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游洞序》赏析_白居易作品

  • 发布时间:2017-10-30 16:19 浏览:加载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游洞序


      【题解】

      元和十四年(815)春,诗人同弟弟白行简,自江州启程赴忠州刺史任。时元稹自通州司马迁虢州长史,于三月十一日,相遇于峡口,停舟夷陵(今湖北宜昌市),留别三日。本文就是诗人同元稹、白行简三人,舟至下牢戍,翌日游石洞,各赋古调诗二十韵书于石壁。因三人始游,故曰“三游”。序,即纪三人游洞赋诗刻石之事。

      平淮西之明年冬,予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微之自通州司马授虢州长史。又明年春,各祗命之郡,与知退偕行。三月十日,参会于夷陵。翌日,微之反棹送予,至下牢戍。又翌日,将别未忍,引舟上下者久之。酒酣,闻石间泉声。因舍掉进策,步入缺岸。初见石如叠如削,其怪者如引臂,如垂憧。次见泉,如泻如洒。其奇者如悬练,如不绝线。遂相与维舟下,率仆夫芟芜刈翳,梯危缒滑,休而复上者凡四五焉。仰睇俯察,绝无人迹;但水石相薄,磷磷凿凿,跳珠溅玉,惊动耳目。自未讫戌,爱不能去。俄而峡山昏黑,云破月出,光气含吐,互相明灭,晶荧玲珑,象生其中,虽有敏口,不能名状。既而通夕不寐。迨旦将去,怜奇惜别,且叹且言。知退曰:斯境胜绝,天地间其有几乎?如之何俯通津绵,岁代寂寥委置,罕有到者?予曰:借此喻彼,可为长太息;岂独是哉?岂独是哉?微之曰:诚哉是言!矧吾人难相逢,斯境不易得;今两偶于是,得无述乎?请各赋古调诗二十韵,书于石壁;仍命予序而纪之。又以吾三人始游,故目为三游洞。洞在峡州上二十里北峰下,两岸相间。欲将来好事者知,故备书其事。

      序文写元白元和十四年三月,在峡口不期而遇,停泊夷陵,留别三日,三人相携游峡洞,赋诗刻石,居易作序,命名曰“三游洞”。因“各限王程”,不敢多留,终于怏怏而别。

      “平淮西”,元和十二年(817)七月,以裴度兼彰义节度使、淮西宣慰招讨使,韩愈为行军司马,率诸道军往讨淮蔡叛军。十月,李朔雪夜袭蔡州,生擒吴元济,淮西乱平。“明年冬”,元和十二年十月淮西乱平,第二年十二月,白居易迁忠州刺史。“授”,任命;任用。“刺史”,唐时为一州行政长官。“司马”,州府佐官。唐高宗改治中,无具体职掌,多以贬官任。“长史”,唐朝都护府、都督府、诸州均置长史,均系幕僚之长,多以闲散、贬谪官员任,无实职。“又明年春”,元和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抵忠州任。“祗(zhī)命”,奉命。“之”,到。“郡”,忠州又称南宾郡。“知退”,白行简字。“微之”,元稹字。“反棹”,犹言调转船头。棹,船浆。“下牢戍”,地名。下牢关,在宜昌市西。戍,本为防守、守边,文中作防御营垒解。“上下”,上下往返。“策”,拐杖。“步”,步行。“怪”,犹言奇形怪状。“垂幢”,垂筒形饰有羽毛、锦绣的旗。“悬练”,悬挂的白练幕。“维”,系,挽。“下”,石窟或洞穴下。“仆夫”,本驾驭车马的人。文中指仆役。“芟芜”,除去丛生的杂草。“刈”,割取;割除。“翳”,泛指遮蔽覆盖物。“梯危”,攀登危崖。缒(zhuì),缘绳垂下。“睇”,视,望。“察”,仔细察看。“薄”,搏击,拍击。“磷磷(línɡ)”,形容泉水清沏明净的样子。“凿凿(zuò)”,形容山石鲜明的样子。“未”,十二地支第八位,未时相当午后十三时到十五时。“戌”,十二地支第十一位,戌时相当晚上十九时至二十一时。“含吐”,形容出没、隐现。“晶荧”,明亮闪光貌。“象”,状貌,图象。“敏口”,好口才。“名状”,名称、形状。“通夕不寐”,整夜不眠。“迨旦”,及至天亮。旦夕,早晚。“且叹且言”,一边叹赏一边说。“斯”,此,这。“胜境”,佳境。“津绵”,津,渡口、水陆要隘。绵,延续;弥漫。“岁代”,年年代代。“寂寥”,冷落萧条。“委置”,闲置;弃置。“罕”,少。“长太息”,深深地叹息。“是言”,这话。“矧(zhěn)”,况且,况。“古调(diào)诗”,省曰古调。《白氏长庆集》有“古调诗”若干卷,均系五言古诗,相对近体律绝而言。指汉魏以来形成的古体诗。“韵”,声音相应和。押韵。除首句可押可不押韵外,偶句入韵。“序”,序言、小序。本文就是一小序。“峡州”,长江自四川奉节瞿塘峡以下,至湖北宜昌,称峡江。依所在地,亦称峡州。“(qiàn)”,通“嵌”。凹陷、夹峙貌。“将来”,犹以后。“备书其事”,详细记述这件事。

      元和十三年(818)十二月二十日,四十七岁的白居易奉诏除忠州刺史。第二年春,诗人携行简自江州司马任启程赴忠州。忠州,又称南宾郡,户虽六千,是个下州,尽管如此,但毕竟是刺史,所以决定赴任。诗人明白,这完全是崔群授掖之力,所以在《除忠州寄谢崔相公》诗中极其恳切地感谢说:“提拔出泥知力竭,吹嘘生翅见情深……感旧两行年老泪,酬恩一寸岁寒心。忠州好恶何须问,鸟得辞笼不择林!”一个被贬谪为司马的人,得到“量移”,而且升为刺史,所以兴奋地说“生还应有分,西笑问长安”(《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仰荷圣泽聊书鄙诚》)。诗人的感情是真实的。

      三月十一日,船泊夷陵,与元稹相遇于峡口,留别三日。元白阔别五载,一旦相晤,真是难舍难分。到第三天,“将别未忍,引舟上下者久之”时,闻石间泉声,发现一山洞,于是三人入洞,洞天奇石嶙峋,水石相薄,跳珠溅玉,景致奇绝,三人各赋古调诗工十韵,白居易作序,命名为“三游洞”。终因“各限王程”,不敢多留,怏怏而别。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