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文帝朱允炆逃离南京亡命天涯了吗?

  • 发布时间:2017-08-17 22:04 浏览:加载中
  •   在明清五六百年中曾有过两个不曾为人太大注意的历史拐点:第一个就是在朱元璋死后建文帝当政时,中国出现了“君权下移与小部分君权分割”的好兆头,但实在可惜的是,这个进程被朱棣的“靖难之役”给打断了,随后恢复了“祖制”;第二个拐点是在明清易代,遗憾的是康熙帝承传的不是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中积极又理性的文化遗产,而是将朱元璋作为其仿效的楷模(他在明孝陵前美誉朱元璋“治隆唐宋”),于是中国历史又回到了老路上去。

      然而一般人不从这样的角度来看问题,他们认准建文帝是个好皇帝,又同情他不幸的遭遇,于是出现了建文帝全国“漫游”的历史奇观:有人说他上云贵,有人说他到了湖湘,有人说他就躲在江浙,还有人说他逃亡海外,甚至现在连“老外”也不甘寂寞,说自己的祖先就是建文帝。那么各地到底有多少个“建文帝出亡地”?而在这些“建文帝出亡地”中究竟哪个是真的?

      事实上建文帝出亡之事不仅由历代史学家不懈努力与艰辛考证所部分证实以及明清两代皇帝所“钦定”,而且还有当年事发的实际可能性。

      长期以来,有一些人认为建文帝逃出南京城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金川门事变突发后,京师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燕军迅速控制了京城,而明代南京城里没有什么秘道供明皇宫里的人应急出逃,建文帝又没有私人飞机,身上也不会长翅膀,他已经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真的是这样吗?

      明代学者马生龙在《凤凰台纪事》一书中对南京城的地面和地下建筑作了如此描述:“又于(南京京)城外起土城,以为不测屯守之计,(南京京城)宫中阴沟,直通土城之外,高二丈,阔八尺,足行一人一马,从备临祸潜出,可谓深思远虑矣。”

      明朝中后期南京文人周晖在《续金陵琐事》中转载道:“建文帝削发乘马,自朝阳门出。又云,其出由地道。有殷秀家居大明门左。殷言地道处曾裂缝一条,渠童时嬉戏,以线系铜钱,乘下探之,其深一丈余。”

      对于这样的历史记载,有人很武断地下结论:马生龙之辈在乱说。可事实胜于雄辩,近年来我们南京城不断有新的地下发现:

      1991年,南京建邺路进行拓宽改造,人们意外地发现明朝初年的地下水道。经考古部门的考证,发现这段明初地下水道刚好正对着明故宫,与内秦淮河相通,由此说明明初南京城的地下水道不仅有着合理的布局,而且设计还相当的讲究,这条南北走向的古地下水道的横截面呈现拱形,它高2米,宽2.5米,距离地表面有1米。我们打个形象的比方,就是3个1.7米以上的人可以并行穿过这条明初建造的地下水道。无独有偶,有人在南京清凉山国防园内也发现了古地下水道(其出口今已被人遮住)。事实上,上个世纪后半期以来在南京城里不断有明初地下水道的发现,有人目击证明,位于太平门的南京钢锉厂地下室就是将原有的明初地下通道堵住而建起来的,更有草场门、后宰门、太平门、南京市政府后边的武庙等地都曾发现了位于底部的穿过厚厚的明城墙,与外秦淮河、玄武湖等水系相连的拱形明初地下水道。前阵子有个热心的南京市民到我办公室来告诉我,他在中山门、乌龙潭公园等地也发现了古老的地下水道。

      由此看来明初南京城的地下通道是四通八达,当年明皇宫的主人建文帝完全有条件通过这种特殊的逃生通道逃离南京城。

      更有,1998年南京城遭遇了特大暴雨袭击后,在中山门外前湖旁出现了城墙塌方,有人意外地发现了古老的明城墙中藏有一道小城墙,并在这小城墙外边、大城墙的里边竟然还有一个隧道,它高2.5米、宽1.7米,至少也可供两人并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城墙的下面还有一个比隧道口略大一点的涵洞,它穿墙而过。

