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烽火戏诸侯”褒姒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5-10-27 00:47 浏览:加载中

  •   冯梦龙在《东周列国志》上写道:“卖桑木弓箕草袋的男子,怀抱妖女,逃奔褒地……”一个尚在襁袍中的女婴,就被说成是妖女,其逻辑也是后人总结的“国 亡起于妖”理论,不可说是君王或皇帝把女孩带坏了,也不能说宫廷改变了女孩,君王可是“人之初,性本善”,而妲己、褒姒,以及后来的一些让老总迷惑的女 子,是“人之初,性本恶”,甚至她们根本不是人,而是妖,否则具有坚强意志的老总怎么会被拖下水呢?女人的力量不足以如此,女妖的力量才能达到。

       褒姒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头发像一堆乌云,纤细的指头伸出来宛如一排削玉,总而言之,她有如花似月之容,倾国倾城之貌。幽王得到她之后,足有三个月忘记 了自己还有其他老婆。她们也需要他的爱,尤其是那个大老婆申后,见老公被小妖精迷住,妒忌得发疯,全忘了当年老公是怎么爱自己的,殊不知老公有权力讨许多 老婆,喜新厌旧是其本质,见到新鲜的激情被调动,与她多处些日子,不是正常吗?除非你可以取缔老公一夫多妻的特权,有这个能力吗?没有这个能力!所以,申 后只能迁怒于夺爱的褒姒。

      申后有性爱的需要,是正常的,可又不敢直接说出来,她只能对儿子宜臼说:“你老爸宠爱褒姒,全不顾嫡妾之 分,将来这个女人得志,我娘儿就没有立足之处了!”宜臼理解老妈的失落之心,说:“明天,老子去把她毒打一顿,给母亲出出气!”老妈不好意思自己只是为了 争风吃醋,于是对儿子说:“你爸与褒姒如果生了儿子,就有可能改立那孽种为太子……”此话一出,让老总的接承人、做梦都想早一天坐上宝座的太子急了,感到 褒姒的出现,问题的严重性不仅仅是夺母之爱,而威胁到自己将来是否顺利地坐上君王的位子。做事蛮撞的宜臼先生内火攻心,把拳头捏得更紧了,第二天就找了个 机会把老爸的小老婆褒姒揍了一顿,要不是他人求饶,说不定当场就把她打死了。

      被人打了,褒姒能不哭诉吗?她是小老婆,没有地位,只能这样哭诉:“我被太子打死了,也就算了,可是我已经怀孕两个月,打死我,是两条人命啊。求你放我出宫,保全母子二命吧。”

       自己的爱妃被太子打了,这还了得,岂不乱了套吗?幽王下令把太子贬到申国去。不久,幽王获悉正宫申后送给儿子宜臼的一封密信,心中的怒火再次点燃,决定 废除申后,立褒姒为正宫。事情发展到如此田地,幽王身边的那些洞察人心、看风使舵的家伙,明白幽王的意图,知道政局人事的大体变化趋势,于是赞同幽王重立 正宫,说什么“母仪天下,实为万世之福。”夸奖褒姒如何德性好,如何贤贞,完全可以做正宫娘娘。再后来,褒姒生了个儿子,幽王当然喜欢这爱情的结晶,想立 他为太子,又与大臣们商量。那些极会玩政治的人,立即说宜臼的坏话,数落他的罪过,“乱动拳头不懂礼议的人,不配当太子,赶快把他废掉,立褒姒娘娘的贵子 伯服为太子。”

      如果申后能按捺住一颗失落的心,不让太子为自己出气,会是什么结果呢?但她们的过激行动却得到很大一部人理解与同情 ——宜臼后来被一帮维护纲常的人拥立为平王——就说明了这一点。而褒姒的名声却越来越臭,人们骂她是让幽王爱之若狂的狐狸精!她以年轻漂亮为资本,扰乱了 伦理纲常!谴责她不应该让老公只宠爱自己,不应该让老公因为她而把心思花在情色上!为什么不露笑容,逼得老公开起“烽火戏诸侯”的国际玩笑?她是妖,祸国 殃民的妖!

      褒姒不仅漂亮,还很酷,她从来不笑,整天眉头紧锁,表现一种忧郁的气质。周幽王为了让她开颜一笑费尽心思,可褒姒却始终不 笑。幽王召乐工鸣钟击鼓,品竹弹丝,宫人歌舞进临,褒姒全无悦色。又命司库每日进彩绢百匹,撕帛以取悦褒姒。褒姒虽爱听裂绢的声音,依旧不见笑脸。大奸臣 虢石父献计说:“在城外,五里置一烽火墩用来防备敌兵,如有敌兵来则举烽火为号,沿路相招天下诸侯的兵来勤王,假如诸侯来了却没有敌兵,皇后必然会笑!” 幽王大喜,遂与褒姒驾幸骊山,在骊宫夜宴,令城下点燃烽火台。刹那间火焰直冲霄汉,诸侯乍见焰火冲天,急忙调兵遣将,驱动战车,连夜前来勤王。没多久,列 国诸侯皆领兵至,一路烟尘滚滚,来了却没有敌寇的踪影,只见幽王与褒妃在城上饮酒作乐,诸侯面面相觑,卷旗而回。

      这样来来去去好几次,褒姒看见各路军马举着火炬,漫山遍野地跑,不禁嫣然一笑。幽王大喜,遂以千金赏虢石父。

      众诸侯大怒而归。以后幽王还常以烽火为戏,褒姒再也不肯笑了:笑的成本对她来说太大了。更惨的是,犬戎叛乱,幽王想找救兵,因为前几次被烽火所戏弄,诸侯以为幽王又想博取美人一笑,都不当回事。不久镐京陷落,幽王也被人杀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