之列,都是历任杭州刺史所筑,使杭城佳境完美,虽有敏心巧目,也不能再添上什么,只能是“述而不作”!

      “四封”,即四郊。“邻郡者”,以前做郡守的人。“相里君”,不详所指。“韩皋”,字仲闻,德宗时做过杭州刺史,穆宗长庆间官至左仆射。“仆射(yè)”,唐朝廷尚书省长官。“裴棠棣”,不详,曾官“麻子”,系东宫太子的从官。“卢元辅”,字子望,曾任杭州诸州刺史和兵部侍郎。“给事”,即给事中,门下省管理文书奏章档案。“左司郎中”,尚书省助理官员。“元(xù)”,唐宪宗元和间曾任杭州刺史。“如指之列”,言其虚白、候仙、观风、见山及冷泉五亭似五个手指排列一样。“殚(dān)”,尽也。“无所加焉”,不能再增添什么建筑了。“述而不作”,只能整修旧的亭子,不能再增建新的。

      《冷泉亭记》是诗人长庆三年在杭州刺史任上所写的一篇游记散文。

      这篇游记是诗人于八月十三日游冷泉亭所记。全文三百多字,短小精悍,层次清晰。第一段描绘杭州景色,从寺观到册水,从春到夏,从“坐而玩之”到“卧而狎之”,得出“最馀杭而甲灵隐”的结论。第二段写历任“领郡者”莅任造亭,五亭指列相望,景观佳境殚尽,即使敏心巧目者也“无所加焉”,给杭州山水以最高赞赏。随着历史变迁,沧海桑田,今日杭州山水已同当时大相径庭。白居易所展现的近一千二百前的馀杭景色,给今人以深切的感染和无尽的联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