      由此,愈来愈多的人们认为,既然南京城有这么多的直接通往城外的地下与地面通道,那么当年建文帝完全可以借此逃生。

      上面讲的是建文帝出逃在地理条件等方面的可能性,更有长期以来为人们所忽视的是,建文帝逃离京城出亡南方或东南方在时间上也绰绰有余。

      据明末著名史学家谈迁在他历史名著《国榷》一书中的记载说,靖难之役后,朱棣进入南京,建文朝“其在任遁去者,463人”。谷应泰在《明史纪事本末》中也说:“成祖即位,编籍在任诸臣遁去者463人,俱命削籍。”

      我们不妨再看下面几段史料:

      洪武三十五年九月戊子,“都督同知韩观奏:‘江西庐陵县民逃聚山林者,闻命悉复业。’赐敕奖谕曰:‘人君代天养民,惟体上天好生之心,安养斯民,使各得其所而已。数年以来,民苦于兵,加之赋敛烦苛,穷迫无告。间者,江西庐陵县民有不得已畏死逃聚山林者,有司不原其本心,辄请发兵剿捕。朕心有所不忍,故遣行人赍敕谕令复业,犹虑民之不明知朕心也,又遣卿以大臣谕之,民闻卿以朕命至,皆欢然来归,不劳寸兵,而危者以安,忧者以喜。以是观之,民岂乐于为非者哉?卿斯行于国于民咸有所利。朕甚嘉之,今特遣人以羊酒、彩币劳卿,至可领也。’”

      洪武三十五年九月戊子,“使臣有还自东南夷者言,诸番夷多遁居海岛,中国军民无赖者潜与相结为寇。上遣使赍敕谕之,敕曰:‘好善、恶不善,人之同情,有不得已而为不善者,亦非本心。往者尔等或避罪谴,或苦饥困流落诸番,与之杂处,遂同为劫掠,苟图全活,巡海官军既不能矜情招抚更加侵害。尔等虽有悔悟之心,无由自遂,朕甚悯焉,今特遣人赍敕往谕:凡番国之人,即各还本土,欲来朝者,当加赐赉,遣还中国之人逃匿在彼者,咸赦前过,俾复本业,永为良民,若仍恃险远、执迷不悛,则命将发兵悉行剿戮,悔将无及。’”

      洪武三十五年九月辛卯,“谪工部右侍郎张显宗等戍兴州。显宗,建文中自国子监祭酒升工部右侍郎,往江西招集丁壮募民出粟。上既即位,显宗及江西布政使杨琏、按察使房安、佥事吕升并为军卒执,告其罪。上释不诛,谪戍兴州。”

      从上面《明太宗实录》中三段隐晦的史料记载来看,在朱棣即位的最初3个月时间内,东南地区的抵抗运动一直在进行,尤其是建文朝工部右侍郎张显宗在江西领导的“勤王复兴”斗争直到建文四年九月才结束,而东南沿海军民中的“无赖”居然还跑到海岛上继续为“寇”。既然永乐朝官方称他们为军民,怎么还有无赖者?能保证这里边就没有“建文奸党”分子?总之,不管怎么说,朱棣在篡位登基后的3个月内,东南地区还没有彻底摆平,因此建文帝出亡该地区完全有时间上的允许和条件上的可能。在此期间建文帝如果带上宝玺甚至袈裟一类的宝物而出亡不是没有可能。而令人遗憾的是有人居然肯定地说:“朱元璋是一代开国帝王,应该不会糊涂到既安排嫡孙当流亡避难和尚,又要他穿上‘只有皇帝’才能享用的‘龙饰’袈裟,作‘流动广告’,告诉沿途官吏、民众,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皇帝吧。”(蔡震:《华严寺金龙袈裟不是建文帝的》,载2010年2月1日《扬子晚报》)

      读来让人晕,看来说这样话的人对明史一无所知,既不晓得《明实录》对那段非常历史是如何记载的,也不了解当时南京城地表与地下的特定地形——明代学者马生龙明明说:“(南京京城)宫中阴沟,直通土城之外……以备临祸潜出,可谓深思远虑矣。”

