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武 诗经朗诵

  • 发布时间:2017-09-17 22:18 浏览:加载中
  • 点击朗读:

    背景音乐:我们推荐了下面多首背景音乐,根据您的喜好,你可以选择适合本文的背景音乐,同样的诗歌,不同的背景音乐,可以产生不同的味道。



      殷武

      挞彼殷武[1],神速殷军奋威武,

      奋伐荆楚[2]。大军奋勇攻打荆楚。

      盳入其阻[3],深入敌境克险阻,

      裒荆之旅[4]。荆楚全军都被我们俘虏。

      有截其所[5],神威所到之处全都平服,

      汤孙之绪[6]。汤王武功子孙续。

      维女荆楚[7],你们荆楚一小邦,

      居国南乡[8]。偏居于中国的南方。

      昔有成汤[9],昔我远祖商汤王,

      自彼氐羌[B10],即使边远的氐羌,

      莫敢不来享[B11],无人敢不献宝藏,

      莫敢不来王[B12],无人敢不朝殿堂,

      曰商是常[B13]。都说是心甘情愿服从商国。

      天命多辟[B14],天子封赏了各诸侯国,

      设都于禹之绩[B15]。各建国都在禹域。

      岁事来辟[B16],年年来朝不会缺下礼物,

      勿予祸适[B17],不予罪责君臣悦,

      稼穑匪解[B18]。农田一定要勤劳耕作。

      天命降监[B19],天子派员察民情,

      下民有严[B20]。民奉王威须恭敬。

      不僭不滥[B21],不敢妄为守法令,

      不敢怠遑[B22]。不敢怠惰荒废了大好光阴。

      命于下国,王命下降万国遵,

      封建厥福[B23]。各守封疆受福荫。

      商邑翼翼[B24],商都整齐又繁盛,

      四方之极[B25]。它是万国的榜样。

      赫赫厥声[B26],声名赫赫天下人都知道,

      濯濯厥灵[B27]。光华灿灿有威灵。

      寿考且宁,享年长久又康宁,

      以保我后生[B28]。后代子孙获庇荫。

      陟彼景山[B29],登上高高景山巅,

      松柏丸丸[B30]。山上的松柏又直又圆。

      是断是迁[B31],锯断树木又搬迁,

      方斫是虔[B32],砍削成材宜营建,

      松桷有姎[B33],根根修长松木椽,

      旅楹有闲[B34],无数大柱粗又坚,

      寝成孔安[B35]。寝殿筑成享万年。

       【注释】[1]挞:行动迅疾的样子。殷武:殷商的武力。[2]荆楚:楚国。《说文》:“荆,楚木也。”《左传·孔疏》:“荆楚一木二名故以为国号亦得二 名。”犹“殷商”可分言,可亦合言(俞樾《释殷商》)。[3]盳:“深”的本字。段玉裁认为应作“粲”,意谓“大道”(《诗经小学》),那么此句应解释为 “由大道进入险阻”,亦可通。阻:险要之道,关隘。[4]裒(póu):俘获。旅:众,军队。[5]有截:整齐划一,一齐平服的意思。其所:指楚地。 [6]绪:王业的统绪。[7]女:汝。[8]国:中国。古代称中原曰中国,是华夏民族的中心地带。[9]成汤:商汤王,殷商开国君主。[10]氐羌:氐族 和羌族;古代边疆部族,分布在今甘肃、青海等地。[B11]享:奉献。[B12]来王:前来朝见。[B13]常:通“尚”,服从。[B14]天命:天子旨 意。多辞:诸侯。[B15]禹之绩:绩是“迹”的假借字。禹之迹意为大禹治水所经过的九州,亦即“禹域”,泛指中国大地。[B16]事:从事,谨守。来 辟:来朝。[B17]祸适:惩罚。[B18]稼穑:农业生产。解:通“懈”。[B19]监:考察;监督。[B20]严:畏敬。[B21]僭:越分,无礼。 滥:过差。[B22]怠:懒惰。遑:闲暇,不做事。[B23]封建:分封立国。厥:其。或作语助词解,亦通。[B24]翼翼:整齐繁盛的样子。[B25] 极:榜样。[B26]赫赫:显著的样子。[B27]濯濯:光明。灵:神灵,指祖宗神灵佑护。[B28]后生:后代子孙。[B29]景山:商朝故都西毫(今 河南偃师)附近有景山,春秋宋国都城北毫(今河南商丘)附近也有景山。究指何处的景山,亦系古今文学者争论的焦点之一。又景有“大”义,故亦有人释景山为 大山。[B30]丸丸:光滑挺直的样子。[B31]断:砍伐。迁:运输。[B32]斫:斫削。虔:“棱”的假借字。将木材斫削成美质的意思(据陈乔枞《毛 诗郑笺改字说》)。[B33]桷:方形椽子。姎(chān):木材长长的样子。[B34]旅楹:许多柱子。旅,众;楹,柱。有闲:“闲闲”,大的样子。 [B35]寝:寝庙。意为祖先灵寝之地。

      【赏析】这首颂诗的创作时代和称颂对象,历来解释极为分歧。《诗序》说是祭祀商高宗武丁的颂 歌,这首诗应该写于公元前十三世纪左右,应是《诗经》中最早的诗篇之一;但今文学派根据三家诗的解释,说是春秋时宋襄公伐楚时赞美其父宋桓公的乐歌;宋是 商王朝的后裔,故列于《商颂》。还有一说,认为此诗当作于前六世纪。两派学者各有理由,互相驳难,到现在也没有统一意见;但不论哪一说,诗意都是称颂先王 的武功,而且都一直追叙到商朝的开国君主成汤。从歌颂的对象讲,如果是对商朝的中兴之主武丁,还不算夸大其词;如果是对宋桓公来写的,那么历史上并没有征 伐楚国得胜的记载,这种称颂就是虚美。但古代宗庙的颂诗,大多是夸大祖先功德,经不起与史实对照的,也是常事。诗的第一章宣扬伐楚的武功;第二章是对楚人 的告诫;第三、四两章铺叙天子分封诸侯和臣民在其治理下的秩序;第五章夸国都的繁荣昌盛;第六章以建立宗庙祭祀作结。朱熹曾指出结尾一章的内容和《鲁颂· 阔宫》相似(《诗集传》),而微露诧异之色。事实上,这类宗庙祭祀乐诗虽然并不一定是相互摹仿或者抄袭的,但内容、情调和格式大致相同,如同一规格,彼此 相似是常有之事。比起汉魏以降的郊庙乐歌来,毕竟要好的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上一篇:长发 诗经朗诵
下一篇:烈祖 诗经朗诵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