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文帝出亡后最终归葬于北京西山是假的吗

  • 发布时间:2017-08-17 22:06 浏览:加载中
  •   明初的这段叔侄相争无情地向国人摆出了一个史实:下台的是个好皇帝,下台的主因是他不懂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上台的是个好坏参半的强势皇帝,怎么来描述这段政治与血亲、善良与邪恶之间的不可调和性?只能采用民间津津乐道又能体现中国特色的“完美结局”:建文帝历尽苦难终于回到了明皇宫里,朱棣对自己的侄儿作恶了,但他的子孙作了“补救”——在北京明皇宫里为建文“老佛”养老送终。但可能令广大国人实在失望的是,这个“完美答案”实际上是漏洞百出,这里仅举几例:

      第一,上述建文帝最终结局的“叙述者”是谷应泰,说实在的谷应泰写的《明史纪事本末》一书整体史料价值很高,它成书于《明史》之前,相对来说,受当局的政治影响较少,是我们研究明史的很重要的一部著作,著名的明史专家吴晗先生将它与《明实录》、《明史》并列为研究明史的必读之作。但白璧有暇,谷应泰编撰《明史纪事本末》时对有关建文帝最终下落之谜的取材方面出了问题,从他叙述的整个“故事”内容来看,最早的“版权”应该是属于所谓的“史仲彬”。明史上确实有史仲彬这人,他是建文帝弟弟徐王府的宾辅,他也确实是吴江人,按照《致身录》的说法,史仲彬见证了建文帝流亡的过程,但考察历史上真实的史仲彬却无法做到这样,因为在朱棣孙子朱瞻基宣德年间(丁未年,1427)史仲彬被仇家邻人告发,被捕入狱,最后没出牢门就死了,这里就存在了一个问题:一个老早就被关了起来的“政治犯”怎么会追随建文帝走东跑西?

      第二,谷应泰编撰《明史纪事本末》对有关建文帝最终结局中说到太监吴亮出来验证一事,其叙述十分生动、到位。建文帝见到昔日服侍过他的奴才吴亮一眼就认出来了,但吴亮假装不认识,建文帝就开导吴亮回忆过去,后来吴亮趴下检验眼前这位建文帝是不是左脚上有趾,当吴亮认出了所谓的建文帝后,他羞愧地上吊自杀了,等等。

      对此,著名明清史专家孟森先生考证后指出:“《实录》载正统六年三月丁巳,宥司礼监太监吴亮罪。锦衣卫奏,内使范好管本监外橱,私以闲地役人匠,与太监吴亮种菜,纵容人匠置饮食之具,以致火延厨房,内竹木白藤车辆等料150余万,尽焚之。亮等俱当鞫罪。上命司礼监记亮死罪,宥之。此正杨应祥瘐死之时,而以为亮复命自经,何邪?”

      第三,谷应泰在《明史纪事本末》中说建文帝最后死在北京,葬在西山。谈迁在《枣林杂俎·建文皇帝葬》中记载着:“建文帝葬处,距景帝陵不远,石碑题曰:‘天下大法师之墓。’驸马都尉巩永固,请追谥称皇帝。上语辅臣曰:‘建文无墓,何凭追复尊号?’乃止。盖辅臣不知据此以对也”。但孟森先生经过考证后认为,北京西山的塔寺根本不是建文帝的,而是辽金元时代的贵族墓葬:“北京金山口景陵之北,相传有天下大师之塔,谓是建文帝坟,此尤无据。(朱)彝尊尝登房山,山隅有乱塔寺,瘗僧骨不可数计,绕山村落,田中也多僧塔,或题司空,或题司徒,或题帝师、国师,盖辽、金、元旧制则然。所称天下大师,不足为异,而乃诬为建文帝墓。既云不封不树矣,其谁复立石为表?”

      第四,自《致身录》、《从亡随笔》、《明史纪事本末》等问世后,有关建文帝出亡之事不仅是妇孺皆知,而且越来越“明朗化”,有人甚至说得出建文帝某年某月到了什么地方,见了哪几个建文朝故臣,某年某月建文帝脚痛病犯了,又是某人偷偷地为他治好了。这就怪了,原本发生在明初的历史越到后来越说得具体了,似乎有人一直在跟着建文帝,见证了以往的一切,这可能吗?

      对于如此绘声绘色的建文帝出亡及其出亡后事,同为明清之际的史学家查继佐在他史学著作《罪惟录》中提出了“十六疑”。

      查继佐考证了当时各种流传的建文帝下落之谜,认为没有一个答案是可靠的,而唯一可信的是建文帝的尊号“让皇帝”,那是南明政权给建文帝平反,重新将其“归入”皇家祖祠太庙时所追尊的,弘光帝还恢复了建文纪年,将“革除”的反动又给它翻了过来。建文帝当政四年,最终被朱棣赶下台,他逊国而去,不是“让皇帝”又是什么?

      以上我们通过论证,否定了“建文帝出亡后最终归葬于北京西山”之说,那么有读者朋友肯定要问了,建文帝出亡后到底如何?或言建文帝最终出亡何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