      朱元璋是个从死亡边缘过来的人,其历经的磨难是我们常人所无法想象的,什么样的风浪他没见过?什么样的意外他没经历过?要说老朱皇帝的临终安排,绝不会如今日我们所能见到的已经被朱棣篡改了的《明太祖实录》中的记载,而是应该深思远虑,“以备临祸潜出”。

      被吴晗先生列为研究明史必读的三部史书之一《明史纪事本末》这样记载道:“建文四年夏六月乙丑,帝(指建文帝)知金川门失守,长吁,东西走,欲自杀。翰林院编修程济曰:‘不如出亡。’少监王钺跪进曰:‘昔高帝升遐时,有遗箧,曰:临大难,当发。谨收藏奉先殿之左。’群臣齐言:‘急出之!’俄而舁一红箧至,四围俱固以铁,二锁亦灌铁。帝见而大恸,急命举火焚大内。皇后马氏赴火死。程济碎箧,得度牒三张:一名应文,一名应能,一名应贤。袈裟、帽鞋、剃刀俱备,白金十锭。朱书箧内:‘应文从鬼门出,余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帝曰:‘数也!’程济即为帝祝发。吴王教授杨应能愿祝发随亡。监察御史叶希贤毅然曰:‘臣名贤,应贤无疑。’亦祝发。各易衣披牒。在殿凡五六十人,痛哭仆地,俱矢随亡。帝曰:‘多人不能无生得失。有等任事著名,势必究诘;有等妻子在任,心必萦系,宜各从便。’御史曾凤韶曰:‘愿即以死报陛下!’帝麾诸臣,大恸,引去若干人。九人从帝至鬼门,而一舟舣岸,为神乐观道士王升,见帝,叩头称万岁,曰:‘臣固知陛下之来也。畴昔高皇帝见梦,令臣至此耳!’乃乘舟至太平门,升道至观,已薄暮矣。俄而杨应能、叶希贤等十三人同至。共二十二人。”

      除了谷应泰,明清之际还有一位著名的史学家谈迁在他的史学名著《国榷》中也作了类似的记载。综合此类史料,参阅正史《明史》等,我们将古人描述的建文帝逃离南京这段历史作个概述。

      建文帝身边有个了不得的神算子程济建文四年(壬午年)六月十三日,镇守金川门的谷王朱橞与曹国公李景隆眼见燕军压境,他们马上活动起自己的心眼,打开稳如磐石的金川门,由此朱棣燕军没费吹灰之力就开进了南京城。这时,南京明皇宫里的建文帝朱允炆长吁短叹,他从东走到西,从西走到东,来来回回,朱允炆想不通,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高皇帝的好儿子,他怎么能对自己的侄儿这么凶狠,不依不饶,每一招每一式都要将侄儿皇帝往死路上赶,他到底是不是高皇帝的亲骨肉?朱允炆想不通自己以礼治国,仁义天下,怎么会换来这么凶狠的一批野兽围困京师?朱允炆想不通,自己极为倚重的黄子澄、齐泰等亲信大臣怎么这么没用,“削藩”前他们说得头头是道,但谁知就此“削”出了北方大“刺头”燕王来,打了快四年的仗,自己身为天子却居然快要成为阶下囚了,几天前就派黄子澄、齐泰外出宣诏“勤王”,不说这“勤王兵”连一个影子都见不到,就是齐、黄两人也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他们到底还来不来救驾?朱允炆想不通,方学士方大师那么有才,满腹经纶,可如今兵临城下,他却噤若寒蝉,江郎才尽,这到底怎么啦?皇爷爷,您将大明的江山交给了我,可我没守好啊!没有做好祖上的嘱托,这就是不孝,人世间最大的罪孽莫过于此,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想到这里,朱允炆把心一橫,打算上吊自杀。

      就在这时,翰林院编修程济赶紧前来劝住:“皇帝陛下,您可万万使不得啊!今日之大难,小臣我早已为陛下预测到了,为今之计,没有比外逃更好的办法了,而且这外逃也不能乱跑,只有往南方去,才能躲过这场大劫难。”

      本来万念俱灰的建文帝听到朝中有名的神算子程济的这么一番劝说后就立马打住了,可能有人要问:这个程济究竟是个什么人?他有那么大的本领能为建文皇帝预测到这场大难?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